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傢系”獲軟銀20億美元“贊助”你看懂瞭嗎?

“鏈傢系”獲軟銀20億美元“贊助”你看懂瞭嗎?

文|濁雨

來源|博望財經

不久前,軟銀創始人兼CEO孫正義在紐約的一次私人會議上表示,近期市場大跌帶來瞭投資低估值公司的好機會,軟銀已準備好挑選出優勝者。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軟銀集團已在中國房地產市場投下瞭兩筆大賭註,總金額高達20億美元。

這兩傢被巨資砸中的公司分別是長租公寓品牌自如和在線房地產門戶網站貝殼找房。值得關註的是,這兩傢公司均屬“鏈傢系”,貝殼找房是由鏈傢在2018年升級推出的互聯網找房平臺,自如也是由鏈傢的一個事業部發展而成。

“鏈傢系”獲軟銀20億美元“贊助”你看懂瞭嗎?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自如和貝殼找房的大股東持股占比均在94%左右,而這背後的實際掌舵人正是鏈傢董事長左暉。

看來,孫正義挑選的中國優勝者已經浮出水面。

01

軟銀最後一輪“豪賭”

目前,自如與貝殼對於具體融資金額均不予置評。但貝殼找房官方透露,這筆D+輪融資早於2019年11月就已完成,融資總金額24億美元,投資方包括軟銀、騰訊、高瓴、紅杉。

在華爾街日報披露的交易細節中顯示,軟銀出資10億美元領投貝殼,另外10億美元,有5億美元直接投給瞭自如,另從創始人手中額外購買瞭5億美元的股份。本輪融資後,貝殼找房估值將超過140億美元,自如估值將達到66億美元。

“對投資者來說,行業跌到谷底或許意味著抄底的機會到瞭。”

毫無疑問,抄底投資正是孫正義所擅長的,其最有名的戰績莫過於投資阿裡。早在1999年,世界范圍的互聯網寒冬席卷而來,當時馬雲隻用瞭6分鐘就贏得瞭孫正義2000萬美元的投資。這不可能是因為孫正義人傻錢多,恰恰反應出孫正義對於全球互聯網大格局的精確判斷以及投資時機的果斷把控。

“鏈傢系”獲軟銀20億美元“贊助”你看懂瞭嗎?

2014年阿裡赴美上市,孫正義投資的2000萬美元變成瞭580億美元,回報翻瞭近3000倍。這次投資也成瞭軟銀投資史上的封神之作。而回顧這些年來軟銀的幾百次投資,可用近乎瘋狂來形容。

然而,近幾年軟銀正面臨著激進投資帶來的壓力。孫正義在WeWork 和 Uber 上的孤註一擲,讓軟銀至少損失瞭數十億美元的本金。再看軟銀此前投資的OYO Rooms、Zume Pizza 和 Wag 等公司,最近都深陷產品轉向、大規模裁員或業績下滑等泥潭之中。

最初,孫正義創立的軟銀願景基金一號規模為1000億美元,從目前5.7%的投資年化回報率來看,僅相當於美國股市標普500指數回報率的一半左右。可見,投資回報差強人意,而2019年二季度願景基金還出現瞭首次虧損的情況。

據外媒報道,軟銀願景基金已在兩年內投資瞭近800億美元,該基金保留瞭部分資金用於其投資組合公司的後續投資。

可見,貝殼找房的這筆交易很有可能是願景基金最後一輪“豪賭”。

02

鏈傢大刀闊斧急上市

雖然軟銀將賭註一分為二分別押在瞭貝殼找房和自如上,但這場賭局的成敗顯然都和鏈傢脫不瞭幹系。

10年前,鏈傢打著“真房源”的口號進軍房產交易市場。10年後,鏈傢雖然稱不上一傢獨大,但也是房產交易市場僅有的巨頭之一。

早期的鏈傢內部,經常會討論一個問題:誰會幹掉鏈傢?答案永遠都是線上將幹掉線下。因此,在左暉的心中一直藏著一個做平臺的想法。2018年,左暉的這一想法得以實現,鏈傢推出貝殼找房。

“鏈傢系”獲軟銀20億美元“贊助”你看懂瞭嗎?

不同於鏈傢網的直營模式,貝殼找房的業務領域涵蓋瞭二手房買賣、租房、新房銷售、裝修和社區服務等,它以共享真實房源信息號召經紀公司與經紀人入駐,並按照貝殼找房的操作系統切分成交收益。

貝殼找房的憑空降臨,一開始就激起瞭同行的抵抗與聲討。按照貝殼找房的業務模式,意味著鏈傢將會與全國的中小中介機構形成聯盟,這種戰略高度和打擊范圍足以讓鏈傢的競爭對手坐立難安。

2018年6月份,58集團和我愛我傢以“誓約大會”的形式宣佈結盟後,58集團以10.68億元入股我愛我傢,成為我愛我傢第二大股東。兩方巨頭強強聯手,將劍鋒直指鏈傢。他們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在貝殼找房尚未成氣候之前將其壓在身下。

面對競爭對手的聯合,鏈傢不可能沒有壓力,更何況在資本市場,鏈傢已經落後一步。不說早已上市的我愛我傢,58同城也在2013年便登陸紐交所,而後又通過收購安居客,與趕集網合並,入股我愛我傢,進一步深耕房地產服務領域。

