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去瞭40多次,留下4首詩的地方

來自微信公眾號:“東方紅啦”

毛澤東去瞭40多次,留下4首詩的地方

毛澤東視察杭州小營巷衛生工作

毛澤東曾說,在北京待久瞭,腦子裡就是空的,一出北京去,裡面就有東西瞭。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幾乎每年都要走出北京視察,上海、杭州、武漢、鄭州、成都等地,都是他常去的地方。

其中,杭州是毛澤東最喜歡去的地方,被他稱作“第二故鄉”,在他的一生中,曾40多次來過這裡,並留下瞭4首吟詠山水之作。

暢遊西湖:多次登山作詩兩首

從1953 年到1975 年,毛澤東在浙江工作生活瞭700多個日夜,劉莊園內還保存有毛澤東當年讀書處、采茶處等建築。

毛澤東去瞭40多次,留下4首詩的地方

劉莊原是晚清進士劉學詢的私傢園林,它背倚丁傢山,三面臨西湖,雅號“水竹居”

1953年12月,為制定新中國第一部憲法,毛澤東帶著憲法起草小組來到杭州,入住劉莊一號樓,一住就是兩個多月。

其間,他每天堅持爬山,幾乎走遍西湖附近的大小山嶺。或許是因為工作過於忙碌缺少詩興的原因,此次杭州之行,毛澤東並未作詩。

毛澤東去瞭40多次,留下4首詩的地方

毛澤東在杭州主持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

1955年6月,毛澤東再次來到杭州,住的也是劉莊。這一次,毛澤東並沒有特別直接的工作要做,就是想出去走走、看看,瞭解社會各界對農業合作化問題的看法,進而作出新的判斷。

他再次遊覽瞭西湖各景區,多次登臨西湖附近的名山,興致很高,詩興很濃,接連寫下瞭兩首詩作。

他先是寫下瞭一首《五律·看山》:

三上北高峰,杭州一望空。

飛鳳亭邊樹,桃花嶺上風。

熱來尋扇子,冷去對佳人。

一片飄颻下,歡迎有晚鷹。

毛澤東去瞭40多次,留下4首詩的地方

《五律·看山》毛澤東

北高峰在浙江省杭州市靈隱寺後,與南高峰相對峙,為西湖群山之一,附近有飛鳳亭、桃花嶺、扇子嶺、美人峰等名勝,風景極佳。詩中的“扇子”指的是扇子嶺,“佳人”是美人峰。

據曾任毛澤東秘書的林克在《憶毛澤東學英語》一文中回憶,毛澤東在杭州休息時,遊興很高,接連攀登瞭南高峰、北高峰、玉皇峰、莫幹山等處。在攀登途中,他常要停下來略作歇息,這時往往坐下來學習英語。在多次攀登北高峰之後,他吟詩《五律·看山》,吟罷,安然翻開瞭英文課本,說道,“現在既不熱也不冷,隻有學習嘍!”

他還寫下瞭一首《七絕·五雲山》:

五雲山上五雲飛,

遠接群峰近拂堤。

若問杭州何處好,

此中聽得野鶯啼。

五雲山,是西湖群山中的第三座大山,海拔三百多米,鄰近錢塘江。據傳因有五色彩雲縈繞山頂經時不散而得名。

本詩一、二句寫的就是五雲山上五色雲彩縈繞山頂,遠與杭州群峰相接,近與錢塘江堤相連的絢麗瑰奇景象。

第三句提出設問,導入末句,將杭州美景的典型代表突出出來。寫杭州美景,大多離不開西湖鶯啼這一大特點。唐代白居易《錢塘湖春行》一詩中就把“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傢新燕啄春泥”作為西湖景物的典型。

毛澤東去瞭40多次,留下4首詩的地方

浙江莫幹山

遊莫幹山:回首峰巒入莽蒼

之前,毛澤東曾遊覽過距杭州城60公裡的莫幹山,被這裡的美景深深吸引。再來杭州,毛澤東故地重遊瞭一番。

漢代趙曄在《吳越春秋·闔閭內傳》中記載:“幹將者,吳人也,與歐冶子同師,俱能為劍。越前來獻三枚,闔閭得而寶之,以故使劍匠作為二枚:一曰幹將,二曰莫耶。莫耶,幹將之妻也。”莫幹山在浙江省德清縣西北,為天目山的支脈。相傳春秋時吳國闔閭派鑄劍工在此鑄造莫邪、幹將二劍,劍成身亡,後人即以其名稱此山。

莫幹山中多修竹清泉,為浙北避暑、休養勝地。1952年7月,陳毅在此休養時,一口氣寫下七首小令,詠嘆莫幹山美景。

再度來此,毛澤東的詩興一點也不亞於陳毅。據當年陪同遊覽莫幹山的人回憶,毛澤東曾在傳說為莫邪、幹將用過的磨劍石旁停下腳步,並喃喃自語:“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

在山行道上,毛澤東還情不自禁地吟誦起古人描繪莫幹山的詩句:“參差樓閣起高崗,半為煙遮半樹藏。百道泉源飛瀑佈,四周山色蘸幽篁。”

返回的路上,毛澤東又到觀瀑亭觀瀑佈,然後順蘆花蕩西行。車過良渚,進入杭州地界吳傢塘時,毛澤東吟出一首題為《莫幹山》的七絕:

