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傢請客吃飯,隻準男人上桌,女人躲在廚房裡吃,我是這麼做的

嫁娶到底是近點兒好,還是遠點好呢?

有人說,女孩子不要遠嫁,近處有個幫手還知根知底,也有人說,遇上遠的能怎麼辦,隻能嫁給愛情唄。

這事兒,我覺得還是隨緣,畢竟強扭的瓜不甜,而說到遠處,最主要的幾點無外乎生活習慣的差異,入鄉隨俗的文化,還有不知“從”還是“不從”的規矩。

俗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但今天我想說,真正好的規矩,是與時代同生長,共進步的,而陳規陋習,自然會被大浪淘沙給淘汰掉。

婆婆傢請客吃飯,隻準男人上桌,女人躲在廚房裡吃,我是這麼做的

01

我叫黎霞,純正的南方人,老公馬峰,地地道道的北方人,我們上大學認識的。

之所以能夠認識,緣於一次頒獎活動,我負責簽到記錄,位置是按照名字序號來的,但我半天沒找到馬峰的名字。

他以為我沒看到他的信息,挪開放在桌上的手臂叮囑我“我叫馬峰哦”,我聽成瞭馬蜂窩,當即笑疼瞭肚子,他則紅瞭臉,後來我們成瞭朋友,順利談起瞭戀愛。

自然,我是個性格大咧的女孩,而馬峰則較靦腆,話不多。

戀愛的時候這種性格挺好的,可結婚後事事得親力親為,因為他不太愛講話,也不喜歡爭論對錯好壞,有時候覺得挺累的。

這種累是在第二次回傢過年才開始體會到的。

結婚後第一年,我們回傢過年,回的是我傢,我們傢的氛圍很自由,我爸既能陪我們晚輩喝啤酒,也能伺候長輩們來幾盅白酒。

婆婆傢請客吃飯,隻準男人上桌,女人躲在廚房裡吃,我是這麼做的

吃飯的時候,老人,小孩,男人,女人圍一桌,熱熱鬧鬧有吃有喝有聊,氣氛格外融洽,馬峰隻是聽著,回答問話,很少主動講話,大傢誇他謙遜。

過完年,在我們返程的路上,馬峰說我傢太吵鬧,他不習慣,我當時有點生氣,因為沒明白他的意思,我媽把他伺候得不缺吃喝,不動手腳,想打麻將打麻將,愛刷手機刷手機,他反倒嫌吵?

直到第二年過年,我才明白馬峰意有所指。

婚後第二年,我們回的馬峰傢,也即我的公公婆婆傢。

之前提到我的性格隨和自由,所以即便到瞭婆婆傢我也很隨意,沒有刻意收斂自己的性子,婆婆習慣對我笑瞇瞇,公公則一臉嚴肅。

我問馬峰:“你爸為什麼不笑?不喜歡我麼?”

“你又不是沒見過我爸,”馬峰隨口回道,我之前的確見過他爸兩三次,共計十多天,馬峰接著說道,“我爸嚴肅瞭一輩子,他不喜歡笑,能咋辦?”

