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常洛的悲情以及“紅丸案”的真相

明朝給後世留下瞭好幾起著名的奇案,從建文帝朱允炆的下落之謎到“明末三大案”的撲朔迷離,無一不是史學界津津樂道的話題。而說到“明末三大案”則不得不提明光宗朱常洛這號人物,因為他與這三樁大案都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聯。“明末三大案”中前兩起案件“梃擊案”和“紅丸案”的受害當事人正是朱常洛本人,而第三個案件“移宮案”則是朱常洛的寵妃李選侍挑起的。

朱常洛的悲情以及“紅丸案”的真相

朱常洛的悲情

朱常洛不僅是明朝比較悲情的皇帝,而且還是明朝比較悲劇的太子之一,朱常洛雖是萬歷皇帝朱翊鈞的長子,但是朱翊鈞自始至終都沒喜愛過朱常洛。

朱常洛的母親孝靖皇後王氏原本隻是萬歷皇帝母親李太後坤寧宮中的一名宮女,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之下,20歲的朱翊鈞在坤寧宮臨幸瞭王氏。

在年輕的朱翊鈞看來,這次臨幸王氏不過是一次尋常的玩樂而已,所以完事後他並不在意後續的事。然而作為皇帝的朱翊鈞,他的日常事跡都有專門的人士記載在起居註中,所以在後來王氏懷孕的消息傳來而朱翊鈞想一口否認賴賬的時候,起居註卻讓朱翊鈞不得不硬著頭皮承認瞭這件事。

有起居註在,朱翊鈞想賴賬是不可能的瞭,但是即便賴賬不瞭,朱翊鈞還是打心底看不上這位王氏和她所生的兒子朱常洛。

萬歷皇帝寵愛的是另一位妃子鄭妃,愛屋及烏的緣故,朱翊鈞也很喜愛鄭貴妃所生之子皇三子朱常洵,朱翊鈞甚至和鄭妃秘密約定要立朱常洵為太子。

就這樣朱翊鈞遲遲不願立長子朱常洛為太子,而百官則抨擊朱翊鈞不立長子有違祖制,萬歷年間那場著名的“國本之爭”由此拉開瞭序幕。

朱常洛的悲情以及“紅丸案”的真相

最終直到朱常洛20歲時,朱翊鈞才出於無奈立朱常洛為太子,這場前後持續瞭長達15年之久的“國本之爭”才告一段落。

然而朱常洛的悲情還不僅僅在於太子之位的曲折,在被立為太子後的第14個年頭,一場震驚朝野的“梃擊案”再次將朱常洛推向瞭風頭浪尖。

一名名叫張差的人手持棗木棒直闖朱常洛的寢宮慈慶宮,打傷瞭幾名太監,企圖刺殺朱常洛。據後來張差招供,他是由鄭妃手下的太監引進宮來的,因此這起針對太子朱常洛的刺殺很可能是鄭妃指使的。

不過史學界對“梃擊案”的觀點是有爭議的,一些學者認為這出“梃擊案”也可能是朱常洛自導自演的“苦肉計”,目的是借此陷害鄭妃,此案也因此成瞭歷史上的一樁疑案。

“梃擊案”發生後五年,朱常洛終於結束瞭曲折的太子生涯,1620年8月,58歲的萬歷皇帝朱翊鈞走到瞭生命的終點,年近四十的朱常洛登基成為明朝第14位皇帝。

然而命運的悲劇再次降臨在朱常洛的身上,眼看就能大展拳腳的朱常洛在登基不足一個月後離奇駕崩瞭。終結朱常洛性命的是一顆紅色的藥丸,因此這起疑案在歷史上被稱為“紅丸案”。

朱常洛的悲情以及“紅丸案”的真相

鄭貴妃的處心積慮

在所有與“紅丸案”相關的人物中,鄭貴妃無疑是很重要的一位,她與“紅丸案”存在不小的幹系。

鄭貴妃何許人也?萬歷年間“國本之爭”的重要當事人之一,福王朱常洵的生母。正是因為朱翊鈞特別寵愛鄭貴妃的緣故,才執意要立鄭貴妃之子朱常洵為太子,進而引發瞭國本之爭。

雖然朱常洵最終沒有被立為太子,但鄭貴妃和朱翊鈞本人都為此心有不甘,尤其是在鄭貴妃看來,朱常洛絕對是眼中釘。

如今朱常洛順利登基成瞭皇帝,一切已成定局,鄭貴妃就是再想為兒子奪回皇位,一時半會也是有心無力。但是鄭貴妃並沒有就此打住,她從其他方面打起瞭主意,而這個其他方面指的就是女色。

在朱常洛登基後不久,鄭貴妃就給他獻上瞭一批美女,不得不說鄭貴妃這招也是夠陰的,表面上看此舉是在和朱常洛套近乎、打好關系,實際上鄭貴妃是想讓朱常洛沉迷於女色而被掏空身體。

