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因為我媽和我們住,我和老公離婚瞭!”

小時侯我們渴望和父母一直待在一起,長大後有瞭自己的小傢,我們更渴望和自己的愛人待在一起。因為,父母和孩子是不斷地目送,直到漸行漸遠,而愛人呢?是會陪伴自己一輩子的那個人。

“就因為我媽和我們住,我和老公離婚瞭!”

01

我叫江瑤,傢中獨女,父母是公職人員,傢裡條件還行,我一口氣讀到瞭研究生。

讀研那年,我遇到瞭黃濤,他是我師兄,平時話不多,屬於做得多說得少的那類,他的穩定和踏實吸引瞭我,加上在學習上幫助我不少,我們自然而然走到瞭一起。

黃濤來自南方一座小縣城,傢裡條件不好,讀研的學費貸的款,但他肯吃苦,周末從不休息,跑去接瞭好幾份傢教,我更加欣賞他的韌勁。

起初父母不同意我們交往,一是傢庭條件,二是地理位置,那兩年,我充當瞭我父母和黃濤之間的“協調員”,畢業那年,黃濤留在瞭我的城市,父母漸漸松瞭口。

黃濤在一傢薪酬待遇不錯的上市公司上班,第二年我們順利結瞭婚,我傢全款買的房,他傢貸款買的車。

沒懷孕前的那段時光,如今成瞭我一生最美好的回憶。

黃濤每天開車接我上下班,我們一起做飯,一起收拾屋子,一起看電影,偶爾來個燭光晚餐,直到孩子的到來打破瞭寧靜的幸福。

我孕吐厲害,每天下班回傢隻想躺著,什麼都不想做,什麼也吃不下,也就是那時,我媽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瞭。

雖然我媽有自己單獨的房間,但她一聽到我不舒服的嘔吐聲,便會起床來到我們房間問我要不要喝水,想不想吃點東西,每當這時黃濤會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趕在我媽動手前幫我。

時間一長,黃濤有點疲憊,我告訴他不需要在我媽面前表現得殷勤,隨意一點兒就好,我又沒怎麼樣,但自從我懷孕,我媽來我傢後,黃濤再也沒隨意過瞭。

每天下班鞋子主動放到陽臺通風,他知道我媽鼻子靈,臭襪子自己偷偷拿去洗,客廳再也不會回蕩我那魔性的“又是你的臭襪子”的吼叫聲,連吃飯也變得克制守禮,以前是吃撐,現在是勉強吃飽。

我看不下去,問他:“老公,你累不累?那是咱媽,你裝什麼裝?”

“我沒裝啊,裝什麼?”他故意岔開話題,我看到他眉頭皺在一塊,有點心疼,他卻反過來安慰我,“寶寶出生就好瞭。”

我也以為寶寶出生情況會有所變化,沒想到,寶寶的到來令處境變得更糟。

兒子是在夏天來臨的,熱得我坐月子都想一絲不掛,可我媽在跟前看著,我哪好意思,黃濤就更加不好意思瞭,他本就怕熱,熱得難受還裹著襯衫,因為兒子的到來,我爸也來我傢瞭,每天坐在客廳看電視,黃濤想光膀子都不敢。

並且,因為我爸的加入,黃濤比以前更拘謹,變得更不愛說話瞭。

休完產假後,我打算讓我爸媽回傢歇一段時間,讓黃濤爸媽過來,黃濤一臉愁苦,他爸在工地早出晚歸幹活,他媽要照顧兩個姐姐傢的孩子,根本來不瞭。

思來想去,我們打算請月嫂,白天月嫂帶,晚上我們自己帶,結果,我媽死活不同意,說她是免費的保姆不用,要砸錢請個陌生人看傢。

“是嫌棄我帶孩子染病還是嫌棄我老瞭不中用?我每年體檢單都留著,要不要看看?”我媽說這話時是朝著黃濤說的,他一聲不吭,也不解釋,也不會說討好的話。

我拉走我媽,安慰她:“媽,我們是想讓你和爸安詳晚年,好好享福,你不要誤會嘛,誰敢嫌棄你,我第一不饒。”

哄好瞭我媽,出來發現黃濤一臉苦大仇深的樣子,那晚我們擠在被窩裡壓低聲音爭論瞭好久,黃濤竟然想讓我暫停工作,安安心心在傢把兒子帶到上幼兒園。

我堅決不同意,為這件事我們爭吵不休,從下班吵到回傢前。

黃濤口口聲聲想過三口之傢的小傢生活,為此要我犧牲事業,這樣有利於夫妻生活,更有利於親子教育。

如果當時我聽瞭他的建議,暫停我的人生鍵,結果會不會不同?可惜沒如果,我堅決認為黃濤是為瞭自己的私心,他不想活在兩位老人的“監視”下,他想在傢裡徹徹底底地放松自己。

我完完全全忽略瞭,他也是個工作壓力很大的人。

可能我與黃濤的不同就在於,在工作上有再多的不快,腳邁出公司大門那一步起,我選擇將自己全然抽離出工作,再也不去想它,所以我根本不需要一個特定的場所放松,隻要不工作,我一直都很放松。

可我是我,黃濤是黃濤,我沒有去理解他的處境。

我的工作沒辭,我媽依舊幫我帶孩子,我爸來得很勤,給外孫補營養,補生活用品,我們根本不怎麼需要操心孩子,隻需要飯後逗逗他就好,可我們卻感覺不到快樂。

黃濤在兒子面前還算活躍,在外面卻是一張冷臉,不說話,也不再主動跟我交心,我盡力去討好他,安慰他孩子上幼兒園就好瞭,早晚接送就行。

這時他才努力擠出一個微笑,盼望時間過得快點再快點,像極瞭當年等著我快快畢業,趕緊娶我的憧憬模樣。

“就因為我媽和我們住,我和老公離婚瞭!”

