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短篇】陌路花開——轉世

內容提要:那是一個沒有規則,沒有信仰世界,無數個時空錯綜交叉,他們彼此知道,又互不瞭解。有人想要挑戰昊天大帝的神威,有人想要改變命運,最終命運的滾輪還是回到瞭原點。生劫之門即將打開,門後的世界是轉世,還是西天極樂世界,或是灰飛煙滅……

作者:天空ya

正文:

(一)

沒有規則的世界,沒有信仰的國度。或許是一場大災難,導致這個世界時空混亂,無數個時空錯亂交叉,這些時空裡的人彼此知道,又互不瞭解。然而這些人最後的時光都會在一個叫冥村的地方度過。有的時空稱它為冥界,有的稱為冥府,總之就是死人停留的地方,我們通常稱之為冥村。

半年前,發生瞭一件詭異的事件,冥村之門打開之後,再也無法合上。

長老們想盡瞭辦法,也不得善解。租房冥村之門合上的乃是一修行之人,那人,法力高強,非要復活他的妻子小綠。可即是昊天大帝也無權力擾亂天地次序復活那女子,於是那人便堵在冥村門前。

如此一來,生劫之門不能開,聚集在冥村的魂也無法離開,眼看各個時空死去的人都集中瞭過來,冥村之地被占,時空混亂越發明顯,長老們開始對冥村未來擔憂起來。於是請出瞭大長老的嫡長子卿君作為冥村繼承人前往冥池實修,名義上的實修,實則處理這件大事。

傳說卿君乃是一位比一般女子都要漂亮的男子,眾鬼知道之後,非要一睹芳顏,皆聚集在冥池入口。冥池乃是冥村最西邊的一塊地,距離生劫之門最近,長老便將那塊地劃分出來讓鬼魂居住,離開的時候也方便些。本來不大的土地,如今鬼越來越多,也越發顯得小瞭。眾鬼一下子湧出來集中在廣場上,鬼頭攢動,無立錐之地。

中午的時候,一群人抬著一架紅漆的轎子,嘎吱嘎吱地出現在瞭眾鬼的眼前,轎子一下地,個個睜大瞭眼睛,從裡面走出來的卻是一個奶白奶白的小鬼頭,小鬼頭一本正經地跟眾鬼介紹自己,眾鬼長籲一聲,甩甩衣袖,各自回瞭傢。

等廣場人群散去,從紅漆的轎子後面走出來一身披著乳白長袍的俊美男子,衣領處是銀絲勾成凰的圖案,齊腰間的青絲整齊地披在背後,腰間配搭一個碧綠的荷華形狀的玉墜子。渾身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溫柔氣息。

才將從轎子裡走出去的小鬼頭走到男子的面前規規矩矩地行瞭一禮,男子點瞭點頭,小鬼頭又回到轎子裡往冥池深處的一棟木雕的樓層而去。

“你是來殺他的嗎?”

一個女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男子聞聲轉身,瞧見一個一身碧綠長裙的少婦走瞭過來,男子還未明白少婦的言中之意,那少婦又說:“我是外面那人的妻子小綠,你是來殺他的,還是勸我的。”

小綠的聲音清脆幹凈,給人一種豪爽的感覺。男子不由得在心裡感嘆,上天是妒忌好女子的,也難怪外面那修行者放不下妻子,寧可折瞭壽元也要復活她瞭。

“你要我去勸他?我作為他的妻子,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自當尊重他的意願,等他撐不下去的時候,我再與他一起離開,也算全瞭我倆的真心。”

“你們倆的感情實在令人動容,天下大義,生死法則,想必在我之前,之前有人也與你講過瞭,如今在下問姑娘一句,你可等得到他?”

你可等得到他?全身的骨頭都恨不得松散瞭,她能等得到他嗎?她的心臟停止跳動的那一刻,她就來到瞭這裡,從此再也沒有見過丈夫,曾經也有人跟她說過,她們不可能真正的死而同穴。

她的丈夫是不世出的修行天才,那一年若不是她任性要個孩子,也不至於在去求送子觀音的路上被流寇所殺,公公婆婆也不得幸免,所幸公婆在丈夫來此前就入瞭生劫之門,才不至於與她這般日日夜夜的擔心。

“其實你知道當他沒有力氣再阻礙冥村之門的時候,你就會被送往生劫之門,而那時就算他自殺也跟不上你的腳步,所以你知道該怎麼做,我不會殺他,我受到的命令隻是處理這件事情。”男子的聲音不緊不慢,透露著一股溫柔,小綠抬眼看瞭看她,微微地笑瞭笑,有一些欣慰在心中油然而生。

“你與他們不一樣,冥村以後交到你的手上,定會平衡這世界。隻是不知道這世間到底有沒有轉世……”

男子一陣沉默,許久不曾開口。

“當然沒有!”