而鏈傢卻一直沒有找到上市的機會。2016年曾有消息傳出,鏈傢在B輪融資時簽瞭對賭協議,稱在完成該輪融資後的五年內實現上市,否則就需要回購部分股份。如此消息為真,明年便是協議兌現之時。

不論對賭協議是真是假,眼下鏈傢都有瞭上市的端倪。不過,上市的重擔放在瞭貝殼找房身上。

2019年3月份,天眼查數據顯示,萬科、融創、騰訊、百度等22傢投資人從鏈傢撤出投資,北京鏈傢房地產經紀公司註冊資本也由2054.02萬元減少至1355.82萬元,縮水34%。貝殼找房方面回應稱:原投資方在鏈傢的股份將通過協議鏡像平移到貝殼找房。

而貝殼找房上線不久,就直接奔著12億美元的D輪融資而去,8個月後,又拿到瞭軟銀領投的24億美元D+輪融資。如今,其估值已超過140億美元。

據外媒消息稱,貝殼的目標是最快於今年在香港IPO,由於非冠疫情的緣故已被延緩,其IPO目標估值在200億至300億美元之間。而軟銀的這次突然搭車,更加印證瞭貝殼找房已將上市提上日程。

03

左暉的互聯網野望能成嗎?

有人說過,左暉做平臺的想法十年前就有瞭。他本人也說過,自己做的不是中介公司,而是互聯網公司。從鏈傢網到貝殼找房,再到自如公寓,確實映射著左暉想把房產生意勾畫到線上的野心。

可能也正是這一野心,贏得瞭孫正義的青睞。無論是當初阿裡巴巴的馬雲,還是WeWork創始人亞當·諾伊曼,他們身上都有著顛覆產業的野心。當然,有野心是一回事,能否實現野心則是另外一回事。

那麼,左暉的互聯網野望能夠實現嗎?眼下來看,實屬不易。

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疫情黑天鵝,讓房產經紀行業面臨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考。不久前,鏈傢的同行中原地產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就表示,以往2月份公司業績收入水平在6億、7億元左右,而今年2月份實際業績,縮水後不到正常月份的2%,加起來不到1000萬。

“鏈傢系”獲軟銀20億美元“贊助”你看懂瞭嗎?

可想而知,疫情對於傳統線下房產經紀機構的沖擊有多大,而主打在線找房的貝殼能規避這一沖擊嗎?知名地產分析師嚴躍進並不看好,他認為線上搜索房源的頻率估計可以,但是交易不行。即便有VR看房模式,從購房者角度來說,貝殼找房還是比較陌生的。

據貝殼找房發佈的《2020年2月全國重點城市二手房市場月報》顯示,受疫情的影響各地復工日期推遲,在18個重點城市鏈傢二手房交易普遍下滑。其中,武漢鏈傢2月整月零成交。1-2月這18個重點城市鏈傢二手房成交量同比下降55%。具體而言,廊坊、合肥、重慶、長沙、武漢、天津與煙臺同比降幅均超過60%。

疫情中的這些數據,也反映線上房產交易這一方式還尚未被廣大群眾認可。

在疫情陰影之外,貝殼找房也正面臨著來自對手聯合發起的挑戰。

左暉想做的貝殼找房平臺,其實可以看做是全國中小房產經紀公司的服務平臺。這就意味著原有的中介行業格局隨之打破,貝殼找房的平臺戰略以及身份上的不獨立,無形中給瞭對手巨大的壓力以及對市場的不確定性。鏈傢本身就是房產中介大玩傢,現在又要開出座梁山,匯集天下英雄好漢,任誰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威脅意味。

“天使與魔鬼隻在一念之間,雖然現在鏈傢沒有利用貝殼找房這個平臺做什麼,關鍵是隻要他想做,就可以做到。”前我愛我傢集團副總裁胡景暉曾在媒體采訪中說到。因此,貝殼找房一推出,他們迅速停止對立,又聯合其他中介公司反過來抵制鏈傢和貝殼找房。

一方面,傳統競爭對手我愛我傢、中原地產等頭部中介品牌拒絕入駐貝殼,與其針鋒相對。另一方面,原本是鏈傢上遊公司的58同城,與其反目,聯手我愛我傢不斷施壓。

而在入駐貝殼找房這件事上,房地產中介市場也出現不同聲音。一方認為貝殼找房是流量“大腿”,另一方則認為貝殼找房目的不純。很多中介平臺覺得貝殼找房隻是把中介平臺當成規模化的“工具”,在阻礙獨立中介平臺們的業務發展。

中介中原地產董事施永青就曾表示:“貝殼找房在北京、上海等地因為鏈傢的市場占有率高,所以沒有大力推廣貝殼找房平臺。但在鏈接沒有大量圈占的二三線城市市場,貝殼找房卻全力推動本地中小中介品牌來加入。”

顯然,貝殼找房要想做成一傢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房產經紀服務平臺,就必須先保證業務模式的公平性。

因此,即便貝殼找房未來上市也隻是第一步,是不是真正的優勝者,還得靠市場來檢驗。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