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在十字軍東征的歷史上,很少有真正的名將之間的對決,經常是基督教一邊出現一波人才,同時伊斯蘭一邊卻沒有出色的將領與之對抗,隨著基督教這邊人才凋零之後,伊斯蘭一邊出現瞭一波將才,而基督教這邊卻處在人才凋敝時期,沒有什麼名將能夠與之對抗。

薩拉丁是在第二到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期間崛起的伊斯蘭世界的英雄人物,他成為瞭當時伊斯蘭世界最大的勢力,建立瞭阿尤佈王朝,並在公元1187年攻占瞭耶路撒冷後,成為瞭伊斯蘭世界對抗十字軍的當之無愧的王者。

在得到耶路撒冷被攻陷的消息後,西歐震驚,由此激起瞭西歐國傢又一輪十字軍東征的熱潮,此次十字軍集結瞭當時西歐的幾乎全部精英,實力最強的當屬紅胡子腓特烈一世,他帶領的10萬大軍令薩拉丁感到恐怖。除瞭紅胡子腓特烈一世,最為著名的當屬“獅心王”理查一世,後來也成為瞭第三次十字軍的統帥,與薩拉丁展開瞭數次精彩的交鋒。

推羅之戰

位於黎巴嫩的海港城市推羅,現在的名稱為提爾,在古代是一座地中海的島嶼,也是當時的要害之地。亞歷山大大帝在征服這片地區的時候,面對著易守難攻的推羅城,也用瞭數月才將其拿下,可見其攻城難度之大。而讓亞歷山大逆轉的,是他建造的一公裡長的海堤,通過海堤攻下瞭推羅城。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推羅城就是今天的提爾

亞歷山大在拿下推羅後加固瞭海堤,並把推羅變成瞭一座海港城市,歷經古羅馬時代,到瞭中世紀時期推羅城已經成為瞭一座海上堡壘要塞。即便是在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期,推羅也是最後一個落入十字軍手中的城市。因為其地形,如果沒有海軍,推羅是基本不可能拿下的。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推羅的地形導致其易守難攻,沒有海軍的掩護基本不可能拿下

薩拉丁沒有海軍,此時地中海東岸附近盡是威尼斯、熱那亞和比薩的海軍艦隊,所以薩拉丁也隻能從海堤上發動進攻,但這樣是沒可能拿下推羅的。此外在哈丁和耶路撒冷戰役中幸存下來的十字軍中的許多人都逃到瞭推羅城,這也加強瞭推羅的防禦。

此時推羅城十字軍的主將是蒙費拉特侯爵康拉德,此人已年過四十,是意大利北部蒙費拉特侯爵傢的次子,其傢族與法國王室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室都有親戚關系。因為是次子,所以無法繼承傢業,康拉德一傢後來離開瞭意大利,居住在君士坦丁堡。在聽聞哈丁戰役慘敗的消息後康拉德決心前往耶路撒冷捍衛基督教的聖城,然而還沒到耶路撒冷的時候就聽聞瞭耶路撒冷陷落的消息,他隻得在推羅登陸,並參加瞭這裡的守城戰役。

在推羅城康拉德的才能得以全部發揮,因為沒有對薩拉丁作戰的敗績,因此他在對戰薩拉丁的時候並沒有心理壓力,這點與其他的十字軍大不相同,也正因為他不懼薩拉丁,這一時期退到推羅城的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及耶路撒冷王國的士兵們都集結在瞭他的麾下。

薩拉丁之所以要攻取推羅城,是因為他不想從西歐來的新的十字軍在中東地區有停靠的地方,既然攻不下,那麼他就想到瞭勸降,而推羅城的全體軍民拒絕投降。

見勸降不成,第二天薩拉丁就把被自己在哈丁戰役中俘虜的康拉德的父親吉列爾莫壓到瞭推羅城前,表示如果康拉德不投降的話就殺瞭他父親。這招對康拉德也不管用,他說到,要殺就盡管殺吧,這樣他們傢又多瞭一個殉教者瞭。說完,就向他老父親放起瞭箭,這下薩拉丁是沒轍瞭,翌日便無條件放瞭康拉德的父親。

