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穆巴拉克

2010年,中東世界發生瞭一次號稱“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運動事件。期間,有一連串阿拉伯世界的“老牌元首”接連下臺,其中就包括剛去世的埃及“強人”穆巴拉克。中東各國果真從往日君主制度或強人政治裡脫離瞭出來。然而,這場運動真為人們帶來瞭“春天”嗎?

一、阿拉伯之春:一場基於民主遐想的政治運動

“阿拉伯之春”是活躍在穆斯林世界的一次社會運動,其所波及的范圍從北非到中東,從地中海到紅海,涉及相當多擁有伊斯蘭教信仰的國傢。2010年,突尼斯一位名叫佈瓦吉吉的青年在廣場上自焚,以示對當庭政府的抗議和極度不滿。這件事如同導火線一般,點燃瞭包括埃及、敘利亞、伊拉克、也門等國的“民主化”浪潮。

有相當多的發展中國傢由於受民主思想的影響,轉而把諸如對國內經濟發展速度過慢、權力分配不均勻等的不滿發泄到瞭政治領導人或當前的政體身上。埃及總統塞西表示:“這場對西方民主制度的盲目崇拜,導致瞭阿拉伯世界至少100萬人口的死亡,造成直接的經濟損失高達1萬億美元,人口失業率同時也居高不下。

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阿拉伯之春”導致政府首腦接連下臺

在“阿拉伯之春”事件發生之前,突尼斯地區的經濟總量雖說長期停滯不前,但還不至於每況愈下。從此次事件發酵開始,直到反政府勢力獲得成功,突尼斯的經濟實力發生瞭斷崖式的下滑,GDP從2010年起便長期“按兵不動”。

人們不禁困惑:為什麼追求美好生活、妄圖擺脫貧困窘境的夢想在西亞、北非地帶會變得如此的失常?西方世界一直以來倡導的自由、民主,為什麼到最後卻給阿拉伯世界帶來瞭如此多的麻煩?

二、阿拉伯之春:活在寒冬的人怎知春暖?

學術界長期將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浪潮當作西方勢力“和平演變”思想的向後延續。因為事發時間距離蘇聯解體不過短短20載,且事變發生區域在地緣上又十分敏感。根據法新社2012年對北非國傢的民意調查顯示,雖然該運動並未給人們帶來他們所想要的經濟進步,但認為“阿拉伯之春”運動是公民維護自己權利的一種正常示威的人竟多過70%。

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熱情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人們

突尼斯長期以來受到本·阿裡傢族的“傢族統治”,失業率常年超過20%。突尼斯本身就被利比亞和阿爾及利亞兩強夾擊在中央,如此便需要高額的國防開支。在進行過幾番經濟改革之後,突尼斯國內經濟沒能打破僵局。

在突尼斯,大學畢業的青年中有高達1/3的人根本找不到工作。經營小本生意的小工商業主,要同時受到警察的勒索和外商的排擠。在“阿拉伯之春”事件爆發之後,突尼斯國內的遊行示威活動便呈現出此起彼伏的狀況。

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前突尼斯總統本·阿裡

相似的歷史背景和文化環境激發瞭臨近國傢人民的鬥志。突尼斯革命在不斷發展的同時,周邊國傢如阿爾及利亞、埃及、利比亞、敘利亞等國的抗議活動也不斷地醞釀和發酵。本·阿裡在軍隊不受控制之後便迅速乘飛機流亡沙特,因他治國不善而起的爭端也隨著他的東去飄向瞭埃及。

2011年1月,埃及民眾因不滿政府而爆發瞭遊行示威和集會,以抗議穆巴拉克政府繼續執政。所涉及的人士不單單有碼頭工人、小攤販這些下層人士,連一些軍方人員和政要也都奔走相告、各抒己見,埃及政府在頃刻間搖搖欲墜。抗議的結果是亞歷山大和開羅出現瞭數月的混亂,在這段時間裡,埃及的政府工作混亂不堪,以至於失效;商業市場混亂失序,有許多大宗交易被迫中斷。

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阿拉伯之春在埃及

最終,埃及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以下臺的代價換來瞭國內的平靜和各方力量的平衡。同年10月,副總統蘇萊曼最終宣佈埃及結束軍管狀態。但自此之後,埃及的政治由軍方主導的局面並未得到解決,政治老人和軍方的權力爭奪從未間斷,這種趨勢一直持續到瞭今天。

