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為什麼弗格森與魯尼曾情同父子,最終卻不歡而散?The Athletic的記者Daniel Taylor、Oliver Kay、Laurie Whitwell、Andy Mitten和Rob Tanner就通過調查和訪問,復原瞭弗格森與魯尼關系的變化。

也許回憶這段往事最好的打開方式是回到2004年12月一個周五的午餐時間。那是在曼聯的訓練基地,所有和弗格森有聯系的足球記者們早就被告知,新聞發佈會上問及與魯尼相關的話題,最好能夠想清楚再提問。

相信所有當時在場的足球記者都還記得那天在曼聯新聞發佈室所發生的一幕。

曼聯新聞發佈室的大門在主接待處的右邊。前面有一張桌子,一排桌位,一臺已經壞瞭好多年的咖啡機——其他的啥也沒有瞭。在沒有攝像機拍攝的情況下,整個新聞發佈室的百葉窗一直就沒有打開過。我們這些足球記者就是在這裡,近距離目睹瞭弗格森的火山爆發。

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無疑是給我們所有人上瞭一課:曼聯主教練將如何對待剛剛成為足壇歷史身價最高昂的年輕球員。

就在新聞發佈會之前的那個周末,魯尼在比賽中直接用手懟到瞭博爾頓後衛本哈伊姆的臉上。雖然魯尼在幾年後回憶這件事情之時,他說本哈伊姆“像一袋屎一樣”倒下瞭,但當時的本哈伊姆確實露出瞭一臉痛苦。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加盟之初,弗格森相當保護魯尼,甚至為他和媒體翻臉

顯然,無論本哈伊姆是刻意為之,還是真的感到痛苦,魯尼都將面臨英足總的紀律處分,以及三場禁賽。為此,弗格森已經煩惱瞭近一個星期。

這場新聞發佈會,就是為瞭要談論一些關於魯尼的事情,而在新聞發佈室大門關上的那一刻,我們看到瞭一個願意為自己愛徒竭力辯解的主教練。

(接下來的對話是通過錄音整理而來的,同時以下對話中存在一些臟話,但為瞭完整描繪當時的情況,並沒有做和諧處理。)

“弗格森,我們得問問你關於魯尼的事情,他打瞭博爾頓球員一巴掌。”

弗格森平淡地說道:“嗯,因為他是魯尼,因為我們是曼聯。是的,我理解人們為什麼關註這件事情。但我更擔心額是,你甚至都沒有提到,博爾頓的球員,他做瞭什麼。這傢夥躺在地上整整兩分鐘,假裝自己受傷瞭!”

“我想大傢都認為他(魯尼)做瞭那件事……”

“是你認為嗎?”

就在這個時候,弗格森這座火山已經有瞭爆發的跡象。

“好吧,你丫的不要在這裡瞎逼逼!你他丫的說魯尼的壞話,就是因為他給瞭別人一巴掌,然後就他丫的不管比賽中其他事情瞭?你他丫的看看他(本哈伊姆)的行為!在英足總面前出醜的真他丫的應該是他,而不是他丫的魯尼。你他丫的是在縱容那個混蛋搞事情。你一直在抱怨魯尼,為什麼不他丫的直接幹掉那個該死的本哈伊姆?為什麼是在搞魯尼的名堂?”

你對如此暴跳如雷的人,還能夠說什麼呢?

“但是,弗格森……魯尼可能是最出名的……”

“滾吧!他和其他人一樣都是人。他才19歲。天吶,你他丫的想要做什麼?讓這個孩子流點血?你他丫的每次都把他釘在十字架上。他丫的魯尼還是個19歲的孩子,你們搞清楚瞭嗎?”

前排有記者試圖去安撫弗格森,說:“魯尼並沒有被釘在……”

顯然,這個記者說錯瞭話。弗格森整個身子前傾,差點就要沖瞭出來。“這就是一個笑話,他們這群該死的就想在英足總之前整死魯尼,這真他丫的丟人。我他丫的現在也不想再說什麼瞭。你們他丫的去做吧。本哈伊姆就他丫的是個笑話,躺在地上滾來滾去,看起來真他丫的痛苦。除瞭魯尼,其他任何球員都不用這樣的鬧劇而擔憂。”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弗格森曾在曼聯的新聞發佈會上怒斥記者

