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企業生死劫:半數上市後市值縮水,頻頻暴雷,融資困難

作者 | 夢真

編輯 | 夢真

獨角獸企業生死劫:半數上市後市值縮水,頻頻暴雷,融資困難

2019年曾是獨角獸企業的至暗時刻。

2019年中國新生獨角獸企業增長首次出現頹勢,不僅占比下跌5個百分點,且增速下滑,僅為美國的45.5%。

普遍虧損,頻頻暴雷,融資困難,大幅裁員,2020年會是獨角獸企業的生死之年嗎?

從三天一傢,到大浪淘沙

獨角獸本是神話傳說中的一種生物,它稀有而且高貴。美國著名Cowboy Venture投資人Aileen Lee在2013年將私募和公開市場的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創業公司做出分類,並將這些公司稱為“獨角獸”。對於企業而言,一旦被冠以“獨角獸”的名號,意味著能受到媒體和資本的追捧、享受政府政策的利好,帶來的是實實在在真金白金。

不少地方政府出臺瞭專門扶持和獎勵獨角獸企業的利好政策。

在此背景下,中國的獨角獸企業發展可謂神速。

2013年,“獨角獸”概念誕生之初,全球75%的獨角獸公司來自美國。後入場的中國在2014年實現“0”的突破,占據瞭12%的全球獨角獸企業份額。其後的每一年中國獨角獸企業數量的增長迅猛,最鼎盛時期,中國平均每3天就會誕生一個獨角獸企業。

CB Insights(創業獨角獸俱樂部)2019年8月27日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獨角獸企業再新高,增至393傢。從占比上看,中美兩國並駕齊驅,共同孕育的獨角獸企業占全球七成,是引領全球獨角獸的最強兩股勢力。

獨角獸企業迎著風口,其成長之快令人瞠目。

聯想實現100億元銷售收入用瞭20年,百度用瞭12年,小米用瞭不到3年。目前,美國獨角獸企業從成立到市值超過10億美元平均需要6年,而中國獨角獸企業發展更快,平均僅需要4.6年,其中中國智能芯片公司“寒武紀”從成立到成為獨角獸企業僅用瞭1年零4個月。

獨角獸企業生死劫:半數上市後市值縮水,頻頻暴雷,融資困難

在獨角獸的基礎上,估值超過 100 億美元的初創企業又被稱作“超級獨角獸”。基於此,2018 年全球共有 22 傢企業被列入陣營,其中,中美各占12傢和7傢。中國螞蟻金服以高達 1500 億美元估值位居榜首,今日頭條、滴滴出行緊隨其後。其餘為英國、印度和新加坡,數量各為一傢。中國獨角獸平均估值高達 59.6億美元,約為其餘國傢和地區平均估值 2 倍。盡管如此,整體上,中美差距依然顯著,並呈現擴大趨勢。

在嚴監管背景下,資金端趨於理性,投資人對新生、前景未知的初創企業保持更謹慎態度,更傾向頭部成熟企業,從而一定程度上限制瞭獨角獸誕生。

進入2019年,“獨角獸企業”遍地開花的時代接近尾聲,大浪淘沙,市場競爭日趨激烈,一批曾經的獨角獸死於野蠻生長。

泥沙俱下,劣質企業終將被淘汰出局。

當中國市場金融去杠桿、風口破滅、監管趨嚴,行業開始“自查”和“淘汰出清”,浪潮退去,資本催熟的年輕的“獨角獸企業”首當其沖,如何存活都成問題。

回望2019年陣亡的明星企業,如估值曾高達100億元的團貸網,國民老公王思聰創辦、曾位列直播行業三甲的熊貓直播,互聯網房產黑馬公司愛屋及烏,自動駕駛的明星公司Roadstar.ai…….其中不乏曾頗受青睞、風頭盛極一時的獨角獸企業。

恒大研究院《中國獨角獸研究報告:2019年》數據顯示,在過去一年裡,標榜獨角獸的企業接連出現“流血上市局面”:19傢上市獨角獸一半以上企業市值縮水,其中觸寶科技遭遇估值三連降,從預計估值 15 億美降至目前 5.3 億美元,降低幅度高達 64.7%

2020年伊始,獨角獸企業仍陷困局、噩耗頻傳。

1月8日蛋殼公寓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的招股書顯示,蛋殼公寓2019年第三季度凈虧損為8.79億元,較上一季度凈虧8.2億元上漲7%,較上年同期凈虧3.9億元增長125%。

與此同時,大洋彼岸軟銀投資的矽谷獨角獸Zume Pizza計劃裁減至多80%的員工。受此影響,軟銀集團的股價跳空低開,盤中一度跌超3%,最終報收21.16美元/股,下跌2.14%。

