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在封建時期,一個國傢,如果運行的時間久瞭自然會出現各種小問題,而再小的問題也會積少成多,最終成為頑疾。面對這種頑疾,自古以來都有兩種解決方案,一種是任其發展,不去幹預,這樣至少可以保證不會馬上毀壞這個國傢,國傢完全可以憑借其慣性走下去。而另一種觀點則是,既然出現問題,就要及時修復,防患於未然。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北宋

北宋中期,正在面臨著這樣“是否改變”的問題。大臣王安石力勸年輕的宋神宗針對國傢的積弊進行一次自上而下的改革,年輕且富有活力的神宗隨即應允。著名的熙寧變法(也稱王安石變法)開始。然而,這場變法在十幾年後隨著宋神宗的駕崩而被司馬光為首的保守派宣佈終結。歷代名人對王安石的評價也不高,有些人把王安石冠以“小人”的名號,甚至有些人把北宋滅亡的責任推卸給王安石。理學大師朱子(朱熹)曾評價王安石:使天下之人,囂然喪其樂生之心。卒之群奸嗣虐,流毒四海。被朱聖人如此評價,可見王安石在士大夫的心中的印象是何等的不入流,這種印象也伴隨著王安石近千年。然而,王安石先生真的像這些士大夫所評價的那麼不堪嗎?想要弄清事情的真相我們就需要帶著這個疑問回到北宋,一幕幕大戲即將上演。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王安石

維護皇權,聰明反被聰明誤

筆者在之前的文章中曾提到,北宋在立國之初,吸收唐朝滅亡的教訓,施行一系列措施避免皇權旁落。具體說來就是在政治上,實行二府三司制度,分割相權,且行政權、財權、兵權相互獨立,保證皇權獨大。在財政上,繼承唐朝兩稅法。且強幹弱枝,重中央而輕地方。軍事上,加強禁軍實力,且在中央實行調兵全與統兵權相互獨立。在駐軍方面實行更戍法,使“兵無常帥,帥無常師”以達到皇權可以完全凌駕於軍隊。

為瞭抑制武將,宋朝對文人推崇備至。在北宋,文人可以暢所欲言、可以領兵打仗、可以享受各種特權,最重要的是宋朝的文人還受到傢法保護。北宋皇帝出臺官、職、差的制度,有官無差則沒有具體事務,但可以領取俸祿,北宋天子們設立這個制度的初衷是為瞭加強皇權,防止官員失控。但同時也導致瞭宋朝的官員倍增,很多官員拿著錢不幹活,這些當然由北宋的納稅人買單。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三司二府制

為瞭防止災民造反,北宋的皇帝們到瞭災年就會向災區招兵,解決災民的溫飽問題,這樣災民就沒有力量造反瞭,可是這樣使軍隊的人數倍增,至於戰鬥力嘛?似乎不在皇帝們的考慮范圍之內。

這些情況匯總到一起,導致瞭北宋出現瞭三冗(冗官、冗兵、冗費)。官場混亂,各職能部門各行其是,官員亂作一團,士兵毫無鬥志。到瞭神宗當政的時期,矛盾已經非常尖銳。但更危險的是,當時的土地兼並已經非常嚴重。大戶連陌千裡,卻可以合理避稅,納稅的大多數人都是平民百姓。有些百姓被逼急瞭隻能散掉其產業,到大戶人傢去做佃戶。

然畿甸民苦稅重,兄弟既壯乃析居,其田畝聚稅於一傢,即棄去… ——《宋史》

近些年來,我們在一些文章看到的“富宋”其實是狹義的,他的對象是那些官員士大夫、大戶人傢。倒黴的還是大多數中產和平民階級。毫不誇張的講,此時的北宋,社會矛盾刻不容緩。想要擺脫危機,必須要發動一次變革。

