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李鴻章“避戰保船”背後的故事,還原歷史真相,謠言止於智者

01最後的校閱

1894年5月份,按照《北洋海軍章程》,北洋海軍舉行瞭大校閱。北洋大臣李鴻章,例行檢閱北洋海軍演習。英、法、俄、日提出申請,派軍艦到威海衛觀測評估,皆稱贊北洋艦隊,隊形整齊多變,訓練有素,北洋海軍確實也在各國面前,為大清撐足瞭氣勢。然而,實際的情況,卻不可為外人道也。

關於李鴻章“避戰保船”背後的故事,還原歷史真相,謠言止於智者

日本派出的觀察船是“赤城”,在觀察報告中也稱,北洋海軍訓練有素。事實上,北洋海軍從軍官到士兵的招募、培訓較為嚴格,加之多年來並沒有新艦入列,各艦之間人員流動性很小,水兵常年工作在一個崗位上,專業度很高。“赤城”也隻是提出訓練有素,對武備卻沒有稱贊。1886年、1891年、1893年,北洋海軍三次出訪日本,中日海軍之間相對熟悉。此時的聯合艦隊,已擁有“三級膨脹式主機”的巡洋艦,數門大口徑速射炮,自然不會像1886年那樣,對北洋海軍羨慕不已。

對此,李鴻章心知肚明。所以,這次閱兵心情非常糾結,他為北洋海軍題瞭一幅氣勢磅礴,又略顯苦澀的對聯。也就是劉公島海軍公所門口那副,上聯是“萬裡天風永靖鯨鯢波浪”,下聯是,“三山海日照來龍虎雲雷”。北洋海軍歷史領域專傢陳悅說,“這是他期待著外人看到北洋海軍,是這個景象,事實上北洋海軍不是這個樣子瞭,所以他努力地想要提高一下,給北洋海軍站個場子,撐撐場面”。

關於李鴻章“避戰保船”背後的故事,還原歷史真相,謠言止於智者

02知此知彼

閱兵後,給光緒帝的奏折中,李鴻章提到,“日本蕞爾小邦,猶能節省經費,歲添巨艦。中國自十四年北洋海軍開辦後,迄今未添一船,僅能就現有大小二十餘艘勤加訓練,竊慮後難為繼。”這種申請李鴻章不是第一次提出,三次出訪日本海軍的丁汝昌,更是多次提出。陳悅指出,”觀察艦船樣式、火力、動力三個主要指標,北洋海軍13艘主力戰船中,設計老舊、瀕臨淘汰的達5艘之多。”“超勇”“揚威”老舊嚴重,一度歸於訓練船。

1886年,伊東祐亨參觀瞭到訪日本的北洋海軍,表示定、鎮二艦可以輕易地橫掃日本海軍。接下來的兩年裡,朝鮮半島確實也歸於平靜。時間到瞭18世紀90年代,聯合艦隊隨著實力的增加,信心也在不斷的提升,不等“富士”等戰列艦入列,就主動對北洋海軍發起挑戰,就是很好的證明。海軍建設是一個系統的工程,需要各艦鐘齊全,還要有配套修理的船塢,醫院、海軍學校、軍港要塞的保障,定期為艦隊更換裝備的財力,後勤供給的充足。

關於李鴻章“避戰保船”背後的故事,還原歷史真相,謠言止於智者

仔細查閱資料會發現,北洋海軍是全方位落後。“艦用活塞蒸汽機”落後,中、大口徑速射炮一門沒有,榴彈、穿甲彈落後,40%的主力軍艦老化,應該退出現役,旅順船塢規模太小,無法做到戰時保障,軍費常年不到位,軍醫院、海軍學校數量少、規模小……主戰的清流們不知道,李鴻章知道,北洋海軍高級將領們知道,伊東祐亨們也知道。

03猛虎下山

“但令遊弋北海內外,作猛虎在山之勢,倭尚畏我鐵艦,不敢請與爭鋒”,這是李鴻章在給光緒帝的奏折中寫到的,也是給丁汝昌的命令。李鴻章有沒有私心?肯定有!保存北洋海軍的實力,就是保住瞭自己的話語權。符不符合當時的現狀,那就用黃海大戰來檢驗吧。

由於開平煤礦,給北洋海軍提供的八槽劣質煤,在空中升騰起的大量濃煙。1894年9月17日10時20分,日艦首先發現北洋海軍,起初日方以為不過又是中國的運兵船,可以再次上演豐島海戰一幕。隨著時間的推移,濃煙的數量越來越多,3縷、5縷……中午11點30分,竟然看到“定遠”、“鎮遠”等主力戰艦和魚雷艇。

