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致馬化騰的公開信,不能不說的經過和觀點

作者:徐世平

關於致馬化騰的公開信,不能不說的經過和觀點

前兩天,一位做媒體研究的朋友,來要當年致馬化騰的公開信原文。猶豫再三,從一大堆文件中找出來。感謝他想做的實事求是的研究。畢竟,這也是中國網絡管理的一個重要事件。我想,有些事,應該還原歷史的真相,以免以訛傳訛。

幾個月前,三年前的公開信事件,也被一傢叫氧分子的網站翻出來惡炒。文內一邊倒的選擇性留言,從不同的角度,指責公開信,我也就成瞭“萬眾譴責”的對象。他們這是在替別人“秋後算帳”,還是想拍騰訊馬屁、替馬化騰出惡氣?我不明白,這傢“期待中國互聯網更加自由公平和開放”的網站,為何要舊事重提?目的何在?需要說明的是,我同馬化騰沒有恩怨,我也認為,騰訊是一傢偉大的公司,它改變瞭中國互聯網的生態。這個觀點,我在一次公開的場合鄭重說明過。

2016年11月4日,我同以往一樣,早晨七點就到公司上班瞭(十幾年如一日)。其中,有一件事情,比較關心。這就是公司旗下“新聞早餐”公眾號被微信封號的事。經過兩天的努力,正常的渠道,比如公文形式,私人的渠道,比如找主管部門領導幫忙,均無結果。騰訊方面,甚至連任何片言隻語的回復都沒有,足見其傲慢無禮的做派。或許,東方網不算什麼,但至少也是一傢媒體,一傢國有的媒體。即使從一個普通用戶的角度,騰訊的態度也是不敢恭維的。

於是,我著手給馬化騰寫信,並決定用公開會的方式。第一封信,一個小時寫完,九點發出。我的目的,就是要讓騰訊給個回復,沒有什麼其他目的。公開信發出後,沒想到引發巨大反響。中午時分,騰訊方面通過他們的方式 ,到處散發一份說明。同時,也通過各種方式,組織圍攻。他們的能量,真的讓人震驚。他們的觀點就是,東方網就是造謠瞭,而且一貫造謠。

下午一點,根據騰訊的說明,我發出瞭第二封公開信。這封信的目的,已不是就事論事。我決定,一個人一支筆,同騰訊戰鬥到底。下午三點,著手寫第三封信,快收筆的時候,有關部門緊急召見,讓我立即收手,停戰。我是一傢國有媒體的總編輯,當然要聽招呼。於是,我閉嘴。然而,可惡的是,我收手瞭,騰訊方面卻動作不斷,鋪天蓋地,一直持續。這一切,我也都忍瞭。

關於第三封信,有一個重要觀點:警惕平臺寄生效應。

摘引如下:

我們不能不正視一個重要的社會現象,強大的社交平臺,正在影響民意,綁架媒體議題,影響政治決策,經濟政策,最終可能影響公權力。盡管,有些人,比如馬化騰等人,一直堅稱,他們隻是一傢科技公司,而非媒體。可問題是,果真如此嗎?

最近幾年,我一直在關註和研究社交平臺,以及由此帶來的諸多問題。今年以來,我提出瞭一個重要的觀點:要警惕“平臺寄生效應”控制媒體,綁架政治,威脅公權力。

什麼是“平臺寄生效應”?(這個名詞是我提出來的)

在移動互聯網普及之前,“平臺寄生效應”並不嚴重。在PC互聯網時代,平臺和用戶的關系是基本平等的,而且,用戶地位更高,平臺都在遷就用戶,以獲取更大影響和市場規模。但是,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兩者關系的平衡被打破瞭,用戶依賴平臺的狀況開始出現。特別是移動應用的打賞和分享模式,讓大量用戶可以依附於平臺獲取利益,既可能是收入,也可能是影響力。也就是說,用戶得到的利益,都是通過“寄生“平臺而實現的。正因為如此,用戶開始產生對平臺的依賴感,用戶對平臺的態度發生重大變化,變得極其謙讓。同時,平臺以自身利益為出以點,通過制定規則等手段,強化對用戶的控制。於是,從個體用戶、到機構用戶、到企業用戶、甚至再到政府用戶,他們往往都會屈從於“平臺寄生效應”,使得平臺越發的強勢。

