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一個冬日周末,我們帶著元寶走近瞭周莊。

細雨朦朧,天氣固然不太給力,但也因此發現原來周莊也有安靜的時刻,沒有瞭鼎沸喧囂的人聲,沒有瞭摩肩接踵的擁擠,千年古鎮周莊,恢復瞭它本來的端莊祥和。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踩著青石板路,步入老街,臨河水閣,白墻黑瓦,烏篷船劃過泛起淺淺漣漪,被雨滴打落的樹葉在腳下綿延,空氣中飄來淡淡酒香,那是夾雜著清甜米酒與醇厚黃酒的氣息,兩者皆是江南氣息的代表,恬靜溫婉,卻又風情萬種,酒不醉人,可以獨酌,可以共飲,可以邀風月。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是的,自古以來周莊“鎮為澤國,四面環水,咫尺往來,皆須舟楫”,發達的水域給瞭周莊無限的水鄉柔情,塑造出小橋流水人傢的江南美景,也孕育出獨特醇濃的酒風文化。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源豐順酒坊坐落在周莊古鎮的貞豐文化街上,開創於清代道光年間,至今已有一百七十多年的歷史,是周莊著名的老店,屬於周莊“十二坊”之一,現仍制酒、售酒,典型的前店後坊式建築格局, 青瓦木窗,雕梁畫棟,古色古香,酒香飄飄,透著誘人的吳風古韻。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一進店堂,左邊是櫃臺,銷售各種“源豐順”酒莊所產的黃酒、米酒,右邊擺設方桌、長凳,供顧客喝酒之用。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源豐順酒坊仍保持著傳統的制酒工藝,櫃臺後的院落是制酒的加工場所,陳列著很多酒缸,酒坊最有名的是黃酒,被稱為“萬三黃酒”,這是因為相傳元末明初,江南首富沈萬三於周莊躬耕起傢,以周莊之水釀造瞭水鄉的黃酒,傢宴必備黃酒招待貴賓,從周莊出海也必攜黃酒隨行,飲則解思鄉之憂,贈則廣開門路,售則增加財富。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除瞭黃酒之外,源豐順酒坊的米酒也聞名遐邇,其中以“十月白”米酒最為出名,指的是農歷十月釀造的米酒,“色白如出水芙蓉,味香似桂花飄香”,甜柔醇綿,香味濃鬱。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釀酒主要分為浸米、蒸飯、攤飯、落缸、開耙、壓榨、生清、煎酒,裝壇等近十道工序,當天我們在源豐順酒坊體驗瞭一把親手制作米酒的過程,先是浸米,看似簡單,實則頗有講究,因季節不同時間也有變化,需要精準,其否則這第一道工序就能使酒質變味。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蒸飯是用土灶旺火,我和元寶還特地觀摩瞭土灶,給土灶添柴點火,旺火蒸至九成熟,米粒的色澤也開始發生變化,由白色變得透亮,當煙氣裊裊,米香四溢之時,則意味著糯米已經蒸熟,是的,這是酒坊老師傅現場教授的經驗之談。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蒸出來的米飯香氣撲鼻,元寶在攤飯這個步驟忍不住偷吃,結果吃得差點停不下來,讓一旁的酒坊師傅甚為好笑,又頗為欣喜,你看,連三歲小朋友都愛他們糯米飯的味道……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攤飯的同時灑上酒曲,用木勺將酒曲均勻攪拌開。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此時,冬雨仍下的淅淅瀝瀝,水滴從屋簷上斷線似得落下,我們在院落裡一邊聽著雨聲一邊拌著糯米飯,然後封到帶有氣孔的小碗裡,等待發酵,釀出屬於我們自己的一碗甜米酒。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酒坊外,一艘艘木船就安靜地停在小湖邊,它們是這裡曾經繁忙運輸萬三黃酒的縮影,而我們在源豐順酒坊彷佛遊走於幾千年的黃酒歷史之中,追憶與回顧瞭沈萬三的傳奇故事,陶醉在這趟周莊之旅中,浸染瞭一身江南酒香的清甜,萬三一壺酒,足以慰風塵。

就著江南的細雨,走進這個百年酒坊,學做一次甜酒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