進攻推羅無果的薩拉丁最終決定撤軍。

阿克之戰

從推羅撤軍後,薩拉丁停止瞭當年的所有戰事,並釋放瞭耶路撒冷國王居伊。居伊的回歸,給推羅城出瞭道難題,成功逼退薩拉丁的康拉德和推羅居民拒絕居伊入城,理由是居伊要對哈丁戰役和耶路撒冷的失陷負責。推羅防守的成功,是靠著推羅的軍民做到的,與國王無關。

雖然此時的居伊已經是孤傢寡人,但他在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及耶路撒冷王國的士兵中還是有一定地位的,將來如果收復瞭耶路撒冷,他還是耶路撒冷王國的國王。為瞭能夠重新獲取權力,居伊提議攻打推羅以南50公裡的阿克,這個建議得到瞭以伊柏蘭為首的耶路撒冷王國諸侯們的贊成,此戰居伊集結瞭耶路撒冷王國內諸侯們的兵力及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的相助,同時海上有熱那亞海軍的支持,兵力方面有700名騎士和9000名步兵。

1189年8月28日,居伊帶領十字軍來到瞭阿克城下,三天之後攻城開始。推羅戰役可以算作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的第一戰,而阿克之戰則是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的第二次大規模作戰。

薩拉丁沒想到居伊居然可以帶兵去攻打阿克,不過他認為在經歷瞭哈丁戰役的慘敗並失去瞭耶路撒冷後,居伊也鬧不出大的動靜,他也堅信阿克的守軍能守住阿克城,也就沒有前去救援。

但是薩拉丁明顯是失算瞭,雖然經歷瞭哈丁和耶路撒冷兩戰的失敗,但是十字軍此時的作戰士氣依然高漲。雖然居伊的指揮能力不行,但是在這個時候這個不利因素被大大地縮小瞭,正因為他的失誤導致瞭十字軍的一系列失敗,此時他也失去瞭對各部的制約,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伊柏蘭等諸侯能夠各自指揮自己的部隊作戰,反而效率更高。

聖殿騎士團和醫院騎士團在適合的地點佈下瞭自己的陣勢,居伊在阿克城墻附近佈陣,參戰的耶路撒冷王國各諸侯則在國王的旁邊安營紮寨。不過由於沒有統一的指揮,因此進攻的時候十字軍也往往你一波我一波的進攻,缺乏協調性。好在有耶路撒冷國王在這裡攻城,一時間西歐的目光都聚集在瞭阿克,從西歐前來打算收復耶路撒冷的十字軍一時間也以阿克為目標前進。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戰況激烈的阿克攻防戰(古斯塔夫●多雷作)

首先到達阿克的十字軍部隊,由今天丹麥、荷蘭、蘇格蘭、比利時等地的士兵組成,這些部隊出發的時候有大約一萬人,在伊比利亞半島與摩爾人發展瞭戰鬥,到達阿克的時候人數隻有出發時的一半以下,登陸之後就編入瞭居伊的部隊。

第二批來到阿克的是阿韋納伯爵帶領的比利時和法國東北部的部隊,數量不詳,阿韋納伯爵時年37歲,直接把部隊開到瞭阿克城下的“詛咒之門”前佈陣,與我們東方人不同,西方人似乎毫不忌諱一些名稱,比如將醫院命名為“不治之地”,換在我們東方來說,多少會覺得不吉利。阿韋納在隨後的攻城戰中擔任瞭實際的指揮官。

第三批來到阿克的十字軍,是率領來自法國、英格蘭、弗蘭德斯、德意志等地區騎士的博韋主教,這些騎士構成瞭十字軍的騎兵主力,他們與同為騎兵為主的聖殿騎士團比鄰列陣,所參加的戰鬥也是阿克戰役中最為慘烈的。

從以上三批從西歐趕來十字軍的情況來看,第三次十字軍東征並非由西歐主要國傢的國王和皇帝發動,而是出於對宗教的狂熱和信仰,畢竟耶路撒冷的失陷對於西歐來說震動太大。

在阿克戰役展開一個月以後,即9月底,康拉德也帶領由推羅居民組成的部隊來到瞭阿克作戰,他的到來使十字軍又多瞭一員虎將,此時的康拉德已經成為瞭事實上的推羅領主,他的到來也為十字軍的後勤提供瞭保障。