於是,我就在想,巨大的社交平臺,利用這種“寄生效應”,行事處事的邊界變得更加的模糊。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因為社交平臺有大量的金融的應用,平臺可不可以用規則的名義,代替央行處罰金融機構?因為平臺有大量的電子商務行為,他們可不可以規則的名義處置電子商務企業?他們還可不可以代替稅務處罰漏稅者?等等、等等。再往深處想,我就有點緊張瞭。

我不知道,我們應該不應該通過立法和政策,制約社交平臺可能產生的越界行為和過大權力。據我所知,包括現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內的許多政治傢分析傢,都提出瞭批評和建議。特朗普關於“郵件門”的一句話,就曾在社交平臺上瘋轉:“因為(那樣),你就會在牢裡(Because you will be in jail)”。這句話的含義是清楚的,你隻有不擇手段上臺,才是出路,否則你就可能坐牢。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並不是媒體,而是政府(包括數量眾多的地方政府)。如果社交平臺今後也掌握瞭這些重要用戶的“內容審核”、“內容評估”、“內容控制”,也就間接控制瞭政府用戶的信息“出入口”。這就是危險的。

都說金錢是萬惡的,資本是萬能的。但是,文明社會、法制國傢,就不容資本肆意妄為。打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比方:資本可以投資高速公路,也可以設卡收錢,但是,交通規則不該你定,處罰違章也不是你。對不對?

”平臺寄生效應“,正在顛覆看似合理的一切。

說實話,第三封信沒發出,有點可惜。這個觀點,也沒有被人關註。壟斷性的企業,在任何國傢,都是威脅。中國的情況,亦是如此。這些年來,這也是我從內心佩服張一鳴的原因,也是力挺今日頭條的原因。中國不應該出現壟斷一切的社交媒體,他們的危害性,今後可以看得到。

在騰訊釋放出來的留言裡,有一條特別特別的惡劣。他們想說的是,東方網有不實報道,而你徐世平本人,也有歷史的污點。

留言如下:

發表公開信的徐世平曾在1990年北京亞運會時發過不實報道。徐在北京亞運會期間,因聽瞭一位臺灣記者的傳言而搶發亞奧理事會主席改選一事的消息。其實,此消息子虛烏有,此報道引起北京亞運會組委會和傳言中的中東某國的憤怒,最後新民晚報不得不在報紙上更正道歉

1990年,我沖破種種阻力,報道瞭亞奧理事會選出代理主席的新聞,而且這位代理主席後來還主持瞭亞運會的開幕式。當時,電視有實況的轉播。關於這段經歷,大傢可以到網上去找我寫過的一篇文章。濁者自濁,清者自清。

至於其他的謾罵指責,完全缺乏理性,甚至沒有底線,這裡就不一一回復瞭。

附:

致馬化騰的第一封公開信:

(註:公開信都是急就章,難免有不當之處。尊重歷史,我沒有任何的修改,敬請原諒)

尊敬的馬化騰先生:你好!

我耐心地等瞭兩天,才下決心給你寫這封公開信。昨晚,我失眠瞭。我是一個遇事不想、倒頭就睡的人。但是,這兩天,我睡不著瞭。因為,我認為我碰到瞭一件重大的事情。這件事,看上去不算什麼。然而,它關系到中國的輿論生態和新聞尊嚴。不能不說。

掐指算來,我從事新聞媒體工作33年瞭。1982年從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分配進入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報紙《新民晚報》工作,體育部、新民體育報、評論部,後來又參與東方網建設,長期擔任總編輯。這樣的經歷,讓我明白,無論是過去的“同仁報紙”,還是現在的媒體機構,新聞和媒體的生態,都是有管理秩序的,行業管理也好,導向管理也罷,總之,我們都認,也都服。畢竟,管理者都是專業的。