後來的事實證明鄭貴妃這招很有成效,朱常洛不久後就臥病不起,而根據太醫們的診斷來看,朱常洛的病根正是精損過重,也就是縱欲過度導致身體虛空。

至此,鄭貴妃的“詭計”成功瞭一半瞭。

朱常洛的悲情以及“紅丸案”的真相

病急亂投醫,朱常洛自食其果

新皇朱常洛登基不久就臥病不起,這可不是小事兒,從後宮到內閣再到太醫院都亂成一團。

太醫們倒也不是等閑之輩,領班的老太醫在與首輔方從哲的交談中早已明確指出朱常洛的病因是精耗過度,而且也對癥下藥的開出瞭固精類的藥方。

如果朱常洛能配合太醫院的診治調養,那他的身體是很有希望逐漸恢復的。朱常洛的病是需要慢慢調理的,但是他沒有這個耐心等待,好不容易熬到登基,他急於想一展手腳。

所以在服用瞭幾次太醫院的藥而身體不見好轉的情況下,朱常洛開始埋怨起太醫院,也不願意再配合太醫們的治療,反倒是當時掌管禦藥房的司禮監秉筆太監崔文升被朱常洛召來治病。

這崔文升原本是鄭貴妃身邊的內侍,應當是懂一些醫術的,但絕對不是醫術高明之輩,崔文升看瞭朱常洛的病情後,給他開瞭一些瀉藥。

崔文升以瀉藥給朱常洛治病,這聽起來很奇怪,但肯定不會太離譜,因為即便崔文升是鄭貴妃派來坑害朱常洛的,他也肯定會做的“幹凈”點,絕不會傻到讓人一眼就看出是在弒君。

崔文升給朱常洛用瀉藥的原因很可能是判斷出朱常洛病倒前服用過多的補益類藥物,此時應該給他適當外泄下。然而崔文升畢竟醫術不精,他給朱常洛用瀉藥或許是可行的,但終究毀在瞭用量上。

史載,朱常洛在服用瞭瀉藥後,一夜之內拉瞭40來次,原本就虛弱的朱常洛,此時不省人事瞭。

朱常洛的悲情以及“紅丸案”的真相

李可灼的投機取巧

經過太醫們的一番搶救,朱常洛總算是醒過來瞭,但已經是奄奄一息瞭。

此時的朱常洛似乎已經料到自己時間不多瞭,讓人急召首輔方從哲等十幾位官員以及長子朱由校前來病榻前。朱常洛以委托的口吻向方從哲交代瞭如何輔佐太子、如何安置妃子等事項,還不忘問起自己的壽宮是否備好,明眼人都能聽出朱常洛這是在交代後事。

方從哲等人倒也清醒,他故意避答壽宮一事,隻說要招天下的名醫來為朱常洛治病,然而正是方從哲這麼不經意的一句話讓朱常洛眼前一亮。朱常洛聽到方從哲說名醫時,突然想起瞭要來進藥的鴻臚寺官員李可灼。

實際上在幾天前李可灼說有“仙丹”能治朱常洛的病時,方從哲等閣臣就不太敢相信李可灼的話,因此就沒有讓李可灼前來為朱常洛看病。

然而此時的朱常洛對自己的病不抱希望瞭,他認為與其臥以待斃還不如讓李可灼來試試,死馬當活馬醫,或許會有奇跡也說不定。所以朱常洛執意要方從哲帶李可灼來看病,最終李可灼如願來到瞭朱常洛的病榻前。

朱常洛的悲情以及“紅丸案”的真相

這位李可灼從外表看倒也很有仙風道骨,頗有方士高人的風范,在誇瞭一頓自己帶來的“仙丹”後,李可灼為打消在場眾人的疑慮,自己先服用瞭一顆“仙丹”,然後也給朱常洛服用瞭一顆。

過瞭一會兒,朱常洛似乎真的好瞭許多,臉上也露出瞭久違的笑容,還不忘給李可灼一陣誇獎,並且命李可灼繼續進獻“仙丹”。

不過,方從哲等人始終還是認為這隻是心理作用而不是“仙丹”的藥效,再加上一時間彈劾方從哲引薦荒誕之人為皇帝治病的折子並不少,方從哲最終決定不再讓李可灼來為朱常洛治病瞭。

但是嘗到“甜頭”的朱常洛怎麼可能輕易放棄這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下瞭聖旨必須讓李可灼再來進藥,方從哲等人也隻好無奈的再次將李可灼帶到瞭朱常洛的病榻前。

就這樣朱常洛不顧大臣和太醫們的勸諫再次服用瞭李可灼的“仙丹”,當天白天朱常洛感覺還好,並沒有什麼不適,但就在夜裡五更時,朱常洛駕崩瞭。

一時間輿論的箭頭紛紛指向李可灼和他的“仙丹”,而方從哲本人也沒能逃脫幹系。最終,崔文升、李可灼等人都受到瞭處罰,首輔方從哲被迫引咎辭歸,這起“紅丸案”才告一段落。

朱常洛的悲情以及“紅丸案”的真相

關於“紅丸”:

李可灼進獻的這種“仙丹”並不是第一次出現在明朝歷史上,早在嘉靖時期,朱厚熜就沉迷於玄修煉丹,李可灼的這種“仙丹”很大可能上就是類似於嘉靖時期的丹藥。而且在嘉靖時期已經出現過陶仲文為發跡而向皇帝進獻“仙丹”的先例,李可灼大概就是想步陶仲文的後塵而已,視為投機取巧之舉,隻是李可灼沒有陶仲文那麼幸運罷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