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鐘書曾為瞭妻子女兒,掄起大棒與別人打架,如何評價這件事

錢鐘書有“民國第一才子”的美稱,他在年輕的時候很是狷狂,得罪瞭不少人,不過到他老年的時候,他一改往昔的狷狂之氣,變得言行謹慎,待人親和,從不與人發生齟齬。

可是,在錢鐘書63歲的時候,居然執起大棒,和人真刀真槍地打瞭一大架。

他的夫人楊絳後來還專門為此事寫瞭一篇《從“摻沙子”和“流亡”》,發在《南方周末》上,可見此事絕非空穴來風。

錢鐘書曾為瞭妻子女兒,掄起大棒與別人打架,如何評價這件事

(錢鐘書舊照)

那麼,謹言慎行,一向斯文的錢鐘書為何要大打出手瞭呢?

原來,錢鐘書之所以打架,是因為妻子楊絳、女兒與別人打起來瞭。那麼,作為高級知識分子的錢鐘書,在妻子和別人打架的時候,他該不該也跟著上前打架呢?

咱們先來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錢鐘書一傢人自三十年代回國後,便長期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直到六十年代,他們才遷居到北京幹面胡同15號的社科院宿舍。

這所房子一共有4間房,還有一個陽臺。

當時,錢鐘書占瞭一間,楊絳住瞭一間,他們的女兒錢瑗和女婿王德一住瞭一間,另外就作為廚房和客廳。

這個傢讓錢鐘書和楊絳都特別珍惜。他們住進來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添置的東西也比較多,住得較以前寬敞舒適得多。

不過,這種局面後來發生瞭變化。

1966年,錢鐘書和楊絳被打成“資產階級學術權威”,工資停發,除瞭批鬥,還要接受勞動改造。

1969年,全國上下的階級鬥爭愈發嚴峻,中國社科院的領導為瞭監督和同化“資產階級學術權威”,決定派“革命群眾”住到“資產階級學術權威”的傢裡去。

錢鐘書曾為瞭妻子女兒,掄起大棒與別人打架,如何評價這件事

(錢鐘書和楊絳)

當時,住進錢鐘書傢的正是他的同事濮良沛夫婦。

由於濮良沛夫婦傢三代同堂,所以錢鐘書必須讓出兩間房來給他們,同時廚房和衛生間也兩傢共用。

說起來,濮良沛生於1931年,比錢鐘書整年輕21歲。他早年就讀於上海復旦大學,1956年就職於文學研究所,到1962年開始發表作品,算是年輕人中的才子。

濮良沛的妻子趙翔鳳和錢鐘書女兒錢瑗同年,都出生於1937年,兩人同年考進北京師范大學,畢業後,學外語的錢瑗留校任教,學中文的趙翔鳳則分配到北京廣播學院任教。

濮良沛一傢人的到來,雖然打破瞭錢鐘書一傢獨居的安逸和寧靜。但是錢鐘書和楊絳一向為人和氣,再說“遠親不如近鄰”,所以他們主動“睦鄰”。

比如幫濮良沛生燃放在廚房的爐子,看到他們抱著尚不會行走的小娃娃,就不顧年邁之體,幫忙把孩子的搖窩給抬到樓上去……

兩傢人相安無事的住瞭半年左右,錢鐘書和濮良沛夫婦先後下放幹校。

1970年,錢鐘書的女婿王德一受迫害,含冤自殺。

同年,楊絳也接到命令,下放五七幹校。

錢鐘書曾為瞭妻子女兒,掄起大棒與別人打架,如何評價這件事

(錢鐘書的全傢福)