一對君臣的偉大理想

宋神宗是宋朝第六位皇帝,看看這位皇帝的謚號我們可以看出大臣對這位皇帝可以說並不滿意。民無能名曰為神,意思是百姓都不知道說這個皇帝什麼好瞭,說好瞭吧,不甘心,說壞瞭吧,不忍心。再看看歷史上謚號為神宗的皇帝,無論是奇葩的聯蒙滅金的西夏神宗,還是幾十年不上朝的明神宗都算不得好皇帝,可見後世對宋神宗的印象並不好,那麼宋神宗真的那麼不堪嗎?恰恰不是,以各種史料綜合分析,宋神宗實際上是一個奮發有為的青年,一個一直以唐太宗為標桿的勤政皇帝。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宋神宗

再說說王安石,他的父親是宋朝的中下級官員,全國各地到處跑,日子可以說過的比較清苦。王安石就在這樣的條件下生長起來,恰恰是這樣的條件,讓王安石看到瞭全國各地的積弊,財富分配的不均。

時州縣之吏多非其人,土地之利不盡出,租稅減耗,賦役不均,上下相蒙,積習成敝…而比年多稼不登,富者操奇贏之資,貧者取倍稱之息,一或小稔,富傢責償愈急,稅調未畢,資儲罄然 ——《宋史》

·這也使王安石立志為國為民做出一番貢獻。年輕的王安石才學非常出色,很早就考取進士,並在基層踏實的工作多年並取得瞭一定的成績。也就是說,王安石是一個有著基層工作經驗並取得成功的官員。這是一個原則性很強的人,隻要是他認為不對的,他就會堅決不做,哪怕對方是皇帝。

王安石的才華很快被宋神宗發覺,經推薦,王安石來到開封面聖。並向宋神宗提出變法的建議,本著“不加賦而國用足”的原則,開創新法,君臣二人一拍即合,熙寧變法即將開始。

變法正式出爐

得到皇帝的支持後,王安石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進行革新。很快,神宗皇帝任命王安石為參知政事(副宰相),並且為瞭配合新發成立瞭三司條例司,相當於今天的國傢改革委員會。這對君臣的效率不可謂不快,諸多新法開始施行,由於變法的條目太過繁雜,加上篇幅的有限,我們隻在這裡列舉一些比較典型的幾條。

均輸法:均輸法是王安石第一個出臺的新法。北宋的首都開封,是當時世界型都市。但是這座城市是需要無數資源所供養的,負責調集下面各路物品的衙門叫做發運司,但是這個衙門的權力不大,一直被三司所管控。加上三司的不作為,就導致瞭兩個問題,第一,亂攤派,有時三司根本不清楚地方當年產什麼,就向地方攤派,導致地方不得不去別處購買這些物資,這樣白白的增加瞭成本。第二,開封運送的物品可以說供求完全不匹配:比如,開封需要白菜500斤,面粉2000斤。但是事實發貨的情況則是地方上運到開封的物品恰恰相反,成為瞭白菜2000斤,面粉500斤。既然供需不匹配怎麼辦?沒關系,還有商人呢,要知道宋朝的商業相當發達,他們自然可以來回周轉進行調節。可見,舊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犧牲瞭百姓的利益成全瞭大商人的利益。

而均輸法則加強瞭發運司的權力,發運司根據開封的具體需求,進行采買地方物品。那麼錢從哪裡來呢?新法規定如果某地方今年欠收的話,那麼就隻需上交錢財,不需上交實物,政府再利用這些錢財,再去的豐收地方用低價購買實物。由此可見,新法實際上的本質是提高市場利用率,減少投機倒把的奸商。

青苗法:北宋時,每當春種,都會有一部分農民沒有錢買青苗種田。這時農民們往往會向民間借高利貸,這種高利貸的利息是非常重的,高的可以達到瞭年息72分之多。青苗法自此出臺,青苗法規定宋朝政府到春種地時如果農民無錢種地,可以自願像政府貸款,利息兩成。雖然收取利息,但是利息遠比民間的高利貸要低的多。這樣既緩解瞭農民的負擔又提升瞭國傢的財富以達到民不加賦而國用饒的效果。我們站在21世紀的角度來看下,青苗法是不是和商業銀行的運行原則很相似?但是同樣,青苗法的出臺使得之前放高利貸的富人無法從中賺取利息。

