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邱隔離日記:雖孤獨苦悶,卻奇跡般治好“拖延癥”

據韓國中央防疫對策本部9日通報,當地時間9日0時至16時,韓國新冠肺炎累計確診7478例。而截至當天0時,大邱累計確診5571例,占全國確診數約75%。來自中國的女孩張籍勻,目前身處堪稱韓國疫情“風暴眼”的大邱。她就讀的大邱慶北大學語學院2月8日通知正式放假、要求學生不要出門。此後,她開始瞭漫長的隔離生活。

作者:張籍勻,中國在韓留學生

時間:3月9日

今天是我居傢隔離的第30天。要隔離30天,真不容易。前兩周還好,但到瞭第三周,每天守著這一間房,並且又是一個人獨居,真的是特別苦悶。

在韓國留學,是不太容易申請到宿舍的,我隻能在學校旁邊租房子住。我租住的房子,有20平,帶廚衛。因疫情影響,大邱大部分餐館都關門瞭,再加上政府天天發警報不讓外出,我每天都在傢自己做飯。

我能夠堅持隔離到第30天,真的很大程度上要感謝父母。作為遠在異國他鄉的獨生子女,我完全理解父母心裡的擔心與著急。但無論如何,每當看到我時,他們都會給我一個微笑。而我們的視頻,也從之前的每周一次,變到瞭每天一次。我想,是爸媽對我無私的支持和愛,讓我有信心度過這段隔離期。

大邱隔離日記:雖孤獨苦悶,卻奇跡般治好“拖延癥”

每日三次緊急警報,圖據張籍勻

發生確診患者“逃跑事件”

慶北大學將一棟宿舍樓騰空,作為大邱的“方艙醫院”之一,昨晚(8日)已經投入使用瞭。就在昨晚8點20分左右,被轉移到慶北大學生活治療中心的女性A某(67歲)拒絕進入醫院,並在返回大邱醫療中心的路上襲擊護士逃跑。經媒體確認,A某系“新天地”大邱教會的教徒。事發時附近雖有警察,但因為警察都沒有穿防護服,沒能及時應對。還好在9點20分左右,警方抓到瞭她,並讓她再次入院,並將對A某以涉嫌破壞、攻擊和違反傳染病管理為由提起訴訟。

大邱隔離日記:雖孤獨苦悶,卻奇跡般治好“拖延癥”

確診患者陸續住進慶北大學生活治療中心,張籍勻拍攝

但慶北大學除瞭這一棟宿舍樓被作為“方艙醫院”以外,其他所有的宿舍樓都住有未回國的留學生,這名確診病人的逃跑,還是在整個校園中引起瞭極大的恐慌。大傢都在想,要是再跑出來一個,大傢又該怎麼辦?

班級群裡的一位同學,一開始並未決定回國,在得知出現逃跑患者後,開始瘋狂購買回國機票,卻又因外出購買旅行箱,看見排隊買口罩的而未戴口罩的市民實在太多,不敢靠近,不得已退票。另一位同學也在班級群裡發視頻說,現在學校附近的街上都不好打車,全是轟鳴的救護車聲音。

大邱隔離日記:雖孤獨苦悶,卻奇跡般治好“拖延癥”

確診患者陸續住進慶北大學生活治療中心,張籍勻拍攝

身邊同學都留守大邱

我身邊的同學都選擇瞭留守大邱,其原因並不僅僅因為學校的安排,也有對國內親朋好友以及各自傢鄉的保護。如果現在貿然回國,首先是不知道回國路上是否會有被感染的危險,回到祖國回到傢鄉以後,也勢必會給社區同胞帶去困擾。所以,在大邱的我們,管好自己,就是保護好瞭傢人,不給社會添堵。

今天也有一些好消息出現。

我接到瞭博士生導師的郵件,讓我4月初與她見一面;房東給我發來短信,告訴我今天是扔垃圾日,請我將垃圾放在我的傢門口,他會來清理。(本來應該將垃圾扔樓下的,但是房東大叔考慮到疫情嚴重,讓我不要出門);我的一位韓國朋友也每天發消息問我是否平安,是否安好,等疫情結束後一起玩之類的話;我也接到瞭社區的通知,說可以攜帶學生證和登陸證去社區領取口罩,一個人2個,免費的。我想正是因為有這些善良的人陪伴,讓人在獨居的隔離中能感到一種溫暖。

今天看到一段話,特別認同:“有人曾說,你如何度過一天,將決定你如何度過一生。”以前我不以為然,現在卻覺得很有道理。隔離在傢,我獨自一人,可以選擇每天昏睡,無休止地看劇,點外賣;也可以選擇閱讀、學習、運動與自律。

我並不是一個非常自律的人,也因為不守時吃過許多虧,並且可以說是“懶癌”晚期。這次的隔離,我規范自己的作息時間,規范飲食,合理計劃時間,堅持每天寫論文,每天學習,堅持睡前泡腳,不晚睡不熬夜,竟然奇跡般地治好瞭我的拖延。看來人要改變,很大程度是主觀能動性在起作用。

隔離的這段日子,對過日子和很多的情感有瞭和以前不同的感受和體驗,我想這就是生活特別迷人的地方。

(小標題為編者所擬)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