“好吧!”我不以為意。

年三十那夜,婆婆隻做瞭六道菜,我很不解,想起我傢過年二十多道菜圍滿瞭整個桌子,心裡有點發涼。

吃晚飯去馬峰的親戚傢串門,我特意去廚房瞅瞭一眼,人傢的菜和碗擠滿瞭一大桌,所以我不認為除夕夜隻做六道菜是北方的習俗,而是婆婆故意的。

心裡有點發酸,但因為是過年,不想跟老公鬧矛盾,我默默憋在心裡,那晚的心思和半夜此起彼伏的鞭炮聲令我失眠瞭。

直到清晨四五點才漸漸進入夢鄉,可睡瞭不到一個小時,我就被外面的煤煙味熏醒瞭,馬峰在生煤炭,婆婆在殺雞,剁大骨,盆裡還遊著一條大活魚。

婆婆傢請客吃飯,隻準男人上桌,女人躲在廚房裡吃,我是這麼做的

“這是做什麼呢?”我尋思著,突然瞧見馬峰朝我神秘一笑。

“有喜事?”我試探性問馬峰。

“今天我爸生日。”馬峰立即透露秘密。

我立刻會意瞭,婆婆起那麼早大操大辦,原來是為瞭給公公過生日,後來我才瞭解馬峰傢的傳統,每年除夕夜幾乎都是隨便吃點,大年初一一定大魚大肉,因為要給當傢的慶生。

02

在婆婆傢過瞭這麼多次年,我習慣瞭除夕夜的冷淡,大年初一的熱鬧非凡。

親戚接二連三地趕來,老公守在門口迎接,我在廚房給婆婆幫忙,公公則一邊喝茶一邊陪親戚聊天。

來的親戚雖然很多,但大部分坐坐就走瞭,因為他們自傢也忙著待客,最後留下來吃飯的隻有十多位至親,剛好圍成滿滿一大桌。

我以為這才算熱熱鬧鬧的團圓,沒想到,我不習慣的事還在後頭。

幾乎是忙活瞭一上午,我幫婆婆打下手,做瞭十多道硬菜,我舉著托盤一道一道端上桌,最後一道菜送完,他們已經開吃瞭,辛辣的白酒味兒格外刺鼻。

我發現桌上並沒有多餘的碗筷,人都坐滿瞭,尋思著加個凳子,加副碗筷坐老公身旁呢,沒想到,送托盤回廚房後,婆婆給我支起一個小木桌,從鍋裡端出滿滿一盆菜,全是各種菜混搭的。

婆婆傢請客吃飯,隻準男人上桌,女人躲在廚房裡吃,我是這麼做的

“你趁熱吃,我先洗洗。”婆婆說完便去洗碗。

“在這吃啊?”我不接地問道。

婆婆聽到我的問話,先是同樣不解地看瞭我一眼,接著訕訕地笑瞭笑,跟我講瞭她傢依舊沿用舊習俗,傢裡招呼客人,女人不上桌。

“為什麼呀?”心直口快的我脫口而出,婆婆沒再說話,低頭洗碗,望著眼前婆婆為我預留的飯菜,我一口也吃不下。

自打我記事起,傢裡吃飯都是一傢人圍在一起,爺爺奶奶都和我們一起吃,大嫂和孩子也不落單。

聽說躲在廚房吃,還是從我發小那裡聽來的故事,她的太婆婆,也就是她奶奶的婆婆,吃飯的時候不上桌,也不準發小的奶奶上桌,連小孩子也做瞭區分,男孩可以上桌,女孩隻能留在廚房。

我當時深惡痛絕,大批特批,沒想到自己成年結婚後卻遇上瞭,還是自己的婆婆傢。

那次生日,一行人吃瞭一整個中午,喝瞭好多酒,快到下午才漸漸散場,老公終於離瞭桌,我把老公拽進房裡,質問他,為什麼我和媽不能上桌?

他擺擺手,表示不知道,以為我和媽在廚房忙呢!

“別插科打諢行不行,菜早上完瞭,也沒見你喊我上桌。”我有點惱。

“上什麼桌,一幫大老爺們,你不覺得尷尬嗎?”老公的反問令我心裡更不舒服瞭。

“什麼尷尬不尷尬的,都是陋習惹的禍。”老公既然不想點明重點,我直戳他痛處,“是不是每年大年初一,最忙的人是你媽,但你媽從來沒有上桌正兒八經吃頓飯?”