輕輕的聲音傳來,男子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身著百褶長裙的少女,少女的裝扮與自己和小綠的都不一樣。少女的旁邊站著兩個白衣的長發女人,那兩個女人的臉色十分的蒼白,正是冥村的奴仆,外界的人通常會叫他們鬼差。

“你怎知沒有?”

小綠問道,有些不快。

“我處的那個時空是沒有的……”

女孩的聲音中透露著絕望,眼睛沉沉地,很沒精神。

在鬼差的催促下,女孩往冥池深處走去,這幾日進來的鬼都被安排在最後面的園舍裡。有些文藝的鬼給各個園舍取瞭名字,女孩居住的園舍叫香榭園,小綠居住的園子叫茉莉園,原是來的時候園子的後面種瞭一院子的茉莉花,隨口就取瞭這個名字,近半年因為鬼魂不斷增加,院裡的茉莉花蒲變成瞭幾座矮矮的草屋,算是給眾鬼魂一個安身立命的位置瞭。

“李虞千禧時空,農歷2000年12月25日生,農歷2018年12月30日卒,這段時日姑娘就在此園中歇息,待生劫之門打開,姑娘就可以離開。”

鬼差的聲音如雷聲一般一字一句刺進李虞的耳朵,將寫著李虞身世的簿子收起來,女子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盯著兩位鬼差前前後後幫她打理居住的地方,許久之後開口問道:

“去哪兒?”

“你們那個時空說人死後會去哪兒,你就會去哪兒?現在在這裡不過是因為上頭發生瞭點事,沒有處理好,姑娘在這裡也是暫住,我倆這段時間是香榭園的教習,負責你們的衣食住行,同時也會有專門的老師來教你們禮儀,因為各個時空的說法都不一樣,有的說人死瞭會到西方去,有的信會轉世投胎,也有的說人死瞭就什麼都沒有瞭,所以為瞭滿足各個時空的人的要求,我們設立學堂,先教會你們禮儀,以免你們到瞭哪些地方被嫌棄。”

“我的那個時空信的是人死瞭就什麼都沒有瞭……”

李虞的聲音很小,小到兩個鬼差沒有聽到。兩人蒼白的臉上透露著溫暖的笑容,前前後後忙碌瞭半個時辰才將房間收拾出來。等兩人離開瞭,李虞的越發紅瞭,忍住眼淚不讓落下來……

茉莉園中,小綠的心緒很亂,現下她不知如何是好,她其實是有私心的,她多麼希望昊天大帝能賜予一顆還魂丹到她。她也是理智的人,一顆還魂丹並沒有什麼珍貴,若因她一人將這世界擾亂,昊天大帝如何會容忍。

“上課瞭,上課瞭,都起床瞭!”屋外傳來鬼差們的聲音,緊接著一陣清脆的鈴聲響瞭起來。

每個院子的課都是不一樣的,比如茉莉園的鬼來的時間早,基本的禮儀規矩都教完瞭,現在大部分時間就是在上各個時空的一些課程。今日教習的手氣不錯抽到瞭千禧時空。於是講起瞭這個時空的一些禮法。茉莉園中沒有千禧時空的鬼,所以講到依法治國,男女平等時,許多鬼魂按捺不住瞭,這些荒謬之言怎可拿到課堂上來將,那鬼差老師一下子慌瞭,從未見過如此多人對千禧時空禮儀抵制的課堂。

“每一個時空都有自己的法則,自當尊重他人便是,誰人不是從小長到大的,誰人不是吃米飯長大的,既然如此為何有三六九等之分。”白衣男子的聲音不大,課堂上的人都聽得清楚。

“公子,你這可就不對瞭。男人生來就該比女人珍貴,男人在外頭打工賺錢,養活女人,女人就該給我們洗洗做飯。不然以後讓女人去工地工作,我們在傢吃白飯。”

課堂上一陣哄笑,甚至有些女人也點頭贊同這個男人的話,另外三分之一的女人憤憤不平不敢出聲,還有一些則是連情緒都沒有。

“我曾聽說有的時空會有男子入贅到女子傢去的案例,也有聽說死瞭丈夫的女子,辛苦將與丈夫的孩子養大。照這位先生的說法,女子既是能養活自己和孩子,也有男子入贅到女子傢,是不是女子該比男子要珍貴。”

“你怕不是就是個吃軟飯的才幫這群蠢女人說話吧!”

