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新疆之行:(8)塔什庫爾幹之行

帕米爾,塔吉克語中的“世界屋脊”,古波斯語中的“平屋頂”。我國早在漢代因帕米爾多野蔥或山崖蔥翠就稱之為“蔥嶺”,直至清朝中後期我國還完整擁有整個帕米爾高原。

在前面的帕米爾遊記中說到,清朝時為瞭方便管理曾根據部落分佈把整個帕米爾分為八帕,可是1883年後,沙俄強行占去5帕半,英國占得1帕(即阿富汗的瓦罕帕米爾),清朝原先完整管轄的8帕縮水剩1帕半。因此,現在我國僅僅擁有整個帕米爾高原的東部傾斜坡面。

我國現在的帕米爾高原上領土基本就是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這個塔吉克族自治縣也是我國唯一與三個國傢接壤的縣。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從北到南分別與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三國接壤,邊境線長888多公裡,該縣周邊鄰近國傢還有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印度等。

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在帕米爾高原東南端,平均海拔4000米。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這是第一次上塔什幹拍的,現在發展很快,不荒涼瞭。

漢代此地為西域蒲犁國地(漢西域三十六國之一),北魏至唐為喝盤陀國,又作渴盤陀。宋、元屬於闐,明代屬葉爾羌。清光緒(1902年)設蒲犁分防廳,隸莎車府。1913年置蒲犁縣。1954年9月17日成立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

塔什庫爾幹是我國塔吉克族最大的聚居地。我國塔吉克族總人口約5萬,80%以上就居住在塔什庫爾幹縣。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我國塔吉克族的語言屬於印歐語系伊朗語族帕米爾語支。中亞塔吉克人的祖先是古代伊朗語的部族,包括瞭古代雅利安人、塞人、粟特人、吐火羅人、巴克特利亞人等中亞(西域)一帶最古老的土著民族。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塔吉克和突厥是中亞細亞的兩種基本民族成分。突厥較晚才從中亞北部西遷中亞,而塔吉克則是當地的土著民族。因此,塔吉克民族史實際上是一部中亞的歷史。

公元公元874年,塔吉克人建立第一個王朝——薩曼王朝,這也是中亞的第一個伊斯蘭教國傢。薩曼王朝以中亞的佈哈拉為首都,幅員遼闊、國力強盛。

塔吉克人的伊斯蘭薩曼王朝與維吾爾人前身的非伊斯蘭喀喇汗王朝(信仰中北亞的原始宗教——薩滿教)從一開始就兵戎相見,經過長達百多年的戰爭,最終薩曼王朝被喀喇汗王朝所滅,但戲劇性的是喀喇汗王朝此時卻早已皈依瞭伊斯蘭教。

公元905年薩曼王朝內部惡鬥,失敗一方薩曼王弟弟納賽爾居然投向敵國喀喇汗王朝,逃到瞭喀什噶爾。後來納賽爾收喀喇汗王朝第三代大汗奧古勒恰克·佈格拉汗的侄兒索圖克(其父為喀喇汗王朝第二代大汗巴茲爾)為徒,向其傳播伊斯蘭教。