開戰前一個多月,居伊還是孤傢寡人,被拒之於推羅城外,此時的他雖然直接控制的軍隊不多,但已經成為瞭整個十字軍國傢名義上的領袖,建議進攻阿克確實是妙計。

隨著阿克戰役的日益激烈,薩拉丁也開始關註起瞭阿克的戰事瞭。

薩拉丁來瞭

得知康拉德參戰的消息後,薩拉丁開始真正地重視瞭起來,於1189年秋季率軍前往阿克。

這個時候十字軍最大的兩支主力還在來中東的路上。尤其是恐怖的紅胡子大軍,在來年也就是1190年的春季穿過瞭小亞細亞,夏季到達瞭敘利亞北部。獅心王理查一世與法國國王腓特烈二世於1190年春季一同出發,在當年的秋季到達瞭阿克。

也就是說,距離十字軍兩大主力部隊到達還有1年的時間,薩拉丁希望能夠在這兩大主力到來之前解決阿克的戰鬥,如果等到紅胡子和英法大軍到達,那麼薩拉丁在兵力上將處於絕對劣勢,至少也要在英法聯軍到達之前解決阿克。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面對著日益逼近的西歐大軍,老薩終於坐不住瞭

可以想象這個時候薩拉丁面對的壓力是非常大的。

阿克位於今天以色列的北部,是地中海東岸的港口城市,也是1189年到1191年間十字軍與薩拉丁爭奪的焦點城市。阿克的西北和北部都是高聳的懸崖,航行過往的船隻經常在這一側因操作失誤而撞上懸崖。一般來說要進入城市隻能從南部的海港進入,而此時阿克的守軍已經封鎖瞭 海港,雖然比薩的熱那亞的船隻發動瞭數次進攻,但還是沒有突破海港守軍的封鎖。不過雖然不能攻入港口,意大利的海軍也成功地切斷瞭阿克與外界的海上聯系,配合陸地十字軍,將其圍困瞭起來。當然,海港內的穆斯林海軍不敢出海與意大利海軍交戰,畢竟海戰起來穆斯林海軍不是意大利海軍的對手。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阿克戰役示意圖

在阿克的外圍,十字軍呈半月形包圍瞭阿克城,在十字軍的外圍,趕來的薩拉丁大軍又在十字軍的外圍呈半月包圍瞭十字軍。十字軍陣營中,最北端是聖殿騎士團的陣地,與之對戰的是薩拉丁的侄子塔基。在薩拉丁戰線的中央,坐鎮後方督戰的薩拉丁把這裡委任給瞭他的弟弟阿爾迪爾,其他軍隊與十字軍相似,是各穆斯林領主組成的部隊。由於阿克以南是廣闊的流沙地帶,陸軍難以在這裡作戰,海軍則到不瞭,於是北面就成瞭雙方的主戰場。

十字軍包圍阿克的兵力並不充足,在薩拉丁抵達後,穆斯林軍隊占瞭絕對的優勢。除瞭兵力劣勢,十字軍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統一的指揮。居伊由於其能力不足,不能統攬全局。直接面對阿克城的阿韋納伯爵作戰十分勇猛,他全力以赴,同前後兩面來的敵人奮戰。但從出身來說,他與英、法、德三國君主沒有親緣關系;從指揮能力上來說他也缺乏全局的考慮,並不是一位擔當統帥的合適人選。當薩拉丁來到戰場後,十字軍為防止薩拉丁的大規模進攻,在朝著薩拉丁一面的陣地上挖起瞭壕溝 。

另一方面從薩拉丁來說,他能掌控的軍隊其實並不多,隻有埃及和敘利亞的部隊他能自由調遣,其他的軍隊都是各埃米爾的部隊,他制約不瞭。名義上他是各個領主的蘇丹,但實際上埃米爾們是否願意出征作戰,還需要薩拉丁去說服,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身為蘇丹的薩拉丁的個人魅力。為瞭盡快集結軍隊,在西歐兩大十字軍主力到來前結束阿克的戰鬥,薩拉丁不得不借助巴格達哈裡發的力量,以吉哈德的名義召喚眾多穆斯林參與此戰。