後面一個生前是屠夫的男子大吼瞭一聲,整個課堂猛地安靜瞭下來。小綠聽來聽去,心裡甚是不爽,剛要說話,就被白衣男子搶過:“司徒建國,明朝時空生於明洪武三十一年,卒於洪武二十九年,十三歲中秀才,十五歲娶妻,借助妻財產上京赴考,名落孫山後一蹶不振,繼承瞭妻傢的殺豬場,成瞭一名屠夫。”

老底被揭開的感受十分不好,那屠夫說著就擼起袖子要打說話的男子,男子也不著急,人人都噎著一口氣不敢吐出,眼看那屠夫的手已經到瞭男子的身上,那男子身子輕輕一斜,屠夫連人帶桌滾在瞭地上。

課堂上一陣哄笑,白衣男子尋著空地向著課堂上的同學行瞭一全禮。底下紛紛議論起瞭這男子的身份,唯有小綠一動不動,在場隻有她知道這名男子乃是冥村的世子。

於是小綠站起來,剛準備要介紹男子的身份就聽見男子道:“在下林卿,昊天大帝時空之人,有幸與大傢成為同窗,因傢姐也在茉莉園遂求世子將在下安排與傢姐一個園子。”

下面又開始議論誰是這好看少爺的姐姐,小綠換瞭個舒服的姿勢,臨摹著書法,所有人的眼神順著卿君的眼神看下來,小綠隻是感覺有什麼看著我,一抬頭就看見瞭卿君溫柔的目光。

“哎呀,林姐姐,弟弟這都來瞭,你就原諒別人吧!生死都是天註定瞭,幸得外面那頭蠢貨,你們姐弟還能相處一段時間,好日子也要到頭瞭。”

一位年紀微大的大嫂子喊瞭一聲,眾人已經回到瞭各自的位置上,卿君摞瞭摞位置,坐在瞭小綠的身旁,低聲道:“有勞姐姐照看瞭,如果姐姐不忍我的話,姐夫的事,弟弟保準讓整個冥池的鬼都知曉,到時候姐姐心裡的小算盤可就……”

小綠氣得咬牙切齒,狠狠地錘瞭幾下桌子。鬼差老師見她模樣說瞭句:“下面我們說說何為寧靜以致遠……”

(二)

香榭園的鬼都是新鬼,許多都還是十多歲的孩子。離開瞭父母此刻都難受的緊,所以這個園子也是最好管理的園子,除瞭每天上兩節課外,幾乎沒有鬼差會經過這裡。

李虞記得來時的路,也不知為何竟順著來時的路走出瞭冥池,出瞭冥池之後,一路上一個鬼都沒看見,走在冥池時還能見幾個同在一個時空老鄉打打招呼,現下走瞭,隱隱約約看到一絲光芒,隻是瞧瞭一眼,那光就刺的她眼睛生疼。她繼續往前走瞭幾步,就聽到那光的方向傳來的聲音。

“你不能過來,鬼見不瞭光,你會疼的!”

“我會不會死?”

外面的人覺得這個女孩甚是可愛,於是說道:“你不會死!”

“哦!”

李虞忽然覺得自己這話問的很是無腦,既然已經死瞭,又何為會死。於是往光亮的方向走去,那聲音又想起:“我知道你想幹什麼?但是你不能再走瞭。你們的教習應該跟你們說過,外面的陽光是灼傷你們,隨不至死,卻無人能忍受,更有鬼魂入瞭陽間會破壞世界平衡,所以你不能出來。”

“你這樣做也是破壞世界平衡,你做的為何我坐不得。”

“因為你做瞭,我就做不瞭,你出來,這個世界就會立刻變得不平衡,而我隻是在求一個機會,一個能讓他們妥協的機會。”

“我一來就聽說你的事情,你是為瞭誰?”

