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老君的交易

太上老君的交易

告密是被世人所唾棄的行為。

因為血脈相傳或興趣相投組成的親密關系,是人際交往中的基礎,人們天然會去信任自己的親人和好友。

相信他們,把後背交給對方,互相依賴與托付,有一種愉悅的安全感。而告密者的行為,卻是用最極端的方式來毀滅這種信任感,扼殺人性中美妙的閃光點。

告密者隻會給別人帶來痛苦的體驗,被人唾棄自然是理所應當的。

人人都不喜歡告密者,其原因在於:

第一,都說告密是人性最大的惡,事實上更大的惡是人在告密之後依然信心滿滿,正義在握,絕不悔改。

第二,猶大是人類告密行為的集大成者,在思想史的維度上,猶大是告密者的坐標,是告密行為的一個圖騰。但有趣的是,公元時間之初的猶大,其羞愧之心似乎尚存,所以他的行為殘留著兩個亮點,一是退回法利賽人的賄賂金,退回血汗錢;二是自殺,上吊而死。

第三,反過來看我們這個時代的告密者,他們會退回血錢嗎,他們會羞愧以至於上吊自殺嗎? 如果說過去的人們作惡可能還有些底線,那麼今天的人們作惡,真的是沒有最惡,隻有更惡。

可嘆現在的人玩弄告密的技術,也是這麼得心應手,連猶大殘留的一點點羞恥之心也已經完全弄丟瞭。

告密行為是違反人性的。告密者的形象總是陰暗可憎的。他們告密的目的絕大多數是為瞭滿足自己的私利,出賣別人的秘密,來獲取自身利益。

同時,告密行為會給社會帶來極大的不安全感。

人類是群居性的社會動物,人的共性是希望得到他人的尊重與認可,而告密者打破瞭這種共識,背叛是最大的不尊重與不認可。

人類社會是建立在各種有形無形的契約之上,個體之間的信任度越高,交際成本越低。

但古今中外,告密者一直是有市場的,他們總能用情報、消息來博取一些人的歡心。告密者的最大受眾是君王、領袖,或者集體中的決策者。

他們可以從告密者這裡獲得一定的安全感,一種能夠聽到一切、看見一切的心理滿足感。君王為瞭保持權力的絕對可控性,不能完全信任任何人,不能輕信屬下的忠誠,更不能將自己的命運維系在他人身上。

君王會懷疑一切,對所有在意的人和事,組織耳目暗中監視,如錦衣衛血滴子,直達天聽。這種“事無巨細皆欲周知”的渴求,便是告密者生存的土壤。

告密者頻頻出現,必然會增加社會的運行成本。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

你比如在西遊記裡,金角大王銀角大王這兄弟倆被抓後,就沒有作為一個告密者出賣自己的老板。

西遊記原著小說裡,他們的老板太上老君撈人的時候,跟孫悟空有一段對話:

老君道:葫蘆是我盛丹的,凈瓶是我盛水的,寶劍是我煉魔的,扇子是我搧火的,繩子是我一根勒袍的帶。那兩個怪:一個是我看金爐的童子,一個是我看銀爐的童子,隻因他偷瞭我的寶貝,走下界來,正無覓處,卻是你今拿住,得瞭功績。

大聖道:你這老官兒,著實無禮,縱放傢屬為邪,該問個鈐束不嚴的罪名。

老君道:不幹我事,不可錯怪瞭人。此乃海上菩薩問我借瞭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師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

老板就是老板,果然是開天辟地的老君,一秒就能把前面說的話都否定,然後編出一個新的理由,逼著孫猴子放人。

金角銀角作為下屬也是非常聰明,就是在老板來救他們之前,不該說的堅決不能說,不該承認的堅決也不能承認。甚至就算孫悟空和豬八戒都知道他倆是太上老君授意來的,他們也不能表露出來他們的作案動機,老老實實的在葫蘆裡面閉嘴就好。

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想要活命,不可能靠自己,唯一的機會,就是老板太上老君。說白瞭,當棋子就要有當棋子的覺悟,擺正自己的位置。你過河小卒追著帥打那不是因為你小卒子牛逼,是因為下棋的人牛逼,還恰好選你過瞭河。

這點政治覺悟都沒有,你當什麼馬前卒?

金角銀角為瞭創造活命的機會,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自作主張,不要搞得盡人皆知,不要牽連上老板,否則神仙也救不瞭你。

太上老君為瞭救他倆,先是偷偷把孫悟空單獨叫瞭出去說話。對於老板來說,撈人的時候,每多一個人知道細節,付出的成本都會幾何級的增加。因此,老板選擇瞭當事人孫悟空這個突破口,一對一的溝通。

而且,當孫悟空不吃“管教不嚴”這一套說辭的時候,太上老君立馬就把前面說的話全部推翻,說這哥倆是孫悟空頂頭上司觀音安排的,一下子就把孫悟空震住瞭,不管信不信,孫猴子都隻能選擇相信。

我鎮不住你,就把你老板抬出來壓你。畢竟,觀音有緊箍咒,是能治得住孫悟空。

再加上老君也向悟空表態瞭,其他打死的妖怪,已然算入師徒五人的“功果”,取經一行人的利益都不受損失,金角銀角這事兒就這麼糊弄瞭過去。回頭,老君隻要跟觀音菩薩再對一下說辭,大傢暗地裡交易勾兌一番,也就完事兒瞭。

但是,如果在老君出手相救之前,金角銀角把不該說的都說瞭,那麼金角銀角別管以前給老君煉瞭多少金銀,老君都不會救他們。因為白手套本身的用途,就是隔離,一旦被染臟瞭,就必然要被拋棄,大佬是不會為一個已經破損的手套而付出巨額的代價。

作為值得信任的下屬而言,金角銀角就是典范,在大佬們博弈的過程中,一方面硬撐著,盡可能給老板們留足夠的交易時間,另一方面少犯錯誤,降低老板們救他們的成本。隻有這樣,才能讓老板願意為瞭他們,在桌子下面,跟其他的大佬們做一輪交易,給金角銀角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

這就是大佬們為什麼那麼討厭告密者,各種嫌棄,用歧視的手段來懲罰告密者,是為瞭讓更多人知道,告密的行為是錯的,是不會產生價值的。

告密者就越少,社會便越和諧。

而類似的故事,在整個取西經的路上,都是非常普遍的,道傢和佛傢的大佬們,都有在凡間的利益代理人,而取經的團隊,不過是規則之下,讓各方有機會借機洗牌罷瞭。

取經團隊把代理人掀翻瞭,那麼大佬也得認賭服輸,私下做交易撈人,同樣,要是有妖怪把取經團隊都掀翻瞭,那麼如來也得暗地裡拿著金條來贖人。

這就是西遊世界運行的規律。

一部偉大的作品,從來不是他的諷刺有多犀利或者故事有多新奇,而是他所描繪的故事內核,總在以不同的形式反復上演。

你比如:

西遊記講的是修身,講的是孫悟空如何一步步被馴化,一部失敗的修身史。

紅樓夢講的是齊傢,講的是賈府如何一步步衰敗,一部失敗的齊傢史。

水滸傳,講的是治國,講的是梁山好漢們的政權如何一步步凋零,一部失敗的治國史。

三國演義講的是平天下,講的是三位英雄創建的國傢一步步消亡,一部失敗的平天下史。

成功無法模仿,失敗卻可為鑒。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

洗洗睡吧,晚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