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傢長被逼瘋,優質陪伴需要正確的打開方式

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父母的陪伴是對孩子最好的愛。

疫情來瞭,很多說以前沒有時間陪孩子的傢長們,對孩子長情告白的時刻到瞭,給孩子最好的愛的機會來臨瞭。

疫情之下的親子陪伴狀態

以前,很多傢長們忙工作忙應酬,一刻也不得閑。做到陪伴不容易,做到優質陪伴就更不容易瞭。

疫情的居傢模式下,我們想象著,班也不用上瞭,門也不用出瞭,一天有24小時的時間可以用來陪娃,那麼,其樂融融的親子時光就在眼前瞭吧。

然,畫面並不是那樣的。在一個傢長成長群裡,我聽到瞭這樣的聲音:

孩子太不聽話瞭,這麼陪他玩還頂嘴!

誰傢有這樣的娃,陪他一天能鬧八次脾氣!

煩死瞭,盼望孩子趕緊去幼兒園跟老師玩吧!

陪孩子要瘋瞭,一開工我就去上班!

……

群裡呈現瞭傢長陪伴孩子被逼瘋的各種狀態,吐槽孩子的種種不是。吐槽之餘,也有很多傢長覺察到瞭孩子之所以那樣,是自己陪伴方式的不妥。可是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傢長不去調整改變呢。

疫情之下傢長被逼瘋,優質陪伴需要正確的打開方式

傢長對優質陪伴的錯誤認知

陪伴二字說出來很容易,做到也沒那麼難,但是對陪伴有正確的認知卻沒有那麼簡單。

(1)傢長認為有足夠的陪伴時間就是優質的陪伴

曾經有一個媽媽帶她6歲的女兒來到我的工作室,想要通過親子沙盤遊戲尋找到孩子與他人交流障礙的原因。擺沙盤的過程中,我觀察到瞭一個現象,在共同搭建傢園的環節中,媽媽自己搭自己的,孩子也自己搭自己的,他們誰都沒有去有意識的配合對方。

這一現象,讓我對這個媽媽養育孩子的過程和方式產生瞭一些好奇。過後通過交流得知,在孩子會走路之前,這位媽媽堅持認為多抱孩子會讓孩子產生依賴,幾乎沒有跟寶寶有過太多的親密接觸,更談不上面對面的交流。

媽媽平時喜歡畫畫,每次陪孩子時,隻要孩子不大哭大鬧,除瞭濕瞭餓瞭換一下尿佈喂一下奶粉。媽媽坐在書桌前畫畫,孩子在離書桌兩米外的嬰兒床上獨自躺著。

我們可以想一想,一個媽媽用這樣的方式陪著孩子,沒有呀呀細語的交流,沒有溫暖的肌膚相觸,沒有母女間愛的眼神的確認。你可以想的出,那個嬰兒的世界會是什麼樣的世界?

這也是陪伴,也是一天24小時的陪伴,這樣的陪伴是真正的陪伴嗎?

就像很多傢長陪伴孩子,傢長在一邊看著手機,孩子在一旁看著電視動畫片,當孩子提起一個問題,傢長隨意的敷衍著,這能算的上陪伴嗎?

心理學傢說過:無回應之地即是絕境。

這種沒有回應的陪伴,對小的嬰兒來說就是死亡之地,對於稍大點的孩子來說也是令人窒息的地獄。

這樣沒有互動的偽陪伴中,生命力極強的孩子們如何不去反抗呢?而隻有沒有反抗能力的嬰兒才會看似聽話的獨自待著,等到長大後傢長才發現問題的嚴重。

回看我們的親子陪伴,不要讓我們付出瞭的陪伴時間,成為把孩子推向危險之地的魔鬼。

(2)傢長認為我為孩子付出的多就是優質的陪伴

疫情期間,很多傢長有大把的時間來陪伴孩子,也真正付出瞭精力。傢長們圈裡曬出的各種為孩子做的花樣美食,為孩子精心設計的親子遊戲,除此之外,費心費力的陪學活動更是又燒腦又不能不完成的任務。

哪一項陪伴都是需要十分耗費精力的,有的傢長在陪伴孩子之餘,還要趕自己的工作任務。一天下來,想想為孩子付出那麼多,孩子還不聽話,讓傢長覺得做父母這一職業太難瞭。

有傢長在抱怨太難太累的同時,也將怨氣撒在瞭孩子身上,他們沖孩子發火,他們斥責孩子的不懂事,他們不時的將不穩定的情緒傳遞給孩子。

電影《銀河補習班》中有這樣一幕:在馬飛同學的老師傢訪過後,鄧超扮演的馬皓文送老師回學校路上,馬皓文對老師說:

“你知道嗎?每個孩子身上都長著一個神奇的感受器。他們就是能感覺到大人對他們的感情,是不是愛。”

我們付出那麼多,卻輸在瞭情緒上。用心為孩子做瞭不少,卻不曾用心讓孩子感受到愛。感受不到愛,感受到的,是不滿是不認同是不被愛,這樣的陪伴怎能是優質陪伴呢。

(3)傢長認為我為孩子的教育舍得花錢就是優質的陪伴

同棟樓的一個媽媽特別註重孩子的教育,尤其註重兒童時期的玩耍和閱讀。疫情期間,為瞭讓孩子宅在傢裡的時光不白白浪費,就把傢裡的囤積的書籍和玩具統統都擺出來,每天有計劃有安排的進行,囤積的玩具玩夠瞭書看完瞭,又花費上千元購置瞭一批。

