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如果你問一個中國人,讓他列出在中國最受歡迎的三名日本人時,估計大部分人首先會想到福原愛,其次是一個姓蒼的小姐姐,再後來就是這位“鬼子專業戶”,《天天向上》的天天兄弟之一矢野浩二瞭。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今天我們就來重點介紹下他的傳奇經歷。

矢野浩二來自一個貧窮的傢庭,高中畢業後開始工作,先是當郵遞員,然後是送牛奶的,最後在大阪當瞭一名酒吧服務員。

因為很多顧客說他長得挺帥的,他也很受鼓舞,於是他去瞭東京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天地。可是他怎麼努力,情況並不順利。沒有得到什麼機會。

即使現在在中國已經很紅瞭,回日本表演時,仍然表現得極為低調。

網上流傳瞭一張浩二為前輩叩頭的圖片,雖然他已經過來澄清,不過這還是從一個側面反映瞭一個在中國有名氣的日本演員在日本演藝界想混得開,還是非常不容易,就更別談成名前的他瞭。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2000年,當矢野第一次來到中國時,經過多方努力,得到瞭扮演日本鬼子的機會。可是導演隻是讓他扮演一個不分青紅皂白就屠殺中國人的殺人魔鬼。比如《小兵張嘎》、《鐵道遊擊隊》,這些讓他成為瞭一個經典的鬼子形象。他不想被定型,更不想扮演這樣的反派,可是作為一個沒有名氣的日本演員, 導演怎麼說,他也隻能怎麼做。就這樣他又足足堅持瞭5年,後來甚至到瞭一看到軍裝就想吐的程度。然後他寧願不演,也不再接受這種日本士兵的角色瞭。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他感慨的的說:“我演的都是日本軍人,沒有人物性格,沒有戲劇沖突,隻有冷酷,隻懂殺戮,有時候我甚至覺得自己出演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更像是一個粗糙的戰爭機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工作產生瞭恐懼。像無形的枷鎖,讓我無法脫身,我有種窒息感。”

2008年,就在快被鬼子搞窒息的時候,浩二的人生出現瞭轉機,他開始出現在湖南衛視熱門綜藝節目《天天向上》中。因為是日本人,主持人語速又比較快,所以他時常比別人慢半拍,那種若有所思的呆萌形象,一下子就獲得瞭很多中國粉絲,他終於出名瞭。後來人生的路就出現瞭轉機,各種不一樣的日本人角色找到瞭他。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他以前以日本鬼子形象出現時,他的中國導演常常堅持讓他扮演純粹的壞人,越壞越好,越殘忍越好。不過成名以後,浩二開始為自己的角色發聲,他認為無論一個人是好是壞,他們所做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他試圖把這種想法融入到他的表演中。所以你看他後期的角色,人物形象越來越豐滿,就算是一個壞人,也更像是個人而不是一個殺人機器。

與此同時他的感情方面也很順利,找到瞭一位重慶妻子,2010年,女兒出生,名字命名為心月,並讓她加入中國國籍。事業和愛情雙豐收。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2011年,《環球時報》頒發給他2010全年最優秀的外國藝人獎,該獎也是首次頒發給日本人。 2015年他出版自傳《有夢不怕路遠》,他逐漸成為在中國最受歡迎的日本藝人。

當他的名聲傳到瞭大洋彼岸自己的祖國時,卻引起瞭極大的爭議。有報道說,浩二回國時在日本被憤怒的人們毆打。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特別是在那段中日關系緊張的歲月,他“順理成章”的丟掉瞭工作,也不得已離開《天天向上》,一下子成瞭中日兩頭都不討好的角色。他一個人躲在酒店都不敢出來,不敢接電話。新聞媒體相互攻擊,兩邊都讓他痛苦。他說: “就好像生母和養母在打架一樣”。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努力還是逐漸得到瞭中日雙方的認可,並且逐漸在日本也找到瞭自己的定位。對,就是在日劇中扮演中國人。比如在《賣房子的女人》這部日劇中,他就扮演瞭一個來日本買房子的中國大款,一聽到房間號是808就很開心的下單瞭。不得不說,日本人對中國人的印象也是很刻板的啊。我想,浩二也可以有能力去改變下的。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特別是在2016年的在2月20日,浩二在日本駐華大使館官邸接受瞭年度日本外務大臣表彰獎,成為瞭日本官方認可的中日民間交流大使。日本駐華大使木寺昌人說:“他是最瞭解中國的日本名人之一,也是中國的友好夥伴”。有瞭官方的認可,他在日本的質疑聲也小瞭不少。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浩二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一方面,他也希望回本國發展,得到自己人民的認可。這顯示瞭他的雄心壯志。在中國,他在工作中掌握的語言比在課堂上更多,他的中文技能幫助他取得多元化的成功。他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他是大阪人,那裡的人們喜歡笑話和喜劇,他決心在日本開拓多樣化的市場。

