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哈嘍,夥伴們大傢好,我是不挑食的大智!

昨天的時候有個朋友問我,最懷念小時候的什麼美食。大智是80後,我小時候的那個年代,物質較於今天相對匱乏,又特別是農村裡邊,能吃飽飯就已經很不錯瞭,哪有現在這樣包羅萬象的食材和三餐不重樣的美食啊。所以大智當時回答說,要說懷念,當屬於用豬大腸熬油後剩下的油渣,帶著熱氣吃進嘴裡,一咬嘎嘣脆,滿嘴油香,當時吃得過癮,現在想起來也還覺得滿是幸福。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後來回頭仔細一想,如果說有什麼記憶中的美食能讓人饞的話,還真有一道美食,那就是油淋柴火鍋巴。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即便是小的時候在農村裡邊,每天都用柴火做飯,但能吃到柴火鍋巴也是需要極大的運氣的。農村裡做飯,很少有一鍋凈米的時候,更常見的是在鍋底墊上一些紅薯土豆之類的一起弄熟,人把上邊的米飯吃掉後,留下的一鍋紅薯土豆就用來喂豬。而柴火鍋巴,需要除瞭大米不添加其他食材才能煮出鍋巴,即便是這樣,還需要對火候掌控到極致,火大瞭容易糊,火小瞭成不瞭鍋巴,好在農村人自小耳濡目染,即便是小孩子,也能將火候掌握得極為純熟。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做柴火鍋巴需要用傢裡的大鐵鍋來煮飯,就跟平常的煮粥一樣,鍋洗幹凈後往裡加入足量的水,等水燒得滾燙,把米淘洗幹凈後放入水中後,蓋上鍋蓋用大火煮。煮的過程中偶爾用鏟子攪動,以免米沾到鍋底生熟不勻。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等到鍋裡的米煮到七八分熟的時候,用就筲箕將鍋裡的米和米湯過濾分開,這是出柴火鍋巴的關鍵一步。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然後將鍋裡的水弄幹凈,將過濾掉米湯的大米重新放入鍋中,用鏟子鋪好,均勻地從邊角倒一點點水進去。這時候灶裡邊就不能用大火瞭,需用中火慢勻燒。鍋底的火候剛剛將米層下邊的水汽蒸幹,就能聽到輕微的滋滋聲,這個時候鍋裡就開始結鍋巴瞭。這個時候還不能斷火,但也不能再有大的明火,最好用沒燃盡的火炭慢慢煨著。等火炭燃盡,鍋底的餘溫已經將鍋巴炕得幹脆,一鍋金黃緊實的鍋巴就結好瞭。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等吃完鍋裡的米飯後,就留下瞭一鍋完整的鍋巴。這個時候需要極期耐心地用鏟子從鍋巴邊緣翹起的縫隙中輕輕鏟下去,慢慢地將一張完整的鍋巴從鍋中揭起來。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揭起來的鍋巴通常不會馬上就食用,因為還有比趁熱現吃還美味的做法。不過還需要些時間等候。小心地在鍋巴的中間打一個孔,然後用繩子把鍋巴吊起來,系在屋簷下或者別的地方,讓風和陽光將其曬得更幹,更漂亮。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等到鍋巴曬足瞭日頭,把它取下來,掰成小塊,放入盆裡。用自傢壓榨的菜籽油燒至滾燙,往裡放上辣椒,花椒,薑蒜和鹽等調料,趁熱澆在鍋巴上頭。一陣滋滋聲響過之後,焦香酥脆的油淋鍋巴就弄好瞭。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當然就這樣拿起油淋鍋巴開吃滋味就已經相當好瞭,但如果再等上一會兒。燒上一大碗熱氣騰騰的湯汁,再輔上一碟小醬菜。用鍋巴夾著小醬菜,一口咬下去簡直是唇齒留香。再趁機喝上一口香濃的湯汁,這一餐就太值瞭。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到今天,再也無需為一桌豐盛的飯菜做太長時間的準備,市場上包羅萬像的食材足以讓你做出任何想要的美食,甚至一個電話就能預訂一桌子好菜。但是小時候曾溫暖我們記憶的那些平常的美食,卻越來越難以吃得到瞭。

酥脆清香的柴火鍋巴,越來越難吃得到,勾起瞭多少80後的回憶

我們對於傢鄉食物的念想,漸漸的濃成瞭鄉愁,一半刻一腦海,一半藏於舌尖。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