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護士合照比耶被罵:越困難的時候,我們越需要快樂的人

01

前些天,一張武漢護士的合照發到網上,其中一個護士小姐姐開心地比出瞭“V”字手勢,結果被鍵盤俠罵瞭。

來,這個喜笑顏開比耶的女護士,國難當前,你在開心什麼?

武漢護士合照比耶被罵:越困難的時候,我們越需要快樂的人

鍵盤俠真的是,疫情隻能讓他們帶上口罩,卻不能封住他們的手指。

當然,大部分網友還是理智的,直接幫小姐姐懟瞭回去:

我頂這個剪刀手小護士!辛苦那麼多天瞭,總理來瞭讓大傢看到勝利的曙光,也算是給自己一點心理安慰,這個時候比個剪刀手怎麼瞭?

我看到的是樂觀、希望!

武漢護士合照比耶被罵:越困難的時候,我們越需要快樂的人

武漢護士合照比耶被罵:越困難的時候,我們越需要快樂的人

確實是這樣,一線的醫護人員每天緊張地救治病人,面對強大的工作壓力,見證最多的生離死別,心理壓力是非常大的。

但是,愁眉苦臉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會增加患者的心理負擔。

如果我去醫院看病,醫生聲淚俱下,我沒病都要被他嚇出病來。

相反,如果醫生護士都笑臉盈盈地讓我不要緊張,他們有最好的醫生和頂尖的設備,那不管多大的病,我都會放下心來,乖乖配合治療。

02

越是困難的時期,我們越需要有人帶給我們快樂。

有人可能會覺得,這場疫情給造成3萬多人確診,1千多人死亡,那些無辜的受害者傢屬,此時肯定非常悲痛。

身為有同理心的人類,我們應該陪著他們一起難過,度過艱難的時期。

為瞭防止疫情擴散,很多地方都關閉瞭公共交通,延遲開業、開學,各行各業都在犧牲小我,成全大傢。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人好像完全沒有受到疫情的影響,似乎就是個異類。

武漢護士合照比耶被罵:越困難的時候,我們越需要快樂的人

有位在體制內工作的朋友,看著群裡很多人因為延遲復工帶來的降薪、甚至失業的風險,感到非常焦慮。

因為體制內的工作穩定,她本來是不用焦慮的,她隻需要做好自我防護,基本就可以平穩地度過這段非常時期。

但是看著別人天天,她覺得自己不應該這麼“開心”。好像她沒有受到影響,就是對不起受到瞭影響的朋友們。

很快,她也變得焦慮起來。

其實這種焦慮完全是多餘的。

她的焦慮,並不能幫朋友解決問題,反而因為自身情緒不好,給自己的傢庭帶來瞭一絲陰霾。

武漢護士合照比耶被罵:越困難的時候,我們越需要快樂的人

放到全國來看,也是一樣的效果。

有人受疫情影響重一些,有人受影響輕一些,這是隨機的天災,並不是人為能夠控制的。

人們常常“不患寡而患不均”,道德壓力上,受災更輕的人就背上瞭一份內疚,好像他們對不起受災重的人。

怎麼解決不均?我沒有能力幫助別人好起來,那就讓自己變得更差吧?

這種想法是不是有點荒謬?可是很多人都陷入瞭這樣的思維誤區。

實際上,我們隻有先讓自己更好瞭,才有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

退一萬步講,人類文明是個整體,我們好好活著,就是對不幸逝去那一部分人的傳承。

03

疫情初期,北大心理學博士李松蔚受邀拍瞭一段小視頻,在湖北衛視的節目《眾志成城抗疫情》中播出。

武漢護士合照比耶被罵:越困難的時候,我們越需要快樂的人

在視頻中,李松蔚老師提到:我們有兩個敵人,一個是病毒,一個是由病毒引發的情緒。

如果這場疫情是一個有思想有感情的大反派,那他更想看到的,肯定是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終日,在恐懼中失去理智。

那我們要做的,就是努力讓自己快樂起來,無論這場戰役還要持續多久,至少疫情過後回憶起這段時間時,不是隻有痛苦的回憶。

情緒的自然流動,這是身體的指引,我們不強求遭受傢屬離世,這樣不幸的人一定要堅強要微笑,但是同樣的,對於那些,能夠在不幸中,找到小確幸的人,我們應該為他們感到高興。

黃執中在《奇葩說》中曾講到,要聽一聽遙遠的哭聲。

武漢護士合照比耶被罵:越困難的時候,我們越需要快樂的人

現在我們聽到瞭許許多多的遙遠的哭聲。這些哭聲簡直震耳欲聾,迫在眉睫,可是這個時候,我們卻無能為力,這種挫敗感,

要打敗這種挫敗感,最好的方法不是陪著一起哭,而是先讓自己快樂起來。

在不幸的大背景之下,我們每個人都是受害者,需要團結起來,共同抗擊疫情的命運共同體,但在各自的小世界裡,我們還是有互不相通的悲歡,誰也沒有權利去指責別人的悲傷或者快樂。

如果你現在感覺不太快樂,沒有關系,慢慢來,悲傷會過去,春天會到來。

如果你現在感覺不太悲傷,堅持自我,你的快樂,是給其他人的禮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