1972年,錢鐘書和楊絳返回北京。

同年7月,濮良沛也返回北京。

據楊絳說,兩傢的矛盾發生在1973年12月2日。

那天是周末,錢瑗雇瞭個洗衣工到傢裡洗衣服。

結果,趙翔鳳看到後,也要洗,並要求洗衣工先給她洗。

錢瑗覺得趙翔鳳不講理,所以不答應。

誰知,趙翔鳳說錢瑗不是好人,說完突然伸手給瞭錢瑗一耳光。

楊絳向來疼愛錢瑗,看到有人打孩子,她也不顧身體瘦弱,沖上去和趙翔鳳撕扯在瞭一起。

錢瑗拉不開,趕緊出門去找居委會主任。

就在這個當口,濮良沛看到有人和妻子打架,也沖出來幫忙。

濮良沛和趙翔鳳個子都比較高,又都值壯年,自然占瞭上風。

推推搡搡之間,62歲的楊絳情急之下,抓住攥她衣領的一隻手,往手指上狠狠咬瞭一口。

就在此時,正在房間裡做學問的錢鐘書聽到響動,也趕緊跑出來。看到妻子處於下風,立刻操起一塊厚木板就沖上去,對著濮良沛劈頭就打。

幸好,濮良沛反應及時,拿胳膊擋住瞭,不過這一下可讓濮良沛吃瞭痛。

趁著暫時取得瞭勝利,楊絳趕緊拉著錢鐘書回傢,並迅速關門上鎖,任由濮良沛夫婦在門外叫罵,兩人死活不敢開門應戰瞭。

錢鐘書曾為瞭妻子女兒,掄起大棒與別人打架,如何評價這件事

(錢媛舊照)

這時,錢瑗帶著居委會主任趕來,在居委會主任的勸說下,風波才算告一段落。

打架風波過後,據楊絳說,濮良沛夫婦揚言,這次便宜瞭他們,下周得下毒手,得狠狠打他們一頓。

這使得錢鐘書一傢人惶恐起來。

畢竟,錢鐘書和楊絳都是花甲之年的人瞭,女兒錢瑗由於死瞭丈夫。她的“寡婦”身份,還讓她多受瞭一些鄙夷和白眼。

氣勢上顯然是勝不過濮良沛夫婦瞭。另外,論身份優勢,濮良沛夫婦是“革命群眾”,他們是“反動學術權威”,別管誰對誰錯,一準領導愛護“革命群眾”,他們面臨的是什麼懲罰,也就不知道瞭。

擔憂受怕讓錢鐘書一傢人最後隻能選擇逃離,逃到錢瑗在北師大的宿舍裡去,才覺得好歹人身安全得到瞭保護。

那麼,錢鐘書對打架一事,又是怎麼看的呢?

這件事,一直是錢鐘書不願提起的一件事。就在打架當天晚上,錢鐘書氣惱之餘,還感慨,和什麼人住在一起,就會墮落到什麼水平。

可見,錢鐘書也對自己打人的事情感到可恥。

不過話又說回來。

錢鐘書曾為瞭妻子女兒,掄起大棒與別人打架,如何評價這件事

(錢鐘書和楊絳舊照)

​錢鐘書寵妻是天下第一。

錢鐘書和楊絳是民國時期最完美的才子佳人之一。他們風雨相攜65年,中間兩人從沒有紅過臉。唯一的一次,也是因為語法的發音發生瞭爭執。事後,兩人覺得吵架很沒有意思,從此約定不再吵架。

歸國後,錢鐘書和楊絳因為工作的原因一直分居兩地。好不容易在四十年代聚到一起,他曾發願:“從今以後,咱們隻有死別,不再分離。”

在錢鐘書的眼裡,楊絳就是他“最賢的妻,最才的女”。

之所以這樣說,一方面,楊絳確實很有才氣,她甚至出名比錢鐘書更早。

可是當錢鐘書說要寫小說時,她便停下手中的筆,甘願做“灶下婢”。正是她的成全,讓錢鐘書成瞭中國文學界的泰鬥。

另一方面,錢鐘書才高八鬥,但在生活中卻是個無法自理的人。有楊絳在,他的生活被安排得很好,他的人也被照顧得很妥帖​。

這一切無不讓錢鐘書對楊絳懷有無比深厚的感情。

所以,當楊絳發生危險的時候,錢鐘書才顧不得名譽和年邁,操起大棒迎頭就打。

姑且不論打架雙方誰對誰錯,單說錢鐘書這一舉動,已經告訴天下人,楊絳在他心裡有多重要瞭。

(參考史料:《從“摻沙子”到“流亡”》《我們仨》)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