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霸王別姬: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己

霸王別姬: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己

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關師傅

(一)

「影評」霸王別姬: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己

那年冬天特別冷,雪鋪滿瞭北京城,穿堂而過的北風的在耳邊呼嘯而過。女人拉著他,穿梭在城裡的深巷之中。戲堂前,雪下得深,水蔥似得孩子可惜是個六爪兒。

積雪在腳下發出吱吱的聲音。傷口淌下的血如朵朵梅花綻開。

剁開骨血。剁開瞭一條生死之路……

“我本是女嬌娥,又不是男兒郎……”

他為那人改瞭口,那個護著他的小石頭。十年生死兩茫茫,他沒能等到回來來看他的母親,卻在蕓蕓眾生之中,找到瞭那肯為他出頭的小石頭。

程蝶衣癡情段小樓。誰還記得程蝶衣是那個曾經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女嬌娥’的小豆子,誰還記得段小樓是在河邊護著小豆子的小石頭。

終究兩個人長成的大人模樣,小豆子成瞭程蝶衣,小石頭成瞭段小樓。十年,不緊不慢,他們都已經成為瞭北京城裡最紅的伶人。

說好的一輩子,差一年一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是一輩子。程蝶衣的一輩子是兩個人的一輩子,而段小樓卻是柴米油鹽的一輩子。

程蝶衣忘不掉的或許隻是那個冬日裡護著自己的小石頭,那一護就讓程蝶衣一生情感錯付。

終於,程蝶衣得到瞭那把年少時允諾‘霸王’的劍,或許在那一刻他以為他的師兄成瞭真霸王,他也是真虞姬瞭,他們能夠一輩子,說好的一輩子就是一輩子。

遇到花滿樓的頭牌妓女菊仙,少年血氣方剛,女人亦是果斷幹脆。段小樓或許壓根兒沒有想過要娶菊仙,不過一句玩笑話罷瞭,隻是女人的果斷,讓他猛下瞭決心。

程蝶衣的悲劇或許就在菊仙的果斷之下註定瞭。如果那一年,他沒有去花滿樓,如果他沒有眾目睽睽之下允諾菊仙,如果菊仙猶豫一刻,如果……程蝶衣能完整地表達出自己的心意,這一切不會不會不一樣?

(二)

「影評」霸王別姬: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己

那一次,為瞭那把劍,屈身於四爺。

那一次,為瞭救段小樓,為日本人唱瞭一夜的堂。

又是哪一次?也是為瞭段小樓,給紅衛兵下跪,承認掛在毛主席像旁邊的劍是自己的。

或許你不明白,不過是一把劍,這又有什麼關系呢?

那個杯弓蛇影的年代,在毛主席像前掛劍是大不敬的罪名……

為段小樓犧牲一切,不,或許應該說是為瞭小石頭。他義無反顧,哪怕是生命呢!他每一次的成全都在等一個結果,隻是這個結果不盡人意罷瞭。

有人說菊仙自私虛偽,承諾瞭蝶衣,卻又出爾反爾。或許第一次見蝶衣的時候,她就已經明白瞭程蝶衣的情,可是啊,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不然有誰能成全自己呢

「影評」霸王別姬: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己

她拋棄一切離開花滿樓,毫不猶豫地留在段小樓的身邊時,就註定瞭這個女人一生的悲劇。

寧可死亡也不離婚,她守住瞭自己的婚姻,卻丟瞭自己的性命,有人會說不值得。卻不知,局外人所謂的美好團圓,或許並不是局中人想要的結局

死亡是她的歸宿,是她自己對自己的成全。有人會說,她的插足成就瞭三個人的悲劇,可是別人的悲劇終究是別人的悲劇,如何跟自己的幸福去比。她選擇愛情,在大禮到德面前,她又有何錯,唯一的錯,就是蝶衣愛上瞭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段小樓不愛程蝶衣,程蝶衣不明白,菊仙愛段小樓,愛到骨髓裡去瞭……

(三)

一笑萬古春,一啼萬古愁。

有戲不算戲,無戲才算戲。

蝶衣活的太理想,分不清楚瞭現實與舞臺,他把自己當成虞姬,希望師兄就是霸王……

他對藝術的熱愛,不因為國籍,不因為身份,隻因為熱愛,赤子般晶瑩剔透的心,宛如一道白月光打在人們的心上。而小樓深處紅塵,活得太現實,就像嘴角處的一顆白米飯。

白月光和米飯,一個愜意的生活,一個為滿足的食欲。

蝶衣這道白月光,照亮瞭四月的黑暗,有人說,四爺愛上瞭蝶衣,他們之間哪有什麼愛與不愛呢?不過是一個功成名就的人,為瞭鮑魚海參而放棄瞭心頭愛的人,在擁有財富名譽之後,對年少熱愛之物的一種嘆息。

就如當年小豆子遇到倪老公一樣,為瞭生計而放棄瞭自己一切,才會對小豆子緊乎著,什麼絲絹裂帛,什麼高貴痰盂、白玉碗……哪裡比得過年少時候那個健康完整的自己呢?

倪老公和四爺是一類人,在蝶衣的身上,找到瞭自己稀罕的東西,這些東西,曾經他們也擁有過,可惜那時沒能自己成全自己。功成名就後,才發現即使擁有瞭萬貫傢財,怎麼敵得過白月光溫柔地灑落到心田……

蝶衣有有過自己的小算盤,抽大煙,自甘墮落,好像隻有這樣才能引起師兄的關註。終於他等到他來瞭。隻是身後站瞭一個菊仙,一切都回不去瞭,可是他依舊抱著希望。師兄說,別再抽大煙瞭,他就真戒瞭,師兄說好好唱個戲,他就與他對戲瞭。

小豆子最聽小石頭的話……

當所有人以為隻有蝶衣在付出的時候,可知道菊仙的孩子因為蝶衣沒瞭,可知道段小樓傾盡傢財救出瞭程蝶衣。這背後無疑也有瞭菊仙的妥協和支持。

一生苦苦的糾纏,早就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誰欠瞭誰的。白月光想要成全自己溫暖他人,白米飯一生都活在世俗之中。

「影評」霸王別姬: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己

「影評」霸王別姬:人總得自個兒成全自己

曲終人散,他用那把真劍末斷瞭自己的生。虞姬就該死去,虞姬不該活著,霸王別姬,隻有虞姬死瞭,這場戲才終瞭。

最終,他成全瞭自己,就如當年不願意離婚而上吊自殺的菊仙一樣……

紅塵凡事,霸王別姬,一段猩紅歲月,這世間再也沒有一個叫他師兄的小豆子。

(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