就在這個時候,弗格森用手臂猛擊瞭一下桌子上的錄音機,將它們直接砸到瞭幾米外的墻上。其中一個錄音機還屬於當時負責曼聯媒體部門的戴安娜-勞。它被砸開瞭,電池散落在地上。

即便是以弗格森的標準來看,那天他的表現也是非常相當的激動。

我們已經習慣看到弗格森發脾氣瞭,但他也有一個習慣,憤怒消失之後隻要30秒,他就能夠切換到好心情。他的臉色會恢復正常,可以回到我們的任何問題,甚至和我們開玩笑。

不過那一天的弗格森並沒有這樣。

弗格森似乎想要表明自己的觀點。他讓我們知道,如果我們將來有任何關於魯尼的問題,我們可以問他,如果我們願意的話。但我們也要明白,這樣做會有一個潛在的威脅。他可能會將任何關於魯尼的提問,視為對他個人的侮辱。

正是弗格森建立瞭自己的“魯尼規則”:他希望人們在談論弗格森可能不喜歡的問題之前,三思而行。而且按照當時的做法,屢教不改者將禁止參加曼聯的新聞發佈會。弗格森知道人們對魯尼的關註是無止境的,然而魯尼還沒有準備好接受它。

“本哈伊姆事件”是魯尼作為曼聯球員所遇到的第一個風波,而他的主教練也是在第一時間站出來為他辯護。

“大傢沒有啥要問的瞭吧?你們可以走瞭。新聞發佈會到此結束瞭。你們惹毛瞭我。好瞭,就這樣。”說罷,弗格森徑直離開瞭新聞發佈室。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弗格森對魯尼有著如同父親一般的愛

不過令人感到遺憾的是,魯尼與弗格森之間,並沒有長期的溫暖。

作為曼聯歷史上最成功的主教練和最高產的射手,他們一起度過瞭差不多十年的時光。然而今天,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變得冷淡瞭。一位此前供職於曼聯的消息人士說道:“他們互相尊重,尊重是永存的。但他們也彼此之間感到失望。”

弗格森在魯尼的頒獎典禮上發表過一篇贊詞,並且在自己的自傳中也表現出瞭足夠的克制。也許他是為瞭考慮自己作為球隊主帥的身份,以確保他對球員的批評不會被視為人身攻擊。

反過來,每當魯尼被問到誰對他的職業生涯影響最大之時,魯尼總會提及弗格森。他永遠都會贊揚弗格森在曼聯制霸英格蘭足壇的那些年。當弗格森被緊急送往醫院做腦部手術之時,魯尼也在推特上發表瞭祝福:“快點好起來,主教練。”

魯尼和弗格森都意識到瞭,不管他們之間結果有多麼糟糕,他們都曾為瞭彼此而努力。事實就是如此。

當年弗格森教練組之一穆倫斯汀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訪之時,表示:“我喜歡和魯尼一起工作,他就是這樣一個勇於競爭的球員。每天早上訓練之前,他都會來問我:‘穆倫斯汀,今天早上我們要做什麼?’他會是一名很棒的教練,因為他他熱愛足球。我回顧瞭魯尼在曼聯的職業生涯,那都是一些非凡時刻。你看看他的進球,看看他幫助球隊贏得的聯賽榮譽,看看他贏得的其他所有獎杯和他做出的貢獻,這真是一個非常傑出的職業生涯。他的進球將讓我們銘記數十年。”

弗格森回憶起年輕的魯尼,認為當年的魯尼“擁有非凡的天賦,有權利得到足夠的時間,完成從少年到成年的轉變”,“他是一名認真而堅定的球員,他渴望比賽”。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弗格森在魯尼身上,看到瞭自己的影子

毫無疑問,弗格森是在魯尼身上看到瞭自己的影子。

弗格森喜歡魯尼將比賽放在首位,而不會去考慮自己的發型,關註時尚,或者是去“結交權貴”。他喜歡魯尼在埃弗頓所展現出來的原始街頭風格,這給瞭他足夠的自信。即便隻有18歲,如果羅伊-基恩朝著他大喊大叫,他也會吼回去。魯尼曾經說過:“我並不害怕羅伊-基恩。我不害怕任何人。”弗格森也不害怕任何人。在過去的幾年裡,有很多時候,弗格森幾乎是帶著父親般的驕傲來看待魯尼。