雙方都有硬傷,十字軍一邊沒有能夠令所有人信服的統一領導,薩拉丁一邊則是沒有對穆斯林完全的動員能力。在阿克及其周圍,戰鬥持續瞭2年,期間大大小小的戰鬥不斷上演,雙方為瞭各自的信仰激戰不停。在雙方看來,殺死異教徒是件光榮的事情,殺瞭對方是贖罪,自己被殺也是為聖戰犧牲,靈魂可以作為殉教者上天堂,因此隻要雙方見瞭面,往往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場面。

聖殿騎士團所在的最北線戰場,雙方的騎兵展開瞭激烈的廝殺。戰況最為激烈的一天,在這裡穆斯林一邊的指揮官是薩拉丁的侄子塔基,他帶領的是穆斯林世界中最為精銳的騎兵部隊,在他的打擊下,聖殿騎士團團長熱拉爾以下的全體成員戰死。勇猛無人能敵的聖殿騎士團,由熱拉爾帶領最後一批成員殺向瞭敵軍,最終因寡不敵眾被俘。熱拉爾被帶到瞭薩拉丁面前,在沒有受到折磨的情況下被人一刀斬殺。

哈丁之戰後,薩拉丁對被俘的所有聖殿騎士團成員都判處瞭死刑,失去瞭大多數主力的聖殿騎士團,在當時來說幾乎處在完全覆滅的狀態。不過在阿克戰役中,聖殿騎士團又成為瞭一支獨立的勁旅,因為其英勇的表現,在基督教世界中樹立瞭崇高的威望,獲得瞭大量志願者的加入和眾多資金的支持。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意大利海軍軍旗

陸地打的如火如荼,海上的戰鬥也從未停止。比薩、熱那亞的海軍曾數次偷襲阿克港口,但在港口守軍和穆斯林海軍的英勇反擊下,每次偷襲都以失敗告終。意大利海軍對港口的進攻,每次都是比薩、熱那亞的單獨行動,如果他們一齊行動,效果必然會好很多,但是他們是不會一齊行動的。因為彼此之間有利益的沖突,都是商業競爭對手,因此也不可能一起合作展開攻擊。如今的意大利海軍軍旗上印有四個海濱城邦的紋章(威尼斯、熱那亞、比薩和阿瑪爾菲),可見這四個海濱城市在當時來說其海軍力量是多麼強大。

阿克之戰漸漸陷入持久戰後,後勤補給的問題便凸顯瞭出來。對於十字軍來說,他們的外圍被薩拉丁包圍,面對的又是阿克冰冷的城墻,補給隻能通過意大利海軍從海邊的沙灘上送達。而這些沙灘很多地方都不適合停靠,因此能夠運送到的補給物資非常有限,許多士兵經常要空著肚子作戰。

外圍薩拉丁的大軍情況則要好很多,他的部隊因為在穆斯林地區作戰,所以補給從來就不是問題,同時他的軍隊可以在冬季的時候輪換,所以無論是作戰士氣還是作戰狀態都能始終保持下去。而阿克守軍的日子就非常難過瞭,他們被十字軍包圍,海上運輸通道又被意大利海軍封死,陷入瞭饑荒的狀態,守城的將領甚至曾一度想向十字軍投降,被薩拉丁嚴厲禁止。

“紅胡子”出師未捷身先死

薩拉丁最忌憚的莫過於“紅胡子”腓特烈一世的大軍,這支龐大的部隊據說有2萬名騎兵和8萬名步兵,如果基督教史學傢記載真實的話,那麼這支部隊對於薩拉丁來說就是一個恐怖的存在瞭。要知道後來“紅胡子”腓特烈未能參加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的正式戰鬥,即便隻有理查一世到場的情況下,十字軍在不足2萬人的情況下依然多次擊敗瞭薩拉丁。如果當時腓特烈一世的部隊趕到瞭戰場,那麼很明顯,戰局恐怕就是一邊倒的局面瞭。