-資本催熟,泡沫逼近-

盡管科技頭部企業發展良好、老牌電子商務優勢仍在,但中國整體高新科技和高端制造企業增長滯緩,中國獨角獸以互聯網企業為主的格局很難撼動。

恒大研究院指出:2019年汽車交通、醫療健康、文娛媒體行業獨角獸企業發展最為迅速、體量最大,分別增長 11傢、 8傢和5傢,然而這幾類行業中多數新生企業科技含量並不高,50%以上是互聯網型公司。

但轉眼凜冬即來,一批風口上的熱門公司已墜落人間,一地雞毛。

2019年受新能源的影響,汽車交通行業最受資本熱捧,如小鵬汽車、遊俠汽車、Momenta 等新造車勢力和自動駕駛企業大幅增長,成為中國獨角獸企業中最熱門行業。

獨角獸企業生死劫:半數上市後市值縮水,頻頻暴雷,融資困難

在成立之初,造車新勢力吸金能力一流。

據凹凸說媒體統計,2013年至2019年7年間,11傢造車新勢力(包括知豆、遊俠、法拉第未來、小鵬、奇點、蔚來、威馬、理想、前途、博郡、拜騰)累計融資規模高達1239.53億人民幣。2018年鼎盛時期,11傢造車新勢力融資規模達到615.34億人民幣。

獨角獸企業生死劫:半數上市後市值縮水,頻頻暴雷,融資困難

但盡管備受資本青睞、“汽車交通”連續3年力壓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新興技術行業霸占融資規模榜首,造車新勢力燒瞭最多的錢,卻沒有產出實際的收益。

造車新勢力兩極分化嚴重。頭部企業持續領跑,落後企業產出困難,幾乎完全依靠資本輸血和政府補貼。當下造車新勢力以蔚來、小鵬、威馬形成“三足鼎立”的局勢,三者的銷量占據總體銷量的80%以上,大多數品牌處於“PPT造車”階段,遊俠汽車、奇點汽車、拜騰汽車等首款車至今未完成交付。

造車新勢力成績不佳,資本市場隨之遇冷。2019年融資次數5年來首次大幅下降,融資規模較2018年縮水逾6成。

隨著2019年政府補貼退坡,新能源車企銷量腰斬,造車新勢力頻陷醜聞、一地雞毛。遊俠汽車位於湖州的“遊俠汽車年產20萬臺電動車汽車零部件生產項目”所在地工廠停擺;愛馳汽車2018年凈虧損9.7億元,負債率高達97.5%;拜騰汽車汽車量產交付失約;零跑汽車要在2019年完成1萬輛的銷量目標,到2020年,計劃實現20萬輛銷量目標,但目前交付尚不足百輛… …欠薪、裁員、停產和賣地等傳聞不時登上媒體頭條。

-資金鏈存風險,現金流緊張-

2020年,獨角獸企業的普遍面臨資金風險。

獨角獸企業成長快、爆發強是特點,但發展到一定規模就會陷入瓶頸。

即使如 ofo、滴滴出行等著名頭部獨角獸企業,在補貼退坡後,因無法深入瞭解消費者和無序擴張、未結合自身優勢作出良好規劃,早期資本充裕而提升的企業規模和估值,面對激烈競爭,很難繼續維持優勢。

2019年前三季度IPO或擬IPO的科技獨角獸營收不容樂觀。13傢科技獨角獸企業中,10傢為虧損狀態。據蛋殼公寓招股書披露的數據,2019年前10個月,蛋殼公寓收入超50億人民幣,較2018年同期的16.73億元增長瞭198.8%,但虧損高達28億元。蛋殼公寓下周五赴美上市,擬靠IPO自救。

獨角獸企業生死劫:半數上市後市值縮水,頻頻暴雷,融資困難

獨角獸企業現金流暗藏風險。2018年OFO就是由於公司商業模式的缺陷性導致公司現金流不足,最終導致瞭押金擠兌風暴。瑞幸、青客公寓、蛋殼公寓、金融壹賬通等多傢科技獨角獸企業賬上自由現金流為負,現金儲備隻能撐上半年。

獨角獸企業本身造血能力尚未成熟,而另一方面,資本輸血能力又大幅下降。

《2019年中創投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國內一級市場共計發生2787筆投融資交易(不含並購、上市),總計交易金額接近3629億元人民幣,這一數字還不足2018年的四分之一。

雖然獨角獸企業融資境遇要較其他企業好得多,優質項目依然受到資本熱捧,但普華永道2019年獨角獸企業CEO調研報告顯示,在已經過去的2019年裡,有56%的企業已經經歷瞭資金鏈斷裂風險,這一比例較2018年上漲瞭8個百分點,“資金鏈斷裂”仍是獨角獸企業面臨的最大危機。

一旦資金鏈斷裂,就會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資本寒冬,管理好賬上現金流是獨角獸企業面臨的嚴峻挑戰。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