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就業潮遇上裁員潮,874萬應屆生何去何從?

​作者 | 夢真

編輯 | 金科

2020年的春天,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攪局,使本就嚴峻的就業形勢雪上加霜。

3月、4月對高校畢業生而言素有“金三銀四”之稱。本是企業集中面向高校應屆畢業生招聘的黃金時期。然而2月5日,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教育部、財政部、交通運輸部、國傢衛生健康委印發通知,要求暫停各類高校畢業生就業現場招聘活動,鼓勵高校和用人單位利用互聯網進行供需對接。

當來勢洶洶的就業潮遇到冷收縮的招聘市場,“畢業即失業”對2020屆畢業生而言可能不僅僅是一句戲謔性質的自我調侃瞭。

這屆畢業生,可太難瞭!

| 供給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17年前的非典,曾給當年的畢業生就業市場予重創。

2002年11月底非典疫情爆發,2003年的4月中旬至5月下旬,大量實體店和商場、飯店、培訓班、遊樂場所等閉門,一些企業鼓勵在傢辦公。面臨畢業的大學生們,被關在校內不準出來,出門需要學校高層審批。直到2003年6月15日,中國內地才實現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數均為零的紀錄。在2003年6月20日當天,小湯山醫院最後一批18名患者,康復出院,這場長達7個多月的戰“疫”宣告大獲全勝。

2003年非典疫情過後,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課題研究小組發佈的調研結果顯示,“非典”對就業的影響程度大於對經濟的影響,保守估計,“非典”可能導致瞭127萬就業崗位減少。受春招被暫停以及中小企業裁員、招聘意願降低等影響,大學生群體就業首當其沖。

由於用人單位用工意願的降低,加之無法校招,無法面試,當年大學生求職非常艱難。

根據2003年5月19日的《北京青年報》:北京高校畢業生就業信息網上,4月中旬的註冊單位有255傢,到下旬就下降到102傢。

但與非典時期212萬應屆畢業生相比,就業市場的規模早已今時不同往日。

根據中國教育部官網統計,如今畢業生數量翻瞭好幾倍,從2011年到2019年的十年間,畢業生人數由660萬人增加到834萬人。

當就業潮遇上裁員潮,874萬應屆生何去何從?

2020年研究生考試成績陸續公佈,報考人數一路從2015年的165萬人,漲至2019年的290萬人。2020年考研人數以17%的增速再創新高,達341萬人,相比2015年翻倍。而根據往年考錄比推算,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有200餘萬考生白白陪跑,落榜後面臨就業與復讀的兩難選擇。

當就業潮遇上裁員潮,874萬應屆生何去何從?

高校畢業生規模史無前例,考研熱、國考熱空前,然而統招名額與渠道卻一直在收縮,尤其是名校,保研推免生在高校研究生的實際招生人數中占比大多超過一半以上。

這意味著,越來越多畢業生“無學可上”,隻能湧入就業市場。

國考熱度不減,但與報考人數年年上升相比,招錄人數卻屢屢遭遇下降。

2018報考人數達到166萬人,而2019年國考計劃招錄人數經歷一次銳減,僅為1.45萬餘人,2020年才回升至2.4萬餘人,但近年來招錄比從未超過2%。

與此同時,留學歸國畢業生參與就業人數也將有所增長。2018回國就業畢業生就達到瞭48萬人。

有學者預計2019年僅畢業生整體就業人數將超過900萬人次。而高校擴招趨勢從未放緩,高等教育機構數量年年攀升並持續擴招,為就業市場註水、使大學文憑繼續貶值。

相比2003年的非典,無論是確診人數、波及范圍還是傳染速率,新冠肺炎疫情的形勢都更為嚴峻,外界擔憂其對就業市場的沖擊可能數倍於“非典”。

| 供給端:中小企業遇現金流大考,部分行業應屆生需求下滑八成

就業的供需兩端簡直冰火兩重天。

一面是874萬年年攀高、來勢洶洶的就業大軍,一面是疫情來襲冰凍的企業困局和市場收緊。相比起供給端的“熱膨脹”,作為需求端的企業招聘出現“冷收縮”。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按照中央部署,結合疫情防控需要,各地實施瞭延緩開工、暫停聚集活動、異地返回人員居傢觀察、嚴格小區出入管理、跨區域交通管制等臨時措施。這些臨時措施雖然必要,但企業復工時間推遲,勞動力返崗時間錯後,中小企業受到十成沖擊。

