實習美食傢之“酸菜冬瓜海帶大骨頭飯”

實習美食傢之“酸菜冬瓜海帶大骨頭飯”

(一)

我是我生活中的一位實習美食傢。

我來到一傢不起眼的小店,隨便點瞭一份套餐,它有一個很長的名字,酸菜冬瓜海帶大骨頭飯。

一碗白米飯,一碟子酸菜,一碗熱氣騰騰的大骨頭湯。

隻見大骨頭躺上面格外顯眼,下面的湯汁還在翻滾。一股肉香伴著熱氣,撲面而來,馬上鉆進我的鼻子,沖擊著我的胃。它神奇地勾起瞭我的食欲。多麼熱情好客的一道菜啊!

不著急!先夾兩口米飯,溫柔地咀嚼。有人說米飯就像水一樣是沒有味道,其實不是,就好像人在饑渴難耐的時候最能品味水的甜,那樣的一種甜,甜出大自然的味道,生命的味道。當食欲被挑起,感覺到饑腸轆轆的時候,人最能品味到米飯的香。果不其然!那樣的香,沒有任何點綴,多麼樸實真誠的香啊。

大骨頭上面的肉成色非常好,用筷子夾起來輕輕咬下一口,溫度剛剛好,細細地品嚼,純純的肉香擦著我的舌頭,好熟悉的味道!

我想起小時候餓的時候,路過廚房,媽媽把煮好的還沒有下鍋的骨頭肉塞一塊到我的嘴裡。那樣的香,是不含辣醬醋的純純的肉香,塞滿瞭嘴巴。胃被最溫暖地填滿。對,就是那個味道!真是回味無窮啊!

咦,旁邊還放著一個塑料手套。套上試試看?

我帶上手套,拎起大骨頭肉,大口地咬下去,用力地咀嚼,那是怎樣的一種香爽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對,就是那種酣暢淋漓的感覺。它香而不膩,分量剛剛好。

肉都到瞭我的肚子裡,結束瞭嗎?

“哦,老板,給我拿一根吸管。”

吃骨頭肉怎麼可以沒有吸管?那是對精髓的深入探索啊。

啊,湯和米飯被落下瞭。湯,已經安靜下來瞭,雖然還冒著熱氣,因為被冷落太久,它已經不再翻滾。

我端起碗輕輕地抿一口,明顯品到海帶的香,但是又沒那麼簡單。我用筷子翻動一下,哦,原來有冬瓜藏在下面,我再想起那香而不膩的大骨頭肉,真是絕配的組合啊。

如果說他們是一個組合。我想,大骨頭肉是先鋒大將,海帶是那標兵,隻有冬瓜是默默無聞的瞭。我單獨夾起一塊,已經完全品不出冬瓜的味兒。它的清甜想是完全貢獻出去瞭。但是少瞭它,也打破瞭這個組合的平衡啊。

他們精誠團結,目的就是征服我的胃瞭。他們想是得逞瞭,我現在感覺饑腸轆轆。

米飯和酸菜,隻剩下你們瞭。米飯怕是被冷落太久,我已經感受不到米飯的香。我該拿什麼拯救你呢?我夾起一口酸菜塞到嘴裡,讓它在塞滿米飯的嘴巴裡胡亂地攪動風雲,它竟像鯰魚效應,重新激活瞭我的味蕾,讓我感覺到饑腸轆轆。

酸菜冬瓜海帶大骨頭湯,菜如其名很實誠。它可以是我美食榜單上的又一道菜。

我發現,一道精心烹飪的美食,它可以是一篇承上啟下的文章,等待著懂它的讀者。它可以是一種感情的連接,承載瞭珍貴的記憶。它可以是一座美的城堡,靜候著它的遊客。它當然也可以是一部生活劇,用一道美食演繹瞭一個世界。

而我,我是我生活中的一位實習美食傢。


(二)

“Hi,帥哥。”我旁邊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

我抬頭看到一個小姑娘,她很有禮貌地彎著腰問我說:“請問你吃的是什麼套餐啊?”

我頓瞭一下,“哦,酸菜冬瓜海帶大骨頭飯!”

我心裡突然有一些莫名的得意……

7月中午的城,很悶熱。我走在公司樓下的美食街道很糾結,因為完全沒有胃口,實在不知道該吃啥。我提議去吃大骨頭飯,我期望它可以拯救我的胃 。

大骨頭飯一如既往地熱情好客,我汗如雨下,不知如何開動。我有一些為難。我讓同事吃完先走,然後我放心地坐在那裡,汗流浹背地等待它冷靜下來。

“Hi,帥哥!”我旁邊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我抬頭看到一個小姑娘,她很有禮貌地彎著腰問我說,“請問你吃的是什麼套餐啊?”我頓瞭一下,“哦,酸菜冬瓜海帶大骨頭飯!”我一字一頓很認真地告訴她。我內心竊喜,突然有一些得意。沒想到在這樣的天氣,還有人跟我一樣喜歡上這樣的套餐。

她們點完餐在我旁邊坐下,一共三個人,一位小夥子,兩位小姑娘,她們在聊天。

另外一位小姑娘說,“我也很喜歡這樣的套餐,但是別人一般不會喜歡吧?”

小姑娘悠悠地說,“自己喜歡就好瞭啊,管別人做甚。”

我眼睛一亮。我對她們的聊天很感興趣,但是並不沒有決定加入進去。我帶上手套,拎起大骨頭肉一邊吃一邊想事情一邊聽她們聊天。她們好像都是小學老師。

我抬頭發現桌子上多瞭三份酸菜冬瓜海帶大骨頭飯,她們居然全部點瞭這道菜。它們齊刷刷地翻滾著、冒著熱氣。那個畫面,很有趣。

我好心提醒她們說:“你們真有眼光,這是一道很用心的套餐。可惜天氣太悶熱,可能品不出它的味道。建議你們下次再來,選一個風和日麗後的傍晚過來 。”

我默默地吃完,覺得有一些遺憾。因為這一次,它沒有讓我覺得饑腸轆轆。

熱情好客的酸菜冬瓜海帶大骨頭飯,在這個悶熱的季節,有多少人看上瞭你,有多少人要錯過瞭你,又有多少人誤解瞭你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