女孩已經看清楚瞭男子的面孔,男子的一張臉漆黑,身上的玄袍已經破爛不堪。嘴角不停地湧出血來,女孩一腳踏過瞭那條線,將手帕遞瞭過去。男子驚訝地看著女孩,她沒事,他轉過身看瞭一眼天空,沒有絲毫變化。

這真是昊天世界的神奇,男子打量著女孩,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李虞,虞美人的虞。媽媽喜歡虞美人,所以給我取瞭這個名字,同學們常說是虞姬的虞,我說不是,我不會像她那樣活的不長,終究是虞姬的虞瞭。”

女孩整個身子走出瞭那道門檻,坐在男人的身旁絮絮地說道。

“我來這麼多天,聽瞭很多你的故事,你是一個好人,很好很好的人,所以你要好好活著,等上天妥協。”

“借你吉言。”

“我出來很久瞭,該回去瞭!”李虞站起來,準備踏進那條線,又把腳收回來。問道:“我還沒問你的名字呢?”

“徐洋,我叫徐洋。”

徐洋一直盯著女孩,他張瞭張嘴想要說:“你走吧,既然出來瞭就不要進去瞭。”當然隻在心裡想瞭想沒說出口。那個叫李虞的女孩真的不一般,她能輕易踏出那條線,那麼等於她獲得瞭永生的權利,她能在陽光下自由的生長,可是他看著她走進瞭那牢籠,女孩的身影漸漸模糊,徐洋的眼睛幹澀的很,慌忙閉上。

李虞原路返回,不一會兒就到瞭冥池的門前。她看見門口站著謫仙一樣的男子,一身月白的長袍,眉眼之間盡是溫柔,腰間掛著一個荷花玉墜,晶瑩剔透,給人一種清涼的感覺。

“你為什麼要回來?”

她四周張望瞭一下,指瞭指自己。

“我就在跟你說話!”

“想回來就回來瞭唄!”

“世人都羨慕永恒的生命,你擁有瞭,卻甘願放棄是為何?”

“她們期望永恒,是因為有心,而我的心是在我死的時候全身最先涼下來的器官。”

女孩的聲音太過蒼涼,卿君抬瞭抬手,往前走瞭幾步,說道:“你走,今天就當沒見到我!”

“世子殿下,你很好,謝謝!不過不用瞭。”

“你真有意思,世人追求永生,求而不得,你卻棄之如敝履。”

李虞不再回答卿君的話,踏進瞭冥池。卿君側過身子看著女孩的背影,心裡有無比的酸疼。

“我的身份,你是從何得知的?莫要讓他人知道!”

女孩沒有回答他,其實他應該知道她不會將他的身份宣揚出去,畢竟女孩來此已有時日,明顯女孩知道他的身份並不是今日之事,所以他篤定,第一天跟小綠的談話,她聽到瞭。

偷偷出去的事情,除瞭冥村門外那個黑臉的怪人和白衣的帥哥,沒有人知曉,人人依舊如往日一般上課,吃飯睡覺。跟活著的上學生活沒什麼兩樣,這一天傍晚,不知為何與她同屋子的幾個女孩一起將她的鋪蓋扔瞭出去,她有些無措,腦海中浮現一幕幕在學校時的場景。

“我怎麼你們瞭?”

“瞧你那副死樣子,整日獨立獨行的,看不起誰呀!咱們都一個地方的,非你又特殊待遇,老師看重你,鬼差姐姐們照顧你,你瞭不起,滾出去睡吧!”

不要哭李虞,你要堅強。她很快收拾好被扔出來的被褥,往小園後面的葡萄藤下走去,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鋪蓋,躺下瞭。幸好現在是鬼魂,不曉得寒冷炎熱,要不然這日子也不比活著的時候好。活著的時候還有立錐之地,如今便隻能在這葡萄藤下立足瞭。

第二天一早上課後,李虞準備去找那怪人說說話,發現冥池門前站瞭兩個鬼差,她若無其事地走過去,被鬼差轟瞭進來。

她隻得耷拉著腦袋回去,走到半路被第小綠攔住瞭去路,小綠今日格外好看,穿著一身紅色的長裙,頭上頭發挽在頭頂挽瞭一個簡單的發髻,一根碧綠的簪子別在發髻上,襯得她的皮膚更為白皙。

“聽說你昨日出去瞭?你沒事嗎?”

李虞搖瞭搖頭,說道:“就剛開始太陽有些紮眼,身上有些酸,過瞭一會兒就好瞭!”

“那你為什麼要回這鬼地方,你應該離開瞭才是。”

小綠說著眼淚已經落瞭下來,她見小綠此番模樣,便大膽地猜測,問道:“那人可是你丈夫?”

“是……”小綠壓抑著哭聲含糊不清地答瞭一聲,連忙又點瞭點頭。

“她不大好!傷的很重,一直在留血。”

她擅長揣摩別人傢的心思,看著眼前痛苦流涕的少婦人,不緊不慢地將所見說給瞭她聽。

“他還說瞭什麼?”

