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價格閃崩30%,A股相關產業鏈誰漲誰跌?

3月9日(周一),受國際原油價格暴跌影響,截至發稿,美佈兩油跌30%,亞太股市重挫。

A股方面,兩市低開,盤中弄三大股指均低位震蕩。截至收盤,上證指數收盤跌3%,創業板指跌4.5%,兩市成交仍超萬億元。個股逾3200隻下跌,80餘隻錄得漲停。芯片、半導體、消費電子等板塊深度回調;口罩、特高壓概念股逆市表現強勁。

早盤間,受國際油價下跌的影響,A股石油服板塊集體重挫,“兩桶油”中國石油(601857.SH)、中國石化(600028.SH)雙雙低開。但跌勢並未持續太久。午後,“兩桶油”展開攻勢,雙雙翻紅。截至收盤,中國石油收報5.15元/股,仍跌0.96%。

素有“大宗商品之王”稱號的原油是許多產業鏈的最上遊,其價格的漲跌將極大地影響工業品至終端消費品的價格波動。

A股市場內,與原油產品最息息相關的航空航運、化工、服裝等板塊,今日盤中表現出不同分化態勢。那麼,國際原油的下跌會對A股的相關產業鏈有何影響?

A股短期承壓,中長期趨勢不變

節後,引領A股走出反彈行情的半導體、國產軟件、雲辦公、工業互聯網等科技板塊計近集體提熄火。有業內人士質疑,科技股的深度回調真是油價暴跌帶來的結果嗎?

一位不願具名市場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依據往年A股的春季行情,節後領漲兩市的5G、半導體、新能源車等板塊的估值已經相當高瞭。我認為,科技股今天大幅回調也是市場乘著油價大跌的情緒面進行拋售,去泡沫化。另一方面,也展現瞭市場對一季度的業績對股價的支撐性保持謹慎。即便沒有油價下跌,科技股拉出的這波春季行情也已步入尾聲,大盤或迎來震蕩式調整。”

“在油價暴跌形勢下,短期來看,A股會帶來一定沖擊,但無需恐慌。”他補充道,“我們的政策執行力和空間更有優勢,中長期吸引資金的趨勢不會改變。”

一位化工行業的分析師指出,“原油價格對市場有明顯的影響是相關產業鏈。如果這是在疫情之前發生的暴跌,那麼航空航運、汽車股、塑料等都是利好的,新能源、電動車板塊將會承壓。但今天的汽車制造商都不同程度的下跌。本應該受益的行業正在應對油價下跌和疫情帶來的業績不確定性。”

國盛策略認為,海外的擾動因素引發的震蕩或延續,但主要矛盾仍在國內自身,短期內A股主要矛盾仍應聚焦在疫情防控的卓有成效及逆周期調節的持續加碼,作為全球“避險港”的A股不必過度恐慌。

產業鏈利好還是利空,需具體分析

原油的下跌,對A股上下遊產業鏈的影響需要區分看待。上遊開采及衍生油服行業利空,個股錄得不同程度的下跌;中遊煉化原油的企業短期庫存價值下降,中長期則有利於成本降低;下遊企業有剛性需求,但考慮到疫情引起的消費需求釋放滯後,走勢或不一而同。

航運板塊開盤便集體大漲,招商輪船(601872.SH)收報漲停,中遠海能(600026.SH)逼近漲停。

同時,航空股也於午後二次發力,華夏航空(002928.SZ)漲停、中國國航(601111.SH)、春秋航空(601021.SH)逆勢上漲;服裝傢紡板塊表現較活躍;化工板塊幾乎全線飄綠,龍頭企業恒力石化(600346.SH)收跌逾5%。

航空航運在飛行運輸過程中石油被大量需求消耗,油價的大跌使得運輸成本下降,無疑是利好。但,疫情仍在全球范圍蔓延引起的消費需求降低的影響仍無法被忽略。

前述業內人士指出,“這次產業鏈的變化存在更多不確定性。眼下全球疫情尚未得到完全的控制,國內的消費需求仍沒有完全恢復。以航空業為例,原油下降是利好航空公司,但機票的跌幅也不小。若是後者跌幅超過前者的話,航空公司是多飛還是少飛呢?”

另外,原油是工業品產業鏈的最上遊,今日A股市場的化工企業幾乎沒有懸念的全線下跌。高盛指出,將2020年第二季度佈倫特油價預期調降至30美元/桶,並警告油價可能下跌至20美元。化工企業的後期走勢備受市場關註。

某化工上市公司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油價的傳導機制在化工產業鏈是非常迅速的。煉化作為產業鏈的中端,短期來看,產品庫存價值不可避免沖擊,沖擊影響基本與油價跌幅保持一致。如果油價持續下行,中長期或將讓化工業迎來周期性復蘇。事實上,2015年時,原油也曾下跌逾30%,2017~2018年行業則迎來瞭約兩年的復蘇期。”

“以石油為原料的塑料、橡膠、化纖是產業鏈下遊的剛性需求。剛需特征的保護使得下遊產品的價格下降空間小的多。需求一直都在,煉化成本降低瞭,長期來看是利好化工業的。”前述人士補充道,“利好限於龍頭企業的抗壓能力、套機保值措施等。小企業或受油價暴跌影響,也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需要註意的是,根據我國現行的石油價格管理辦法,當掛靠油種價格低於40美元後,我國成品油價格將不再跟隨國際油價進行下調,對於煉廠而言形成瞭政策套利機會。在業內人士看來,若油價進一步下跌,或很大程度上刺激我國煉廠的原油采購,進而托底原油需求。

國金證券研報也指出,因疫情導致的消費低迷,化工品的產銷正處於歷史最低。以及油價暴跌等極端罕見悲觀情景同時發生的狀況下,大煉化產業鏈價差“死扛”不降,且保持瞭超過4個月的時間並逆勢有所回升,說明產業鏈價差“鐵底”區間充分經受瞭考驗。考慮到之後的行業供應端增速大幅下滑,而疫情後周期需求逐步回暖,煉化行業長周期價差底部驗證,後續長周期盈利持續向上可期。

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局勢尚不明朗,投資者應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煉化廠會儲備大量原油應對外部風險,包括在期貨市場的套保措施。油價跌有利於遠期前景是沒錯,但若公司此前恰好在期貨市場做多瞭石油,鎖定油價波動的損益,此番油價大跌便是大虧。且上述行為到定期報告才會披露,加大瞭投資者的不可預知的風險。”一位市場人士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