公元915年的一個深夜,16歲的索圖克帶領自己的穆斯林親軍,在喀什噶爾的皇宮內進行瞭一場流血的宮廷政變,殺死瞭不信伊斯蘭教的喀喇汗王朝大汗奧古勒恰克,一舉奪取瞭喀喇汗王朝大汗之位,這就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索圖克.佈格拉汗。索圖克·佈格拉汗把伊斯蘭教引進瞭喀喇汗王朝,之後他的長子阿爾斯蘭汗繼位,正式定伊斯蘭教為喀喇汗王朝的國教。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塔什庫爾幹縣城街頭隨拍的相片,當地的塔吉克族居民外貌明顯有別於新疆其他少數民族。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塔吉克族是中國唯一操伊朗語族語言的民族。我國塔吉克族的語言屬於印歐語系伊朗語族帕米爾語支。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塔吉克族女人帽子很漂亮,帽子上鑲有很多飾物,外出時,帽子外要披一條數米長的紅、黃或白色大頭巾。現在似乎隻有年齡大的塔吉克婦女才紮頭巾瞭,年輕的都露出美麗的面容。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塔吉克族是我國五十六個民族中唯一的歐羅巴人種,即白種人。大多外貌深目藍眼、薄唇高鼻、白膚黃發,須發旺盛。當然,在高原上從事戶外放牧的塔吉克族人也是像藏民一樣被曬成黝黑中透出酡紅的高原色瞭,就像印度人雖然是白種人但大多膚色黝黑的一樣。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新疆維吾爾族是由多民族融合形成的。突厥有個部落叫回紇(回鶻)原先世代生活在漠北草原,建立回鶻汗國近百年後由於內鬥被黠戛斯人乘機擊敗滅國。隨即回鶻部眾分別向西、向南、向東遷徙。其中遷入南疆的回鶻人融合當地操印歐語系語言的土著塞人、月氏人、吐火羅人,以及唐朝“安史之亂”後絲綢之路斷絕被迫留居西域的漢族人等多種族人。回鶻人屬於蒙古人種(黃種人),而南疆塔裡木盆地綠洲的土著居民基本是印歐人種,所以南疆近千年多民族交融形成的維吾爾族是多人種混合的民族。

塔吉克族卻是人種構成單一,中國唯一的歐羅巴人種。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如果隻看人種,說是在歐洲,恐怕都會有人信的。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年輕的塔吉克族姑娘,打扮時尚,歐派風格,美麗動人。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不知道是不是母女,但服飾對比明顯,中老年塔吉克婦女保持著傳統民族服飾。

塔什庫爾幹,在塔吉克語裡是“石頭城”的意思。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突厥語中塔什庫爾幹意為“石頭城堡”,這個石頭城堡至今猶存,就在塔什庫爾幹縣城東北面。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古時候大洋間是無法通航的,因此帕米爾是亞歐大陸東西方兩端往來交流的必經之路。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是古“絲綢之路”上一個極具戰略地位的城堡,曾經是古絲道上最大的驛站。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漢唐時,從南疆的喀什、英吉沙、葉城、莎車等處上帕米爾高原的幾條山路匯集於塔什庫爾幹石頭城下。此城堡再往前有幾條天然谷道可通紅其拉甫達扳、明鐵蓋達坂、瓦赫基裡達板山口,繼而通聯到中亞、小亞細亞、南亞次大陸以及更遠的歐洲。

因此,實際上塔什庫爾幹是東方絲綢之路的終點和西方絲綢之路的起點。

我國關於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的記載最早見於《梁書》:盤陀國(今塔什庫爾幹縣),國有十二城,風俗與於闐相類,出好氈、金、玉。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唐玄奘去往西天取經,是繞過帕米爾高原的。他向西北越過天山經現在的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再南下阿富汗、巴基斯坦到印度的。公元644年,唐玄奘取經回國時就直接翻越瞭帕米爾高原,途經塔什庫爾幹石頭城。

據《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當年唐玄奘取經歸國途中,曾在塔什庫爾幹停留20餘日,詳細地考察瞭去竭盤陀國的歷史與地理。唐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記述:“羯盤陀國周二千餘裡,國大都城基石嶺,背徒多河,山嶺連高,川原隘狹”,並描述稱石頭城“城周二十餘裡”,足見當時該城堡的繁華。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唐玄奘著書嚴謹,記敘簡潔,非有足夠的考證一般不會將不可靠的材料隨意寫入書中,可是他卻用400餘字記載瞭一個“漢日天種”的傳說。

