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禾田IPO:被舉報“圍標串標”後中標項目被廢,曾因投標事宜卷入行賄案

來源|價值線

編輯|價值線 文林

玉禾田IPO:被舉報“圍標串標”後中標項目被廢,曾因投標事宜卷入行賄案

玉禾田環境發展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玉禾田”)於今日申購。玉禾田擬於創業板上市,本次公開發行股份3460.00萬股,募集資金10.77億元,分別用於環衛服務運營中心建設項目、智慧環衛建設項目、補充流動資金項目。

在玉禾田沖刺IPO的關鍵時刻,有知情人士向價值線爆料:玉禾田在常德市桃源縣環衛招標中出現圍標串標違法行為,中標後玉禾田董事長周平未兌現獎金,被當時人項目經手人劉文藝實名舉報,後被取消中標資格。

價值線研究公司招股書等多方資料發現,玉禾田在投標上多次違規,曾因投標事宜曾卷入行賄案,但公司在兩版招股書中均未披露,值得註意的是在投標上屢搞小動作的玉禾田於2018年、2019年中標瞭多個大項目。

違規拿標被舉報 歷史行賄曝光

始創於1997年的玉禾田歷經二十二年的發展,其業務范圍遍佈數十個城市。

玉禾田從事的環保行業均為百萬、千萬甚至過億的政府項目,因此公開招標成為公司參與項目的主要渠道之一。

2018 年9 月、10 月和 11 月,玉禾田曾公告拿到9個新標,價值10 億多元。

近日玉禾田公告,中標澄邁縣永發等 6 鎮、金江鎮美亭等 4 責任區及金安籌備組環衛一體化項目,中標金額為 7464 萬元。9 月,玉禾田與江川區簽署瞭玉溪市江川區城鄉環衛一體化PPP 項目投資協議。

公司沖刺IPO的關鍵時刻,有知情人士向價值線爆料:玉禾田在常德市桃源縣環衛招標出現圍標串標違法行為,中標後玉禾田董事長周平未兌現獎金,被當時人項目經手人劉文藝實名舉報,後被取消中標資格。

某招標網顯示,2018年9月29日玉禾田中標桃源縣城鄉垃圾一體化項目(一期)服務采購項目。

玉禾田IPO:被舉報“圍標串標”後中標項目被廢,曾因投標事宜卷入行賄案

然而,在2019年2月份,桃源縣城鄉垃圾一體化項目(一期)服務采購-廢標(終止)公告出現在招標信息平臺,廢標原因為投標供應商不足三傢。

玉禾田IPO:被舉報“圍標串標”後中標項目被廢,曾因投標事宜卷入行賄案

中標公告中明顯顯示投標供應商達到三傢,這背後無疑另有隱情。

某法律專業人士告訴價值線,投標無效其實是最簡單的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第六十七條 投標人相互串通投標或者與招標人串通投標的,投標人向招標人或者評標委員會成員行賄謀取中標的,中標無效;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其實,在源縣城鄉垃圾一體化項目(一期)服務采購的投標上“做手腳”並不是玉禾田的第一次。價值線發現,利用“特殊手段”在投標上做文章是玉禾田的慣用伎倆。

價值線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查到(2017)滬0117刑初550號刑事判決書後發現,玉禾田因投標事宜曾卷入行賄案,該判決書的發佈日期為2018年9月28日,但公司在兩版招股書中均未披露。

該刑事判決書顯示:2014年11月至2016年12月,被告人陳某某、姚某在分別擔任上海華僑城公司後勤部副經理、後勤部環衛室副主任期間,利用對外包清潔公司監督管理以及參與外包清潔項目招投標工作的職務便利,在對外包清潔公司上海玉禾田環境管理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玉禾田公司”)進行日常考核、考勤及確定2017年度投標單位的過程中,為玉禾田公司謀取利益,多次收受玉禾田公司賄賂共計人民幣145,800元。

上述法律人士還稱,投標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屬於招標投標法第五十三條規定的情節嚴重行為,由有關行政監督部門取消其1年至2年內參加依法必須進行招標的項目的投標資格:

(一)以行賄謀取中標;

(二)3年內2次以上串通投標;

(三)串通投標行為損害招標人、其他投標人或者國傢、集體、公民的合法利益,造成直接經濟損失30萬元以上;

(四)其他串通投標情節嚴重的行為。

玉禾田是否存在招標投標法第五十三條規定的情節嚴重行為呢?

根據最近有關媒體報道及公司公告,玉和田於2018年、2019年多地項目中標。這些中標的背後,是否還存在違法違規行為?價值線將繼續關註。

經營異常名錄“常客”

早有媒體報道玉禾田子公司頻頻“喜提”經營異常名錄。

據市場監督管理局數據,2014年9月12日,玉禾田子公司深圳市玉蜻蜓有害生物防治有限公司,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2014年9月12日,玉禾田子公司深圳市金楓葉園林生態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2018年3月2日,玉禾田子公司福建玉禾田環境事業發展有限公司,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2015年7月23日,玉禾田子公司江西玉禾田環境事業發展有限公司,未依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八條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2015年8月3日,因未依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八條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2018年7月6日,玉禾田子公司成都玉禾田環境管理服務有限公司,因未依照《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八條規定的期限公示年度報告,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2019年11月4日,在企業農民合作社個體工商戶年報抽查中,玉禾田佳木斯分公司通過登記的住所(經營場所)無法聯系。

2019年7月2日,在企業公示信息和登記事項雙隨機的抽查中,玉禾田子公司深圳市玉禾田物業清潔管理有限公司,其南昌縣分公司通過登記的住所(經營場所)無法聯系。

另外,玉禾田子公司廣州玉禾田環境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玉禾田”),多次因丟失發票被處罰。

據穗地稅海簡罰〔2015〕69號文件,2015年9月2日,廣州玉禾田因丟失發票的違法行為被處罰。

據穗地稅海簡罰〔2015〕60號文件,2015年9月2日,廣州玉禾田因丟失發票的違法行為被處罰。

據穗地稅海罰〔2015〕387號文件,2015年8月14日,廣州玉禾田因丟失發票的違法行為被處罰。

據穗地稅海罰〔2015〕180號文件,2015年2月11日,廣州玉禾田因丟失發票的違法行為被處罰。

屢次“上榜”經營異常名錄及因丟失發票被處罰,折射出玉禾田股份公司治理或存漏洞,或許玉禾田的問題遠不止於此。

除瞭投標上存在違規外,知情人向價值線還爆料瞭玉禾田其他多方面的違規,價值線正在核實之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