緊接著埃及革命而發生的是利比亞反對派上演的反政府遊行。2011年2月,利比亞國傢第二大城市班加西掀起瞭一場反對卡紮菲傢族的政治暴動。這場戰爭從年初發酵,直到年中西方勢力承認反對派為“官方政權”,用時不到半年。

卡紮菲被西方媒體揪出瞭他欲意建立傢族統治的圖謀,以及他本人及黨羽貪污國傢財產的證據。10月底,卡紮菲及其繼承人死於當地反對派的槍殺。同期,北約宣佈結束在利比亞的軍事行動,利比亞政權正式轉入瞭反對派的手中。

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穆巴拉克和卡紮菲的合影

三、阿拉伯之春,還是阿拉伯之冬?

在歷史上曾經一度強盛的阿拉伯民族都有一顆不甘於平凡的心。其實無論是阿拉伯民族也好,還是其他擁有悠久文化傳統的民族也罷,在工業化革命和現代化的浪潮下,他們均沒有成功地躍入這輛高速發展的列車,以至於與一些西方國傢相比明顯落後瞭許多。

與二戰後世界各地盛行的民族解放運動不同,前兩次阿拉伯地區的民族抗爭運動的目的大多是獲得獨立,但這一次阿拉伯之春運動的最大呼聲則是獲得自由。阿拉伯之春運動為什麼能在短時間內迅速波及大范圍的地區,並且在眾阿拉伯國傢取得瞭不同尋常的聲勢?這是值得我們去深入理解的。

二戰之後的前兩次阿拉伯地區民族運動,第一次是以埃及的納賽爾革命為代表、以推翻西方扶持的委任政府為目的的民族獨立運動。其後果是為埃及帶來瞭真正的獨立,蘇伊士運河長期以來被英、法侵占的管轄權和抽稅權也順利讓渡到埃及本國人手中。

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南北交扼:戰略地位極為重要的蘇伊士運河

第二次民族運動是以七八十年代的伊斯蘭復興運動為代表、以獲得適應伊斯蘭教教義的統治國傢方略為目的的。此次運動期間,伊朗、沙特和埃及等國傢均獲得瞭新一輪的發展機遇。在同以色列的對抗中,阿拉伯世界分成瞭激進和漸進兩種派別,以應對西方的“新殖民主義”。

第三次阿拉伯人運動風潮,則是本文所談的“阿拉伯之春運動”,與前兩次運動的“精英主義”和“宗教主義”不同,這次運動的具體內容和運動性質都很像是西方化瞭的。我國相關領域的國際關系學者認為,阿拉伯之春為穆斯林們帶來的後果是災難性的。正是這一場在“民主號令下脫胎而出的暴力行為”,為穆斯林世界帶來瞭以後嚴禁不止的不溫和主義。

穆巴拉克去世瞭,但阿拉伯人所追求的春天什麼時候才能到來?

沙特國王大廈

文史君說

前些日子,穆巴拉克前總統去世的消息傳到瞭中國。我們在人人緬懷這位在阿拉伯世界民主浪潮中“失權”的政治強人時,也應當加以反思。片面追求某種特定的實現民主的路徑,可能會為公民們帶來什麼後果,這樣的後果一定是有所成就嗎?在“阿拉伯之春”之後,伊斯蘭世界並沒有享受到想象中的自由,反而招致瞭混亂,這也說明簡單的西式民主並不一定適用於世界各處的所有人。希望在新的十年中,阿拉伯人能夠迎來屬於他們的“真正春天”吧。

參考文獻

張寒:《話語的生產:西方學界關於“阿拉伯之春”研究的多重面向》,《學海》2016年第6期。

楊值珍:《阿拉伯之春對中國的影響及啟示》,《江漢論壇》2012年第9期。

(作者:浩然文史·瓷國垃圾堆)

本文為文史科普自媒體浩然文史原創作品,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本文所用圖片,除特別註明外均來自網絡搜索,如有侵權煩請聯系作者刪除,謝謝!

我們會每天為大傢奉上精彩的歷史文章,懇請各位讀者朋友關註我們的賬號!您的點贊、轉發、評論,這是對我們最好的支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