就作戰能力來說,這位年過六旬的老皇帝一生戎馬,作戰無數,也創造瞭不少驕人的戰績。從身份的地位來說,他是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如果他到場,無論從兵力數量(統帥權往往以兵力多寡為準)還是身份地位,以及作戰能力來說,他將毫無疑問地成為十字軍的統帥,至於著名的“獅心王”理查,也隻能做他的副手瞭。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紅胡子”腓特烈一世在歐洲進軍路線

1189年5月11日,“紅胡子”腓特烈一世的大軍從雷根斯堡出發,經過瞭維也納、佈達佩斯、貝爾格萊德,沿著多瑙河進入保加利亞和馬其頓,一路進軍順利。想必一路上歐洲各國的國王和領主,看著大名鼎鼎的“紅胡子”帶著10萬大軍路過,估計也是沒人敢惹他,都想打發他趕緊走。他們在古羅馬的哈德良城(今土耳其埃迪爾內)度過瞭冬季,於1190年春季繼續進軍。大軍順利通過瞭東羅馬帝國的領土,進入到瞭小亞細亞。腓特烈一世沒有去君士坦丁堡,參加過第二次十字軍東征的腓特烈一世知道去瞭也起不到什麼作用,索性就沒去瞭。

當然,進軍順利的一個原因在於腓特烈一世給經過各國的首腦都送去瞭信函,對方在知道他隻是路過的情況下自然會通融(關鍵還是實力)。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腓特烈一世在小亞細亞進軍路線

當腓特烈的大軍來到小亞細亞的伊斯蘭世界的時候,面對著腓特烈數量龐大的軍隊,基本沒有那個穆斯林領主敢向他開戰,隻是在科尼亞受到瞭一次突厥軍隊的襲擾,腓特烈的大軍取得瞭完勝。

路過瞭科尼亞後,腓特烈的大軍隻要再經過小亞細亞的東南部就能到達敘利亞瞭。在經過戈克蘇河的時候,這條河上沒有橋梁,騎兵、步兵和滿載軍需物資的車輛都要淌水過河。意外的是腓特烈一世竟然在渡河的時候不小心墜馬溺水身亡。

根據相關記載,腓特烈一世在騎馬渡河的時候摔落馬下,由於身上穿著厚重的鎧甲,導致其沉入水底而死。作為一位征戰一生的名將,可以說戰場上的生死大戰也經歷瞭無數次,在極為激烈的戰場上都沒有喪生的腓特烈一世,最終卻命喪於一條不是很深的河流。

十字軍的東征,阿克攻防戰與腓特烈一世的意外身亡

壯志未酬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寫到這裡,筆者也不禁感慨,或許是命該如此吧,很多時候歷史上的名將並沒有死於危險系數最高的戰場,而是死於意外。如亞歷山大大帝是死於瘧疾,漢朝的天才將領霍去病是死於疾病,他們死的時候都很年輕,一個33歲,一個才24歲,都是身強力壯的時候,況且他們的身體素質明顯是遠遠強於常人的,誰能想到竟然會死於疾病呢?

對於這樣的事情,筆者也有一些親身體會,比如開車,我開瞭10多年的車一直沒有出過意外(碰撞),作為一位老司機,我開車從來都是很小心的。不想卻在辦公樓的停車坪出來的時候,在辦公樓院內與他人的車輛撞瞭個大滿貫。在危險系數相對更高的高速公路、擁堵的城市道路上從來沒有碰撞過的我,卻在危險系數相對非常低的停車坪區域發生瞭嚴重的碰撞,這也隻能說是命該如此吧。

腓特烈死後跟隨他的諸侯大多都回到瞭西歐,隻有700名騎兵和6000名步兵試圖繼續完成遠征,這個數量與原本的10萬大軍比起來是少瞭許多。薩拉丁始終密切關註著腓特烈的動向,在得知他意外身亡後,也是大大地松瞭口氣。這對於基督教軍隊來說是個極大的打擊,最終到達戰場的部隊,也不及出發時候的十分之一瞭。

此時從歐洲出發的英法軍隊並不知道腓特烈一世身亡的消息,十字軍所有的希望就隻能落在英法兩國國王的身上瞭,尤其是英國國王“獅心王”理查一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