“你扯哪裡去瞭,不就一頓飯嗎?在哪兒吃不都一樣!”馬峰眉頭緊皺,一臉不悅。

我知道,老公一直在極力掩飾不挑明,是為瞭維護他爸當傢人的身份,我一直尋根究底,是想表明他傢21世紀瞭還存在這種陋習。

“那下次你在廚房吃,我上桌吃。”我扔給老公這句話時,他甩瞭句“無理取鬧”便出去打牌瞭,我氣得一個人偷偷哭瞭。

當時真想立刻飛回我南方的傢,和全傢男女老少痛飲一番,更在心裡發誓,以後絕不回婆婆傢過年。

可誓言和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03

第三次臨近年關,我已懷孕五個多月,老公堅決要我回他傢,說是新媳婦懷孕後,一定得上婆傢過年。

我爸媽都很歡喜,覺得哪裡過年都好,讓我放心地開開心心地回,我以為孕婦在婆婆傢有特殊待遇,便跟著老公屁顛屁顛跑去瞭北方的老傢。

大年初一照例是最忙的一天,婆婆不讓我動手,老公親自舉盤上菜。

我以為能喊我上桌吃飯,一個勁兒瞅老公眼神的暗示,他卻看都不看我,上完菜,他們熱熱鬧鬧地開吃,婆婆照例在廚房給我預留瞭菜。

我沒有胃口,可為瞭肚裡的孩子,才勉強吃瞭一點,但我一心想上桌吃飯,便隻吃瞭一點餃子,留瞭菜跟婆婆說等下吃。

婆婆傢請客吃飯,隻準男人上桌,女人躲在廚房裡吃,我是這麼做的

幾乎熬瞭三四個多小時,一桌人才姍姍散場,見人群紛紛撤去客廳喝茶去瞭,我把鍋裡預留的飯菜搬到瞭桌子上,坐到桌旁不緊不慢吃瞭起來。

“在桌子上吃飯才叫正兒八經地吃飯,窩在廚房是幾個意思?”我心裡嘀咕著,想喊住過來收拾碗筷的婆婆一起坐下吃,婆婆說自己吃過瞭,其實她就啃瞭半個餅,期間一直在忙活,根本沒空。

想來,婆婆傢招呼客人,女人不能上桌吃飯,一方面是陋習造就,另一方面和忙也有很大關系,但令我難以釋懷的還是前者。

終於挨到兒子出生,兩傢人高興得合不攏嘴,我不知道他們高興的是孩子,還是因為我生的是兒子。

孩子出生第一年,太小太脆弱,我們既沒有回南方的傢,也沒有回北方的傢,而是留在瞭我們自己的小傢,感覺格外冷清。

等到孩子一歲多的時候,老公便急匆匆宣佈回傢過年,我以為回的是我傢,因為回瞭很多次婆婆傢,沒想到,公公婆婆一個電話接一個電話打來,大孫子第一年必須回爺爺奶奶傢。

我媽讓我聽老公的,傢和萬事興,娘傢隨時都可以回去,我心裡埋冤婆婆傢的規矩,並且最令我失望的還是女人不能上桌吃飯這件事,可最後還是聽瞭我媽的話。

老公竟打趣我“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以後指定常回他傢,我覺得委屈難受,既然要常回婆傢,我得做點什麼才好。

04

有瞭孩子,婆婆更加不讓我幫忙,說帶好孩子就行,公公生日那天,婆婆一人忙活,在煙火中嗆得大聲咳嗽,我有點不忍心,便把兒子遞給老公,幫婆婆打下手。

就在上瞭幾道菜後,他們已經動筷瞭,當我端著托盤走到飯廳門口時,遠遠瞥見公公拿著根筷子,準備往兒子嘴邊送,還高聲吆喝:“練練我大孫子的酒量。”

我驚得差點要喊出來,還好平時斯文沉默的老公幽幽開瞭尊口:“小孩子不能喝酒。”

沒想到,公公的笑臉一秒變嚴肅,辯解道:“我讓喝酒瞭嗎?我是讓他嘗嘗鮮,不行嗎?”

