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王能全 中國中化集團經濟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2020年2月28日,國傢統計局準時發佈瞭《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以下簡稱“統計公報”),公佈瞭我國2019年經濟社會的大賬本。與我國經濟社會建設取得優異成績相一致的,我國能源行業也取得瞭十分可喜的成績。

依據國傢統計局發佈的統計數字和有關報告,通過對比分析2016—2019年四年間我國能源行業關鍵數據及其之間的勾稽關系,其反映出來的經濟增長與能源消費之間及其背後存在的深層次問題,應引起高度的重視和認真的思考。2020年是“十三五”的最後一年,系統分析前四年我國的能源形勢及其存在的問題,對於更加科學地規劃“十四五”我國的能源發展,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

2016–2018年能源和電力效率都在下降,但2019年發生瞭逆轉

從四年的統計數據看,我國能源效率在持續地下降,前三年電力消費效率也是如此,不過2019年發生瞭逆轉。

根據統計公報,2019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瞭6.1%,能源消費增長瞭3.3%,電力消費增長瞭4.5%。據此,2019年我國的能源消費彈性系數為0.541,電力消費彈性系數為0.738。

根據2019年和2018年統計公報,2018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6.7%,能源消費增長3.3%,電力消費增長8.5%。據此,2018年我國能源消費彈性系數為0.493,電力消費彈性系數高達1.269。

從2018年和2019年兩年簡單的數字對比中,我們就可以看出,以同樣3.3%的能源消費增長,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瞭6.7%,而2019年隻增長瞭6.1%,因此2019年能源效率肯定是下降的,比2018年下降瞭0.048。但是,2018年電力消費增長瞭8.5%,2019年僅增長4.5%,2018年電力消費增長是2019年的1.89倍,而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僅比2018年下降0.6個百分點。因此,2019年我國電力消費效率是上升的,比2018年大幅增長瞭0.531,增長瞭一倍多。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再將時間拉長兩年,根據2019年和2016年、2017年統計公報,2016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瞭6.8%,能源消費增長1.4%,電力消費增長5.0%。據此,2016年我國能源消費彈性系數為0.206,電力消費彈性系數為0.735。2017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瞭6.9%,能源消費增長2.9%,電力消費增長6.6%。據此,2017年我國能源消費彈性系數為0.42,電力消費彈性系數為0.957。

根據以上數據,我們可以做出並畫出四年來我國經濟增長與能源、電力消費之間的關系曲線。從這些數據和曲線中,我們可以得出兩個主要結論:第一,2016年至2019年四年間,我國能源消費彈性系數在不斷增長,2019年最高,這就是說四年來,我們是在用更多的能源消費來生產同樣產值的商品,我國的能源效率是在持續下降;第二,2016年至2019年四年間的前三年,我國電力消費彈性系數與能源消費彈性系數一致,也是在不斷增長,2018年達到最高值,但是2019年卻突然下降至2016年的水平。

從數據看,四年間的電力消費彈性系數是一個起伏太大、更是難以理解的曲線,而且2016年至2019年我國能源消費彈性系數與電力消費彈性系數,走出瞭相互矛盾的趨勢,即四年間我國的能源效率在持續下降,但電力消費彈性系數卻在2019年掉頭上升。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萬元國內生產總值能耗比上年下降瞭2.6%,2015年以來的能耗都是在持續下降。

需要說明的是,2019年國傢進行瞭第四次經濟普查,國傢統計局據此對有關年份的經濟數據進行瞭修訂,本文2016—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速度數據來源於2019年統計公報。因未能查到國傢統計局對2016—2018年我國的能源和電力消費增長數據進行調整,文中的這三年能源和電力消費增長速度數據來源於相關年份的統計公報。根據以上數據來源,本文2016—2018年我國能源和電力消費彈性系數,與國傢統計局網站“國傢數據”欄目下“能源彈性系數”相應數據有一定的差距,其中電力消費彈性系數差距較大。

前三年石油天然氣消費和進口的高增長在2019年發生瞭分化

近年來,我國能源消費給全球能源市場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現象,就是石油和天然氣消費的高速增長,並由此帶來瞭原油和天然氣進口的迅速增加。但是,2019年,這一現象產生瞭分化,原油消費和進口的增長還在持續,但天然氣消費和進口量的增長卻在高位回落。

(一)原油消費和進口增長穩定持續地增加

根據2016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原油消費增長瞭5.5%,原油進口數量為38101萬噸,比上一年度增長瞭13.6%。

根據2017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原油消費增長瞭5.2%,原油進口數量為41957萬噸,比上一年度增長瞭10.1%。

根據2018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原油消費增長瞭6.5%,原油進口數量為46190萬噸,比上一年度增長瞭10.1%,增長速度與2017年度持平。

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原油消費增長瞭6.8%,原油進口數量為50572萬噸,比上一年度增長瞭9.5%。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從四年的統計數字看,除2016年外,其餘三年我國原油消費的增長速度在逐漸加快,保持瞭較為穩定的增長。四年來,我國原油進口增加的數量分別為4551萬噸、3856萬噸、4233萬噸和4382萬噸,除2016年外,其餘三年處於穩定增長的狀態,但增長速度在下降。