例如,魯尼在對陣費內巴切的比賽中上演處子秀,但弗格森發現魯尼沒有找主裁判佈雷克埃那裡要走“見證”自己處子秀的皮球,立馬就離開瞭更衣室,去找主裁判。幾分鐘之後,弗格森就抱瞭一個球回來。

弗格森對魯尼的喜愛是顯而易見的。當他說起魯尼在訓練場上的表現之時,人們總是會發出如同談論“我親愛的小寶貝啊”般的小勝。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魯尼與弗格森最為“甜蜜”的時光中,他們之間存在著一種特殊的聯系

他最喜歡的一個故事是關於教練們——穆倫斯汀、斯特拉德威克、米克-費蘭、吉姆-瑞恩——是如何在曼聯的訓練比賽中輪番執裁,並害怕做出不利於魯尼的決定。魯尼可能是球場上最年輕的球員,但他也確實給教練們造成瞭太多的麻煩,以至於教練們建議弗格森自己來當裁判——因為弗格森是隊內唯一真正有權威的人。弗格森則回應道:“我不可能讓自己經歷這些。”為此,球隊甚至想過引進一名裁判來處理這方面的問題。

在其他時候,弗格森和他的教練們曾為瞭確保魯尼“安分守己”,不做過火的事情而大費周章。前曼聯門將埃裡克-斯蒂爾對The Athletic說道:“很多次,我在周五早上都會發火,因為他就是不肯出場。他能踢任意球,也能夠進球。最後,我們幹脆就不管他瞭。”

這並不是說魯尼的運氣好。弗格森在此前一本自傳中寫道:“我承認自己給魯尼帶去瞭一些煩惱。當我把他擰出來批評的時候,他會在更衣室暴跳如雷。他的眼睛裡都會冒火,好像要把我燒瞭一樣。第二天他會給我道歉。當他平靜下來之後,他知道我是對的——因為我總是對的,就像我過去常常取笑他那樣。”

其他球員有時候會驚訝於魯尼能夠憑借自己的直覺去踢球,而不是聽從指令。前曼聯後衛裡奇-德萊特說:“我看到弗格森曾對魯尼下過‘狠手’。那天那我們主場比賽,他在中場休息之時對魯尼說:‘你是一名前鋒’——我不能說臟話——‘你必須站在球場上,你的位置太靠後瞭。’魯尼表示自己拿不到球,而弗格森則表示如果有人做不好自己的工作,那麼他就要發瘋瞭。‘我說你必須去哪,你就必須去哪!’下半場,魯尼接連攻入瞭兩粒進球。我可以想象弗格森在這樣一場重要的比賽中,表現得有多麼失態。”

然而,最終魯尼也意識到瞭,在他與弗格森最為“甜蜜”的時光中,主教練和球員之間存在著一種特殊的聯系。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隊友們總會驚訝於魯尼能夠憑借直覺踢球

魯尼刷新瞭查爾頓的進球紀錄,成為瞭曼聯和三獅軍團的歷史最佳射手。在曼聯,魯尼的253粒進球中,有197粒進球出現在弗格森執教曼聯的時期。在弗格森擔任曼聯主教練的那段時間裡,魯尼還為英格蘭國傢隊出場120次,攻入64粒進球。

魯尼在效力曼聯期間一共跟隨球隊贏得瞭五次英超聯賽冠軍,而他將所有的冠軍獎牌都放在自己在柴郡豪宅內一個穿著曼聯球衣的模特身上。

魯尼、C羅、特維斯所組成的進攻三叉戟被認為是弗格森治下曼聯最強的進攻組合。不幸的是,他們接連在歐冠決賽中遭遇瓜迪奧拉的巴薩,而巴薩在比賽中的表現明顯要更好一些。不過他們在2008年仍然收獲瞭一個歐冠冠軍,在莫斯科的雨夜,范德薩撲出瞭阿內爾卡的點球,66歲的弗格森在雨中興奮的舞蹈,就如同孩子一樣。雖然弗格森沒有基恩-凱利那樣的風度,但他的努力讓他清楚地認識到,重登歐洲之巔意味著什麼。

所有這些都讓弗格森和魯尼的關系在接下來幾年裡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到底是哪裡出瞭錯呢?兩個曾經共享如此之多榮耀的人,怎麼就這樣漸行漸遠瞭呢?