可悲與可嘆的是,不知道你馬先生是志存高遠呢?還是狂妄無知?你領導下的騰訊,也開始準備充當行業管理者的角色瞭。是的,你的企業足夠大,微信足夠牛,許多地方政府和眾多媒體,天天都在拍你的馬屁,但這不說明你有行業管理者的能力和資格。因為,你至少不專業。

好瞭,說說這件看上去不太大的事情。否則,公眾會認為,我在無理取鬧。其實,以我的個性,從來就是一個有理也不鬧的人。但是,這件事,性質嚴重,不說就是失語,就是失責。

兩天前,東方網旗下的一個媒體性質的公號《新聞早餐》(xwzc021,有認證),突然收到一則騰訊的處罰決定,這個決定是以告知的方式通知的,說新聞早餐的一篇文章《為什麼街上香噴噴的烤鴨隻賣19元?》,被人舉報,涉嫌造謠和傳謠,封號七天。我的手下很天真,趕緊通過網絡進行申訴。我當然知道,這種申訴是沒有用的。以我的經歷(在騰訊的個人公號經歷),過去經常碰到這樣的事,也無數次申訴,結果都是石沉大海。

畢竟,我曾經擔任過上海網宣機構的負責人,希望通過正式行文的方式,請騰訊幫忙解決這件事。我知道,這事很無奈,也很可悲,一傢媒體的命運,就這樣握在他人之手。生殺予奪,毫不留情,沒有尊嚴,這不能不說是所有媒體人的悲哀。但是,我還是決定去做。沒辦法,環境如此。“兩微一端”,現在都被官方認可,也成為轉型融合的標志,各種官方的排名,都用微信說事(我隻能說,新浪的微博還可以),你不從,行嗎?畢竟,我們還都端著飯碗,要養傢糊口,要活下去。

前天晚上,我給當年的同行,廣東網信辦的前任領導,也是朋友,打電話求援,希望他能幫忙打招呼。我深深理解,手下幹活的小朋友們的心情,一個四十萬粉絲的新聞公號,封號七天,怎麼得瞭?這位朋友很幫忙,深夜將我們的求訴信息,轉達給瞭騰訊。同時,我也給北京網信辦的領導朋友打電話(因為我知道,騰訊新聞的管轄權要歸北京瞭),請他也幫幫忙。朋友們都回復,將信息轉達瞭。打完這個電話,我才放下心,睡覺瞭。當然,我也天真瞭。第二天睡來,第一時間去看“新聞早餐”,依然沒有解封。我很失望,隻得安慰手下:“耐心等吧”。我希望公文能起到效果。

昨天晚上,我再次關心公文的“行程”。不知是喜是憂,喜的是廣東有關方面收到公文瞭,憂的是還有一條信息,說是對接的人,“休假瞭”。好吧,再等一天。但是,這一晚,輾轉反側,無論如何睡不著。媒體融合,這都是要融到騰訊的架式啊。騰訊是什麼,隻是一傢互聯公司而已,他的資本結構,不能代表全民的利益吧?因為,資本決定立場。

我聽說,騰訊的舉報處理機制,大致是這樣的。信息有人舉報,會觸發關鍵詞,然後騰訊方面會將有關內容,送第三方機構處理。我當然相信這些機構,有些機構還是權威的。但是,第三方機構中,也有“不權威”的機構,這些信息,是權威機構在處理呢,還是“不權威”機構在處理。以我的工作經歷,我一直以為,權威的機構不太願意或者沒有能力做這件事,而“不權威”的機構,更樂於做這件事。《新聞早餐》(xwzc021)的這篇文章,很多的媒體都報道過,即使我們有整合的瑕疵,也不至於一棍子打死吧。我還在想,《新聞早餐》是經過官方認證的媒體屬性的公眾號,我們也一直在努力加強管理,強調自己的社會責任,倡導正確的輿論導向。如果我們有問題,是不是應該事先溝通,如果確有問題,再行封號也不遲吧?