“爸,不行的。”我盡力壓住內心的狂躁,一邊心平氣和地回道,一邊放下托盤裡的菜,經過兩個晚輩的阻撓,公公的臉更是掛不住,我見狀趕緊捧著托盤撤瞭。

令人氣憤的是,公公還是讓兩歲不到的孩子嘗瞭一下白酒,老公後來解釋是兒子自己拿筷子玩,自己吸的,但當時兒子辣哭瞭,我把托盤給瞭婆婆,去飯廳哄兒子。

因為當時飯廳最熱鬧,暖氣也燒得最暖和,我抱著孩子就在飯廳轉悠,孩子哭瞭好一會兒沒消停,其中一個上瞭年紀的伯伯提醒我孩子餓瞭,給他弄點菜吃。

見長輩發話,老公趕緊遞給我一雙筷子,又順手搬過一張凳子,那是我第一次坐到桌前,和一幫大老爺們坐一起,但我一口沒吃,一是不敢,二是全在喂兒子。

自從那次經歷後,我突然感覺,可能公公傢現在沒有什麼特別的硬性要求,是他傢的女性們習慣瞭在廚房忙活,習慣瞭不上桌吃飯,雖然一開始是明文禁止不準女人上桌,可時代在變化,如果自己不主動一點,也會被人默許為同意。

因為客人散桌後,我喊婆婆坐在桌邊再吃點,婆婆總是不肯,讓我吃,她要收拾,我隻得無奈地搖瞭搖頭。

婆婆傢請客吃飯,隻準男人上桌,女人躲在廚房裡吃,我是這麼做的

然而,真正讓境遇發生改變的是歲月的流逝,是時代的變遷,而不是我個人。

孩子漸漸長大,老人們越來越老,來給公公慶生的老人大多老得不能動瞭,取而代之的是老人的兒子們,他們大多不留下吃飯,即便留也就五六個人,桌子始終圍不滿。

那年過年,公公剛做完痔瘡手術不久,能下床吃飯,但不能沾酒,公公隨便吃瞭點便去看電視瞭,老公喝不過人傢,把我拉上瞭桌,我建議喝啤的,沒想到大傢都同意。

那次, 我們十個人不到,喝瞭整整兩箱啤酒,熱烈的氣氛持續瞭很久,過後老公感嘆,應該早點讓我上桌的,因為每年他喝得都快吐出腸子瞭。

我雖然正式上瞭桌,婆婆依舊在廚房忙活,直到兒子上小學,傢裡條件漸漸改善,我們習慣在酒店給公公預定生日宴,婆婆才正式免除瞭廚房的辛勞。

能讓陳規陋習根除的,終究隻是時間。

05

看完黎霞的故事,我想起瞭我傢的一個親戚,每次我們去她傢做客,她做好菜讓我們所有人上桌開吃,男人女人,大人小孩,但她自己卻還在廚房洗洗涮涮,不肯一起吃。

我們輪番進廚房勸,她不是問我們菜夠不夠吃,要不要再炒個雞蛋,就是問我們小孩子要不要單獨弄點軟面條之類的,就是不肯上桌。

親戚的行為深受過去時代的影響,老人上桌喝酒,女人廚房忙活,即便現在沒有那麼多舊規矩,可習慣還是很難改變。

所以,做子女的,我們幸運地沒有經歷陳規陋習的束縛,就該主動站起來,像故事中的黎霞一樣,主動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改變。

婆婆傢請客吃飯,隻準男人上桌,女人躲在廚房裡吃,我是這麼做的

不一定非得嚷嚷著陋習陋習,要知道在長輩們的潛意識裡,傢裡待客,女人不上桌並不是陋習,而是他們沿襲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傢規。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無需辯解誰對誰錯,因為站在長輩的立場,他們是對的,站在我們的立場,我們是對的。

我們可以盡力去做一些實事,比如給廚房忙活的女人們打打下手,給飯桌上的長輩們端茶倒水,添碗加筷,上菜撤盤,讓廚房忙碌的女人掙脫辛苦的牢籠,幫她們爭取一點空閑,這樣她們才有坐到桌旁的可能性。

無論如何,時間會改變一切。

—The End—

作者介紹:宣宣,九零後處女座,街邊的路人乙就是我。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