免役法:役,差役的意思。北宋時政府有時需要些差為政府服務。這些差役在當時並不是花錢雇傭的,而是由地方的百姓擔任的。宋朝規定,子民依據傢庭的富裕程度分出九等,選出前四等的傢庭進行差役,中舉的人以及單戶、出傢人可以不差役。這種做法對民間的積極性產生瞭極大的壓抑作用,很多百姓都不願進入上四等戶。免疫法,顧名思義,就是免掉所有人的差役,取而代之的是所有人都必須繳納一定比例的錢,再由朝廷用這筆錢雇傭社會上的閑散人員進行差役。這樣既可以避免勞民,而且還可以提高就業率,從而起到減輕民力、穩定社會的效果。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王安石變法

保甲法:針對北宋禁軍和廂兵戰鬥力較差,尤其其防守地方熱情不高的特點,保甲法出臺,新法加強農民的武裝,500戶為一都保,進行訓練,增強其戰鬥力,相當於現在的民兵組織。這樣可以省下一大筆雇傭軍隊的軍餉。

由此可以看出,王安石出臺的新法大多數立法精神是好的,以犧牲權貴的利益而平衡百姓的利益,並且可以增加國傢的賦稅,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到底動瞭誰的蛋糕

變法看上去很完美,可是實際上卻一直遭受著朝臣的激烈反對。如此好的新法,反對派為何會激烈反對呢?筆者總結如下三點:

第一,個別新法自身的問題以及王安石用人的失當。我們從兩部新法說起:手實法,手實法並不是王安石提出的,而是由王安石的繼任者呂惠卿提出的新法,起源於唐代。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呂惠卿

簡單說來是讓百姓估算自己的財產到朝廷,如果隱瞞,舉報後可得三分之一獎勵。這種法大開告密之風,官府得人經常來到百姓傢裡翻箱倒櫃得進行核對,害民不淺。市易法,這是熙寧五年頒佈的新法。為瞭控制商人囤積居奇,操縱市場物價。新法宣佈成立市易司,負責采買銷售物資,這樣就避免瞭物價飛漲的可能,說白瞭就是使宋朝替代之前大商人的角色。按理說這是一個不錯決策。可壞就壞在市易司負責人身上,此人名叫呂嘉問,他在任期間投機倒把,趁機為自己的腰包斂財,使得百姓的生活比之前還慘。由此可見,新法未必都是好的,很多法律有其自身得歷史局限性或者用人不當,而這種細微得忽略放大到國傢法律施行的層面上危害必然要擴大數萬倍。

第二新法觸及瞭大多數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所謂斷人衣食如殺人父母,王安石的新法恰恰是斷瞭諸多特權階級的衣食。比如,像均輸法、青苗法和市易法等新法,實際上就是從豪富階級的碗裡去奪食。像免役法實際上是向社會特權階級開刀。原本這些特權階級(如中舉者)完全可以受法律保護不出差役,結果新法規定這些特權階級也得交錢,梁子就此結下。而王安石得罪的這兩種勢力正是當時宋朝最有實力得兩股勢力——文人和財閥,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兩股勢力完全可以操縱宋朝當時的話語權。大臣讀書人在明處反對變法,商人們在暗處推波助瀾。

第三,新法受到當時社會的羈絆。王安石所設立的這些新法,大多是逐利的,但當時整個社會儒傢學說遍佈。歧視理財之人。“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是當時社會的主流觀念。漢代的桑弘羊、唐朝的李林甫、第五琦各個都是理財高手,可是他們的名聲並不好。從深層意義上來講,王安石的新法有很深的法傢思想,而法傢和儒傢在封建時期一直很難琴瑟和鳴。所以,在那個儒學昌盛的年代想要施行這種變法的難度可想而知。說的直白些,新法的施行缺乏像現在這樣的商業土壤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桑弘羊