我且不論是誰舉報瞭《新聞早餐》(xwzc021),這類惡意舉報的事例,太多太多瞭。我不介意。這很正常。但是,騰訊的做法,不得不讓我心生懷疑。這兩年間,我在許多公眾場合,批評騰訊。大致是兩件事,第一,我反對騰訊到處掠奪公共數據資源。大傢知道,DT時代,公共數據資源是巨大的財富,既是公共資源,那它就是屬於全民的。公共資源的重要性,不亞於過去的礦產水利等實物資源,所有的資源的出讓,都應該有對價。但是,這兩年,你馬先生成為地方政府的“座上客”,輕松地將許多本應屬於全民的數據資原,以各種高大上的名目,納入旗下,最要命的是,這種交換,並沒有評估和對價。騰訊是一傢什麼公司?你的資本結構是什麼?將全民的資源,沒有對價,就收入口袋,是不是對全民利益的侵害?因此,我在許多場合,建議依據反壟斷法,拆分騰訊。一個一統天下的騰訊,對國傢絕對是一種危害。不信走著瞧。它今天可以對媒體露出猙獰威權,明天就會對國傢權威提出挑戰。第二,我在不久前主持的一個論壇上,公開不看好騰訊微信即將推出的小程序(也有人將其稱為“超級AP”),我認為騰訊過於自信,有點異想天開。畢竟,我不會傻到先點開微信,再去京東買東西,或者打開微信再去滴滴打車。這個屬於行業學術討論性質,不多說。

這兩件事,是不是讓你馬先生或者你的手下,非常的不爽?我不清楚。如果是,你和你手下的心胸和格局就太小瞭。

我很猶豫。許多人勸我,還是算瞭,息事寧人吧,畢竟《新聞早餐》還是要活下去,東方網還有一堆的公號,要呆在微信的平臺上,你的業績,還需要數據的支撐。等等。但是,我最終還是想明白瞭,我是媒體人,媒體人應該有尊嚴,不應為五鬥米折腰。如果有朝一日,中國的媒體,都成為騰訊的走卒,我們還會有“中國夢”的美好期許嗎?

馬先生,我耐心地等到瞭今天上午九點,你們也該上班瞭,也有可能關註到我們的申訴。但是,沒有。好吧,我決定發出這封信,得罪瞭。

——東方網總裁、總編輯徐世平

關於《新聞早餐》微信公眾號違規文章處理的說明

《新聞早餐》關於一篇文章處理問題的公開信,我們已經在第一時間收到,仔細閱讀後我們迅速對反饋的問題進行復核。

事情是這樣的,微信公眾號《新聞早餐》在10月31日推送瞭一篇題為《揭秘!為什麼街上香噴噴的烤鴨隻賣19元一隻?真相震驚所有人!》一文,這篇文章經用戶舉報,被認定為謠言。根據規則和帳號的違規記錄,平臺給出瞭封號7天的處罰。

對於該判罰的疑問,我們逐一解釋如下:

1、11月2日,《新聞早餐》的該文章被判定為謠言,人民網等多傢權威媒體也曾對該信息已經進行瞭辟謠,主要原因是:此文章以小概率事件誇大成全民事件,存在誤導性,對群眾造成恐慌心理。文中內容已經在網絡上流傳多年(從2014年開始流傳),且隱去瞭時間,對所謂的病鴨也無來源取證,內容和圖片的真實性都存疑,有明顯全搬謠言內容誤導受眾的傾向。參見《19元一隻的烤鴨真的不能吃?網帖誤傷”良心鴨”》。