“他說要挨到上天妥協的時候……”

“嗚嗚……”

又是一陣哭泣,小綠仰著腦袋看著李虞,像極瞭等待鳥媽媽喂蟲子的小鳥,隻見李虞搖瞭搖頭,腳一抬就往冥池深處走。

“謝謝你,若有朝一日,你在出去,幫我勸勸他,不要再等瞭。”

“好。”

(三)

這幾日李虞都在同房簷下的幾個女孩的排擠下度過,鬼差越是責罵她們,她們欺負起她就越來勁,到最後隻得再次搬出瞭屋子,睡在葡萄藤下,這才安靜瞭幾日。

某日早上,李虞還在睡夢中,正夢著小時候母親帶自己去吃雞腿的的場景,感覺有一陣冰涼砸在瞭身上。她不覺得冷,自從死瞭之後他就不知道什麼叫疼瞭,就算是前日被那光照瞭一下,也不覺得十分的疼痛,不過有些酸罷瞭。

“你們又想幹什麼?”

“喲,你這是什麼態度,有這麼說話的嗎?讓你去告狀,今天這盆水請你清醒些,下次再告狀,潑的就是刀子瞭,反正啊,咱們都死瞭,也捅不死你,你看那張小臉蛋,毀瞭真是可惜呢!”

“是的呢!好可惜,好可惜。”

旁邊的兩個女孩跟著起哄來,在原地蹦蹦跳跳,十分開心。

“你們做什麼?世子來瞭!”

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女孩們一醋溜地跑的無影無蹤瞭。李虞將被子放在蒲塘藤上晾著,也不管小綠異樣的眼光。

“你為什麼不還手,你在怕什麼?”

“不要你管……”

“人傢都要那刀劃你的臉瞭,你還在倔強什麼?”

“終歸已經死瞭,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我調查過那三個女孩,那個帶頭的叫慶雲,跟你一個時空的,在學校欺負慣瞭你這種軟腳蝦,人傢軟腳蝦實在氣不過,在她上課的時候,拿把刀直接將她捅死瞭。她身邊的那兩個,瘦的是個孤兒,被遺棄在路邊,被野狗養大,後來送到福利院,福利院著火瞭,唯獨她被燒死瞭,另外一個是學習壓力太大,吃安眠藥死的。”

“你告訴我這些做什麼?”

“死人最怕的就是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下次她們欺負你,你就告訴她們的死因,她們就會沉浸在自己的死因裡很久,就不會欺負你瞭。”

“謝謝你!”

“你若不嫌棄就叫我一聲綠姐,我是昊天時空的,相當於你們時空的神話世界。”

“那姐姐的世界是不是很自由,一把劍一壺酒就可以瀟灑走天涯!”

“少看些話本子,姐姐處的那個時代,流寇作亂且都是修行之人,皇帝陛下軟弱,百姓苦不堪言,哪裡瀟灑。”

“那姐姐為何不修行,那這樣就可以保護自己瞭。”

“修行是看機緣的,也不是人人都能修行,我看你興許就可以修行,你到時見到世子,你問問,他也是修行之人。”

“嗯嗯。”

“你這身衣服穿瞭多久瞭,也不換換,我傢人新給我燒瞭幾件衣服,你也來試試吧!”

說著牽起李虞的手往香榭園外走,李虞抬頭看瞭看小綠,心裡暖暖的。

小綠選瞭一身粉色的的襦裙給李虞換上,因為頭發不長,就簡簡單單地編在後面,剩下的頭發自然的垂下來,粉嫩粉嫩的一個小女孩,像瓷娃娃一樣,小綠瞧瞭很是開心。李虞有些害羞,小臉紅紅的,低著頭也不敢看小綠。

這段時間,李虞總是往茉莉園跑,自從用瞭小綠交給她的方法,那三個女孩也就不怎麼找她麻煩瞭,她搬回瞭房間,盡量與她們不見面,白天除瞭在上課基本不再屋子裡,待深夜三人睡著瞭再回去,早上不等她們醒來就走瞭,四個人不見面,也就麻煩少瞭。

今日她穿著一身束腰的乳白色襦裙,紮瞭一個發髻在頭頂,背後留下瞭不少頭發,按照小綠的說法,女子沒結婚是不是挽發的,所以每每穿小綠的衣服都會刻意留些頭發在背後。她躡手躡腳地走到小綠的房間錢,準備趁機嚇一嚇她,結果聽到卿君世子跟小綠的對話,她本來沒有聽墻角的習慣,準備離開,卻聽到瞭自己的名字。

“你是說阿虞的力量是繼承瞭父輩的,她的祖輩是昊天世界的神官,後分散到各個時空中,遂沒瞭消息。”

是小綠的聲音,李虞聽到這個關於自己身世的故事,心裡有幾分欣喜。

“對,所以,你可以借助她的力量出去,隻要你夫婦團聚,這大門就會關上,生劫之門就可以打開。”

“那阿虞呢?她會怎麼樣?”