另一方面,他希望做中日兩國溝通的橋梁和渠道。 促進兩國的藝人能夠相互交流,相互傳播本國的文化,更多的融合和全方位的瞭解而不是猜疑和貼標簽式的指責。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如果要獻給她一首歌,我想這必然是梁靜茹的《勇氣》。

但這種勇氣如果隻是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匹夫之勇,必然也不能成功。他的勇氣真正體現於,在中國演戲將近20年,不停的抓住中日關系的大趨勢不放手。

這就好像鬥牛士抓著一頭倔強的公牛,無論怎麼想把他摔下來,踢掉,他都能牢牢地抓住牛頭,直到成為真正的趨勢征服者。

他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他有無與倫比的韌性,審時度勢的能力,通過摸爬滾打,在夾縫中找到瞭自己的準確定位,這一頓騷操作不得不讓人豎起大拇指點贊。

說到趨勢,我們知道,以前鬼子基本上都是中國人演,肯定是不像的。而且中國人演鬼子,怎麼壞怎麼來,怎麼賤怎麼來。可是鬼子要演得真實,當然要找日本人來演啊,不過自然是沒有一個日本人願意演的。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而浩二不想演這樣的日本人,如果這種趨勢一直是這樣,浩二最多是背負罵名灰溜溜的回國瞭,但是趨勢發生瞭微妙的變化。中國人也厭煩瞭看抗日神劇那種手撕鬼子的惡搞片。大傢意識到不尊重歷史就是不尊重自己。

這給瞭浩二一個絕佳的機會,這是一個夾縫,但是卻透著光。

他牢牢地抓住瞭。

所以你看他後來演的日本人,都是相對理性,智商在線且有一定軍事素養的軍官。

比如《少帥》裡面的菊池武夫,張作霖的顧問,陸軍中將,在中日雙方作為渠道,盡量努力取得談判的達成。隻有這樣的角色才是他心中希望扮演的角色。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再加上他在天天向上的可愛形象,一定程度上改變瞭中國人對日本人臉譜化的印象,反而收獲瞭粉絲。

日本人一開始是很鄙視他的。但是他卻是為數不多的,受中國人歡迎,在中國演戲,還敢於演抗戰片的日本演員。在加上他是中國通,所以反而可以利用他作為中日交流的橋梁。

與此同時,日劇中也需要一個瞭解中國的日本演員來演中國人,所以他又去日劇演瞭中國人。

而媒體也逐漸改變瞭對他的看法,不再是賣國賊,而是中日交流的橋梁。因為他雖然演日本軍人,但是沒有演很賤很壞的日本軍人。所以日本人反而認為有瞭他,可以對中國人對日本人的固有看法做出改變。

當然,無論怎樣,日本鬼子在中國犯下的罪行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不可能因為一兩個演員而改變。歷史應當銘記。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不過從經濟層面,和國傢長久利益來講,合作共贏是主旋律。

我們仇恨的是那個時代殺人不眨眼的戰爭惡魔,時時刻刻銘記這種恥辱。

但是對於浩二這樣的日本人,現代的日本人,並不是我們的仇敵。否則中國就不會和日本建交,我們也不會每天看日本動漫,日劇,日本愛動片,開日本車,玩日本遊戲,用日本電器電子產品,去日本旅遊。

和日本的合作已經滲透到方方面面。

矢野浩二:從左右不是人,到左右逢源,他到底經歷瞭什麼

最後,浩二反而變成瞭這個新世界,新形勢的贏傢。原來的他,夾縫中求生存,現在的他卻左右逢源。用他的勇氣堅韌和耐心,改變瞭很多人的看法。我想這一點他自己都沒有想到。

這就是浩二,完成瞭鳳凰涅槃的重生。同時讓我們思考,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還有很多中間地帶能帶給我們另外一條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