(二)天然氣消費和進口增長在高位回落

與原油的消費和進口相比,我國天然氣的消費和進口增長數字,不但更加令人註目,而且也更加具有戲劇性。

根據2016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長瞭8.0%。根據2018年3月19日國傢統計局發佈的“原油產量有所下降,天然氣生產創新高”一文,2016年我國天然氣的進口量為746億立方米,比上一年增長21.9%,進口增加的量約為135億立方米。

根據2017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長瞭14.8%。同樣根據上述“原油產量有所下降,天然氣生產創新高”一文,2017年我國天然氣進口量為946.3億立方米,比上一年增長26.9%,進口增加的量為200.3億立方米。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根據2018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長瞭17.7%,天然氣進口量為9039萬噸,比上一年增長31.9%。按一噸天然氣約等於1380立方米換算,當年我國進口的天然氣約合1247.38億立方米,進口增加的量為301.08億立方米。

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長速度下降到隻有8.6%,天然氣進口量為9656萬噸,比上一年僅增長6.9%。同樣按一噸天然氣約等於1380立方米換算,當年我國進口的天然氣約合1332.53億立方米,進口增加的量僅為85.15億立方米。

從2016年至2019年四年的統計數字看,無論是消費增長還是進口增長速度,2018年都是最高的一年。但是,2019年無論是消費量的增長速度,還是進口數量的增長速度,比2018年都大幅度回落,其中消費量的增長速度不到2018年的一半,進口量的增長速度更是大幅下降到隻有五分之一強。

需要說明的是,國傢統計局僅從2018年統計公報開始發佈我國天然氣進口量和增長速度的數字,因此2016年和2017年我國天然氣進口量和增長速度的數字,隻能引用上述國傢統計局的有關文章。根據2020年1月17日國傢統計局官網發表的“2019年12月份能源生產情況”一文,天然氣單位換算關系為1噸約等於1380立方米。

三組重要的分類能源供需總量數字及其對比的啟示

國傢統計局歷年發佈的統計公報中,隻有當年我國能源消費總量的絕對數和分類能源消費增長的相對數字,既沒有分類能源消費總量更沒有供應量的絕對數字,這不但給研究工作同時也給公眾帶來瞭很大的不便。不過,通過挖掘國傢統計局官方網站上的有關數字和報告,可以對這些分類能源供需總量的數字進行補充完善,形成一個較完整的數字鏈,通過這些數據的對比分析,可以對我國能源消費和生產形勢有一個更加全面的掌握和瞭解,同時也可發現一些非常重要的問題和啟示。

(一)原油消費量和加工量的問題

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原油消費增長瞭6.8%,統計公報使用的名詞為“原油消費”。2020年1月17日,國傢統計局官網發表的《2019年12月份能源生產情況》一文,指出2019年我國規模以上工業的原油加工量為6.5億噸,比上一年增長瞭7.6%,這篇文章使用的是“原油加工”的概念,且有“規模以上工業”的限定。

從行業來說,原油主要用於煉制,加工成汽油、柴油和煤油等運輸用燃料和化工原料,如乙烯等,還有其他行業在生產過程中也使用原油,如將原油直接燃燒用於發電等。因此,一般來說,原油消費量才是一個國傢總的原油消費數量的概念,且大於原油加工量。

目前,我們無法從國傢統計局官方統計中查詢到2019年我國原油消費的具體數字。經查詢國傢統計局網站“國傢數據”欄目下“能源消費總量”,2016年和2017年,我國原油消費量分別為56025.93萬噸和58902.17萬噸。根據2018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原油消費增長瞭6.5%,也即2018年我國原油消費量應為62730.81萬噸;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原油消費增長瞭6.8%,也即2019年我國原油消費量應為66996.51萬噸。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根據2019年12月9日國傢統計局發表的“能源生產穩中有升,清潔發展趨勢明顯——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系列報告之七”一文,2016年至2018年,我國原油加工量分別為54101萬噸、56777萬噸和60403萬噸,文中沒有“規模以上工業”的限定,並且還特別提到瞭地方煉廠,2018年地方煉廠加工原油占全國原油加工量的16.0%。

對比以上兩組數字,2016年至2019年,我國原油消費中沒有用於加工的數量,分別為1924.93萬噸、2125.17萬噸、2327.81萬噸和1996.51萬噸。

從國傢統計局“國傢數據”欄目下“原油平衡表”中可以看出,除最大頭的用於加工的原油外,我國原油消費中,還有交通運輸和倉儲及郵政業原油消費、原油終端消費、工業終端原油消費、發電中間消費原油、供熱中間消費原油、油田原油損失等,這些欄目下消費的原油,應該就是原油消費量與加工量之間差額的部分。從資源的最佳利用角度,原油應更大比例用於加工,生產成高附加值的產品。

(二)天然氣消費量和供應量的問題

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長瞭8.6%。與其他分類能源同樣的是,國傢統計局也沒有公佈當年我國天然氣消費總量的數字。