“生劫之門打開,非修行之人多數會消失。”

“投胎也不行嗎?”

“小綠姐,如果有投胎之法,他還會堵在外面不讓冥村之門落下嗎?”

李虞喉嚨有些幹澀,吞瞭口唾沫,像沒事人一樣悄悄離開,回到瞭香榭園中。

晚間的時候,他去那棟沒有名字的木樓,不等她敲門,卿君就將們打開瞭。

“就知道你會來,沒想到來的這麼早?早上我倆的談話你都聽到瞭。”

她沉沉地點瞭點頭,走進瞭屋子,卿君給她倒瞭一杯茶,兩人面對面坐著,女孩也不說話,連續喝瞭四五杯茶,直到壺幹瞭。很小聲地問道:“上天會妥協嗎?”

須臾的沉默,卿君淺淺嘗瞭一口茶水,利落地說:“不會。”

女孩長吸瞭一口去,問道:“我要怎麼樣將我的力量給綠姐姐……”

“從來沒有人借過,所以我不知道!”

“你在說謊。”女孩的聲音更小瞭。

“你……”

“我聽得出來。”

“你把力量借給她,你知道你會怎麼樣嗎?”

“我死的時候最先涼的器官是心臟,所以我不在乎我會怎樣。綠姐對我很好,她的心臟到現在都是熱的,我想幫她。其實你是願意幫的,因為你是個好人,你覺得這樣做不道德,所以不願做,但是世子你想想犧牲我一個成全瞭一對有情人,甚至救瞭這個世界,所以很值得。”

她能讓他的心動,酸酸的,看著她的臉,又感覺甜甜的,為她這種放棄生的態度感覺到心疼。

“就算你給瞭她,她能出去嗎?不僅僅是冥池裡,冥村也都是鬼差巡邏。”

“這還不是你安排的。”

“不是我,你出去的事情瞞不瞭長老們的眼睛,她們也在商量你的事情,你等個兩三日,說不定就可以回到千禧時空瞭。”

女孩的手狠狠抖瞭一下,茶杯砸碎在地上。卿君的眼神何其好一眼就看出瞭女孩的不對勁。

“你怎麼瞭?”

“給她吧!我想幫她!求你瞭!”

她不知道跪一跪有沒有用,膝蓋骨頭還是落瞭下去,狠狠地磕瞭三個頭,眼淚汪汪地看著卿君。看見卿君艱難地點瞭點頭,臉上立刻露出瞭笑容。

在此之前她先去跟小綠聊瞭許久的天,兩人談天說地,七聊八聊。而卿君則去安排一應的事物,三個人,一個很豁達,一個人靜如止水,一個人滿心傷痕。在這一刻三個人的命運將改變。

睡瞭一覺醒來後,小綠發現自己躺在冥村的門口,丈夫靜靜地看著她,兩人喜極而泣地擁抱在一起,遠處卿君為李虞擋住門口照進來的光芒,看著擁抱在一起的兩個人幾乎笑出瞭眼淚,那陽光雖然隻有一點點,卻恨不得將她融化,終於在死後感覺到瞭跟生前一樣的疼痛,李虞抬起頭與卿君的眼睛剛好相對,男子的眼睛很美,狹長狹長的,有一種魅惑。

“世子長得真好看!”