新法的終結

執拗的王安石最終被宋神宗罷相,這其實並不奇怪。史書上的記載是因為王安石對皇帝並不是言聽計從,有時如果皇帝沒有采納王安石的建議的話,這位宰相大人動不動就請病假以示抗議,忍無可忍的神宗最終處罷免瞭王安石。筆者認為這麼說雖然沒錯,但是絕不是事情的全部。王安石之所以被罷免,最根本的原因是得罪的人太多,神宗罷免王安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和矛盾,而且還收回為變法而外放的皇權。是不是和商鞅很像,隻不過秦惠王做的更狠一些罷瞭,他當年殺死商鞅以平既得利益者的憤怒,但是新法繼續施行。如果從這個方面看的話那麼王安石隻不過是另一個商鞅而已。他就像一把掃帚一樣弄臟瞭自己,清潔瞭大傢

需要說明的是,王安石卸任宰相後神宗皇帝還是沒有放棄新法,新法的真正停止是在宋神宗去世之後。當時繼任的皇帝哲宗年齡太小,一切由高太後掌管,高太後反對新法那可是出瞭名的。很快,高太後很快選保守派司馬光任首相。

司馬光一直是道德的楷模,此君不但兒時聰明,砸缸救友。成年後更是官運亨通,受所有人膜拜。平心而論,司馬光為人確實沒有什麼瑕疵,甚至為瞭減少國庫的開支提出削減大臣的各項福利。他之所以反對新法更多的是為瞭維持國傢的穩定。但他還是犯瞭不該犯的錯誤,神宗去世後,司馬光主政,此刻他有最好條件,無論是聲望還是權力,司馬光可以說都是站在頂峰。他完全可以改良或者祛除錯誤的新法,保留對國傢人民有意的新法。但很可惜,司馬光似乎已經被復仇的火焰沖昏瞭頭腦,一股腦的把王安石辛辛苦苦出臺的新法全部推翻,王安石的心血至此付諸東流。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司馬光

黨爭激烈,同歸於盡

保守派們不但把新法全部廢掉,甚至還對新黨成員一路貶謫。顯然,保守派的種種做法完全不能使新黨信服,黨爭不可避免。宋朝的大臣們似乎忘瞭唐朝的“牛李黨爭”幾乎毀瞭唐朝,精神百倍的投入到黨爭的漩渦中。

殘酷的黨爭土壤,結出的果實隻能是像蔡京那樣的兩面三刀的小人,宋徽宗以後宋朝的政治空氣再也回不到仁宗到神宗時期,那個名臣輩出的時代。此時的大臣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君主吃喝玩樂,朝政腐朽不堪而不去抗爭,最終隨著北宋一起成為灰燼。這不能不說是變法的副作用。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宋徽宗

熙寧變法的成果

就熙寧變法本身而言,這種變法成功嗎?我們主要從以下兩方面來講。首先熙寧變法使國傢富強,所謂事實勝於雄辯,神宗朝國傢相當富裕,當時國傢三十二個存放財帛的大庫全部存滿。不但如此,在神宗朝,還對西夏、西南、交趾發起多次大戰,並取得輝煌勝利。想要運作幾十萬人的大兵團吃喝征伐並不容易,打仗其實就是在打錢,由此可見王安石變法對於財政上的成功。其次,底層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些人可能會反駁,王安石變法實在是對人民的敲骨吸髓才可以聚斂如此多的財富。不過筆者並不這樣認為,我們可以看下資料,神宗朝這些年,治下的農民很少發生起義,幾乎沒有大規模起義,這其實並不容易。比如,在北宋公認的明主宋仁宗的治下曾發生過多次重大的農民起義。說到底,熙寧變法更多是打擊特權階級,國傢和底層人民才是最終受惠方。

