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殿英盜慈禧墓原本沒人知 為何案發後指向他 原因得從繡花鞋說起

(說歷史的女人——第1166期)

我國古代浩瀚的詩山詞海中,贊美賢妻的名句不勝其數,如“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斜拔玉釵燈影畔,剔開紅焰救飛蛾”,都是對賢德妻子的贊美詩句。又有民間老話曰“傢有賢妻男人不遭橫事”,說的就是傢中女人的修養與行為方式,直接關乎丈夫的福祿壽財之運勢。

而本文將要提及的這個女人,卻讓人眼鏡跌碎瞭一地,絕對是個狠角色,她腳穿一雙繡花鞋,臨門一腳本想踢出個滿堂彩兒,卻不想踢出一記烏龍,直接把丈夫踢進瞭監獄,這還不算,還因此踢破瞭民國最大的一起盜寶案——孫殿英盜慈禧墓原本沒人知,為何案發後指向他,原因就得從她這雙繡花鞋說起。

開句玩笑,您可能會問,這是位女足嗎?哈哈,當然不是,此女可是民國地位顯赫的師長太太,要說她是如何用一雙繡花鞋把丈夫踢進監獄的,得先從她的丈夫說起……

(一)丈夫回傢探親,包中的寶物讓妻子眼睛發綠

此女的丈夫不能說混的如何風生水起,但在民國期間也算個中等偏上的角色,名叫譚溫江。

孫殿英盜慈禧墓原本沒人知 為何案發後指向他 原因得從繡花鞋說起

譚溫江(1899-1969),字松艇,山東濰坊人,幼年時就讀於同盟會創辦的新式學堂,後隨父輩“闖關東”而考入東北講武堂,之後加入奉系軍閥隊伍,歷任排長、連長、營長、團參謀長等職。1925年被山東督辦張宗昌收編,後改編為直魯聯軍第35師,譚溫江任參謀長,1928年任國民革命軍第12軍第一師師長。

當瞭師長之後,因轄區在津京直隸一帶,譚溫江便把傢眷接到北平,而本文的主角譚太太隨其夫貴,自然過上瞭大都市的生活。

可一進京城譚太太才發現,皇城根下破落的滿清貴族依然那麼貴氣熏天,自己雖然貴為師長太太,卻在那些前朝阿哥貝勒府上的女人們眼裡,依然是草根一族。女人嘛,都有虛榮心,譚太太眼看著那些依然清高不可一世的滿清貴婦們,暗自下瞭決心:小樣兒的別猖狂,有朝一日,本師長夫人會讓你們刮目相看的!

1928年8月,適逢譚太太生日,丈夫譚溫江竟然不期而歸,突然從防區回到傢中,使譚太太頓感意外,而最讓她眼睛發綠的,是丈夫隨手扔給她的一個包袱,打開一看,竟是眼花繚亂的一堆奇珍異寶。

譚太太八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寶貝,按理說,你總得問問丈夫這些奇珍異寶的來歷吧?可她卻隻字不問,隻是一味地把那些珠寶在自己頭上比量過來比量過去,問丈夫“哪個好看?”

譚溫江卻十分不耐煩:“再好看也給我收起來藏好嘍,千萬別招搖!”然後把手裡的報紙一摔,拂袖而去。

譚太太不敢違抗夫命,乖乖滴把財寶包起來,但又禁不住誘惑,取出兩顆特大號的珠子攥在手裡,踩著丈夫丟下的那張報紙,拿著那些寶貝奔向內宅。

可她萬萬沒想到,假如她把地上那張報紙看一眼的話,就不會一腳把丈夫踢進監獄瞭,請觀下文。

(二)一雙繡花鞋把丈夫踢進監獄

譚溫江丟在地上的那張報紙,頭版整個版面格外醒目,是退位的清朝末代皇帝宣統發給民國政府的抗議書,暫且放下溥儀抗議書的內容不提,先說說這位譚太太,假如她看一眼這份報紙,就不會惹出塌天大禍,直接把丈夫送進監獄瞭。