一開始孩子還是很配合,沒多久孩子不幹瞭,連續幾天哭著跟媽媽說:我要變成一隻鳥飛走,我不想在傢裡瞭。孩子的一反常態,讓媽媽極為不滿和不理解,那個懂事的喜歡玩具喜歡媽媽講故事的乖寶寶去哪兒瞭?怎麼就突然就變瞭呢。

原來,媽媽在每天的計劃中,都有特定的玩耍項目和閱讀書目,但有的項目孩子不想玩,有的故事孩子不喜歡聽,當孩子不願意配合,想更改玩耍項目想重復再聽某個故事時,媽媽就會很堅決的進行制止。

孩子不是我們的牽線木偶,孩子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意識,自己獨立的思想。這種陪伴的問題在於,傢長要給的,不是孩子需要的。

疫情之下傢長被逼瘋,優質陪伴需要正確的打開方式

疫情當前,怎麼做到優質的陪伴

網上最近新聞報道孩子開學又繼續延遲瞭,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全天候陪伴模式仍然要持續,那如何做到優質陪伴呢?

(1)用心傾聽,才能走進孩子的世界

陪伴中,我們做的最多的是說,卻很少去聽。就像與我同棟樓的那位媽媽,她隻是在朋友圈抱怨說,孩子突然就不願意玩玩具不願意聽她講故事瞭,真累心;孩子竟然說想變成一隻鳥飛出去,不想再待在傢裡,當媽真難。可是她卻不曾想過去聽聽孩子的內心。

父母效能訓練的中國督導安心說:

所謂傾聽,隻是把頻道調到與孩子相同。不再是孩子說數學作業好難,父母卻說今天晚餐很好吃。所謂傾聽,隻是從原來的非回應狀態,改變為回應狀態。不再是孩子說數學作業很難,父母卻說小學就說難,上高中怎麼辦。

習慣瞭說教的父母,總會抓住時間和機會,一定會告訴孩子如何做才是對的,講個故事也必須說出個道理,玩個新玩具也會問學會瞭什麼。卻從來不去聽聽孩子內心的聲音,走不進孩子的世界。

(2)有同理心,才能理解孩子的內心

同理心,是一種可以設身處地的理解他人的情緒、感受他人感受的能力。 而陪伴孩子過程中,我們總是習慣從傢長的角度看問題,說的都是自己的想法,表達的隻是自己的感受,理解不瞭孩子的內心。

網上有一個關於同理心的視頻,視頻中一個受傷的狐貍陷入情緒中,一隻熊和一隻鹿都試圖幫助狐貍從憂鬱情緒中走出來。

當狐貍帶著頭頂的那朵表示憂鬱情緒的烏雲陷入黑洞並喊叫這裡太黑瞭時,熊也跟著跳瞭下去,頭上也頂著烏雲,並說,我知道這裡是什麼樣子,你並不孤單。

而鹿則站在洞口用一副居高臨下、旁觀者清的語氣說:奧,真挺糟糕是吧?你要不要來點三明治?甚至分享自己更為痛苦的經歷,並不斷用“至少你還……”進行安慰,試圖讓狐貍好一些。

結果,狐貍在熊的陪伴下亮起瞭心燈。很顯然,鹿雖然說瞭很多,但是熊更懂得同理心。這個小視頻說明瞭,同理心其實不需要太多的回應,而是需要連接。通過接納對方,認同對方,去連接對方的心。

教育專傢尹建莉說:

當“同情心”或“同理心”這些東西成為一個人天性的一部分時,他就沒有瞭自以為是,沒有瞭居高臨下,沒有瞭敵視排斥;有瞭理解,有瞭善良,有瞭豁達。

陪伴中帶著同理心吧,這是走進孩子內心最快的途徑。別讓我們陪著孩子,卻離孩子越來越遠。

(3)懂得尊重,親子間才有愛的連接

如果我們不懂得尊重孩子,就不能將孩子視為平等的獨立的人看待,也就很容易行使成人的權威去管教孩子。

我們就會說,你再這樣不用心寫作業,我就給你撕掉重寫。

我們也會說,爸媽看手機是因為我們忙碌瞭一天瞭,你看手機你今天都做什麼瞭。

沒有尊重孩子本身,更沒有情感的交流,有的是更多的說教。

疫情之下傢長被逼瘋,優質陪伴需要正確的打開方式

龍應臺在《孩子你慢慢來》一書中,有一段的話:

我,坐在斜陽淺照的石階上,

望著這個眼睛清亮的小孩專心地做一件事;

是的,我願意等上一輩子的時間。

讓他從從容容地把這個蝴蝶結紮好用,

他五歲的手指。

孩子,你慢慢來,慢慢來。

這就是陪伴的意義和目的。

每一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而傢長要做的就是傾聽、理解和尊重。當你懂得瞭陪伴的意義,當你明白瞭陪伴的目的,以往陪伴中所有令你發瘋的問題就都會有瞭答案。

優質的親子陪伴,不隻是身體的陪伴,更是心靈的陪伴,我們有責任讓愛在親子間傳遞。優質的親子陪伴, 不是去塑造一個你心中的完美孩子,而是在愛中等待,看他一步步走向屬於他自己的美好未來。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