2、《新聞早餐》公眾號存在謠言、違規聲明原創等多次違規行為,均被刪文處理,根據規則,累次違規平臺自動觸發處罰機制,帳號被封禁。

3、網絡謠言的危害大傢有目共睹,微信平臺也在不斷探索謠言的打擊機制。東方網作為一傢權威的主流媒體,相信在這一點上也有共識。對於用戶舉報的疑似虛假信息,平臺邀請專業的第三方機構對信息進行判斷,被認定為謠言的信息也可以通過申訴渠道,提交證明材料。正如信中所說,《新聞早餐》公眾號被處罰後,也通過申訴渠道,或者其他渠道,提交瞭申訴,平臺根據事實情況,確實給出的結論上維持原來的處理結果。

4、對於信中所提到的,該內容很多的媒體都報道過。我們想說的是,這並不能成為任何帳號傳播謠言信息的理由或者借口,任何虛假的、給受眾造成誤導的信息,我們的態度都是一旦發現便予以處理。僅針對“病鴨”的信息,截至目前,平臺已處罰超1000個帳號,處理文章2000餘篇。

平臺的良性生態,需要在這個平臺上的每一個個體的共同努力。《新聞早餐》是上海重點新聞網站東方網旗下的官方公眾號,用戶天然地會相信具有公信力的權威媒體發佈的內容,我們更希望,專業權威的媒體渠道,能夠傳播真實可信的信息。這一點,還希望《新聞早餐》的所有同仁理解。

借此機會,我們也多說一句,我們深知作為一個平臺,責任重大,唯有客觀中立才能取信於人。對於任何違法違規行為,騰訊希望能做到按規則一視同仁,這是對所有在微信公眾平臺上的運營者必須有的尊重,也請大傢共同維護和支持。

微信安全團隊

2016年11月4日

第二封公開信:

尊敬的馬化騰先生:你好!

  我極不情願,寫第二封公開信。

  但是,你的手下,通過公開的渠道,到處在散發一份說明。他們想說明,我們的《新聞早餐》(xwzc021)是如何的造謠成性,而且一貫如此、屢教不改,所以,封七天都是輕的。好吧,果真如此,你們就再審一次,把我們的公眾號停瞭吧。

  有關企鵝帝國的猙獰威權的公開信,今天被無數人轉發。也有好事者,做瞭不少的民調,你很忙,但是,可以讓你的手下去看看。這對你的身心肯定有幫助的。企業做大瞭,地位高瞭,有些話就不一定聽得到瞭。古往今來,類似的例子太多瞭。我是喜歡歷史的,在騰訊微信也有一個公號,叫“重讀歷史”,有空建議去看看。有無感悟,看你的造化瞭。

  非常感謝你手下的團隊,在很短的時間裡,寫出這一份有意思的“說明”。我在想,如果你的團隊,在做出《新聞早餐》(xwzc021)封號七天的決定的時候,或者說我們在申訴後就能寫這一份說明給我們,我肯定會非常感動。感動你們出色的用戶意識。我也相信,如果微信團隊,牛哄哄地以“按鈕方式”粗暴地對待眾多媒體和機構、以及普通網友的時候,也能有這樣的用戶意識,大傢都會感激你們的,謝主隆恩瞭。但是,沒有。這也是網上調查對你們有眾多不滿的原因瞭。

  如果我沒有記錯,騰訊這些年,碰到過許多類似的事件。有一點認知,社會公眾都是相同的。這就是騰訊很牛,向來不畏人言,我行我素。一句話,老子從來就是對的,你奈我何?馬先生你有記性,去問問你的手下。這一份說明,也是騰訊本質的大暴露,避重就輕,死不認帳,顧左右而言他。

  我在第一封公開信中,就提到19元鴨子的文章。我說瞭,我們在整合來源文章的時候,有瑕疵,也有問題,不回避問題,是我們媒體人的基本職業素養。這一點,你們可以看看,我們給你們的正式信件。我們也有檢討的地方,希望今後加強管理。因此,我寫公開信,並不是護自己的短,意氣用事。

