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言:窮奢極欲,必遭大禍

老人言:窮奢極欲,必遭大禍

欲無止也,其心堪制。文中子《止學》

欲望是沒有止境的,思想可以制伏它。

正確的人生觀主宰著人生的方向和命運,它是戰勝人性弱點、克服心理障礙的靈丹妙藥。人的欲望無窮無盡,如果任其泛濫膨脹,人類社會就毫無秩序可言,其個人也隻能多行不法,自取滅亡。在思想上加強“止”的認識和修養是必要的,作為一種人生境界和哲學高度,“止”的層面深合世理,博大精深,韻味無窮,是無數賢人能者所極力追求的目標,其益處自不待言瞭。

天賦予人們的東西,如功名利祿等都是有一定的數量。人們從上天所接受的衣服、食物和器具,豈能超過限度?樂極則生悲,禍來則福去。

老人言:窮奢極欲,必遭大禍

晉人王愷用美女勸客飲酒,如客人不飲,就殺死勸女;石崇與王愷鬥畜,王愷作紫絲步障長達四十裡,石崇則作錦步障五十裡來比,但也沒聽說石崇一族延續百年呀!晉人王濟用人乳蒸豬,一百多名丫環手捧食器侍奉宴席,但他也隻不過是讓世人驚詫於一時。這些事情都詳細地記載在史書上,不是贊譽,而是為瞭警示後人戒除奢侈。

晉人貢謐居傢則有歌童舞女相伴,出門則有車輛結隊,後被人所殺;商紂以美酒作池,用肥肉作林,作長夜之飲遭百姓怨恨;唐王元寶以金銀砌房子,以銅錢鋪小路,時稱“富窟屠肆”;更有人雖無一官半職,卻穿著皇帝諸侯般華麗的服飾,住著皇帝諸侯般豪華的住宅,沒有雨水卻在宅第上裝飾漏雨的裝置。

富傢豢養的傢丁如虎狼一般兇狠,即使是服侍他們的奴仆,氣焰也是極其囂張。這樣的人富貴似王侯,氣蓋天下。

鬼神降禍於奢侈者,奴仆見財眼開。若等到巢翻蛋破之際,則已後悔莫及瞭。

唉,驕者生淫逸,淫逸遭禍患,怎能容忍自己的奢侈之心呢?

老人言:窮奢極欲,必遭大禍

一個人若能在權高位重、物質充裕的情況下,仍能忍住驕奢之心,不揮楊廣霍浪費,那麼他就能將現狀保持得更長久。如若不然,他必遭天譴人怨,不能壽終。

楊廣在做皇太子前後,不得不矯情飾節,以取悅父母和掩住天下人耳目。一旦登上帝位,他的窮奢極欲的真面目就完全暴露出來,侈奢程度,不僅楊堅和獨孤氏萬萬料想不到,就是古今一切貪婪、昏庸、暴虐的帝王,相形之下,也會自嘆不如。

大業元年三月,楊廣命宰相楊素和將作大匠宇文愷,在洛陽舊城之西十八裡處,開始營建新都。每月役使民工二百萬人,勞累而死的不可勝計。

東都的重要部分為宮城、皇城和外郭城。外郭城也稱為大城,周圍七十三裡一百五十步;皇城為文武官衙所在處;宮城東西五裡二百步,南北七裡,周圍三十餘裡,高四十尺。建成後,又效法秦始皇,將天下富商大賈數萬戶遷來東京。

老人言:窮奢極欲,必遭大禍

三月,又命宇文愷和內史舍人封德彝督修顯仁宮。規模宏大,南接皂澗,北跨洛濱,周圍十餘裡。幾處大殿的木柱都要從豫章運來,兩千人拖一柱,下面用生鐵滾筒。估計一根大柱就要費數十萬錢。

