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麼歲月靜好,負重前行?不過是每個人都在掙紮著爬行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隻不過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

我今年60歲,花甲之年的我工作瞭一輩子,本來想退休後跟老姐妹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女兒剛生瞭二胎,我不得不成為一個二胎姥姥。

每天一睜眼,就忙活一大傢子的飯菜,給剛出生不久的小外孫洗衣服沖奶粉哄睡,感覺自己活脫脫成瞭個大力水手,甚至當年自己當媽的時候,都沒覺得這麼累。

晨早買菜的時候,看到公園裡好多老姐們兒在跳廣場舞,我好生羨慕,可是想起女兒女婿要工作養傢,兩個孩子還需要照顧,我也隻有羨慕的份兒瞭。

買菜回去,女兒收拾好瞭出門上班,我忙碌的一天又開始瞭。

犧牲瞭晚年的享樂時光,給她照顧好孩子,能讓女兒安心工作,也挺好!自己的辛苦不算什麼,忍一忍就過去瞭。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負重前行?不過是每個人都在掙紮著爬行

我才兩歲半,我不知道媽媽為什麼要送我去幼兒園?我隻知道,鄰居的小姐姐,現在還每天在傢跟姥姥玩。

我不想去幼兒園,我想在傢跟媽媽玩。

幾個月前我有瞭小弟弟,以前我睡覺的時候媽媽都抱著我,現在都抱著小弟弟。

以前媽媽說她要上班掙錢,讓我在傢跟姥姥玩,可是現在連姥姥都不跟我玩瞭,姥姥說小弟弟太小瞭,我是姐姐我可以去幼兒園上學瞭。

我也不知道大人們都怎麼想的,反正我不想去幼兒園。但是媽媽說瞭,我去幼兒園就給我買個遙控小汽車,我不想讓媽媽不高興,那就去幼兒園吧。

如果我聽話,每天去幼兒園能讓媽媽高興,那我就去,我最喜歡媽媽瞭,我隻想讓她高興。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負重前行?不過是每個人都在掙紮著爬行

我今年33歲,是個二胎媽媽。

騎車走在上班的路上,心裡一陣翻江倒海。

傢裡是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還有年邁的母親;公司還得面對客戶的橫眉冷眼,有時候也想辭職算瞭,可是孩子的奶粉錢又從哪兒出呢?

拿起磚頭沒法抱你,放下磚頭沒法養你,還是自己咬咬牙吧。

我拼命的工作,拼命想要賺錢,不過是想讓母親和孩子能有個相對舒適的生活,我願意用自己的負重前行,換他們每個人的歲月靜好。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負重前行?不過是每個人都在掙紮著爬行

這三個人,不過是千百萬個傢庭中,成員的小小縮影。每個人都想要用自己的負重前行,換來關愛的傢人的歲月靜好,可到頭來猛然發現,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每個人都在負重前行。

表面看來,是我負重前行外出工作,掙錢養傢換老少的生活無憂。就好比現在,中年人成瞭那個最受到世人同情的群體,他們上有老下有小,工作上謹慎小心不敢馬虎。

人到中年,身不由己,危機來臨的時候,隻能被生活推搡著不斷向前。

就在社會都呼籲中年人急需減壓的時候,我並不認同是自己一個人負重前行,甚至覺得是母親和女兒的負重前行,才換來我安心工作,每天能夠沒有掛念的上班。

仔細想來,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哪有什麼有人負重前行,不過是每個人都被生活前進的腳步敦促著,吃力的前行。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負重前行?不過是每個人都在掙紮著爬行

眾生皆苦,生活不易,親人對我們的付出,且記在心裡,努力工作為瞭更好的回報生活,回報為我們負重前行的親人。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隻不過有人替你負重前行;哪有什麼有人替你負重前行,不過是所有人都在掙紮著往前走!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