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前場競爭空前激烈,巴頓是否該安靜的離開

新賽季首次出場的巴頓是讓人失望的。

在同泰國清萊聯的比賽最後時刻巴頓替補出場,張稀哲在中場送出秒傳,給瞭巴頓在右路突進的機會,但沒想到他被一向不以身體對抗見長的泰國球員給撞倒失去球權。

知名體育評論員董路解說時就說:巴頓這對抗太差瞭。

是啊,連泰國球員都撞不過,巴頓怎麼瞭?

其實,熱內西奧相對來說還是很看重巴頓的,因為熱內西奧始終希望國安能夠在邊路做一些文章,而巴頓是隊裡為數不多的邊路進攻球員。

國安前場競爭空前激烈,巴頓是否該安靜的離開

謝峰對巴頓頗為器重

參加賽前發佈會也願意帶著他

巴頓在2017年在謝峰手下就是打右前衛踢出瞭名堂,他有一定的速度,有一定的反擊能力。上賽季熱內西奧剛來的時候,在比埃拉和張稀哲同時受傷的情況下,他的第一選擇就是使用巴頓,讓巴頓和奧古斯托出現在球隊的兩側,從邊路支援雙前鋒。當時巴頓還打入一球,幫助國安和熱內西奧短暫穩定住瞭局勢。

但巴頓的狀態起伏也比較大,踢瞭沒兩場他的狀態就不穩定瞭,右前衛的位置也被侯永永取代。

最後,熱內西奧幹脆放棄瞭邊路打法,把巴頓和侯永永都重新放回瞭替補席。

去年一年,巴頓的出場時間並不多。去年施密特執教時,巴頓隻在亞冠賽場有過幾次出場,聯賽一直沒有機會。直到熱內西奧接手,巴頓才踢上瞭幾場,全年聯賽隻出場269分鐘。

巴頓的成長之路其實頗為勵志。作為國安95-96梯隊留隊的獨苗,巴頓一直都被國安重點培養,為此還一度將他租借到當時在中乙的梅州隊鍛煉,巴頓幫助梅州沖甲後,國安繼續讓他以租借的方式留在梅州,以便能夠踢上水平更高的中甲,結果那一年巴頓踢瞭沒幾輪就受瞭重傷,一直養傷到賽季末期。

國安前場競爭空前激烈,巴頓是否該安靜的離開

巴頓與劉歡

2017年,巴頓回歸國安一線隊。因為當時中國足協出臺瞭U23政策,國安將巴頓作為U23球員儲備,但其實國安仍舊沒有做好讓巴頓打主力的準備,為此才租借瞭唐詩。

唐詩在國安的首場比賽表現尚可,但後面越踢越糟糕,可是主教練何塞一直很認可唐詩,始終讓他擔任U23首發。當時謝峰就曾跟何塞推薦在預備隊表現不錯的巴頓,但並未引起何塞的重視。直到何塞下課,謝峰短暫接手,巴頓才被謝峰推到前臺出任右前衛,其表現比唐詩好瞭很多。

施密特接手國安後,他把巴頓放在瞭鋒線上,這下激活瞭巴頓。巴頓和索裡亞諾搭檔前鋒,在場上巴頓大范圍扯動和到邊路偷襲的特點被充分發揮出來,他給索裡亞諾制造出瞭很多的前場空間。

國安前場競爭空前激烈,巴頓是否該安靜的離開

在巴頓的策應和協助下

索裡亞諾進瞭不少球

可以說,在施密特4222的戰術體系裡,巴頓是最好的“中鋒僚機”。

2018年,唐詩走瞭,韋世豪來瞭,作為95國青隊頭牌,韋世豪更應該出現在國安的首發U23位置上,但韋世豪自己不爭氣,踢瞭沒幾場就累計4張黃牌,巴頓頂替瞭韋世豪,沒想到一下激活瞭國安的進攻。這樣的效果,同樣是因為大范圍扯動給巴坎佈、比埃拉、奧古斯托等人制造瞭很多前場空間。

作為95國青隊的邊緣球員,巴頓能夠將95國青隊的10號和7號都擠到替補席上,說明瞭他還是有一定特點的。但他的特點其實更多的就是勤奮,以及戰術執行力,這些都隻能在無球跑動中體現出來。

但當巴頓不再是U23球員的時候,他要跟張稀哲、樸成乃至外援們競爭一個主力位置的時候,他的那些特點就變得意義不大瞭。畢竟當你不是球隊的首選首發球員的時候,球隊也不會圍繞著你制定戰術。

其實2019年的時候,就有很多傳說說巴頓要走,但卻一直沒有走成。熱內西奧來到國安後,巴頓還踢瞭兩場好球,看起來就更不應該走瞭。

國安前場競爭空前激烈,巴頓是否該安靜的離開

出自國安青訓的李思琦如今在塞超踢球

不知道巴頓有沒有出去闖蕩的想法

但是今年,情況又發生瞭很大的變化。國安在前場引進瞭阿蘭,又可以使用第五外援費爾南多,這一下,連張稀哲和樸成的位置都不再穩固,更何況巴頓。

巴頓現在的處境很尷尬,踢中場,他沒有外援們的實力,也沒有張稀哲、樸成的經驗,他還不像侯永永、劉國博那麼年輕。踢前鋒,打雙前鋒的話跟他類型相似的就是阿蘭和巴坎佈,而相比王子銘和張玉寧來說,巴頓又打不瞭單箭頭支點。

怎麼算都沒有巴頓的位置,也沒有巴頓的未來。

現在回想起來,2018年賽季第一場施密特讓巴頓改踢右後衛,其實對他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轉型的方式。這些年來由於外援和歸化球員的大量湧入,很多本土球員都是越踢越靠後,比如國安的張稀哲、樸成、王剛、於大寶、池忠國,他們以前要麼是前腰,要麼是前鋒,現在都變成瞭後腰和後衛。巴頓要想在國安立足,改位置踢邊後衛是唯一的出路。

隻是這條路被那場零比三堵住瞭。

新賽季巴頓何去何從?踢前鋒沒有位置,踢中場沒有位置,踢後衛又踢不瞭。25歲的巴頓,確實該考慮考慮未來瞭。

國安前場競爭空前激烈,巴頓是否該安靜的離開

25歲的球員最需要多踢比賽

以巴頓的能力,去個中超保級隊踢主力不在話下,但在國安他隻能繼續蹉跎青春。職業球員的黃金期就這麼幾年,25歲如果還不能獲得穩定的比賽時間鍛煉,那麼27、8歲恐怕就要遠離職業足球賽場瞭。

巴頓,應該有所選擇。

畢竟,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這句話是巴頓將軍說的。

不想上場的球員,不是好球員,這句話是送給巴頓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