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菜,愛它的人不可或缺,不愛的人深惡痛絕

香菜,學名芫荽,碧綠蒼翠,生機盎然,如若隻觀其色,不食其味,實在是不折不扣的草本尤物。

然而,成也在香,敗亦為此。毀譽參半的香菜僅憑獨特濃鬱的氣味,便讓愛它的人不可或缺,不愛的人深惡痛絕。

香菜,《本草綱目》中說其“冬春采之,香美可食,亦可做菹。”《天畔經》道:“若誤食此菜者,不生悔。長劫處阿鼻地獄,無有出期。”瞧瞧,兩黨之爭,古來有之,寫進瞭醫書,搬出瞭歷劫,香菜的兩黨之爭果然是歷史悠久,且有古籍為證呢。

所以,當看到香菜最近登頂“國民蔬菜”時,意不意外?驚不驚喜?根據美團發佈的《2020春節宅經濟大數據》,香菜的銷量接近百萬份,力壓土豆、西紅柿、洋蔥和胡蘿卜等食材的銷售份數,一舉奪魁。專研廚藝,香菜真的就那麼重要麼?

不管你愛不愛香菜,它都是去腥膻解油膩的高手。有倒是一山更比一山高,無論是蒸魚還是燉肉,上桌前的隨手一小撮香菜,是大多數廚房裡代代相傳的提鮮大法。

除瞭這份實打實的效用,香菜的廣泛使用可能跟某種儀式感有關。

一碗蘭州牛肉面,上面缺瞭一把香菜,是對面不尊重還是對牛肉有意見?一盤燒烤端上桌,沒幾根錯落有致的香菜飄落在上面,味道到底正宗不正宗?還有那一鍋紅燦燦的小龍蝦,失去瞭香菜的蹤影,躺在那裡單調不單調?更多的時候,對於一位廚師來講,甭管專業不專業,讓他們不撒香菜,就像女人出門前的忘記噴香水,沒有?行,但總會悻悻然的覺得缺瞭點什麼。上桌前,點亮香菜,更像是大多數美食給自己加持的一份自信:香菜那麼一放,完美,齊活!

單憑給菜肴做點綴,香菜的銷量怕是很難沖上冠軍之位。如今位居一等,沒有放量的吃法是萬萬不能的。

喜歡香菜的人,把它奉為火鍋蘸料的必選。無論是麻油味碟、蒜泥油碟、椒油味碟還是醬汁味碟、香辣油碟,變化的是油醬醋和主料,不變的永遠是香菜、香菜還是香菜!沒有半碗香菜的蘸料碟,色澤不夠艷麗,賣相不夠飽滿,味道嘛,也許隻有討厭香菜的人才樂於接受。

涼拌菜中,香菜往往是最佳配角,但深愛香菜的人,硬生生地讓配角獨自撐起瞭整盤菜。涼拌香菜,對食客而言,愛者香厭者臭,香菜的真愛粉吃起來可以以盆計量,如果不愛?考驗意志的四選一題目請聽題:涼拌香菜、涼拌苦瓜、涼拌芹菜、涼拌折耳根,一定要吃一盤的話,你選哪個?

香菜,愛它的人不可或缺,不愛的人深惡痛絕

生吃香菜在餐桌上大概率不會引發戰火,大不瞭挑出來,放遠點,請拿走那盤菜。但如果在火鍋裡刷一把香菜,可能分分鐘會有引發天雷地火。隨意的香菜一把放,實在是香菜愛好者欲罷不能的嗜好,也足以讓反香菜黨從新思考和定義你們的親密關系。火鍋裡的香菜,似乎更像是復雜而又微妙的關系學見證者。

香菜的銷量拔得頭籌,也有我的功勞。許久都是居傢烹飪,為瞭重溫江湖菜的經驗,我炒瞭盤香菜炒牛肉。這道菜,主角是香辣的牛肉,但香菜一定要多的和牛肉平分天下才能碰撞出絕美的滋味。爆香的剁椒碎直擊味蕾,牛肉嫩滑多汁,而一向特立獨行的香菜,卻在牛肉和辣子的襯托卻變得溫和瞭不少,沾滿瞭肉香和辣爽的口感著實讓人驚艷。片片牛肉在紅綠相間的映襯下,如同遊走於一片綠野仙蹤,這樣一盤色香味俱全的小炒,帶著煙火氣,夾著市井息,讓我吃光瞭兩碗米飯。

我小時候也是不吃香菜的,無論爸媽如何誘導策反,盡數香菜的美味與營養,都無法讓我動容。直到某一天,我站在烤冷面的小攤前,因為刷手機太認真而少提瞭那句說瞭多少年的“不加香菜”,然後……當我把埋在手機前的頭抬起的那一刻,攤主遞上瞭我的那份烤冷面。

當然有香菜,那是大江南北,攤主與食客默契秉承的心照不宣:沒有特別聲明,烤冷面裡必須有香菜。吃還是不吃?是個問題。作為一個成年人,自己犯的錯誤自己承擔,深吸氣,大口下去:裹著半熟的香菜體態柔軟,口味卻依舊清爽滋潤,恰如其分的化解瞭“烤”的油膩。同樣的冷面板、雞蛋、烤腸,如今多瞭香菜讓烤冷面更加層次分明,錯落有致,又一次刷新瞭我對街頭烤冷面的熱愛。從此以後,我走上瞭狂吃香菜的康莊大道。

香菜,愛它的人不可或缺,不愛的人深惡痛絕

從拒絕到喜愛,我對香菜的轉變可能是因為那天我湊巧偷瞭懶,又或者我已經不在是那個非黑即白的少年。但在這個世界上,真不是每個人都能如我一般,在某天突然開竅走向香菜的懷抱。畢竟,有那麼一小部分人可能會終其一生對香菜嫉惡如仇。

吃香菜是一種傳承,厭惡香菜卻是命中註定,因為對香菜的愛與恨本是被那股來自基因序列的神秘力量所控制。堅定的反香菜黨們,很可能在11號染色體上攜帶瞭一段叫OR6A2的基因,使得在味覺和嗅覺上感知香菜的氣味像是臭蟲味。正如同香菜的英文名Coriandrum的來源:希臘語koris的本意就是臭蟲,大概最早吃香菜的人也有這段當時未曾自知的支配基因吧。

雖說我們經常能遇到不吃香菜的朋友,但香菜從西漢張騫出使西域被帶回來至今,活躍在餐桌之上經久不衰,又被冠名以“香”菜,真實實力不容小覷。從營養學上講,香菜中所含的胡蘿卜素要比西紅柿、菜豆、黃瓜等高出10倍之多,一般人食用7~10克香菜葉就能滿足人體對維生素C的需求量。撇開味道不說,香菜大有裨益,如果不是身體裡隱藏瞭基因密碼,吃香菜何樂而不為呢?

香菜,愛它的人不可或缺,不愛的人深惡痛絕

相比於愛恨的分明,人類的味覺微妙而復雜,連著腦又牽著心,容易拒絕的是味道,最終的接納卻是源於順其自然的繼承,或者某種情感閃現下勇敢的嘗試。所以,如果你也有吃香菜的爸媽,很可能和曾經我一樣,信誓旦旦的抗拒,滿心歡喜的享受。

那麼,香菜,吃還是不吃?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