簡而言之,在足球的世界裡,這樣的事情並非不同尋常,尤其是當我們談論的是足球歷史上最無情的主教練之一。羅伊-基恩可以作證,其他很多人也可以作證。正如魯尼曾經說過的那樣:“我並不是唯一和弗格森鬧翻的球員。”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弗格森率領曼聯在2008年奪得歐冠冠軍

據一位與弗格森關系密切的人說,這是他給莫耶斯的“告別禮物”。

2013年5月12日。

那是弗格森在老特拉福德球場的最後一場比賽,對手是斯旺西。球員們排著隊為弗格森喝彩,但他和魯尼之間隻是匆匆握瞭握手。隻是短暫的身體接觸,並沒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

那一天的一切都是關於弗格森的,他告別瞭自己執教瞭26年的曼聯。而球隊也是用一個聯賽冠軍獎杯為他送別。

然而,那一天的魯尼並沒有獲得表演的機會。弗格森在那一天違背瞭自己一直堅持的原則。一個通常會花大力氣將所有事情都掩藏起來的人,似乎異乎尋常地熱衷於將事情公諸於眾。他表示魯尼希望離開球隊。“我不認為魯尼還有心思踢球,之這是因為他想轉會離開。”

突然之間,媒體的風向標突然就轉變瞭。

這是真的嗎?魯尼真的要求離開這個剛剛從曼城手中奪回聯賽冠軍的球隊嗎?

魯尼一直堅稱這是對事實的歪曲,他對媒體公開這樣的私人談話而感到憤憤不平。這名球員解釋道,他對前幾周失去自己的位置感到很不開心,並對弗格森說,如果曼聯不再將他作為穩定的首發球員,那麼他可能留在球隊就沒有什麼意義瞭。這一次,魯尼和以往都不一樣,他一直堅持說,如果自己要離開,那麼他要麼會直接正式提出離隊申請,要麼會說自己想離開。弗格森在公開場合談論瞭這個話題,而也就是在這一天,他們之間的關系出現瞭裂痕。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因為離隊問題,魯尼和弗格森之間的關系開始破裂

毫無疑問,弗格森已經開始對魯尼失去信任。弗格森在他自傳中承認:“在我執教球隊的最後一年,當魯尼幾次被排除在首發陣容之外的時候,我覺得他在努力向旁人表達著什麼,他失去瞭一些以往的動力。他有能力做出非凡的貢獻……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覺得他在90分鐘內越來越難以做到這一點,他似乎在比賽中感到疲憊。”

曼聯球迷也普遍認為,自2010年10月之後,弗格森與魯尼之間的關系就已經大不如前。魯尼不僅質疑弗格森在曼聯的野心,還認真思考過轉會曼城的可能性。

魯尼最終撤回瞭自己的轉會申請,並在公開場合道歉。他還在私下場合向隊友道歉。但毫無疑問,弗格森曾給瞭魯尼一切,而此時魯尼的表現,完全可以被視為對弗格森權威的直接挑戰。

畢竟,又有哪名球員膽敢在轉會問題上挑戰弗格森,並指責他不夠雄心勃勃呢?

魯尼對C羅轉會皇馬一事感到不快,對斯莫林的到來不以為然,也不願意看到“吵鬧的鄰居”取得更多的成功。當時,他正在和曼聯進行新合約的談判,而在此前參加天空體育的欄目之時,他還公開質疑瞭曼聯的主教練。

“當C羅離開的時候,我很傷心。我去找瞭弗格森。我問他:‘怎麼回事?我們已經賣掉瞭特維斯,又賣掉瞭C羅,誰還會加盟?’我沒有冒犯的意思,但我們簽下的是,還不知道水平咋樣的斯莫林。若我還想再踢五年球,我可不想等來的是弗格森花五年時間去重建球隊,然後再去實現目標。”

魯尼當然有自己的理由:他還要求弗格森解釋為什麼曼聯沒有和皇馬競爭不萊梅的厄齊爾。弗格森在自傳中表示:“我的回答是,這事情和他沒關系。我告訴他,踢球才是他的工作。我的工作是選擇正確的陣容。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我沒做錯。”

魯尼的好運氣看起來已經“走到瞭盡頭”。如果弗格森有一件事是我們都應該瞭解的,那就是他不喜歡一些球員覺得可以取代自己的位置。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弗格森並不喜歡有人對他的工作指手畫腳

