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連漲兩周成“全球抗疫貨幣”,說一說背後的交易邏輯

這一波全球金融市場劇烈波動起源於2月20日,當時疫情開始加速在海外擴散,導致早前反彈的風險資產迅速下挫。但是,相比起美股當時至今12%的跌幅,A股跌幅僅有3%,人民幣更是對美元升值近2%,市場人士將人民幣稱為“全球最抗疫貨幣”之一。

根據彭博數據統計,年初至今(3月9日),人民幣位列全球第八最佳回報貨幣(對美元漲幅0.94%)。前三位分別是日元、阿根廷比索和瑞郎。日元和瑞郎是天然的避險貨幣,表現好並不足為奇,而阿根廷比索則是除人民幣外唯一一個榜單前十的新興市場貨幣,但其強勢多因在去年暴跌基礎上的反彈。可見,人民幣的表現出人意料,即使是從疫情爆發後(2月3日)算起,人民幣仍然位列第十,幾乎跑贏所有新興市場貨幣。

那麼,在人民幣強勢的背後,是哪些力量在提供支撐?企業的套保行為發生瞭何種變化?

人民幣連漲兩周成“全球抗疫貨幣”,說一說背後的交易邏輯

(數據來源:彭博)

人民幣連漲兩周

春節期間,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率先爆發,2月3日開盤後人民幣持續走弱,此後“破7”,於2月20日跌至7.02附近。當時,機構紛紛預測今年美元對人民幣將突破7.2,人民幣將跑輸新興市場。

但走勢在2月20日的那一周開始發生改變,疫情在中國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海外則開始受到疫情的影響,美元指數從此前接近100的高位跌至目前的95附近,兩周跌幅近5%,而人民幣則連漲兩周。截至北京時間3月9日收盤,美元/人民幣報約6.95,人民幣對美元小幅走貶100點,早盤一度到6.93。

人民幣連漲兩周成“全球抗疫貨幣”,說一說背後的交易邏輯

人民幣的強勢背後,美元利率暴跌是主因之一。為瞭緩解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金融市場劇烈波動,上周美聯儲緊急降息50個基點(bp),令美指承壓下挫。盡管美國ISM非制造業指數、非農就業數據等表現強勁,都未能扭轉美指頹勢。美元指數上周五收盤於96.103,當周累計下跌2.06%。避險貨幣日元大幅走強,對美元當周累計升值2.63%至105.3。人民幣對美元順勢走強,上周五收盤於6.94,當周累計升值0.71%,為連續第二周升值。

當前,需要關註的問題是,未來更應看重美元的避險屬性,還是看重息差?若就息差而言,美聯儲今年預計仍將降息50bp以上,這將導致美國的息差優勢急劇收窄,美元相對貶值;但若疫情持續發酵,導致全球衰退,可能美元的避險屬性又將發揮功效,屆時新興市場貨幣或將被“無情拋售”。因此,疫情是當前最大的變量。

企業預期穩定,結匯意願強

在人民幣強勢的背後,企業真實的活動也是一個主要動能。眾多大行外匯業務人士對記者表示,近期,企業的結匯意願較強。

“目前,企業結匯的意願較強,也對人民幣形成支撐。有些結匯企業認為人民幣不會大幅走弱,漲跌都有限,未來可能仍然維持在區間波動的狀態。”某外資行外匯交易員告訴記者,“今年1~2月美元/人民幣最低至6.84,最高7.04附近,基本是2000點的波動,很難出現單邊升值、貶值。”

上述人士也表示:“春節以來,A股較全球同類別資產表現突出,我們也觀察到近期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的結售匯需求比較強烈。”

今年1月,我國銀行結售匯順差63.85億美元,較2019年12月的22.20億美元大幅擴大,創近一年來新高。對應來看,1月人民幣對美元升值0.53%,表明跨境資金流動維持穩定。

“由於復工尚不充分,目前國內外匯市場客盤成交量大概處在正常時期市場交易量的50%~60%左右。但客盤交易自上周開始日漸活躍,各種交易盤和平補客盤的頭寸都看得到,尤其一些中資大行和一些大的股份制銀行表現尤為突出。”渣打銀行(中國)有限公司金融市場部總經理楊京對記者稱。

當前,銀行仍建議企業以中性套保原則為主,避免進行單邊、投機性的“賭方向”行為。FXTM富拓中國市場分析師劉敏對記者表示:“目前,全球其他國傢隻要足夠重視,並采取有效的應對措施,從更長期的角度來看,此次疫情仍然是可控的,”她稱,美元/人民幣的關鍵阻力仍在6.9500附近,要警惕美元對人民幣反彈。

外資增配中國資產支撐匯率

當前,人民幣的“唱空派”持有這樣一種觀點——中國出口出現短暫下滑,將會對經常項下國際收支造成壓力,人民幣匯率難免會承受貶值壓力。

最新數據顯示,1~2月,中國出口同比增長-17.2%,預期-16.2%,前值7.6%;進口同比增長-4.0%,預期-16.1%,前值16.3%;貿易順差-70.9億美元,前值467.9億美元。機構認為,疫情的影響可能在3月表現更為明顯,後期出口下滑的幅度取決於海外疫情的蔓延情況。

“但出口下降將沖擊匯率的觀點我並不完全認同,”楊京告訴記者,“就過去歷史相關性來看,經常賬戶變化和匯率的關聯性並不是極強。過去五年,曾出現過國際收支出現順差但人民幣貶值的情況。”他提及,近期美元指數的下跌,人民幣資產對海外資產收益率溢價,以及海外投資持續流入中國資本市場,都會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支撐。

受益於目前中美利差擴至近200bp的歷史新高,這將推動境外對沖基金等交易機構頻繁建倉,“我們頻見海外央行類機構增持6個月期限以內的國債。”楊京稱。

渣打預計,目前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及摩根大通相關債券指數,將會給中國在今年帶來每個月平均80億美元的被動投資和資金流入,約占每個月債券投資總流入的83%。今年海外投資者投資中國債券資金流入預計將達到8000億元,比去年增長67%。

同時,金融基礎設施的完善也吸引更多外資進入中國債市。CIBM直接入市渠道目前已經允許投資者與多傢對手方進行外匯套保交易,近期金融開放30條更是提到,將允許境外機構自主選擇簽署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NAFMII)、中國證券期貨市場(SAC)或國際掉期與衍生工具協會(ISDA)衍生品主協議,這將極大地鼓勵境外機構的投資熱情。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