“你知道我叫什麼嗎?”卿君對李虞對自己的稱呼有些不滿道。

“你不叫世子嗎?你臉怎麼紅紅的……”說著用手涼瞭涼卿君的臉,卻更紅瞭。

“你把手放下去,我父母都喊我小卿……”

“阿卿……”少女喃喃地喚瞭一聲,頭一沉昏瞭過去。

卿君抱起少女就往冥池跑去,小綠不時往冥村看看,直到晚間也沒見著李虞的影子,幾番想要進冥村,徐洋死拉著不肯讓她再進去。兩人又在門口等瞭兩天,到第三天的時候,卿君送來一封李虞的信,二人讀完信後,一步三回頭的離開瞭。

李虞被陽光灼傷,身上起瞭好些紅疹,於是日日遮著面紗頭巾去上課。本來卿君完成任務該離開的,卻一直沒走還跟李虞一起上瞭好些日子的課。少女上課十分認真,每一個知識點都用筆認認真真地記下來。卿君很喜歡看她認真做事的樣子,經常打趣若是有個這樣的麼妹就好瞭。少女提出拜他為義兄,他又找各種理由推脫。

終於到瞭最後的時刻,生劫之門的開啟日子被公示瞭出來,一時間冥池的鬼魂們安靜瞭,有些不甘心的,往冥村之門跑去,企圖挑戰昊天的神威,最終被折磨暈倒,讓鬼差們送瞭回來。更多的是處於安靜的狀態,比如李虞比什麼時候都安靜,仿佛這都是他人的事,與自己無關罷瞭。

“也虧得你這麼安靜,現在後悔不?”

她搖瞭搖頭,衣角被揉的鄒巴巴的。

“你還有什麼……什麼心願嗎?”

他現在感覺眼睛酸的不行,心裡一陣一陣的失落,好像抱住,狠狠地將少女抱住。

“我想吃雞翅。”

“我帶你去……”

他幾乎是咬著牙吐出來的字,一轉身,眼淚就是止不住,連招呼都沒打就出去瞭。他現在後悔瞭,他為什麼要幫她,他成全瞭別人的情分,誰來成全他的。

晚間的時候,在那沒有名字的木房子裡,開瞭一桌宴席,盡是雞翅,各種不同的口味。李虞問瞭問味道就算吃過瞭,卿君一口氣將整桌子的雞翅都收進瞭肚子,被撐出瞭眼淚,依舊沒有停。

“其實我算是幸運的,我死的時候是在夢中,我猜測應該是心臟病犯瞭,我媽有心臟病…媽媽是個演員,很紅的那種,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跟父親離瞭婚,父親不喜歡我,跟他的現任妻子在一起之後生瞭個女兒,我就跟母親住在一起。學校裡的同學都不喜歡我,說我媽人盡可夫,很惡心,父親是個渣男,所有人都欺負我,我不敢跟任何人說……”少女的眼淚一直在眼眶裡打圈,一顆也不肯落下來。

“想哭就哭,以後我陪著你。”

其實這句話並沒有多大的力量,畢竟還有幾日她就要走瞭,她的前路一片灰暗,但是這是她選的,咬著牙也要走過去。

“我五歲的時候就知道哭沒有用,把力氣用在哭上,還不如開開心心地出去吃一段飯,什麼不開心的事情都吃進肚子,消化掉。”

外面一陣吵雜,卿君心情異常煩悶。手中結瞭一個印記,外面的聲音立馬靜止瞭,現在不是沒有瞭聲音,而是卿君將聲音封在瞭外頭。

“阿卿,謝謝你!這段時間要不是有你,我體會不到愛情的滋味,喜歡你是我今生最美好的感情。”

時間若是再此刻停住,卿君願意用生命去換!

我死的時候全身最先停止的器官是心臟!

“我發現我的心臟開始跳動瞭,比任何時候都有力氣。”她繼續說,微笑浮現在她臉上,驚艷的是卿君整個世界的時光。

“綠姐,綠姐,受傷瞭!那個男人又回來瞭!”一鬼差猛地闖進來,結結巴巴地表達瞭自己的觀點,看見世子殿下黑著一張臉,連忙退下瞭。

“怎麼瞭?綠姐……她。”

“你慢點……”卿君跟在少女的身後,一路往冥村之門跑去,現下是黑夜,所幸陽光不是很烈,那男子看見卿君和李虞膝蓋立馬落在瞭地上不停的磕頭。

“對不起,我隻能送她回來,她很難受,全身都長滿瞭紅色的斑點,我會繼續在這裡的,這個門不會關上。”男子的聲音有些嘶啞,結巴地說瞭這些話。少女腦袋有些沉,險些站不穩,連忙抓住瞭卿君的胳膊才勉強站穩瞭,拔腿就往茉莉園跑去。

冥村的眾長老都圍在瞭小綠的身旁,小綠神智依舊是糊的。聽不見任何人的聲音,眾鬼見到卿君和李虞連忙讓瞭位,各位長老在眾人的註視之下跟卿君行完禮,眾人的聲音一瞬間仿佛被收進瞭瓶子。

少女坐在床邊,沒有說話,眼眸中盡是悲傷,長老們隨著世子出瞭茉莉園,到無名木屋中。

“那力量還能拿回來嗎?”

