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在古代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上,金錢、橄欖枝和榮譽都是吸引著最優秀的運動員去為之奮鬥的。這也極大激發瞭希臘人的創意,為取得每個項目的第一名而絞盡腦汁。除瞭賄賂裁判、隱蔽犯規、虛報年齡或者給對對手造成永久性傷殘,興奮劑也是為瞭取勝而經常使用的手段。

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作弊小動作 在古希臘奧運會上非常常見

首先,一些特殊的動物內臟會被古希臘人用於提升運動成績。比如吃山羊睪丸,可以獲得睪酮,提升運動員的場上表現。再到後來,羊的心臟乃至動物精液都被認為有提升奇效。以至於類似以形補形的思維盛行,讓人們看到強壯動物,就會思考能否通過食用,將它們的力量化為己有!

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羊的很多器官 被認為有提升運動能力效果

除此之外,古希臘人也會采用部分植物作為藥劑。無論是美狄亞還是基爾克,這些善於使用草藥的魔女在神話中的存在,都證明瞭古希臘人很早就開始開發草藥的用途。部分草藥就成瞭運動員的提神藥物。除瞭容易獲得的無花果與橄欖,一些菌類或馬尾草都成當時人常用的興奮劑,幫助運動員恢復或者提升體力。

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源自斯基泰人的大麻 也被發現具有禁藥效果

隨著和遊牧的斯基泰人接觸,希臘人還意識到大麻具有的神奇功效。不僅可以用來緩解戰鬥傷痛,而且還可以從中獲得單純的享受,以及讓人在短時間內獲得巨大的興奮感。這些草藥往往會被混合在葡萄酒或者食用橄欖油中,讓運動員吞服下去。比如後來的蓋倫就寫到:將阿比西尼亞驢子的後蹄和玫瑰花瓣一起燉煮,然後食用,可以增強人的體力和精力。

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來自兩河流域的鴉片 也被認可為運動員禁藥

至於國人特別熟悉的鴉片,也在希臘被很早開始使用。這種作物最早由兩河流域的蘇美爾人種植,從邁錫尼時代起開始,成為希臘人祭祀和醫療時的致幻劑或麻醉品。某些有致幻功能的植物,還被用於制作飲料,為遠道而來的訪客接風洗塵。在祭祀不同神明的時,這些鴉片種子也是各司其職。比如在祭祀德墨忒爾的時候,鴉片象征著忘記憂傷。在祭祀暗夜之神尼克斯的時候,它代表著沉睡。而在祭祀阿芙洛狄特的時候,鴉片帶來的愉悅感,象征瞭愛神的歡愉。

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古希臘人在宗教祭祀中就大量使用致幻劑

所以到瞭古典時代,科林斯境內的一座小城梅科尼,主要產業就是種植與提煉罌粟。與此同時,他們也發現瞭罌粟種子具有一定的提神作用。在沒有毒品概念的時代,一些運動員教練就把罌粟種子揉到面包中,供運動員食用。以增強他們的體力,減輕疼痛造成的沖擊力。

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古希臘的摔跤運動員雕像

當然,和所有作弊行為一樣,服藥在當時就被看做不道德行為。古代奧運會也開始對作弊者的懲罰。比如違規起跑、使用違規動作或者運動員之間的行賄受賄。一旦查出,懲罰不僅是取消運動員的參賽資格,而且會在運動場的舉辦地附近樹立起作弊者塑像。刻上他的名字和所屬城邦,讓其個人和故鄉永遠蒙羞。

源遠流長:古希臘奧運會上的原始興奮劑

古代奧運會也出臺過不少懲治作弊規定

但對興奮劑這種隱蔽手段,除瞭賭咒與發誓外,其實根本就沒有任何有效的反制手段。因此,服用興奮劑在當時就成為心照不宣的秘密,或者說是業內約的定俗成慣例。何況當時的人們並沒有興奮劑或者毒品概念,所以這些簡單的食療手段變成瞭運動員食譜。著名的亞裡士多德和希波克拉底等人,都將罌粟作為藥物加以記載。

因此,相比於服藥,古代奧運會上真正被明文禁止的違規行為,是對對手使用咒語或者巫術,以及在比賽場地中埋設巫術用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