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壽險保費斷崖下挫?

時代周報記者 梁聲 廣州報道

“2月份數據集中體現疫情影響,壽險公司新單規模下降比較厲害,銀保渠道僅為528億,環比降瞭八成,個險同比降瞭三成左右,公司上下都很著急”3月8日,某壽險公司江蘇分公司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疫情速凍,保險公司保費收入下挫是意料之中,但是,2月數據似乎比行內人士預料更為嚴重。

新冠肺炎疫情在1月下旬開始惡化,整個2月份都處於嚴格疫情防控措施之下,對保險行業的影響最為集中。雖然各大保險公司尚未公佈數據,然而,據時代周報記者獲得一份行業數據顯示,占壽險保費收入40%以上的銀保渠道數據同比下滑明顯。

2月3日,就在金融系統開工第一天,銀保監會中介監管部就下發瞭通知,規定不得設定硬性面拜任務和業績指標,制止從業人員聚集和客戶集中拜訪、培訓、推介會等聚集性活動。

作為以人為主體服務對象的行業,保險公司的業務受疫情影響,整個2月可以說是處於癱瘓狀態。

該負責人介紹,2019年2月包含春節假期,一般初十之前都不會有任何業務,因此保費基數比較低;而今年2月同比依然下降30%,說明行業數據“的確很差”。

“預計疫情還會繼續影響3月份甚至4月份的業績。”上述負責人認為,目前保險公司可以做的事情很有限,包括加強網絡推廣都無法補上疫情影響帶來的保費收入缺口。

銀保渠道收益下降

剛剛公佈的壽險公司2019年保費情況顯示,收入2.96萬億元,同比增長12.82%,較上年增長不到1%,放緩趨勢凸顯。

其中,第一大渠道依然為代理人渠道,實現保費收入1.7萬億元,同比增長11.5%,在各渠道中的占比為58.15%;其次是銀行渠道,保費約為8976億元,增長11.75%,渠道中占比為30.29%。銀行渠道向來都是中小型壽險公司快速壯大保費規模的首選。

3月9日,時代周報記者新獲得的一份行業數據顯示,今年2月份銀保渠道新單保費收入出現與往年不同的變化。

在累計銀保新單前十名中小壽險當中,第一梯隊的前海人壽、大傢保險和富德生命,保費均超過300億元,其中2月份銀保新增分別為76億元、63億元和32.2億元,富德生命的增量稍遜其他兩傢。

2月銀保新單同比增速來看,富德生命、大傢和百年人壽下降速度居前,分別為75.7%、86.6%和87%。前十名壽險企業中,僅恒大人壽同比實現正增長,增速接近60%。

北京一中型壽險公司研究部主管表示,實際上,近兩年銀保渠道一直走下坡路,渠道成本高企,內含價值幾乎沒有,有部分公司主動放慢節奏。加上今年疫情影響全國銀行業的正常展業,大部分網點至今仍然未回歸正常,即使下半年再補救,全年行業增量也可能腰斬。

上述行業數據還顯示,65傢壽險銀保渠道2月份共計實現528億元保費收入,遠低於去年月均748億元的水平。同樣位列前十名的百年和君康兩傢,2月新增保費僅1.8億元和1.96億元。

一般而言,持續的增量拉差擴大意味著行業集中度會增大,即頭部企業市場份額同步增加,中小壽險競爭格局也隨之改變。

前述壽險公司研究部主管認為,疫情之後,壽險公司做大銀保渠道的活力正在下降。一方面是監管政策的指引,銀保躉交業務並不利於保險公司長期發展;其次,市場利率走低,尤其疫情後,地產等投資需求下降,小型壽險公司投資運營能力不高,投資收率率降低,帶來銀保產品收益率同步下調,比如萬能險收益率徘徊於5%以下,對客戶的吸引力自然下降。

個險下滑頭部承壓

2019年行業數據顯示,在壽險行業2.96萬億元保費收入當中,僅1月份就占比23.6%,整個一季度占瞭43.42%。

但今年1月份的“開門紅之戰”,五大上市險企:新華、國壽和太保的保費分別增長54%、22.6%和3.9%,人保和平安則分別下降3.6%和8.8%。

具體來看,1月,前三名國壽、平安、太保壽險分別實現保費收入1935億元,1045.88億元、519.53億元,保費排在五傢壽險公司前三名。

3月7日,友邦保險深圳分公司一資深代理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開年尤其是1月份對個險很重要,如果表現不佳,全年的業績都會受到影響。大部分業務員會儲備業務留給“開門紅”。但是,也有部分公司去年底業績不理想,就提前消化瞭儲備的項目,從而影響今年的“開門紅”表現。

與銀保渠道相比,行業收入占比六成的個險才是壽險巨頭比拼的主戰場。

前述壽險公司分公司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今年以來,個險市場節奏完全被疫情打亂。1月上旬業務沖量以後,整個2月份增量幾乎為零。全國情況都雷同,壽險行業個險新單保費同比下降30%左右。

此前亦有媒體報道稱,一傢中小壽險公司北京分公司負責人表示,疫情以來個險業務保費下滑明顯,2月單月個險新單業務下滑瞭八九成。

3月8日,世紀保險經紀公司一區域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我們復工以來都很焦慮”,保險行業本身就是需要面談來達成銷售,如今客戶出不來,業務員進不去,幾乎是無法達成合作。在此情況下,不少公司要求在線營銷、在線獲客,甚至不少代理人和公司嘗試利用社交媒體或者視頻直播形式。

然而,保險產品的特性對其互聯化有一定影響。

近日,中泰證券分析報告指出,“當前大部分公司的APP僅支持短期險和簡單產品的線上投保,主力重疾產品的模塊建立還需要時間,且較大金額的高價值產品的線上化銷售一直以來都是行業的難點”。

同時,當前的線上經營聚焦獲客,開發時的KPI主要是代理人使用率等指標,後續的客戶轉化和經營模塊缺乏支持;不僅如此,不同層次代理人對線上工具的接受程度也存在較大差異。

由於疫情這一特殊外因,無法用常規的方法判斷壽險巨頭競爭態勢。但可以肯定的是,頭部公司在努力。

3月2日,平安人壽召開瞭一次特別的81萬代理人同時在線晨會,平安集團首席保險業務執行官陸敏透露,最近這段時間平安人壽大概獲取瞭新客500多萬人,算下來人均有4-5個新客。

陸敏要求一旦疫情結束,就該“猛虎下山”,去觸達、轉化客戶。業務員做到兩個百分百,百分之百的新客拜訪、百分之百的老客戶回訪。

據《2018年互聯網保險年度報告》,目前,中國線上保險的市場規模占比仍然不到20%。

“無論如何,疫情肯定會加大保險公司向金融科技方面的滲透和轉型。”前述壽險公司研究部主管表示,除瞭在線的硬件設置以外,更核心的是保險產品的設計應該往互聯網快速交易、快速理賠等方面靠攏。

本文源自時代周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