  我特別想同你重申一下,我公開信是有三點訴求的。第一,希望騰訊對待有媒體官方認證的公眾號的時候,不要簡單化,不要輕率,畢竟我們也是媒體,代表一傢機構,並不是一個沒有組織的個人。問題是,你問問你的手下,處理這樣的事,是什麼人在處理呢?陳彤先生是我朋友,他有一句話,我很感動的,他說,處理機構的號,至少要慎重一點,不能一個副班長,就決定把一傢機構給處理瞭吧?!第二點,也希望國傢主管部門引起重視,防止騰訊凌架於眾多媒體之上,影響媒體生態和新聞環境。第三點,也是根本的,希望國傢主管部門關心,防止騰訊沒有估值和對價,掠奪公共數據資源。這三點,才是我想說的話。如果你的手下,有一定的文字水平,應該看得明白。否則,你付的工資,那就可惜瞭。

  好吧,現在回到這份遲到的說明書。這份說明,圍繞19元鴨子,大做文章,意圖是清楚的。你們是媒體,應該有高要求,不能傳謠造謠,而且我們是公平的,一視同仁等等。你的團隊,文字太一般,但意圖很惡劣。你們無非是想挑動普通網友對官辦媒體的不滿,你東方網怎麼瞭?你有關系?你有地位?就可以不守規則瞭?這不是有很善意的做法。所以,你也別怪我,說活不客氣。

  你們的說明,一共四點。我有一個疑問,不知道你和你的團隊能不能回復我。我有一些重大的訴求,請你幫忙。第一,是誰舉報瞭《新聞早餐》(xwzc021),可不可以提供舉報的數據或者痕跡。第二,你們交給瞭哪一個第三方機構(這是我特別知道的)做出的認定?請給出他們的書面的認定書。騰訊號稱是一傢大數據的公司,我想這二條都不難吧。你這些信息,能不能公佈呢?我很期待。說明中,一再用人民日報、人民網這樣的機構來說事。確實,這一招很管用,也很給你們壯膽。但是,我隻想知道,這一次,是什麼機構?參與審核瞭《新聞早餐》(xwzc021)的內容,並做出瞭封號七天的決定。還是你們根本就沒有具象的人,用技術的手段,按鈕的方式,就下刀子瞭呢?如果這樣,中國的媒體生態就太危險瞭。我們的媒體地位,就被一堆粗魯的算法決定著,而且是你騰訊的算法。如果真是這樣,算你狠。我們決定不跟你們玩瞭。這一點,也請你回復。

  另外,騰訊所說的規則和標準,從來就是針對別人的。我有一個訴求,可不可以我們也委托一個第三方機構,專門調查一下你旗下的騰訊新聞和天天快報。這兩個號稱很牛的APP,每天有多少比“19元鴨子”更臟的信息。你如果願意,我每天可以給你提供一百條,如果你不願意,我可也可以提供給有關部門。你想試試嗎?有時候,我很天真,以為你們公司上市瞭,也有社會責任瞭,可是真實情形並不如此。看看短時間冒出來的罵娘的文章,啃騰訊臭腳的人,還真不少。我知道你們有錢,有錢可使鬼推磨。這一點,我不擔心,畢竟他們都是拿錢的,不會堅定。相反,我不同。我就一個人,一支筆,挑戰騰訊,而且不和解,準備戰鬥到底。

  我從來不是喜歡鬧事的人,職業習慣和新聞道德,讓我明白,媒體有尊嚴,新聞人有人格。沒有人願意在一種不講道理、而且是單方面制定的“算法”規則下生活。你是it人士,你或許是弄不明白的。你如果以為,一傢企業,有實力有平臺就可以橫行霸道,那你就大錯特別錯瞭。我推薦你看一本中國新聞傳播史,我的老師方漢奇先生編的,你一定要看。看明白瞭,再回過去看看我寫的兩封信,你就會明白的。

  祝好。

東方網總裁總編輯、東方頭條總編輯 徐世平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