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戈|全球性危機?原油之災遠比想象的嚴重

正如你看到的,在過去兩周裡,動輒暴跌千點、震幅高達4%以上的主要股市;從2%附近一路暴跌至隻有0.76%的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一天跌幅接近10%的國際世界油價;飆升至次貸危機以來最高水平的恐慌指數;躁動不安蠢蠢欲動的金價;緊急且激進的50基點的美聯儲大幅降息……這一切隻能指向一個鮮活的現實

我們的世界已經處在危機的至暗時刻,至少在金融市場層面是這樣。

一、到底發生瞭什麼?

三月鶯飛草長,“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江南河岸邊的螺絲,也到瞭最肥美季節,俗語:三月螺,賽隻鵝。但如果那隻鵝是“黑天鵝”,俗諺可能不這樣寫瞭……

周六,OPEC與俄羅斯關於石油減產的談判破滅,沙特按下“世紀石油戰”的核按紐,宣佈:

  • 四月擴大石油生產至每天1200萬桶(目前970萬桶);
  • 四月向亞洲出口石油,每桶降價4-6美元
  • 四月向美國出口的石油,每桶降價7美元

油價斷崖式下跌30%,創下海灣戰爭以來最大幅度,這純屬自殺式降價;

其實除瞭驚嘆油價“史詩性下跌”外,一個巨大的黑影已經悄然盤旋在全球股市和債市上空….

許戈|全球性危機?原油之災遠比想象的嚴重

二、為啥談崩瞭?你別想霸占我的地盤

OPEC和俄羅斯,過去一直是好朋友,因為他們地底下都是石油,過去攜手闖天涯,一直把持全球油價走勢。

2014年,美國大力發展頁巖油和新能源,OPEC坐不住瞭,聯手俄羅斯,一起加大馬力挖油,把油價殺到26美元,頓時美國德洲頁巖油現場屍橫遍野,那些借錢架井挖油的中小油廠,無一幸免。

許戈|全球性危機?原油之災遠比想象的嚴重

時隔6年,OPEC和俄羅斯突然反目,令人費解,因為大哥OPEC的提議也符合俄羅斯的利益,減少石油產出,油價就會漲,兜裡的油賣個好價格,你俄羅斯吵吵啥?

但為什麼俄羅斯不願意?

因為市場份額!與2014年不同的是:這幾年,美國頁巖油死灰復燃,憑借技術進步,頁巖油成本大幅下跌,2018年,美國正式實現能源獨立,2019年,全球石油產量中,美國排名第一。數據顯示,目前美國已經憑借著頁巖油革命,成為全球最大的產油國,平均1787萬桶/日,占全球產量的18%。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在過去6年的產品一直高居榜首。

許戈|全球性危機?原油之災遠比想象的嚴重

上面這張圖,可以知道俄羅斯的著急。

許戈|全球性危機?原油之災遠比想象的嚴重

所以,當OPEC和俄羅斯商量每天減產150萬桶時,俄羅斯發現,美國並不受約束,如果一旦減產,市場份額很有可能被美國占去。

當OPEC和俄羅斯談減產時,在一邊吃瓜的“特朗普”,嘿嘿偷著樂,俄羅斯當然不樂意。

戰鬥民族,卡嚓一下,把協議撕瞭……沙特怒瞭,油價崩瞭,特朗普不吃瓜瞭,回去救美股瞭….

三、油價,會捅破債券的“超級泡沫”嗎?

不要認為油價跌30%,是恐慌的峰值。應該還有續集,而且續集的恐怖程度將可能超過許多人想象….

如果持續30美元,可能導致美股牛市轉熊市,可能捅破債券超級泡沫。

美國油產量雄起,貢獻來自於千百個西部中、小油企,這些油企規模不大,發展很快,內部結構有點亂,它們的發展靠借錢,美國龐大的垃圾債市場,是它們自己的資金加油站

在資本市場的大力支持下,中小油企通過垃圾債借的錢,總量迅速增長,整個規模已經占到全美垃圾債總存量的16%。

當油價出現巨幅下跌時,這些中小企業的債券違約率高達50-70%;這些中小企業,無疑會成為“石油戰”中的炮灰,引發債券市場的風險。

美國目前債務已創歷史最高,政府債達23萬億,企業債6.5萬億,是2008年前的2倍,平均每個美國人負債15萬美元。債務泡沫一直是懸在美國股市上的一把達摩劍。一旦刺破,後果嚴重。

另外,通過銀行貸款的大型油企,為瞭獲得機構投資信任,卯足瞭勁給股息,那怕在油價暴跌到30美元的2009年,沒有一傢油企宣佈減少付息,ConocoPhillips甚至將股息提高5.8%,真正逆行者….