話說這位譚太太,全把丈夫“收起來藏好嘍”的話當做耳邊風,把密下的那兩顆珠子拿回房中,夜裡趁著丈夫睡去,趴在被窩裡拿出來把玩,這一看可是不得瞭,原來這兩顆珠子竟能在暗處發出七彩光芒。

孫殿英盜慈禧墓原本沒人知 為何案發後指向他 原因得從繡花鞋說起

譚太太懷揣著珠子一宿沒睡,次日天光大亮,便迫不及待地找出一雙最鐘愛的繡花鞋,取出針線,將那兩顆珠子縫在鞋尖上,然後梳洗打扮,噴上上等的香水,穿上緊身的旗袍,蹬上那雙縫上珠子的繡花鞋,帶上幾個丫鬟婆子,溜大街去瞭。

譚太太甩開健步,趾高氣揚地沿著北平最繁華的前門西河沿街一通溜達,卻沒得到任何一個滿清貴胄婦人的回頭率,突然想起這珠子隻在暗處才露光芒,便帶著丫鬟們走進瞭京劇名角楊小樓創辦的北平最大的“第一舞臺大劇院”。

一進劇院,節目已經開演多時,劇院裡燈光皆暗,譚太太腳踩縫著夜明珠的繡花鞋,拖著兩縷霞光,在觀眾一片驚嘆唏噓聲中走向二樓包房。

可她萬沒想到的是,被她那雙五彩斑斕的繡花鞋吸引的,不僅僅是那些滿清貝勒的太太們,還有民國密探。密探怎麼會盯上她?讓我們回過頭來,再說說那份被譚溫江扔下的報紙。

原來,那份報紙上刊登的是已經退位並被趕出紫禁城的末代皇帝溥儀發佈的一份抗議書,抗議祖先被挖墳掘墓,要求國民政府必須交出兇手並予以嚴懲,並以絕食相要挾。很多清朝的遺老遺少紛紛聲援,一時間輿論大嘩。

挖墳掘墓實屬大逆不道,民國政府頓感緊張,便在全國秘密佈下天羅地網,撒出無數密探探聽消息,譚太太繡花鞋上耀眼的夜明珠被暗探發現,便一路跟蹤到瞭譚府,譚府便進入警察們的視線,成為監控對象。

譚太太逛瞭一天,過足瞭受人仰視的癮,回到傢中,便親自下廚給丈夫做瞭一桌可口的酒菜,席間軟說硬磨,非讓譚溫江把那些珠寶全部兌成大洋不可。譚溫江也不是個穩當人兒,幾杯酒下肚,便滿口應承下來。

第二天,譚溫江帶著那些珠寶去瞭古玩街琉璃廠,找到最大的古玩店“尊古齋”,經老板黃百川的一番甄別和討價還價,最後以十萬塊大洋成交。

正在譚溫江懷揣支票打算離開的時候,密探帶著警察闖入,譚溫江與黃老板一起被北平警備司令部拘捕。

她如果不穿繡花鞋出門,丈夫就不會入獄,民國第一盜寶案也難告破。

(三)繡花鞋踢出第二腳,竟然踢破民國第一盜寶案

一腳把丈夫踢進監獄之後,蠢婦譚太太第二個沒想到的是,她的那雙繡花鞋踢出的第二腳,竟還踢破瞭民國第一盜寶案,報紙上溥儀申訴的那樁祖墳被掘案,就是當時震驚世界的“東陵盜寶案”,而當時轄管東陵的第12軍第一師師長,就是她的丈夫譚溫江。

譚溫江被捕之後,被指所賣寶物出自東陵,他當即矢口否認,理直氣壯地說:“那些寶物都是從馬匪手中繳獲來的戰利品,拿來出變賣是為瞭籌集軍餉……自己對東陵盜寶一無所知……”任憑北平警方用盡酷刑,老譚鐵嘴鋼牙就是不認賬。民國政府無奈,便想拿他的腦袋削減以平溥儀為首的滿清遺老們的憤怒,可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出手相救瞭,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頂頭上司,國民革命軍第12軍軍長孫殿英。

