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幽微的人性》探知善惡的根源

楊華位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1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李玫瑾教授研究的犯罪心理學,本質是研究人性的惡與變態。但李教授說:“當你瞭解瞭惡與變態的形成,你會變得更善良,更悲憫!因為每一個惡的形成都是悲劇的產物,也隻會產生另一個悲劇。”

因為研究的需要,有一次李教授到監獄裡去采訪一個身背六十餘條命案的慣犯。此人五短身材、其貌不揚。他的作案手法通常是這樣的:隨身帶著一把手錘,尾隨受害人至陰僻處一錘致命,然後實施搶劫。李教授問:“你有沒有遇到過沒有砸的?”犯罪嫌疑人說:“有。有時候我會遇到這樣的女性。我跟她走樓梯快碰面的時候,她會跟我說‘你回來瞭’‘你下班瞭’‘辛苦瞭’,這種人我就下不去手。”

在一次演講中,李教授講瞭這個故事,並說:“源自內心本真的善良,往往能救命!”同時,當你真正走進那些冷血犯罪人的心裡的時候,你一定會更深刻的理解這句話:“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你會察知到一顆鮮紅、跳躍的心之所以會鈣化、纖維化,以至於冷酷到無情的根源。當你體察到這樣的變化後,你非但不會被陰暗帶走,被黑暗吞噬,相反,你更能體會到善良的力量與珍貴。你一定會更加堅定的相信這樣一句話:“唯有愛才能拯救世界。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2

世上所有的連環殺人案、濫殺案無一例外,都有這樣的特征:罪犯的犯罪手法殘酷得讓人不敢直視,讓人恐懼得忍不住發指,其內心的冷酷讓人不寒而栗。我們能體會到“禽獸不如”可能不是一句罵人的話,而是一種人格——無情!

《沉默的羔羊》一片源自於一個真實的案例。犯罪心理學傢對這個喜歡殺害女性並將其制成人皮標本的殺手原型提出這樣一個問題:“面對受害人的慘叫與痛苦,你難道沒有一點同情與憐憫嗎?”罪犯的回答十分驚人,令人深思:“我不能感受到她們的痛苦,如果我能感受到她們的痛苦,我就下不瞭手瞭。”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什麼叫無情?從字面意思理解就是沒有感情,不能體會自己和別人的情感及情緒,缺乏同情、共情的能力,即情商低下。這樣的人很難與人正常交往和相處。然而,這種人的情商雖然沒有得到正常發展,但智商卻發展正常,而他一旦有瞭知識與能力,破壞力也就變得比猛獸更可怕。

一個無情的人是如何煉成的?人之為人,除瞭生理健全其心理要素也必須健全。如果生理器官不健全我們稱之為殘疾,而心理要素遠比生理器官更精密更復雜,如果存在缺陷,我們則稱之為人格缺陷!一棵蘋果樹為什麼沒有結果?可能是這棵樹變異,也或是開瞭花後沒有授粉。一個人為什麼會出現人格缺陷?是因為發展這一能力的敏感期被忽視而錯過。比如,一個孩子在發展語言的時候,如果周邊沒有人跟他說話,他大腦裡的語言神經系統就沒法感受到刺激。倘若語言神經系統沒有被喚醒,他又如何能完成語言的發展呢?如果語言發展受限,那麼這個孩子的溝通、社交能力及智力開發統統都會滯後,這孩子無疑會成為一個人格有缺陷的孩子。

比這種情況更讓人覺得恐怖和絕望的是情商的發展受阻或是受限。一個孩子在他開始瞭解、感受這個世界的時候,如果從沒有體會過愛與溫暖,沒有被人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過,他的主觀世界裡就沒有愛與溫暖的概念,所以他也就無法具備對這個世界和他人溫柔以待的能力。

德國人雅斯貝爾斯在其著作《什麼是教育》裡說“教育的本質意味著: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一個人的情感在關鍵的發育期、發展期沒有人去喚醒,就像一棵蘋果樹在春天到來時開瞭花,卻沒有蜜蜂為它授粉一樣。由此,我們不難推斷,那些被我們稱為冷漠無情的人,一定是在他的情感、愛需要發展的時候要麼被人忽視,要麼被人傷害。我們也不難推斷,正是因為成長環境出瞭問題,他長大後失去瞭愛的能力、失去瞭共情、同情的能力,我們能感受到的隻有他的冷漠、冷酷、無情!