翻身復進七人房,

回首峰巒入莽蒼。

四十八盤才走過,

風馳又已到錢塘。

與一般寫景詩不同,毛澤東對莫幹山景色並未做正面描繪,僅用“峰巒入莽蒼”“四十八盤”等略加點綴,將著眼點放在遊覽莫幹山返程後的愉悅心情之上,不落窠臼。詩中的“七人房”,指的是毛澤東乘坐的汽車,可坐七人。如此比喻,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觀錢塘江潮:鐵馬從容殺敵回

《看山》《五雲山》《莫幹山》三首詩都寫作於1955年。毛澤東詩詞中的最後一首吟詠山水之作《觀潮》成文於兩年後,地點同樣在杭州。

1957年9月10日,毛澤東再次來到瞭杭州。9月11日(農歷八月十八)上午,他從杭州驅車來到浙江省海寧縣七星廟觀賞錢塘江大潮。

錢塘江大潮自古聞名,以每年農歷八月十八日在海寧所看到的錢塘江潮最為壯觀。南宋周密在《武林舊事》卷三《觀潮》一文中寫道:“浙江之潮,天下之偉觀也。自既望以至十八日為最盛。方其遠出海門,僅如銀線;既而漸近,則玉城雪嶺際天而來。大聲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勢極雄豪。楊誠齋詩雲‘海湧銀為郭,江橫玉系腰’者是也。”

毛澤東去瞭40多次,留下4首詩的地方

2019年9月16日(農歷八月十八)的錢塘江大潮

毛澤東不虛此行。12時20分,潮水奔湧而來,發出隆隆巨響。他凝視著大潮,無比興奮。大潮過後,他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講起在海寧觀潮的原因起來:“南宋的時候,錢江潮可直達杭州,那時我們可以站在吳山上觀看。現在錢江喇叭口因為泥沙堆積變小瞭,所以就要跑到海寧來觀潮瞭。”

下午,在返回的路上,毛澤東又遊錢塘江,之後回到杭州的住處便作瞭這首詩《七絕·觀潮》:

千裡波濤滾滾來,

雪花飛向釣魚臺。

人山紛贊陣容闊,

鐵馬從容殺敵回。

首聯直陳江濤的聲勢,“千裡”形容范圍之廣,“滾滾”形容聲勢之大。“釣魚臺”在錢塘江中段的富春江邊,為東漢嚴光隱居垂釣之處。宋代蘇軾在《念奴嬌·赤壁懷古》中有“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名句,毛澤東這裡借用瞭蘇軾的寫作手法,從海寧到釣魚臺有300多公裡的距離,一個“飛”字寫出瞭江濤的巨大聲勢。

頸聯則記錄瞭觀眾對錢塘江潮的贊嘆,尾聯將江濤比喻為殺敵歸來的百萬雄師,更顯錢塘江潮的氣勢磅礴。

自古以來,錢塘江之潮就是文人墨客吟詠的勝景。唐代李白在《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留下“揮手杭越間,樟亭望潮還。濤卷海門石,雲橫天際山。白馬走素車,雷奔駭心顏”的名句。唐代孟浩然則有《與顏錢塘登樟亭望潮作》的佳作:“百裡聞雷震,鳴弦暫輟彈。府中連騎出,江上待潮觀。照日秋雲迥,浮天渤澥寬。驚濤來似雪,一坐凜生寒。”

在古今文人雅士謳歌錢塘江的文章之中,為毛澤東所稱道的就是枚乘的《七發》。文中有一段“廣陵曲江觀潮”:

疾雷聞百裡,江水逆流,海水生潮;山出內雲,日夜不止。衍溢漂疾,波湧而濤起。其始也,洪淋淋焉,若白鷺之下翔;其少進也,浩浩皚皚,如素車白馬帷蓋之張;其波湧而雲亂,擾擾焉如三軍之騰裝;其旁作而奔起也,飄飄焉如輕車之勒兵。

枚乘這篇洋洋灑灑的大賦充滿瞭綺麗的想象,毛澤東讀後評價說:“文好。廣陵觀潮一段,達到瞭高峰。”

《看山》《五雲山》《莫幹山》和《觀潮》都是寫景之作,在毛澤東的詩作中,這類題材並不多見。從中,我們倒也不必非要解讀出什麼春秋大義。正如毛澤東詩詞研究專傢孫東升在《毛澤東在杭州登山賦詩——讀新發表的毛澤東(詩四首)》一文中說:“1955年夏秋之交,毛澤東來到杭州工作、休養,當時他62歲,已是花甲老人瞭。醫生根據他的年齡和身體狀況,提出要他多安排一些遊泳、爬山、跳舞等活動,以增加運動量,達到健身的目的……他還多次登臨西湖附近名山,一覽西湖美景,並留下數首即興之作。”

參考文獻:

1.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 毛澤東詩詞集[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3.

2.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 毛澤東讀文史古籍批語集[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3.11.

3.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逄先知,馮蕙主編;陳晉,李捷,熊華源,吳正裕,張素華副主編. 毛澤東年譜 1949-1976 第6卷[M]. 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3.12.

4. 龔育之,逄先知,石仲泉著. 毛澤東的讀書生活[M]. 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014.04.

5. (南宋)周密著;蔣文娟編著. 古典新讀 武林舊事[M]. 合肥:黃山書社, 2016.03.

6. 閆彥,朱明堯主編. 錢塘江潮詩詞集[M]. 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 2012.05.

作者:曾珺,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責編:小林

網編:侯潔英

監制:方丹敏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