孫殿英盜慈禧墓原本沒人知 為何案發後指向他 原因得從繡花鞋說起

譚溫江案發數日後,第3集團軍第6軍團總指揮徐源泉接到下屬12軍軍長孫殿英遞交瞭一份戰報和兩隻箱子,戰報裡詳細記載瞭一次追剿河北土匪馬福田的戰鬥過程,和戰鬥中繳獲的兩隻箱子,並列報清單。這就旁證瞭譚溫江所賣珍寶來源問題——是從土匪馬福田手中繳獲的。

譚溫江的供詞有瞭旁證,北平當局也就斷瞭殺他的念頭,暫時將其羈押大牢。

但是,眾所周知,東陵盜寶本身就是孫殿英一手制造的,而譚溫江就是直接操盤手,他倆早已制定好的攻守同盟雖然一時無懈可擊,但免不瞭下屬走漏風聲,譚溫江依然命懸一線。

譚溫江被羈押後,民國政府並沒放松偵查力度,時隔不久,在前往青島的“陳平丸”號船上抓獲瞭兩名逃兵,從他們身上搜出36顆珍珠,還有國民革命軍第12軍的胸章標志。

其中一名叫張歧厚的逃兵招供參與瞭東陵盜寶,當時的報紙記載瞭他的口供:“今年五月(公歷7月)間……由軍長(孫殿英)下命令,教工兵營用地雷將西太後及乾隆帝二墳炸開……我這36顆珠子就是在西太後的墳裡拾的。我因當兵不易發這些財,再跟著隊伍打仗去也無益,所以才由楊各莊偷著跑到天津賣瞭十顆珠子,賣瞭一千二百元錢……

(四)“烏龍球”的最後結果,盜寶案又成迷局

逃兵的供詞載入報刊,一時間輿論再次大嘩,孫殿英東陵大盜的身份再也掩蓋不住,而此時的孫殿英再破口大罵部下譚溫江傢裡那個敗傢娘們兒也是於事無補,便拿出大量珍寶賄賂各方神聖,再加上在聽證會上慷慨激昂地宣稱:

“挖墳是效仿孫中山和馮玉祥,也是針對滿清王朝的一種革命……”

掌權的那些民國神聖們既然拿瞭孫殿英的好處,就不得不為其消災瞭。1929年6月,高等軍法會宣佈預審終結:“東陵盜案系遵化駐軍勾結守陵滿員,盜墓分贓。”

然而值得註意的是,雖然那個叫張歧厚的逃兵供出瞭孫殿英,但法庭並未采信。因為結論中的“遵化駐軍”究竟指的是哪支部隊,幕後主使究竟是譚溫江還是孫殿英?判決草案顯然含糊其辭,東陵盜寶案的元兇又成迷局。

到瞭1930年,中原大戰爆發,蔣與馮(玉祥)閻(錫山)殺得你死我活,哪個還會顧及什麼東陵盜墓案?而恰恰在此時,孫殿英竟然叛蔣,投奔瞭馮玉祥和閻錫山,而羈押在馮閻勢力范圍內北平監獄裡的譚溫江也因此而被釋放。

譚溫江被釋放後,無論是馮玉祥、閻錫山,還是昔日的頂頭上司孫殿英,都希望他能為中原大戰出份力,在倒蔣的戰場上再顯身手,可此時的譚溫江早已被東陵盜寶案審理過程中,孫殿英的“不講義氣”傷透瞭心,自己本是奉命行事,卻落得個不明不白的“遵化駐軍勾結守陵滿員,盜墓分贓”。使東陵盜寶元兇撲朔迷離,自己當瞭半個冤大頭。

譚溫江拒絕再回軍旅,從此在天津落腳,以經商為生,過起瞭寓公生活。新中國成立後,譚溫江出任天津市人民公園管理所副所長、天津市政協委員,也是能保持晚節,最後尚能為人民服務的少數軍閥之一瞭,於1969年7月8日病故,終年70歲。

而他那位善踢“烏龍球”的譚太太,去向就不得而知瞭。

(文/說歷史的女人·九妹)

參考資料:《民國人物列傳》、《民國最大分贓:孫殿英盜墓》等。

(此處已添加圈子卡片,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