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非洲的肯尼亞一個神秘而又吸引人的地方,它是人類的發源地之一,境內曾出土約250萬年前的人類頭骨化石;這裡有著名的”東非大裂谷”,亦稱”東非大峽谷, 這條長度相當於地球周長1/6的大裂谷,景色壯觀,氣勢宏偉,,是世界上最大的裂谷帶,從人造衛星拍出的照片看它就像”地球表皮上的一條大傷痕”,非常地令人震撼;在這裡南北球的分界線——赤道,橫貫肯尼亞中部,您一跨就能就能同時站在南半球與北半球上;這裡的“動物大遷徙”舉世聞名,數百萬野生動物渡過馬拉河的壯觀場面讓人震驚和感嘆。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沒去肯尼亞和南非之前,我對非洲是有許多想當然的誤區的。原以為非洲人全都很窮? 誰想到,非洲的南非很早就已經加入發達國傢行列;尼日利亞、肯尼亞、阿爾及利亞等國傢的人均GDP也已達到5000美金;

原以為肯尼亞在赤道線上天氣會非常炎熱,誰知道其全年最高氣溫為22-26℃,最低為10-14℃。主要是受其地勢較高的影響 ;

原以為非洲人本身的膚色偏咖啡色,他們不怕曬太陽,其實他們還是會被曬黑、曬傷的,因此防曬對非洲人來說也很重要;

原以為非洲古老、神秘、落後,去旅遊就是“探險”,而且吃、住都不會很好。去瞭才知道很多非洲國傢早已經有瞭完善的旅遊鏈,吃住行並不比歐洲差。

原以為肯尼亞運動員長跑那麼優秀,是因為黑人天生就身體素質好。看到他們的生活狀況才瞭解,那是生長方式和環境所迫而形成的技能。

首先,由於公共交通落後或貧困等原因,肯尼亞人從兒童時代起就要靠奔跑才能到達他們所要去的地方, 孩子們整日裡在奔跑,他們跑著去上學,跑著回到傢,他們跑著追牛群,跑著追小汽車。這一切又是在 二千以上的高海拔地區進行的,所以使之極好的體力和耐力基礎;

其次,跑步可以改變命運是肯尼亞人奔跑的動力 ,正是這種強烈的改變自身處境的追求,促使他們不斷地奔跑,跑得更快;

第三,經濟效益激勵肯尼亞人奔跑 。根據肯尼亞稅務部門 2007年的統計,肯尼亞長跑運動員這一年在全世界各個城市的馬拉松和公路賽中一共取得瞭 780 萬美元的獎金收入。

奈瓦沙湖,為東非裂谷系東支中一湖泊 ,這兒是觀賞鳥類和垂釣的的勝地。每當周末肯亞首都奈洛比大批的居民來此度假、。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這是居住在馬塞馬拉大草原邊上的馬賽人。他們(她)是完全的遊牧民族,終年成群結隊流動放牧,幾乎全部依靠牲群的肉、血和奶為生。他們的村莊用帶刺灌木圍成一個很大的圓形籬笆,環繞一圈泥屋構成 。在較老的馬賽男人中間一夫多妻現象較為普遍,娶親要用牲畜做聘禮。馬賽人是享譽東非的戰士民族,以遊牧為生。馬賽人全都留著長發,披著紅色或褐色的馬賽佈,婦女則剃光頭或隻留短發。馬賽馬拉國傢公園不僅是動物的傢園,更是馬賽人的傢園,他們的牧場和野生動物的犧歇地重疊。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位於肯尼亞西南部的馬賽馬拉國傢保護區與坦桑尼亞的塞倫蓋蒂國傢公園隔河相望,馬賽馬拉國傢公園在非洲眾多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中,可以稱得上是”園中之冠”。這是個特殊的國傢公園,因為橫跨瞭肯尼亞和其鄰國坦桑尼亞兩個國傢,總面積達到瞭4000平方公裡。其中肯尼亞境內有1500平方公裡, 保護區內棲息的野生動物超過600種。這裡有其他保護區裡找不到的細紋斑馬、網紋長頸鹿、長頸羚、東非長角羚、索馬裡鴕鳥五種 野生動物:和非洲鵜類、 大白鷺、白頭兀鷲鷲、猛鷹、黃咀牛啄木鳥以及嚴重瀕危的餅幹龜五種脆弱的物種。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每年的第三季度,坦桑尼亞大草原的青草被逐漸消耗,食物變得越來越少。為瞭食物,草原上的動物會從坦桑尼亞境內的塞倫蓋蒂公園南部,遷徙至肯尼亞境內的馬賽馬拉野生動物保護區, 數百萬動物長途跋涉3000多公裡,碾過茫茫大草原,場面壯觀,聲勢浩大,令人震撼。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這些野生動物不是在顛簸的汽車上拍的,而是在肯尼亞西南尼安達魯瓦山脈茫茫林海中,一座別致的”樹上旅館”上拍攝的。據導遊說 :當時的英國公主,即現在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和她的丈夫曾下榻這裡欣賞野生動物。當天夜裡,英王喬治六世突然去世,英國皇室當即宣佈伊麗莎白公主繼位。六日清晨,伊麗莎白就返回倫敦登基。人們說伊麗莎白”上樹是公主,下樹成女皇”。於是,這座蓋在大樹頂上的旅館聞名於世。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我們到肯尼亞旅遊主要是去看野生動物的,但讓我們感受最深的卻是人們和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的景象。孔雀無憂無慮地在路邊行走;羚羊、斑馬、尤豬在旅館旁悠閑地吃草;駕駛員將車停在路中央等候狒狒群過馬路;成群的大鳥在城市裡的樹上棲歇……。我為肯尼亞人民感到驕傲,因為他們不僅為野生動物提供瞭那麼大的棲歇地,那麼好的環境,也為世界人們保存瞭如此珍貴的自然文化遺產。然而今年有一事讓我有像擔心武漢疫情;擔心澳大利亞大火;那樣擔心肯尼亞,那就是東非爆發的“蝗災”,數千億隻蝗蟲所到之處農作物被啃得精光。但願這些災害會盡早過去,一切會變得更加美好!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肯尼亞一個去瞭還想再去的地方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