清華大學、北京大學聯合調研瞭955傢中小企業現狀。數據顯示,三成以上的受調查企業現金流隻能維持1個月,17.91%的企業能維持3個月,僅9.96%的企業現金流可支撐6個月以上。

當就業潮遇上裁員潮,874萬應屆生何去何從?

雖然復工正在穩步進行,但29.58%的企業估計疫情導致2020年營業收入下降幅度超過50%,28.47%的企業預計營業收入下降20%-50%,合計58.05%的企業2020年營業收入下降20%以上。企業支出壓力主要來自於支付員工工資和五險一金,其次是支付應付賬款和償還銀行貸款。

造血不足,為渡過現金流短缺難關,不少企業選擇“裁員”、“降薪”縮減人工成本實現“止血”自救。

當就業潮遇上裁員潮,874萬應屆生何去何從?

2月18日中新社香港報道,香港最新失業率已經升至3.4%,總就業人數的按年跌幅更創2003年“非典”疫情以來的最大跌幅。經濟情況仍然疲弱,勞工市場進一步放緩,經季節性調整的失業率升至超過3年來的高位。總就業人數的按年跌幅進一步顯著擴大至1.8%,是2003年第三季以來的最大跌幅。

東亞銀行首席經濟師鄧世安則認為,最新公佈的失業率並未反映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影響,相信未來幾個月的失業率升速會加快,今年第三季很可能會升至4%水平,而今年全年失業率的預測為3.8%。

大陸雖無官方具體統計數據的通報,但從一些招聘網站出具的報告中,仍可以管窺一斑。

智聯招聘近期發佈瞭《2020年春節復工情況調研報告》,從圖中可以看出,除瞭10規模以下的企業,在此次疫情出現以後需求量增加,其他規模的公司,招聘需求都出現瞭下降。

當就業潮遇上裁員潮,874萬應屆生何去何從?

互聯網招聘平臺BOSS直聘2月13日對外發佈的《2020年春節後十天人才趨勢觀察》則顯示,2020年春節後十天(2.3-2.12),就業市場新增招聘需求較2019年同階段減半。除房地產外,其餘行業大類的新增應屆生需求全線下降。其中,廣告/傳媒、汽車行業的應屆生需求跌幅超過65%。此外,強專業型崗位的應屆生招聘需求下滑極為嚴重,數據挖掘、風控、算法工程師、化學分析等崗位的應屆生需求降幅普遍超過八成。

從零星報道中也可以窺見企業的步履艱難。

2月10日復工第一天,新潮傳媒宣佈裁員500人;

西貝400傢線下門店基本都已停業,2萬員工待業,僅員工工資一個月支出就在1.5億左右。倘若疫情在短時間內得不到有效控制,西貝賬上的現金撐不過三個月。預計春節前後一個月時間將損失營收7-8億元。

| 疫情之下,政府與金融系統兜底:保企業即保就業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據新華社報道,截至2月14日,各級財政已安排疫情防控補助資金901.5億元,其中中央財政安排252.9億元。從湖北省疫情防控相關支出,到各地患者醫療救治費用補助;從一線醫務人員臨時性工作補助,到武漢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資金;從基層防疫經費,到疫苗研發、中央醫藥物資儲備經費,都有著各級財政資金的堅強保障。

保企業即保就業。疫情之下,從中央到地方,陸續啟動“援企穩崗”政策,支持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

各省政府“援企穩崗”政策主要圍繞失業保險穩崗返還、推遲調整社保繳費基數、延長社會保險繳費期等主要減負舉措展開:

以上海市為例。今年上海繼續對不裁員、少減員、符合條件的用人單位返還單位及其職工上年度實際繳納失業保險費總額的50%。這項政策實施後,預計全年將有約14萬傢用人單位受益,減負約26億元。

2019年以前,上海社保繳費年度起止日期為當年4月1日至次年3月31日。鑒於目前疫情防控的狀況,今年起將職工社會保險繳費年度的起止日期調整為當年7月1日至次年6月30日,推遲3個月。據測算,預計當年度將為上海企業減輕社保繳費負擔101億元。其中,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約為64億元,醫療保險含生育保險基金約33.4億元。

總體而言,政策呈現免、減、緩三大特征。

“免”即指從2020年2月起,各省份可以對中小微企業養老、失業、工傷保險三項社保的單位繳費實行免征,免征期限不超過5個月,即該免征政策可執行到6月份。湖北省可以將免征范圍擴大到各類參保企業。直接免除社保是最紓困的、最實惠的政策。多數企業的工資和社保是最大的固定成本,減少社保支出可以使企業恢復生產後又一個緩沖期。免征期最長可達5個月,力度空前。

“減”指的是湖北以外的全國其他省份對大型企業等其他參保單位三項社保單位繳費可減半征收,減征期限不超過3個月。由於機關事業單位不涉及經營問題,受疫情影響較小,因此不納入此次減免政策的范圍。

“緩”指的是受疫情影響,生產經營出現嚴重困難的企業可申請緩繳,緩繳期限原則上不超過6個月,緩繳期間免收滯納金。

一些地方政府還出臺瞭針對不同群體的利好政策。如湖南、吉林開發公益性特崗,對就業困難人員等進行臨時性兜底安置;天津為在津創業人員提供最高30萬元的創業擔保貸款,並給予全息補貼;湖北除瞭緩繳社會保險費、返還失業保險費之外,還對春節期間復工的抗疫企業按2000元/人給予一次性吸納就業補貼。

除此之外,監管部門也出臺瞭多項政策促進金融支持防疫,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中國銀行業協會數據顯示,疫情發生以來,銀行業金融機構積極對接疫情防控企業融資需求,加大信貸投放,促進企業生產。

截至2月19日中午12點,各銀行業金融機構合計信貸支持超過7400億元,捐款20.56億元,捐贈物資已超1000萬件。30傢在華外資銀行和大陸臺資銀行提供疫情防控及支持相關企業生產專項授信等貸款支持已超75.5億元,貸款在現行利率基礎上普遍下調0.5個至0.75個百分點。

但盡管如此,疫情期間經濟全面停擺對就業市場的沖擊是不可逆的。雖然各地政府鼓勵開通互聯網線上招聘平臺,但拉勾招聘調研報告顯示,有超過5成的受調查企業表示將暫緩招聘需求和面試邀約計劃。64.22%受調查企業認為線上面試僅能應對前期的人才篩選需求,線下面試終是不可獲缺的關鍵環節。這勢必導致求職時間的拉長和求職難度的增加。

當就業潮遇上裁員潮,874萬應屆生何去何從?

附表:

當就業潮遇上裁員潮,874萬應屆生何去何從?

參考文獻:

[1] 王佳. (2020). 論高校的就業形勢及輔導員就業指導策略. 中外企業傢

[2] 中歐商業評論:《獨傢 | 清華、北大聯合調研995傢中小企業,如何穿越3個月的生死火線》

[3] 財新:《千軍萬馬奔“考研”“國考”獨木橋 就業還是那麼難》

[4] 歷年全國考研報考人數與錄取人數統計(1994-2020)中國考研網

[5] 中國法院網:非典期間全國就業崗位減少127萬

[6] 中國經濟網:香港失業率達3.4% 就業人數跌幅創“非典”以來新高

[7] 新華社:中銀協:銀行業金融機構抗擊疫情信貸支持超7400億元

[8] 上海市人社局官網:上海:“返還失業保險費”等四項舉措減輕企業負擔

[9] 拉勾招聘《“新冠肺炎”期互聯網企業招聘需求調查報告》

[10] 中國新聞周刊:《這屆畢業生,太難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