“這隻是因為雙方都想要保護自己的利益。”穆倫斯汀說,“這種情況時有發生。弗格森能解決這個問題,並且之後就沒有事瞭。足球就是足球。有時候人們有不同的偏好和不同觀點。”

然而,這再也不是問題瞭嗎?其實還是有很多曼聯球迷懷疑2013年發生的事情是弗格森確保自己擁有最終決定權的經典案例。很多人認為,事實是弗格森認為沒有魯尼的曼聯會更好,弗格森自己也是加快瞭魯尼離開的進程。

埃裡克-斯蒂爾對弗格森和魯尼都很友好,並且他還詳細介紹瞭魯尼在曼聯所取得的成就。特別是,他還記得魯尼一些精彩的進球:比如對陣曼城之時的倒鉤破門,對陣紐卡斯爾的凌空抽射,對陣西漢姆聯之時中場附近的遠射。埃裡克-斯蒂爾說道:“魯尼必須是現代足壇最頂級的球員之一。他的進球紀錄是有目共睹的,無論是俱樂部,還是國傢隊。”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魯尼在曼市德比大戰中的倒勾進球

同樣,埃裡克-斯蒂爾也認為弗格森總能夠做出正確的決定。“你不能挑戰主教練。弗格森才是宗師級的挑戰者。‘為啥你要讓他們走?坎切爾斯基?斯塔姆?C羅?’誰走,你都挑戰不瞭弗格森。”

“這是關於曼聯的,是關於球隊的,不是關於個人的。你總會有自己的意見,但最終,當人們質疑教練之時,你就是在質疑球隊。最後,弗格森很好地判斷瞭一名球員的職業生涯能夠持續多久,以及他能夠為球隊帶來多長時間的利益。”

對於那些報道曼聯新聞的記者來說,很明顯,弗格森對魯尼的評價已經不再似曾經那麼熱情瞭。魯尼偶爾喜歡抽根煙,這已經是大傢都知道的事情瞭。喝酒是魯尼另外一個喜歡做的事情。弗格森認為魯尼“需要小心”,他的能力“可能會因為身體狀況不佳而消失”。而且,弗格森畢竟是弗格森,也許他的忍耐隻能維持這麼久。

2011年新年前夜,魯尼和埃文斯、吉佈森一起被排除在對陣佈萊克本的比賽之外。因為節禮日的他們。晚上醉醺醺地出現在訓練場上。這一事件不僅讓弗格森質疑魯尼的職業精神,而且也讓魯尼的隊友們疑惑,為何他會在繁忙的聖誕賽程期間做出這樣的事情。

魯尼被告知,在他為弗格森效力的最後一個賽季中,他的表現讓所有人都感到失望。

還有魯尼如何處理范佩西取代他成為曼聯進攻核心的問題。魯尼總是稱贊荷蘭前鋒,說自己喜歡和他一起踢球。不過曼聯陣中有一名球員認為,弗格森在最後一個賽季能奪得聯賽冠軍,與范佩西上佳的表現有關。

這名球員說:“范佩西的崛起對魯尼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范佩西成為瞭主力前鋒,魯尼與主教練的關系惡化瞭,而這一切在他無緣關進比賽的首發之後,更加明顯瞭。我們又不傻。我們可以看到他們之間的關系有瞭明顯的不同,但有時候,你總會與主教練產生一些分歧。重要的是,你如何在一支像曼聯這樣的球隊,繼續做一名成功的球員。”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范佩西的到來,使得弗格森“冷落”魯尼

就魯尼而言,他在曼聯對陣皇馬的歐冠四分之一決賽中,首發競爭中輸給瞭維爾貝克。對於一名向魯尼這樣有雄心壯志的球員而言,這既是對球員自身的考驗,而是對公眾的羞辱。但這也是成長的一部分。魯尼在五場比賽中,有四場比賽被提前換下,包括對陣阿斯頓維拉的那場比賽。當時范佩西上演瞭帽子戲法,為曼聯鎖定瞭弗格森時期的第13個聯賽冠軍。

那個賽季的最後一天,當弗格森完成自己在曼聯的告別戰之時(對陣西佈朗),魯尼根本就沒有參與。他當時仍在不斷追趕著查爾頓的進球紀錄——他比查爾頓的進球少瞭50多粒,但他也知道如果弗格森繼續出任曼聯組教練的話,這意味著他將和球隊一起去遊行,並參加球隊的活動。魯尼打電話給自己的經紀人保羅-斯特雷福德,希望他為自己找新的下傢。