《大唐西域記》卷十二《竭盤陀國》一節中說:竭盤陀國王自稱是至那提婆瞿旦羅,即“漢日天種”。

唐玄奘較詳細地記述瞭當時塔什庫爾幹流傳的“漢日天種”的傳說——古代一個中國公主遠嫁波斯,時遇兵亂,使臣隻好將公主“置於孤峰,極危峻,梯崖而上”。兵亂過後,要送公主回國,卻發現“女已有娠”。公主侍女告知使臣“勿相尤也,乃神會耳”,說是每天正中,有一天神與公主相會使其受孕。於是使臣便在石峰之上“築宮起館”,是為朅盤陀國,公主與天神生下的孩子被擁立為國王。從此,塔什庫爾幹人“以其先祖之出,母則漢土之人,父乃日天之種,故其自稱漢日天種。然其王族,貌同華夏,首飾方冠,身衣胡服。”這個“漢日天種”發生地是塔什庫爾幹另一個古堡——公主堡。這個公主堡坐落在石頭城南面約70公裡明鐵蓋一座海拔4000多米高山上,城堡位置掌控著古絲綢之路咽喉,是中國目前所知的最高的古代城堡之一。

這是第二次到石頭城,有別於第一次上石頭城初秋的天高氣爽,此次深秋之際雲霧低沉,天空飄蕩毛毛細雪。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帕米爾高原荒漠上,稀疏的灌木叢被冰雪凍成黃褐色。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遠遠望見石頭城瞭。

這石頭城雄踞要津,氣勢雄偉。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就坐落在卵石堆上,也許在冷兵器時代,投擲亂石頭也是守衛城堡的重要手段。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建於石山包上的石頭城分為內城外城兩部分。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經歷一千多年的滄桑,外城基本已全毀,僅有多層或斷或續的城垣。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隔墻之間石丘重疊,亂石成堆,專傢依稀可辨出城墻、炮臺和民居的殘址。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內城從石丘腳下砌起,與頂齊高,保存較為完整,粗略可見原先的王宮,官府,官員宅第、佛廟等建築殘址。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石頭城整座城都是石頭壘砌而成,因此遺址遺存最多的就是石頭,另外也有不少石頭是專門堆放在城上的,估計在古代這是非常實用的守城武器。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據考證,現在石頭城遺址為唐代遺存,曾出土過唐代錢幣、和田文書等。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土壘墻歷經千年風雨雪霜,頑強屹立不倒!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石頭城的城墻用泥和石塊砌成,大部分城墻、城垛、女墻、角樓、碟孔和東北角大門保存完好。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咱在石頭城墻上俯瞰四周皆雪山。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西面是喀喇昆侖山的皚皚雪峰。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站在石頭城東面往下看,豐沛的廣闊草原,牛羊成群。

東面是塔什庫爾幹河水流淌其中的阿拉爾草灘牧場,青色草場後面也是冰峰聳立。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每到深秋時節,翠綠的阿拉爾草灘牧場變成金黃色地毯,所以被稱為“阿拉爾金草灘”。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北方是來時路,遠方的慕士塔格冰山在夕陽斜暉照耀下閃爍著金色的光芒;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越過南邊塔什庫爾幹縣城,遠遠冰峰群山中就是中國巴基斯坦交界的紅其拉普口岸瞭。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幾年前,初上塔什庫爾幹石頭城,還沒有幾個遊客,所謂“一片孤城萬仞山”。

天地悠悠,唯有白雲作伴。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站在千年土夯城墻垛口,殘墻猶存,古人何在?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土墻縫隙,清真寺在夕陽中分外顯眼。

塔吉克祖先為波斯人,古代波斯信仰中國史稱祆教(拜火教)。祆教是摩尼教之源,祆教在基督教誕生之前是中東最有影響的宗教,是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伊斯蘭化傳入西域後,帕米爾高原也全盤伊斯蘭化。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隨著夕陽落山,天地暗淡,寒氣泛起。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凝望石頭城遺址中的殘垣斷壁亂石堆,在昏暗的暮光中獨自感受千百年前這高峻荒原上的厚重歷史仍在緩緩流淌著。

塔什庫爾幹石頭城生活世代居住著中國唯一的白種人民族

再見,夕陽中雪峰下屹立千年,見證古往今來無數高原之客的帕米爾高原塔什庫爾幹石頭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