是誰抹黑瞭熙寧變法

那麼為什麼不錯的熙寧變法在歷史的評價如此低呢?主要有兩點,一方面,史書的真實性值得懷疑,我們還要先從《神宗實錄》說起,這是一部記載神宗皇帝的史書,我們現在看這本史書,可以說對神宗皇帝和王安石的評價都是負面的,後來的宋史大部分就是依據《神宗實錄》所寫。但是實際上神宗實錄曾被編寫三次,神宗死後保守派掌權,就開始編寫,保守派對曾打壓過他們的神宗和王安石肯定沒有好話,神宗這個謚號不就是保守派的傑作麼。但神宗畢竟是皇帝,批評還是不能露骨的,倒黴的就隻有王安石瞭。後來宋哲宗親政重新編寫神宗實錄,才算客觀一些。最後的修改直接到瞭南宋高宗時期,說到底,北宋的滅亡總要找個替罪羊,宋神宗要背一部分鍋,但神宗畢竟是高宗的祖父,那麼王安石就成瞭最合適的背鍋人選,而王安石變法,更是推卸責任的最好借口。冤,千古奇冤。

而安石汲汲以財利兵革為先務,引用奸邪,排擯忠直,躁迫強戾,使天下之人,囂然喪其樂生之心。卒之群奸嗣虐,流毒四海,至於崇寧、宣和之際,而禍亂極矣——朱熹

熙寧變法成絕唱,世間再無王安石

朱熹

更重要的一點是,前文提到的王安石變法實際上代表的是法傢,而後世封建王朝治國多是儒治。道不同,想要獲得政治上的對手的好評幾乎不可能。綜上所述,筆者推測,王安石主導的熙寧變法實際上被低估瞭。

可惜,歷史沒有如果,也許這正是歷史的魅力。很多人熟讀歷史,可是總是犯歷史上曾經發生的錯誤。比如司馬光,可以寫出像《資治通鑒》那樣的巨著,可謂是對歷史瞭如指掌,但是卻把新法一刀切,實在是有些過於武斷。最終受損失的還是國傢和子民。

如何看待熙寧變法

熙寧變法失敗瞭,但是熙寧變法的精神永存。出現問題,解決問題,而不是一味的守著祖宗留下的傢法。對於個人來說也是一樣的,如果自身出現問題,積極面對,提升自己,而不是得過且過,一成不變。

夢中對話

依稀記得在某個晚上的睡夢中遇到瞭王荊公(王安石),那時我還年輕,對人生的感悟還很幼稚。

:老爺爺,您就是王安石?

王安石:嗯,小友認識我?

:是啊,語文老師告訴我您是著名的唐宋八大傢之一,是文章聖手!

王安石:(淡然)那不過是浮名罷瞭,後世對我的新法評價如何?

:似乎不太好,歷史老師告訴我王安石變法後來是失敗的,還說很多人說您是小人,奸臣。

王安石:(把頭轉向遠方)……

:老爺爺,您傻不傻呀,以您的水平。再加上歐陽修等名臣的推薦,日後混個執宰相不成問題,到時候香車美女,要多少有多少。不但如此,以您的才華,完全可以美名傳四方,隻要您不要激進變法,誰也不得罪。到時候名利雙收,多好呀!您看,您主張變法,得罪瞭那麼多人,這些不但是權貴、還有富商,甚至皇族。就連平民百姓也有部分人被煽動反對您,死後他們還對您惡語相加,為瞭這群人變法,值嗎?

王安石:(憤怒),小友,你以後會明白,一個人有時要的不僅僅是名利雙收,青史留名,更重要的是問心無愧。記得我當時服喪之後,心情很亂,那個時候不想做官,是傢鄉的百姓們不斷的請求我去做官,為民謀福祉。當時我很感動,多質樸的農民啊,那時我就堅定瞭我的信念:如果人民富足,我願意成為一螻蟻,此生足以。反觀是你,小小年紀,就如此愛惜自己的羽毛,這樣如何成為棟梁。(轉身離去)

夢醒瞭,淚水已經浸濕我的臉頰……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