那時的時光,真的太美好,以致永難忘。

後面有瞭孩子,幸福突然就溜掉瞭。我不知道發生瞭什麼,變化卻接踵而至。

02

好不容易挨到兒子上幼兒園,我卻被調理原崗位,加班頻繁,黃濤正處於事業上升期,我不忍打擾他,我媽依舊承擔兒子的生活起居和上下學。

等到我終於挨完瞭加班期,我立即給兒子辦理瞭托管,喊我媽回傢休息,她血壓也有點偏高,正需要休息。

沒想到,第一天就出瞭事。

我爸不放心外孫在托管所待著,自己打車跑去幼兒園接瞭孩子回來,等我們下班回來,迎接的是我爸一頓劈頭蓋臉的責罵:“有大人接非要送托管,你是沒看見小孩眼巴巴想回傢的模樣,見到我哇哇大哭……”

我和黃濤一句話也插不上,那天我爸不肯留宿,非要回去,路上摔瞭一跤,摔折瞭腿,就是那一摔,徹底摔碎瞭我和黃濤的感情。

我爸出院後,直接上我傢來養傷瞭,我媽早晚接送兒子,白天照顧我爸,無奈之下,我把托管退瞭。

黃濤心裡很不滿,質問我為什麼要退托管,不給孩子適應的機會,我和他在車庫裡大吵瞭一架,吵得很兇很兇,回去我媽察覺我情緒不對,問出我們吵架的事。

“他想要私人空間。”我不耐煩地告訴我媽,話音未落,我媽急瞭,回道:“這房子是我們買的,要私人空間,自己掙去。”

這句話徹底激怒瞭黃濤,他晚飯也沒吃,悶著頭外出瞭。

也就是那次,他公司新來的員工穎子請他喝瞭咖啡。

03

後來,我爸腿傷好瞭,回傢去瞭,我媽依舊接送兒子上下學,幫我打理傢務,我想和黃濤重溫生活,他卻變得不愛回傢瞭。

理由是要加班,趕項目。

終於有一天,我心慌意亂,忐忑不安,當時已是夜裡十二點,我脫瞭睡衣,換上外套,打車去瞭黃濤的公司。

他辦公室的燈亮著,人卻不在,我慌亂地撥打他的手機,始終無法接通。那夜,我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又獨自打車回瞭傢。

黃濤一夜未歸,我的心沉到谷底。

後來的後來,黃濤主動跟我坦白,他出軌瞭,背叛瞭我們的婚姻。我瘋瞭似的跑去他公司大吵大鬧,看到那個叫穎子的女孩。

穿著普通的運動套裝,比我矮,比我黑,戴著一副厚厚的眼鏡,看著斯文,實則敗類。

“為什麼她樣樣比我差,你要她不要我?”我聲嘶力竭,聲淚俱下,心如刀絞。

我不知道造成這樣的結果到底是什麼原因,到底是誰做錯瞭?到底誰是罪魁禍首?我隻知道我的婚姻完蛋瞭。

雖然我還愛著黃濤,發瘋地愛著他,可我還是提出瞭離婚,房子是我的,車子是他的,分得幹凈清楚。

黃濤不答應,跪下來求我,說他一時糊塗,讓我多多考慮兒子的未來,我隻是一個勁地流淚,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穎子懷孕瞭,我的婚姻徹底破滅。那顆愛著他的心,也一點一點枯萎瞭。現在我每天一個人上下班,兒子送去瞭爸媽傢,每天回到孤零零的傢,心如死灰。

我的愛情,我的未來,在哪裡?

“就因為我媽和我們住,我和老公離婚瞭!”

04

聽完江瑤的故事,心裡好難受。故事中的兩個人其實是一步一步弄丟幸福的。

幸福戛然而止發生在孩子到來以後,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次補救措施,可惜他們都沒有采取。

第一,江瑤休完產假後上班,可以考慮請個月嫂,白天月嫂帶,晚上自己帶,父母不放心白天可以看著,晚上各回各傢。

第二,黃濤提出江瑤暫停工作到孩子上幼兒園,這個要求是存有私心,但對於緩和夫妻關系,讓父母放心休息,也是一個折衷的選擇。

第三,孩子上幼兒園後,請托管是最佳選擇,這樣一來,老人徹底放手,孩子主動適應環境,夫妻二人回歸小傢。

最後也最重要的一點是,江瑤和黃濤夫婦沒有真真正正在兩位老人面前袒露過想過自己小傢的願望,江瑤沒有去跟自己的母親解釋,黃濤一直選擇閉口不提,生悶氣。

有些話固然說不出口,拉不下臉,但不說的話,父母可能永遠都不明白。

中國父母對子女用“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奉獻來形容都不為過,他們很少或者幾乎不考慮自己,養大瞭子女還要接著養子女的子女,認為一大傢子團團圓圓在一起就是最大幸福。

所以他們幾乎不會考慮“空間”二字的含義。

其實,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間需要空間,親人和親人之間同樣需要空間,尤其是父母和子女,在給予幫助的同時,也要給予空間。

幸福的傢庭的組成單元往往是父母和子女,若是父母和子女的重復疊加式,三世甚至四世同在一個屋簷下,很難有幸福的體驗。

我們一定要讓長輩明白,不住一起不代表不孝敬,孝敬是心裡面有,行動上做,而不同住是距離的范疇,保持一定的距離,既有利於產生美感,更有利於生活和諧。

—The End—

作者介紹:宣宣,九零後處女座,街邊的路人乙就是我。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