我從沒有像今天這樣覺得陪伴對於一個孩子的重要性,“陪伴是最長情的表白”;我也從沒有像今天這樣覺得一個父母的學習與成長對孩子的一生有著多麼深遠的影響。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3

失去陪伴的孩子後來都怎麼瞭?我們從大數據上看!改革開放後,湧向城裡的打工者將孩子們留在瞭貧窮地區,這些孩子中的大部分後來成瞭城市流浪者、打工仔。我們是否想過,其間隱藏著的普遍心理問題又將構成多麼巨大的社會風險問題?

《芳華》裡說“一個始終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識得善良,也最能珍視善良。” 對這句話,我是存疑的,這個“最能識得善良,也最能珍視善良“的人,雖然大多數時候不被人善待,但他一定有過被人善待的經歷,否則他如何識得善良,感知善良?而也隻有一個心蓄善良的人,才能感覺善良,深知善良的意義,更能傳播善良。

李玫瑾教授在做客《鳳凰衛視》時曾講過這樣一個故事:她去采訪一個連環殺手,這個殺手的母親是一個精神病人、父親是一個賭鬼。他在廣州流浪,被警察抓到收容所,警察要求他給父親打電話,讓父親接他回傢鄉,賭鬼父親給警察撂瞭一句話:我哪有路費,你們愛幹嘛幹嘛!

出瞭收容所,這個少年就開始殺人。他從廣州一直殺回東北,還搶劫、強奸、簡直無惡不作。他作惡背後的動機是什麼?應該是內心深處感受到的、認識的這個世界是冷酷無情的,所以他還之以無情、冷漠。

後來李教授問他:這世上有沒有一個讓你覺得很愛你的人呢?罪犯回答:有。就是我奶奶,我記得我八歲那年生病瞭,我奶奶背我去看病。刮著風,下著雨,奶奶和我一起滾到瞭山溝裡,一身泥一身水,奶奶那時候都快八十歲瞭。

就在講起奶奶的時候,李教授看到那毫無生氣的眼睛終於燃起一絲生機的光芒,還居然泛起瞭淚花。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善良的溫度與柔軟能融化堅冰,能呼喚人性中殘存的愛、本真的愛,而這個世界隻有愛能改變。

李教授還講瞭一個故事:有三個窮兇極惡的綁匪,綁架瞭一個幼兒園的小女孩兒。小女孩在車裡天真地問:“叔叔你們要帶我去哪兒呀?奶奶說晚上會給我做好吃的,你們跟我一起回去吧,我奶奶可好瞭,可好客瞭,她會喜歡你們的!”這三個綁匪開著車轉瞭一圈,把小女孩兒放在瞭小區附近。後來,綁匪因慣犯落網,並向法官講起瞭這個小姑娘:“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們三個瞬間懵瞭,不知道後面要幹啥,再想想她奶奶,那麼好一個老太太,見不到孫女該咋辦?所以,我們把小姑娘給放瞭。”要知道這三個綁匪從來作案都是拿到贖金後就會撕票的。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4

很多人聽到這個案子後都說這個小姑娘不得瞭,情商太高瞭。而這個案子給我的啟示是:是這一傢的善良救瞭這個孩子的命。試想一下:如果這個傢裡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是冷漠的人,傢裡營造的是一個暴戾的氛圍,孩子沒有安全感,又會是什麼樣一個結果?情況稍好點兒,這孩子可能會嚇得瑟瑟發抖;情況糟糕一些,這孩子會大哭大叫。自救是不可能的瞭,為瞭避免被發現,這三個慣犯用慣常的手法捂死或掐死她的概率倒是極大。

從這個層面我們再去理解這一句話“一百年舊傢無非積德,第一等好事還是讀書”時,一定會有另一種感悟——唯有大善能讓一個傢族血脈長存,因為善的力量會帶來無限生機。

所以,我常覺得,發展孩子的智力固然重要,但發展孩子的情商更重要。我們教育的最終目的是讓孩子長大、成長。長大後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一個健全健康的人。

一個心理健全的人起碼應該是一個高情商的人,是一個社會能力很強的人,即是一個融入能力很強的人。怎樣才是高情商、社會能力強、能有效融入、不斷適應新的環境的人呢?就是感覺、感知別人的心理、情感、情緒能力強,並能滿足別人心理、情感需求的人。而這樣的人,不就是一個我們平常所說的好人,有愛心的人,善良的人嗎?