四位長老一齊搖瞭搖頭。

“那那些力量去哪裡瞭?”

“應該都在外面那位修行者體內。”

“為何會如此?”

“兩人行房事的時候,那男人吸走的!”

“果真拿不回來瞭?”

“是的,世子殿下,眼下最要緊的就是那男子又守在瞭門口,生劫之門一日不開,這世界一日就不得安寧。世子繼承冥村也沒辦法落實下來。”

“滾,都給我滾。”

他很少使用法術,這一刻他想殺瞭那位修行者,哪怕是天罰又如何。一瞬間就出現站在距離冥村之門不遠處瞭,他之所以沒有直接出去,是因為李虞已經過來瞭。

“你站住。”

“阿虞,我去殺瞭他!”

“綠姐都跟我說瞭,事已至此,又有何用,你殺瞭她,綠姐不開心,我也不會開心,你自己還得為此陪一輩子。”

“我不甘心。”

少女抱住男子緩聲道:“這或許就是命!我們珍惜剩下的時間不是更好!”

“我不想認命。”

“可是我想你活著,不要你作出綠姐丈夫那種傻事過來,世界這麼大,還有許多時空沒被發現,說不定……說不定我們這些人都是到瞭那個時空去瞭,你莫要擔心。”

“明明是我安慰你,怎麼反讓你安慰我!”

“你我分這麼清做什麼。現下陪我去會會他吧!”

兩人挨著一起走到瞭那男子的面前,男子的臉更黑瞭,身上全是傷口,慘不忍睹。李虞收起對男子的同情心,厲聲道:“你走吧!莫在在這裡瞭,得瞭幾日的瀟灑,以後多做些好事,別在自私自利地活著。”

“我要這這裡懺悔。”

“夠啦,你已經鬧得冥村不寧瞭,你還想鬧得世界不寧,讓綠姐在這世界歷史上留個紅顏禍水的名聲嗎?幹幹凈凈地來,就幹幹凈凈地走吧!綠姐也不想再見你瞭,我如今站在這裡跟你說話,都是阿虞的法術護著的,你知道修行者修行不易,如此浪費,我這心裡也疼,所以,這是我最後一次,我希望你自己走,算是報答我給你們這段時間的逍遙,好嗎?”

男子狠狠地錘著胸口,狠狠地點瞭點頭。待兩人走瞭之後,許久才爬起來,往冥村行瞭一禮踉蹌這離開瞭。

冥村之門失去瞭法力的支撐,一下子落瞭下來,生劫之門打開瞭。眾人神色黯淡,紛紛排起瞭上隊。小綠是第一個進那個門的,她說她一直在幻想一個投機取巧的機會,卻不想連累的身邊的人,所以願意第一個進入這門表示自己的悔過。

李虞排在比較後面的位置,一直等待著卿君,等瞭許久,差不多快要到自己的時候,她幾乎放棄瞭。卻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她轉身過去,眼淚灑落瞭下來。

“父親。”

“好孩子,去瞭那個世界要比這個世界活的幸福,別在攤上我這樣的父親瞭。”

少女看瞭一眼卿君,心裡很是感激他撒的這個謊。

“好,父親。”

“阿卿,送我父親走吧!”

卿君如她的意送走瞭他父親,三分鐘的相遇之後是永世的離別,想到這一層未免不傷感,少女很快止住瞭眼淚。走到瞭那個門前,卿君在笑眼淚恨不得笑出來。隻是一瞬,卿君的身子擋在瞭李虞的面前,將腰間的蓮花玉佩塞進少女手中,背後傳來一陣灼疼感,少女意識到卿君不適,慌忙推他遠離瞭生劫之門。

“喜歡你是此生最美的時光……”

後面她或許還說瞭什麼,隨著身影消失在那個門口,聲音也消失在瞭光字的後面。卿君願意相信那個世界的存在,而她從來沒有相信過,或許真的不存在,所謂的轉世不過是活著的人心裡的一個念想,比如他。

這一刻他痛失所愛,這一刻,他獲得的冥村繼承權。他放眼望去,冥村跟十多年來一個樣。世界依舊沒有變,那個少女也好像從未出現過,隻有他的世界亂瞭,再也整齊不起來。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