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甲午大海戰》藝術加工的部分解讀劉步蟾,解讀黃海大戰的炮彈

《1894甲午大海戰》是由馮小寧自編自導,戚其章、陳悅兩位在甲午歷史領域,具有極高知名度的專傢、學者作為顧問的甲午題材的電影。相比較其他的諸如《甲午風雲》、《北洋水師》等甲午題材的影視劇,《甲午大海戰》最接近真實的歷史。

在李默然版的《甲午風雲》中,劉步蟾以狡詐、貪生怕死的反面形象出現。真實的歷史是這樣的:劉步蟾,福建福州人,北洋海軍右翼總兵兼定遠艦管代,提督銜,北洋海軍中二號人物。北洋海軍中的中高級軍官,大多出於福建船政學堂,因為形成瞭海軍中的小團體–閩系軍官集團。劉步蟾,爭強好勝、性格剛烈,毫無意外的成瞭閩系軍官的首領。

從《甲午大海戰》藝術加工的部分解讀劉步蟾,解讀黃海大戰的炮彈

1872年,劉步蟾以福建船政學堂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三年後被任命為“建威”管代。隨後,赴英國學習,在英國地中海艦隊旗艦“馬那杜”擔任見習大副,由於勤奮好學,艦隊司令斐利曼特將軍對其非常賞識。可見,劉步蟾在海軍的專業度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劇中兩隻艦隊遭遇,北洋海軍用雁形陣迎敵,伊東祐亨對“同學”劉步蟾們采用這種陣型大為吃驚,後世對北洋海軍的陣型也多有爭議。根據北洋海軍總查漢納根的回憶,北洋海軍用何種陣型迎敵是由劉步蟾決定的,並不是劇中提督丁汝昌制定。對陸軍出身的提督丁汝昌一直不信服,常常在專業技術問題上為難、要挾丁汝昌。特別是“降旗事件”逼走瞭海軍總查朗威理後,在訓練等專業問題上都是由劉步蟾、林泰增負責,提督丁汝昌更多的是行政管理主官的角色,而且伊東祐亨實際上並沒有任何留洋經歷,最早畢業於炮兵學校,由於對海軍感興趣,後入神戶海軍操練所,和劉步蟾為同學這事根本子虛烏有。

從《甲午大海戰》藝術加工的部分解讀劉步蟾,解讀黃海大戰的炮彈

隨著劇情的發展,“致遠”等沉沒,“濟遠”、“廣丙”逃跑,“定遠”一炮命中聯合艦隊“松島”,然後劉步蟾命令再次開炮的時候,發現新到炮彈填裝不瞭,終於發射出去瞭又是“啞彈”,歷史上真正命中“松島”的是“鎮遠”。“鎮遠”管代林泰增,北洋海軍左翼總兵、提督銜、林則徐侄孫。黃海大戰後,隨艦隊回劉公島入港時,雷標浮動導致“鎮遠”觸暗礁,林泰增自責不已,自殺殉國。

鎮遠”第一炮命中“松島”的是穿甲彈,北洋海軍的穿甲彈,填裝的為黑火藥,底部裝有尚不成熟的著發引信。這樣的穿甲彈,彈頭較為尖銳,鏜內體積較小。穿甲彈並不是人們認為的那樣,隻能對船體穿出一個大洞。穿甲彈內置的黑火藥,在震蕩之下是可以引爆的,隻是這樣的概率很低,所以,從經濟的角度考慮裡面往往添加沙土,也就是所謂的實心彈。這樣在增加勢能的情況下,花費還比較小。真正把“松島”變成人間地獄的是接下來的一枚榴彈,相對穿甲彈來說,北洋海軍使用的榴彈,鏜內體積較大,可以添加更多的黑火藥。頂部置著發引信,擊中目標後會引發爆炸。