所以,我覺得一個好的團隊一定是能夠尊重人,讓人成為人的團隊;一個好的文化一定是能夠尊重人,讓人成為人的文化;而好的教育呢?就是幫助一個人能成為更好的人。而團隊也必是因為有愛的能力才有靈魂,文化也必是因為有愛的能力才有價值,教育必是因為有愛才有意義。

曾經有個修行多年的朋友要渡化我皈依佛祖,說我跟佛有緣。我問他為什麼呀?他說:你講的這個在佛祖那裡就叫慈悲!我說:我講的這個在基督那裡就叫愛!在共產黨那裡就叫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叫解放全人類。

他傻愣愣的望著我。我說一切宗教不都是讓人行善、有愛嗎?佛說的佛性在傳教者那裡翻來覆去的說、縱有千變萬化,根本不就是尋找最純粹的人性與最本真的善良嗎?所謂“同體大悲,無緣大慈”不就是將善良充盈於天地萬物嗎?明白瞭這不就是叫有慧根嗎?外面再套一件衣服:於是就有瞭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所以一切的教化都應是給人心裡註入愛,一切的教育都應該先從喚醒靈魂開始。因此情商不僅應當是教育的基石,更是教育的重中之重,當以一貫之。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所謂高情商不過都是本質善良

5

讓人覺得可笑的是,情商——這種一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隻待開啟、喚醒就可以,現在居然成為需要專門培養與增強的能力。我在想最大的一個可能就是我們的價值導向出現瞭問題,讓太多的人迷路瞭。

在洛陽的時候,遇到一個白發蒼蒼、憔悴不堪的阿姨向我哭訴:她在兒子心裡連流浪貓、流浪狗都不如。我問為什麼?她說:大學畢業後,兒子不找工作,天天從大街上去撿流浪貓、流浪狗,搞得屋裡臭氣熏天;而我病瞭,他連水都不會給我倒一口,飯都是自己爬起來煮。

我隻有在心裡一聲嘆息:晚瞭!沒得救瞭!但嘴上還是問瞭一句:他小時候是跟誰一起的?阿姨說,兒子小的時候,她跟丈夫離婚瞭,為瞭生計又去廣州作生意,留瞭一條狗給兒子,所以兒子是跟著舅舅、舅媽長大的。

我幾乎脫口而出:這一切在您留給他一條狗就去廣州作生意時就已經註定瞭。旁邊的朋友趕緊拉瞭我的袖子。是的,我知道真相是殘酷的,也會讓這位阿姨更加絕望。以她的所知斷然無法理解這個真相的形成,所以也就無法理解真相,無法承受真相帶來的壓力。

未瞭,我還是給阿姨一個建議:你一個星期給他一千塊錢,多的也給不瞭,也不要給!直到哪一天,你給不瞭瞭,給不出瞭,就這樣瞭吧!——我心裡想的是,那時這位阿姨對這個兒子已經無能為力瞭,這個兒子拿這個社會也將無能為力瞭。

我將“做一個善良而簡單的人”當著餘生的目標。說是修行也好,說是覺悟也好。因為我再不會覺得因果律是宗教迷信,反而我覺得這是哲學的最高規則,是自然律,是真理。當你善待一個人的時候,他內心的善一定是能有感應的,如果是沉睡著的話一定是能覺醒的。

瞭凡大師說“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當你心裡常常有善念,有善舉,你可能不僅是在溫暖一個人,感動一個人,可能也正在阻止一件惡的發生,正在拯救一個墜落而迷失的靈魂,正在挽救一個生命。甚至,你是在救你一命。

這就是善良的力量。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