同時,又下令修築西苑。周圍二百裡。苑內挖人工湖,叫積翠池,周圍十餘裡。湖中堆積蓬萊、方丈、瀛州三山,高出水面百餘尺,樓臺殿閣,遍佈山上山下。積翠池北岸有龍鱗渠,迂回曲折,沿渠建築十六院,每院設一名四品夫人管理。院中樹木蒼翠,春蘭秋菊,四季如春。楊廣最喜歡在月明之夜,攜帶宮女數千人遊西苑,往往弦歌達旦。

顯仁宮和西苑還未落成,楊廣仿佛成瞭修宮狂,簡直無時無處不在修築行宮。大業元年,在臨淮營造都梁宮;三年八月,太原造晉陽宮;四年四月,汾州造汾陽宮;十二年正月建毗陵宮。此外,還有涿郡的臨朔宮,北平的臨榆宮,渭南的崇業宮,鄂縣的太平、甘泉二宮,江南有丹陽宮。修造的行宮,遍佈全國,百姓苦不堪言。

老人言:窮奢極欲,必遭大禍

為瞭悠遊享樂和加強對江南人民的剝削,從大業元年起,楊廣下令開挖運河。

運河的主體工程是通濟渠、邗溝和承濟渠。通濟渠由河南、淮北百餘萬人所開,邗溝由淮南十萬人所開,承濟渠由河北百萬人所開。南起餘杭,北抵涿郡,全長兩千七百餘裡,寬十餘丈。通濟渠直通東都西苑,為方便楊廣冶遊江南,沿渠修建離宮四十餘所。

全國百姓即使竭盡所有,賣兒賣女也滿足不瞭楊廣的窮奢極欲。再加上楊廣不自量力,認為是天下第一強國,要對外耀武揚威,掠奪奇珍異寶,在懾服瞭東、西突厥之後,又於大業八年、九年、十年,連續發動征服高麗的戰爭,每次動眾百萬,死傷累累,國力耗盡。這時國內的階級矛盾就異常尖銳起來,民不堪命,唯有鋌而走險。全國上下已佈滿瞭幹柴,隻要有一星火種,就會燃燒起來。

大業十四年,各路義兵大軍壓境。江都糧食耗盡,宮中警衛大多是關中人,都想叛亂西歸,隋統治者已經走投無路瞭。

三月的一天,虎賁郎將司馬德戡、直閣裴虔通等,利用衛士的不滿情緒,推舉右屯衛將軍宇文化及為首,發動兵變,殺進內宮。

老人言:窮奢極欲,必遭大禍

楊廣見被持刀的亂兵包圍住瞭,嘆息道:“我有什麼罪,會有如此下場?”馬文舉說:“你不顧國傢安危,外事征伐,內極奢淫,天下死於戰爭、勞役者無以計數,四民百姓苦不堪言,怎能說無罪?”

楊廣對司馬德戡說:“我實在是有負於百姓,但你們身為朝官,榮祿兼備,為什麼也這樣呢?”又回頭對封德彝說:“你不是我身邊的舊臣嗎?我向來待你不薄,為何今天也在這裡啊!”封德彝竟唯唯而退。

人群中引起一陣騷動。

這時,楊廣的愛子,12歲的趙王楊杲,在旁邊號哭起來。裴虔通見楊廣繼續玩弄陰謀,企圖軟化眾人意志,就揮刀朝楊杲砍去,鮮血濺在楊廣的禦袍上。

老人言:窮奢極欲,必遭大禍

眾人又向楊廣圍攏過來,楊廣口中說:“天子自有死法。”急忙向左右索要早已準備好的毒藥,但慌忙中哪裡找得著?楊廣索性解下身上的練巾。眾人早已按捺不住瞭,一擁而上,就在房中將楊廣勒死。之後,肖後和宮人就拆下床板,將屍身裹著,在後園中草草埋葬。隋朝的統治,也到此結束瞭。

一個靠陰謀詭計起傢,登位後又置天下百姓於不顧,極其窮奢極欲的一代暴君,就得到這樣可恥的下場。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