經查詢國傢統計局網站“國傢數據”欄目下“能源消費總量”,2016年、2017年我國天然氣消費量分別為2078.06億立方米和2393.7億立方米。根據2018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長瞭17.7%,也即2018年我國天然氣消費量應為2817.38億立方米;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天然氣消費增長8.6%,也即2019年我國天然氣的消費總量應該為3059.68億立方米。

根據2019年12月9日國傢統計局發佈的“能源生產穩中有升 清潔發展趨勢明顯——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系列報告之七”一文,2016年至2018年,我國天然氣產量分別為1369億、1480億和1602億立方米,再根據前文推算出的同期我國天然氣進口量,2016年至2018年我國天然氣的供應量,應該分別為2115億、2426.3億和2849.38億立方米。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根據2020年1月19日國傢統計局網站發表的國傢統計局能源統計司司長劉文華“能源總量供需平穩,能源結構繼續優化”一文,2019年我國國內天然氣產量為1736億立方米,天然氣進口量為9656萬噸。按一噸天然氣約等於1380立方米折算,2019年我國天然氣的總供應量應為3068.53億立方米。

如不考慮天然氣從重量換算成體積時的誤差,從上述兩組數字對比看,2016年至2019年,我國天然氣供應量與消費量的差額數都很小,其中2019年最低,當年僅為區區的8.85億立方米。從國傢統計局官網中“國傢數據”欄目下的“天然氣平衡表”看,直至2016年,我國每年都還在出口天然氣,其中2016年出口天然氣的數量為33.8億立方米,2015年為32.5億立方米。因此,這部分差額也許主要是出口天然氣的數量。上述數據的結論是,2016—2019年我國天然氣的供需始終處於緊平衡的狀態,相對於迅速增長的需求,供應非常緊張。

從國傢統計局官網中“國傢數據”欄目下的“天然氣平衡表”中,我們看不到我國天然氣庫存的欄目,當然也就沒有年度天然氣庫存數據。如果我們將上述差額扣除出口後的數字看作是庫存的話,那麼作為一個年消費量已經超過3000億立方米的世界第三大天然氣消費國,這一數字實在是太小瞭。例如,2016年扣除出口後,我國天然氣供應量大於消費量的數字僅為3.14億立方米,而2019年不考慮出口的因素,已經小到瞭區區的8.85億立方米。如果這一假設有部分合理性的話,那麼這些數字就能正好說明為什麼2017-2018年冬季我國出現瞭嚴重的氣荒。

(三)電力消費量和發電量的問題

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電力消費增長瞭4.5%。與其他分類能源同樣的是,國傢統計局沒有公佈當年我國電力消費總量數字。

經查詢國傢統計局網站“國傢數據”欄目下“能源消費總量”,2016年、2017年我國電力消費量分別為61297.09億千瓦小時和64820.97億千瓦小時。根據2016年、2017年統計公報,我國電力消費增長速度分別為5.0%和6.6%。根據2018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電力消費增長瞭8.5%,也即2018年我國電力消費量應為70330.75億千瓦小時;根據2019年統計公報,當年我國電力消費增長瞭4.5%,也即2019年我國電力的消費總量應為73495.63億千瓦小時。

根據2016–2019年統計公報,2016年我國發電量為61424.9億千瓦小時,比上年增長5.6%;2017年我國發電量為64951.4億千瓦小時,比上年增長5.9%;2018年我國發電量為71117.7億千瓦小時,比上年增長7.7%;2019年我國發電量為75034.3億千瓦小時,比上年增長4.7%。

王能全:從統計數字,看“十三五”前四年我國能源形勢

對比兩組數字,2016–2019年,我國發電量比電力消費量增長分別快0.6、-0.7、-0.8和0.2個百分點,這就是說在這四年間,2017年和2018年我國發電量的增長慢於電力消費的增長。同樣在這四年間,我國發電量比消費量多出的數量分別為127.81億千瓦小時、130.43億千瓦小時、786.96億千瓦小時和1538.67億千瓦小時。

需要指出的是,國傢統計局“國傢數據”欄目中的2017年我國電力消費量為64820.97億千瓦小時,而根據2017年統計公報中的電力消費增長6.6%,以2016年我國電力消費量61297.09億千瓦小時為基數,2017年我國的電力消費數量應該為65342.7億千瓦小時,兩者相差瞭521.73億千瓦小時。導致這一數字差距的主要原因,可能是統計偏差,更有可能的是統計口徑不一致。

最後,需要再次聲明的是,本文的全部數據均而且隻來源於國傢統計局官方網站,截止時間為2020年3月6日10時。第四次經濟普查後,國傢統計局可能會對有關年份的能源數據進行修訂。非常有意思的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查詢國傢統計局“國傢數據”有關能源欄目時,經常出現某些年份數據缺失但有時又出現的情況,也許是疫情期間網絡或我的電腦心情時好時壞吧!本文在寫作過程中,與國傢統計局能源統計司多位同志進行瞭溝通和交流,在此對各位提供的幫助和理解,深表感謝。

本文來源:全說能源

本文作者:王能全 (系中國中化集團經濟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