從《甲午大海戰》藝術加工的部分解讀劉步蟾,解讀黃海大戰的炮彈

“鎮遠”的榴彈真是擊中瞭“松島”的四號炮位,引起瞭堆積在此炮彈的大爆炸。按照聯合艦隊的戰術規則,甲板上堆積炮彈是絕對不允許的。然而,日艦上配備瞭大量速射炮,為瞭提高發炮的效率,並沒有哪艘船嚴格執行。甲午海戰期間,日本海軍軍費充足,根本不屑於使用實心彈,海軍主要配備榴彈和穿甲彈,同樣是穿甲彈,可能效和北洋海軍大不相同。不論是穿甲彈還是榴彈,在底部都配置瞭成熟的山內改正式著發引信,隻要擊中目標必爆炸。

最可怕的還是聯合艦隊炮彈裡填裝的火藥,當時炮彈填裝的主流火藥是黑火藥,聯合艦隊的部分炮彈開始添置黃火藥。黃火藥學名“苦味酸”,最早為法國人發明。日本海軍工程師下瀨雅允,通過日本軍官竊取的“苦味酸”樣品克隆成功。這種可以在鋼鐵上,甚至水上燃燒的火藥,靈敏度極高,可以產生高達3000度的高溫,爆炸效力是黑火藥的75倍。雙方彈藥效能高下立判!

從《甲午大海戰》藝術加工的部分解讀劉步蟾,解讀黃海大戰的炮彈

炮彈的效能差距這麼大也就罷瞭,讓人抓狂的是炮彈的質量。於是,劇中出現瞭關鍵時刻炮彈填裝不上,水兵用銼刀銼的鏡頭。這一切全拜帝師、戶部尚書翁同龢所賜。1891年戶部提出的海軍外購禁令,等於死死扼住瞭北洋海軍的喉嚨,想買買不瞭,自己生產又沒那能力。1894年,北洋海軍向天津軍械局、機器局訂購瞭360枚榴彈。最終僅僅做出來48(有爭議,有說58,詳見漢納根海戰報告)枚劣質榴彈,加上之前儲存的64枚,一支堂堂的國傢海軍的主力戰艦(定、鎮)就這樣上戰場瞭。戰後的海戰報告中,北洋海軍總查漢納根也極為感嘆的提到:“如果天津軍械局能供應‘定遠’、‘鎮遠’二艦所需的開花彈,我確信不疑的是,我們將擊沉這7艘日本軍艦。”拋開艦隊的機動性、火炮配置的數量,單單彈藥數量和效能上,就決定瞭勝利的天平傾向瞭聯合艦隊。

從《甲午大海戰》藝術加工的部分解讀劉步蟾,解讀黃海大戰的炮彈

1894年11月14日,主力尚存的北洋海軍返回劉公島基地。12月17日,光緒下旨拿辦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丁汝昌為人和善、待人謙虛,在北洋系內擁有極高的威望,深受威海軍民愛戴。劉步蟾雖然在專業技術上常常為難、架空丁汝昌,但也經敬重丁汝昌的為人。在北洋炮臺陸軍聯名保丁汝昌的電報發出之後,劉步蟾也聯絡北洋海軍各管代,發出海軍聯名電報稱提督丁汝昌“眾心推服”。

從《甲午大海戰》藝術加工的部分解讀劉步蟾,解讀黃海大戰的炮彈

1895年2月5日,日本第九號魚雷艇潛入威海灣偷襲“定遠”艦成功,“定遠”艦擱淺。2月9日,威海衛被圍多日。為免資敵,丁汝昌決定炸沉“定遠”艦。劉步蟾站在鐵碼頭,向東望去。一聲巨響,“定遠”艦緩緩沉於劉公島東村外的海域。作為“定遠”艦的監造主官,從鋪設龍骨的那一刻起,到成為“定遠”艦管代,劉步蟾一直陪伴著它。現在它先行一步,劉步蟾決定隨它而去。當晚,威海衛天降大雪,劉步蟾從軍醫官那裡取來瞭鴉片,踐行瞭他那句“茍喪艦,必自裁”的諾言。

參考資料:《甲午海戰》 陳悅

《黃海大決戰》 陳悅

《甲午戰爭中日軍隊通覽》 徐平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