關於李鴻章“避戰保船”背後的故事,還原歷史真相,謠言止於智者

在艦艇性能和武器裝備上,占絕對優勢的聯合艦隊,在這之前並沒有參加過大的海戰。1886年開始,“定遠”級戰列艦的威懾力,讓他們記憶猶新。伊東祐亨立刻命令艦隊吃飯,飯後可以自由吸煙來平定情緒。伊東祐亨此刻也是十分緊張,按常理他應該想到,這麼大一支艦隊,又是在這麼敏感的區域,必定會有一支規模很大的運兵船隊。然而,緊張的情緒占滿瞭他的大腦,就這麼開戰吧。

海戰的過程不必贅述,看一組數據。中日之間,中、大口徑火炮數據對比58:104,中、大口徑速射炮數據對比0:67,炮彈數據對比更是慘不忍睹,海戰開戰一個多小時候,北洋海軍就打光瞭所有的榴彈,以穿甲彈、實心彈還擊。炮彈的填裝火藥、助推火藥、艦船機動性等等全方位的落後。北洋海軍在裝備的優勢上,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鐵甲艦的防禦性能,“‘定遠’艦怎麼還打不沉啊!”面對“松島”的滿目瘡痍,三等水兵三浦虎次郎感嘆道。

關於李鴻章“避戰保船”背後的故事,還原歷史真相,謠言止於智者

04海戰後

看一組數字可以知道,當時回到旅順基地的北洋海軍的狀況。不計沉沒的軍艦,“定遠”中彈159發,“鎮遠”中彈220發,“來遠”中彈225發,“靖遠”中彈110發,“平遠”(後期趕來支援)中彈24發,“濟遠”(下午3:30逃離戰場)中彈15發。旅順船塢的規模,根本同時修理不瞭這麼多軍艦,一次隻能修一艘。要知道,日方榴彈中加入瞭“苦味酸”,這種炸藥的破壞力極大,可在鋼鐵上燃燒,對軍艦的傷害非常大,況且北洋海軍在海戰中,打光瞭本來就很拮據的榴彈,短時間內再次出海作戰,無疑是癡人說夢。

在世人所謂的“避戰保船”原則指導下,1894年11月14日清晨,北洋海軍回到劉公島基地。威海衛南北海岬,將劉公島拱入懷中,依據地形修建瞭北幫炮臺、劉公島炮臺,日島炮臺、南幫炮臺。甲午戰爭爆發後,又臨時修築瞭一些炮臺,圍繞威海灣大大小小25個炮臺,設計有克虜伯海防和陸防炮。炮臺的設計者是德國人漢納根,整個炮臺的質量、設計的嚴謹性,都體現出瞭日耳曼人的嚴謹的作風。朗威理離任後曾表示,不相信威海衛要塞會被攻破。如果李秉璋(山東巡撫、李鴻章的政敵),稍微配合下,日軍拿下威海衛確實很難,可惜歷史沒有如果。

關於李鴻章“避戰保船”背後的故事,還原歷史真相,謠言止於智者

05結束語

馬江之戰,著名的言官張佩綸(清流),體會到瞭在廟堂之上高談闊論,和在前線的務實苦幹的區別。甲午期間,李經方欲出任前敵統帥,張佩綸諫阻,郎舅關系勢同水火。清流派攻擊李鴻章、丁汝昌“避戰保船”的謠言傳瞭一百多年,謠言止於智者。

世人不查,在不瞭解當時真實情況下,沿用清流派為瞭黨爭(帝後之爭)所提出的“避戰保船”,攻擊北洋海軍“怯敵”,李鴻章“避戰保船”。鑒於“定遠”級的威懾力,日方戰前稍有顧忌。黃海一戰,讓聯合艦隊建立瞭自信心,確信北洋艦隊已經落後成一隻“病虎”,從而加速瞭日本對中國的侵略。

關於李鴻章“避戰保船”背後的故事,還原歷史真相,謠言止於智者

很多人拿左宗棠和李鴻章做比較,中國確實需要左宗棠那樣的硬骨頭,強硬的態度收復新疆,決不妥協!把左宗棠換到李鴻章的位置,左宗棠主理海軍也未必比李鴻章做得好。海軍的建設是成體系的,當時的狀況就是這樣子,左宗棠來做北洋大臣,北洋海軍就能配備上大口徑速射炮嗎?就會像聯合艦隊每年購進兩艘新式戰艦嗎?當時中國內憂外患,那種強調人定勝天的論調,更是荒唐可笑。

參考資料:《中日甲午黃海大決戰》 陳悅

《甲午海戰》 陳悅

《決戰甲午》 月映長河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