事實證明,伍德沃德並不願意考慮出售魯尼,即便魯尼和弗格森都認為“分手”是最好的選擇。

這是伍德沃德接任吉爾,出任曼聯首席執行官的第一個夏天,他從一開始就明確表示,曼聯不能冒險放走一個可能為其他球隊單賽季攻入20球的前鋒。當時穆裡尼奧執教的切爾西兩度報價,但都遭到瞭曼聯的拒絕。

當夏季轉會期關閉之時,伍德沃德說:“我想直接跳到九月份。魯尼是不可取代的,也是非凡的。我很高興他還穿著曼聯的球衣。”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即便魯尼與弗格森關系破裂,但伍德沃德並不希望出售魯尼

至於莫耶斯,他想知道自己是否擁有一個狀態上佳的魯尼,亦或者擁有的是一個被削弱的魯尼。

那個夏天莫耶斯與魯尼的第一次談話中,蘇格蘭人問道:“你還認為自己是一名頂級球員嗎?”莫耶斯這樣的言論,顯然激怒瞭魯尼。

魯尼回答說,是的。他仍然認為自己是一名頂級球員。

莫耶斯繼續發問:“那為什麼切爾西隻給你2500萬英鎊呢?”

莫耶斯想看一下魯尼的反應。有一陣子,莫耶斯的策略起到瞭作用。魯尼在半個賽季裡表現出色。但他並沒有堅持下去,當范加爾接任曼聯主帥一職之時,伍德沃德給瞭魯尼一份為期五年的合約——這確實太“慷慨”瞭。幾年後,范加爾在談論魯尼之時,直言不諱:“魯尼正在走下坡路。”

說起來,當時的魯尼還隻有28歲。

現在魯尼34歲瞭,並代表德比郡參加英冠聯賽。然而,在弗格森退休四年之後的2017年,他仍憑借自己在曼聯的成就,在老特拉福德球場享受著掌聲。即便是他後來去到埃弗頓,以及他前些日子代表德比郡出戰曼聯,也都是如此。

埃裡克-斯蒂爾說道:“最後你隻能回顧魯尼的職業生涯。你知道嗎……曼聯的頭號射手,英格蘭的頭號射手。我想曼聯的球迷會給他一個熱烈的歡迎。每個人都會記得魯尼。是的,他們都曾有過失誤,但我們談論的是他們的付出。魯尼兌現瞭自己在曼聯和三獅軍團的承諾。如果沒有出色的表現,你不可能打破查爾頓的進球紀錄。”

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無論是在曼聯,還是在三獅軍團,魯尼都是進球紀錄保持者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4月的一個晚上,曼聯對陣拜仁的歐冠比賽中,首回合1-2落後的情況下,魯尼非常渴望出場戰鬥。盡管他腳踝韌帶受傷,但他還是堅持著出場。

根據醫生的診斷,他可能會缺陣三周,但弗格森仍希望冒險試一試。魯尼隻能夠直線跑動。他不得不在下半場開場後10分鐘被替換下場,並錯過瞭接下來對陣佈萊克本的比賽。然而,當時沒有報道的事,盡管魯尼拄著拐杖前往老特拉福德球場,他還是同意嘗試瞭一下(出戰拜仁)。魯尼直到走進更衣室,才脫下自己腿上的護具。從那之後,他的右腳踝一直纏著繃帶。

“像魯尼這樣的球員,有著這樣的職業生涯,我不認為‘衰退’是一個恰當的形容詞。”穆倫斯汀說道,“每名球員職業生涯都會經歷不同階段。他在效力埃弗頓之時還是一名非常年輕的球員,他在英超聯賽中掀起瞭風暴。他轉會到曼聯,並成為一支非常成功的球隊中一名出色的球員。他出色的完成瞭這樣的壯舉。”

“魯尼攻入瞭很多球,很多偉大的進球,同時他也是一名真正的團隊型球員。你可以讓他出現在任何位置上。弗格森將他放在前鋒位置上,10號球員的位置上,放在右翼,放在左翼內切,甚至有時候還會將他放在中場位置上。魯尼並不介意他的場上位置。隻要能夠踢球,他就會很開心。”深度長文:弗格森與魯尼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