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的一面

城市多麼美好的地方,繁花似錦,不夜城,多少人夢想的地方,多少人想要在那裡安傢立業的地方;可以說我們現代人,都會認為城市很好,都想擠進大城市,買房子,改戶口,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城市的,拿出身份證,再也不怕丟人。

所以我們現代很多人日夜奮鬥,都是為瞭夢想,可大傢又知道,美好的城市,埋葬瞭多少人的夢想?多少人半路上放棄瞭曾經遠大的夢想,成瞭一個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人。

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的一面

為什麼這樣瞭呢?說白瞭工資增長速度太慢瞭,甚至都不增,但是房價卻一直在漲,漲到很多人果斷放棄瞭夢想,因為很多人都認為自己這點工資,打工半輩子都難買得起房子,何必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不如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過一天開心一天。

其實過一天開心一天,也是一種生活方式吧。由此可見,大城市也有不好的一面,也就是讓人感到壓力大,大的喘不過氣來。不僅如此,大城市的環境也不如山村裡的,除瞭交通方便一些,其實也不算方便,很多時候也堵車。

也隻有買東西方便,學校、幼兒園、醫療機構各方面比農村完善一些,其他什麼感覺也不過如此,甚至都是有利有弊的,比如說大城市的人越來越懶瞭,傢裡的廚房成瞭擺設,餐餐都點外賣,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今年開年,不是很多人都宅在傢裡,沒有人送外賣瞭,都自己下廚,才感嘆自己廚藝不如從前,燒個魚,都燒糊瞭,做自己曾經喜歡吃的菜也沒有曾經的那種口味瞭。可見很多東西,看似自己會,隻要經常不去做,也會變成不會。

大城市還有一個醜陋的一面,就是空間質量差,不如農村,這樣下去,大城市人愛生病,農村人卻能長壽。因為鐘南山說過,“人體能對PM2.5產生抗體毫無依據。PM2.5作為顆粒物本身是一種載體,可攜帶二氧化硫甚至病毒,

進入人體肺泡並被巨噬細胞吞噬,從而永遠留在那裡,影響肺功能。在廣州,不少人到瞭四五十歲,肺變黑色,北京情況就不知道瞭。”這個肺變黑,可見不僅僅是吸煙喝酒引起,很多時候就是環境污染造成的。

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的一面

說到這裡,如果大傢對以上的回答和分析不是很滿意,我們不妨一起來讀一下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一面!文字如下:

城市是一個幾百萬人一起孤獨地生活的地方。——梭羅

讀完梭羅這段語錄,可以說是揭露瞭城市的人性,真的是如此,各自行色匆匆,誰也不能深交,甚至都是酒肉的朋友、同事,白天嘻嘻哈哈在一起共事,晚上各自寂寞孤獨,難尋能聊得來,聊得開,談心的。

今天有幸跟大傢一起讀到瞭梭羅這樣的語錄,我們不妨借著這段語錄,更深入來分析一下,探討一下,反省一下。

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的一面

為什麼說城市是一個幾百萬人一起孤獨地生活的地方呢?

說白瞭還是城市生活的節奏太快瞭,太殘酷,也太現實瞭,城市裡生活久的人,見得多,看的廣,誰也不傻。就會被城市的各種帶瞭節奏,也習慣瞭偽裝,習慣瞭逢場作戲,習慣瞭戴面具。

都見慣瞭別人的顯擺、炫耀,而大多數人卻習慣瞭,更是明白瞭張愛玲那一句名言,“笑,全世界便與你同聲笑,哭,你便獨自哭。”現實真的是如此,都喜歡分享各自的喜樂,卻不願意分享各自的憂傷,都獨自躲在廁所裡哭泣。

因為都明白瞭,憂傷,痛苦,分享出來,隻會遭到更多人嘲笑和看不起,根本換不來任何人的同情,因為別人也認為別人的痛苦是我們的十倍,百倍,我們的痛苦根本不算什麼。

柴靜也說過,“可見似錦繁華的夜,處處有寂寞的信徒。”大城市看似不夜城,都是一些寂寞的人,無法安穩入睡,習慣瞭黑夜裡用各種娛樂來把自己玩累,或是麻醉,再入睡。大城市裡的人,大多數都是凌晨入睡,大多數人也都是夜貓子。

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的一面

很多人可能認為在大城市找到女朋友,或是結婚瞭,就不會感到孤獨瞭

真的如此嗎?找女朋友容易,但是面對結婚卻是很難,面對結婚,就不得不去面對現實,房子、車子、存款。或許有些人能自己搞定這些,也順利結婚瞭,結婚後,也有人心靈深處無地方安放,依舊感嘆沒有找到靈魂深處的伴侶。

就如徐志摩一樣感嘆:“我將於茫茫人海中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很多人習慣以表面上的好,認為此人就是自己今生靈魂的伴侶,在一起相處久瞭,才會發現,根本不會是那麼回事。

最後也就想起瞭錢鐘書的《圍城》裡這段話,“婚姻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其實說白瞭結婚瞭也會感到孤獨寂寞,不結婚也會感到孤獨寂寞,人就是這麼奇妙,得不到永遠是最好的,得到瞭卻不知道珍惜。

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的一面

可見一個人活在這個世上,想要不孤獨地活著,過完此生,都是不可能的,很難做到的,總會有一段路程,會感到異常寂寞。哪怕是楊絳和錢鐘書夫婦,在錢鐘書快要去世時候,楊絳不也同樣在《我們仨》中感嘆,“

送一程,說一聲再見,又能見到一面。離別拉得長,是增加痛苦還是減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遠,愈怕從此不見。”是啊,人都是要學會獨自面對孤獨的,沒有人能24小時陪伴我們,也沒有人能做到生生世世陪伴在我們身邊,總有人先走,總有人後走。

所以歸根到底,城市是一個幾百萬人一起孤獨地生活的地方,放在現代更是刺耳,因為大城市很多人的靈魂深處都無法安放,就如三毛所言一樣,“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裡都是在流浪。”可見大城市,都是很多人在流浪的地方,都是孤獨寂寞的。

因為很多人都買不到房子,哪怕在大城市生活二三十年,對大城市每一條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也隻能是他鄉的過客,無法安傢。這是令人感到可悲的,也是這篇文章所感嘆梭羅揭露瞭城市一個醜陋的一面!

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的一面

所以說梭羅一針見血的名言,僅19個字,卻揭露瞭很多城市一個醜陋一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