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話」富貴鳥破產——為何昔日鞋王成回憶

故事的開頭

這個故事和我聽過的大多數創業故事一樣

也有一個遙遙的開頭

八四年的時候

富貴鳥的創始人林和平用幾萬塊錢

在福建創立瞭富貴鳥的前身

那時候還叫石獅市旅遊紀念品廠

後來幾多曲折與變更,林和平沒有改變想法

他還是堅持把鞋業產品做瞭下去

直到九一年

石獅市旅遊紀念品廠更名為

石獅市福林鞋業有限公司

由此開啟瞭“富貴鳥”叱吒風雲的歲月

PART 1

Part 1創新困境

可是你永遠不知道經濟環境和市場變化會帶來怎樣的驚喜。2012-2014年,富貴鳥風頭正勁,2015年後繼無力,2016年停牌。到如今,上市六年的富貴鳥已停牌三年。

榮光正盛到衰頹初現,這期間的時間間隔非常短,短到昔日鞋王難聞音訊、倉促謝幕。短到我們還來不及去回憶——富貴鳥、太平鳥、蜘蛛王、紅蜻蜓皮鞋四巨頭在一代人的童年記憶中逐漸褪色。

自然界規律優勝劣汰,市場規則適者生存。富貴鳥在人們心中褪去顏色的原因並不是因為老牌形象歷經時間的沖刷而漸漸泛出蒼白的底色,而是在時間的車輪行進中,它找不到新的顏色來填充自己瞭,換句話說,就是它失去瞭作為一個鞋類品牌需要不斷更新的核心——設計感和創新性。

過於依賴年代感效應的後果就是你掌握不瞭當下消費主力的消費心理和消費習慣。久而久之,定位就會模糊,設計理念與當下消費主力的喜好背道而馳,相去甚遠。在鞋類品牌多如牛毛的情況下,如果你的設計款式依舊是以上一代人的審美為宗旨,那麼建立在此基礎上的任何產品都是入海的針。

這和你的產品質量是兩個層面的事,富貴鳥的質量沒有問題,但是這不等於你會永遠因為質量而留住所有的消費者。質量隻是你的品牌保證,在鞋服類行業中還有一個關鍵詞叫“審美”,這是要永遠順應潮流趨勢變更和時代消費標準變化的。在質量保證的前提下,審美才是一個擁有設計性因素的產品持續發展的關鍵。

「閑話」富貴鳥破產——為何昔日鞋王成回憶

PART 2

Part 2 運營受阻

富貴鳥的發展枯涸,除瞭創新觀念遲滯和設計的守舊之外,它的品牌運營模式的單一也是它日趨沒落的原因之一。不可否認的是,阿裡巴巴的橫空出世重新定義瞭人們的消費模式。線上消費的崛起,至今仍然牢牢占據著以互聯網為依托的我們的生活。富貴鳥曾經是線下消費的霸主,領跑多年,在2006年更被認定是“最具市場競爭力品牌”。

而成也線下,敗也線下,富貴鳥的重心長期集中在線下門店的發展,忽略廣告和新媒體所能產生的信息轟炸效應。曝光度越來越少,所處位置也越來越邊緣化,最終沒能跟上市場環境的這一變化,淪為一波湧上來才會被唏噓感慨的回憶浪潮。

「閑話」富貴鳥破產——為何昔日鞋王成回憶

PART 3

Part 3 盲目的試探

越是被推著向前,就越會走不穩自己的步伐。富貴鳥或許是想順勢而為去破局,也或許是想擇新路去彌補,於是它開啟瞭“跨界”。而這一步跨的還是和它主體經營業務毫無關聯的金融行業。無論是投資P2P平臺還是入股叮咚錢包,富貴鳥都在和它擅長的東西做分離,它自身所擁有的資源被空置在原地,沒有得到有效調動,整體的發展態勢也和大環境不再契合。這大概是壓在富貴鳥身上最重的一根稻草。

多元化發展一定是有基礎並且也是需要堅持原則的。富貴鳥主體的丟失是大忌,盲目的去拓展需要承擔外部環境變化的風險,一旦危機產生,再想要脫身的時候,你已經陷在資本泡沫的幻境裡,再出來的時候,你將面對的是無法估量的重創。

「閑話」富貴鳥破產——為何昔日鞋王成回憶

PART 4

Part 4 未定的未來

從2016年開始,鞋服行業的情況其實就不太好,市場容量在縮小,就算是比較大頭的幾傢,規模也沒有增長。而我們所熟知的曾經名噪一時的主打年輕時尚的美特斯邦威、都市女裝拉夏貝爾、包括太平鳥在內,業績都在下滑,其中拉夏貝爾的閉店數量和速度更是令人咋舌。這麼看起來,鞋服行業似是進入瞭寒冰期。

消費理念、消費需求和消費習慣的改變對鞋服行業造成瞭巨大的沖擊,老牌在寒潮中瑟縮,新銳如優衣庫、HM、ZARA等國際時尚快品牌迎霜傲立,確實,潮流是隨時代應運而生的,企業在面對消費市場改變的時候,不能“想當然”。因為生意場上的博弈,沒有“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這麼一說。

市場有需求,消費者有需求,在鞋服行業硬件達標的情況下,如何讓“軟件”也提升?事實證明,優衣庫等品牌的控制成本、降低庫存的操作方式,包括款式設計更新,生產供應鏈系統都走在瞭前面。陳舊且逐漸沉默的鞋服企業工業化體系遇上新興且變幻的消費需求,火花四濺,誰撞的鼻青臉腫,說不定誰就贏瞭。

「閑話」富貴鳥破產——為何昔日鞋王成回憶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