一旦出現油價大幅下跌,利潤減少,甚至虧損,大型油企銀行貸款的違約率大幅上升,2014年那場石油戰中,美國銀行業把不良資產損失撥備率,提高瞭70%。

所以油價下跌,在債券市場,已經開始腥風血雨;而美股中的銀行股,應該是接下來最受壓力的版塊,而美股狂跌之後,將是其它市場的屠殺….

四、黑金之翼可能再次席卷全球

拋開上述對美國本地股票、債券市場影響不說,我第二個擔心是:油價下跌,可能導致全球金融市場出現2014-2016年大幅調整。

石油出口大國,靠祖上積德,挖油賣錢,斂聚瞭大量美元,形成所謂的海灣國主權基金,資金規模占全球主權基金的80%

2014年,隨著沙特對頁巖油實施的圍剿,油價自殺性的下跌,這些嚴重依賴石油的國傢(當時依賴度超70%),財政出現虧空,赤字不斷見長。

開始尚能靠地主傢餘糧度日。到2016年,油價跌從112美元,跌到26美元,跌去80%時,沙特,科威特,卡墻爾等 國財政已經和不敷出,沙特連續出現二年赤字,超過2000億美元。

於是高達5萬億美元主權基金,如黑水之濱的軍隊,潮水般從各國傢股市和債券市場撤離。僅沙特主權基金,從2014年底至2016年,就拋售就瞭800億美元債券。

2015年9月,韓國股市出現罕見下跌,據韓國金融監督院數據:9至10月期間沙特拋售合計3.6萬億韓元的股票。

更加可怕的是,主權基金引領的影子軍隊,產生的連鎖反應:即大量對沖基金,就象動物世界的禿鷹,嗅到死屍的氣味,影子般出現,紛紛做空相應市場,令跌幅成倍擴大。

中國股市也在2015年見到5178點後,一路南下,再無觸頂之念。

我所擔心的事是:隔夜美油和佈油,下跌30%的幅度,至30美元/桶,可能引發石油輸出國的財政赤字與危機,這些“油佬大”隻能拋售主權基金,這些基金所在國的股票和債券市場,可能會遭遇滅頂之災。

就如當年的黑金之翼……

而且,因為這一波下跌過於猛烈,遠比2014-2016年的石油下跌,來得時間短,速度快,它所引發的系統性金融風險,也可能遠遠大於2014-2015年。

由於此次災害沖擊正值全球潛在風險發作、逆全球化歪風盛行之時,對金融市場的沖擊很可能才剛剛開始,並可能進一步誘發風險市場的長期持續修正和避險資產的收益低下,換言之,股市、商品的下跌還遠未結束,而債券的收益率會越來越低。

五、油價史詩般下跌 沒有贏傢

今天一早,我在財經節目上對原油崩盤式下跌,做瞭分析,並提醒接下來可能進入更深的下跌與危機中,我的關註點不是原油市場本身。原油市場風險大部分已經釋放。我擔心的是股市和債券市場接下來的大屠殺….

現金為王暫時可以做為一種策略,因為你看不到有效的手段。降息有效果的前提是企業能開工,消費者能消費,但疫情讓降息幾乎無效。

疫情讓企業閉工,消費者不敢消費,降再多的利率,也象鋼拳擊在錦花垛上,對沖瞭力量。

許戈|全球性危機?原油之災遠比想象的嚴重

接下來,如果原油價格一直處於30美元以下,可能引發債券與股市的系統性風險。

未來一周,OPEC和俄羅斯可能會有進一步接觸,當下的油價,對兩兄弟,都是切腹之痛。對美國也不利,因此油價巨跌,沒有人是贏傢。

如果一定要說有贏傢,可能是開車的你…..

但可能當你開著車,享受比可樂更便宜的汽油時。你在股市裡的錢,正在灰飛而煙滅…….

一個穩定的金融市場,是正常交易與資金流動的有力保障,但願油價的自殺性下跌,隻是暫時的失衡……

美盤開盤,就是一朵向石油獻祭的禮花,燦爛而血腥,這是資本市場的本質....瞬間的熔斷,註定我們是見證歷史的人,但始終高興不起來…..

許戈|全球性危機?原油之災遠比想象的嚴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