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唐朝經歷安史之亂後,由於國傢的實力無法滿足徹底剿滅安史之亂的殘餘勢力,因此到瞭唐代宗時開始大加冊封藩鎮,有些藩鎮是安史餘黨,有些藩鎮則是為瞭防范安氏餘黨而設立的藩鎮。到瞭唐憲宗繼位之初,藩鎮割據已經變得十分嚴重。整個唐朝的賦稅,隻有八道按時上交,其餘藩鎮則能拖則拖,有的甚至拒絕繳納賦稅。唐憲宗登基後開始勵精圖治,削平諸藩,最終取得瞭著名的元和中興,憑借削藩的成功,唐憲宗的地位從此可以和唐太宗以及唐玄宗並列。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唐憲宗李純,取得元和中興

唐憲宗的削藩戰有很多,如平西川、滅李錡、肢解平盧鎮、惡戰承德王承宗等等。不過筆者認為這些削藩之戰中最值得研究的一戰則是平定淮西吳元濟之戰。因為這一戰太過反常,唐朝可以說從一開始就占盡優勢。唐朝的優勢如下:第一,此戰唐朝派16道大軍討伐淮西,兵力處於絕對優勢。第二,淮西鎮與河北幾鎮不同,周圍的藩鎮都是服從唐朝的藩鎮。第三,吳元濟執政不久,根基薄弱,手下的軍隊也不多。

(吳元濟)中立於淮、泗之間,僅擁三州不協之眾,延晨露之命 ——《讀通鑒論》

按道理,這場戰爭應該像攻打西川一樣大獲全勝。但是結果很意外,唐朝這在這場淮西之戰中付出瞭四年的時間,且最後還是依靠李愬奇襲吳元濟所在得蔡州並生擒吳元濟才獲取得最後勝利。如果沒有這次奇襲,實在無法想象唐朝還有沒有如此財力繼續作戰。筆者今天將分析一下,為何淮西之戰如此反常?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淮西

淮西鎮,一直都不是個乖孩子

淮西鎮的成立,還要從安史之亂說起。淮西鎮的地處今天的河南一部分地區,安史之亂爆發後,叛軍在河南可以說是勢如破竹,並很快攻破東都洛陽。那麼叛軍為何會如此勢不可擋呢?最大的原因是當時河南的兵力不足。由於河南這片地區太過重要,因此朝廷就在此處設立藩鎮,而淮西鎮,就是其中之一。淮西鎮成立之初,下轄有20個州。這隻是戰時的編制,唐朝的統治者是不可能允許這麼重要的位置勢力如此龐大。因此,安史之亂結束後,淮西鎮就被部分肢解。

大歷十四年,不聽朝廷命令的李忠臣被自己族侄李希烈所驅逐。從此,李希烈為淮西節度使。當時的淮西下轄六州——蔡州、申州、光州、壽州、安州、唐州。如果把唐朝比喻成一個班級,可以說從李希烈開始,淮西鎮都是一個調皮且不聽老師管教的孩子。李希烈曾經自立為皇帝,後來被部將陳仙奇殺死,隨後陳仙奇又被吳少誠殺害,而吳少誠又被吳少陽殺死。雖然淮西鎮內部動蕩激烈,但是這期間除陳仙奇歸順朝廷之外其餘人大部分都是拒絕聽命朝廷,甚至不斷發兵侵擾四鄰。所以,淮西鎮是當時唐朝在河南一顆十分不安定的棋子

唐德宗中後期,被涇原兵變嚇破膽的德宗皇帝對待淮西鎮施行姑息政策,隻要淮西鎮不把事情鬧大德宗皇帝就會盡量包容這個藩鎮。淮西的這種半獨立狀態,對於唐帝國來說,危害重重。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唐德宗

李吉甫言於上曰:“淮西非如河北,四無黨援,國傢常宿十萬兵以備之,勞費不可支也——《資治通鑒》“

可見,削平淮西,勢在必行。

唐憲宗繼位後,年輕的憲宗皇帝無法接受淮西這種半獨立狀態,決定削藩。但是唐朝卻陰差陽錯的開始與承德的王承宗交戰。為瞭避免兩線作戰,唐憲宗隻能承認吳少誠的地位。顯而易見,這種承認事被迫的,隻要時機合適,唐憲宗還是會削藩淮西的。

戰爭背景——天賜良機

機會很快來臨,作為老牌的造反專業戶魏博鎮投靠朝廷瞭,這則消息對於其餘搞獨立的淮西鎮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第一,心理上的打擊;魏博鎮自從安史之亂以後就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歸順過朝廷,一直是安史舊將任節度使,采取的繼承原則則是父死子繼。現在老大哥魏博鎮竟然投降朝廷,那麼作為小弟的淮西鎮在心理上來說絕對是受到瞭打擊;第二,失去屏障的隱憂;淮西鎮可以如此肆無忌憚的另一個原則則是擁有兩道屏障,第一道是平盧鎮,在淮西的東北。第二道則是魏博鎮,在淮西鎮的正北方。這兩個老牌的獨立藩鎮雖然與淮西鎮並不相連,但距離淮西也並不算遠,如今魏博鎮歸順朝廷,那麼淮西鎮則少瞭一個重要的屏障。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唐憲宗初期唐朝藩鎮示意圖

雪上加霜的是,此時的淮西節度使吳少誠病故,其子吳元濟繼位。這條消息使唐憲宗大為興奮,因為這就讓朝廷有瞭任命新的節度使的借口。如果吳元濟聽從朝廷安排,那自然是好。如果吳元濟拒絕交出權力,那麼正好有攻打吳元濟的正當理由。最終,吳元濟選擇瞭後者,戰爭至此不可避免。

唐憲宗的準備

實際上,憲宗朝廷也在為這場削藩戰爭積極備戰。具體說來,可以分為政治上和軍事上的兩手準備:

政治上,重用主戰派大臣。早在元和八年,憲宗皇帝就把西川節度使、同平章事的武元衡調入中央參與政務。武元衡,一直都是憲宗朝廷中的“鷹派”。對待藩鎮向來主張動用武力解決問題,武元衡的這次入朝,可謂政治意義明顯。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武元衡

軍事上,積極調兵遣將。元和九年,朝廷將山南東道節度使袁滋與荊南節度使嚴綬進行對調。看似平行的調動實際上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簡單。嚴綬,是玄宗時名臣嚴挺之的的從孫。大歷時考中進士。唐憲宗元和初年時,夏綏留後楊惠琳拒絕服從朝廷派往夏綏的節度使。時為河東節度支度營田觀察處置等使的嚴綬派兵平叛,最終取得勝利。叛將楊惠琳被殺。可以說嚴綬打響瞭元和中興第一槍。嚴綬在任荊南節度使時,表現也很好,招撫瞭當時少數民族的部落酋長。文官出身,再加上屢立戰功,所以嚴綬在唐憲宗心裡地位很重。山南東道與淮西相連,嚴綬此次被任命為山南東道節度使,可見憲宗對嚴綬的期待。隨後,嚴綬被任命為申、光、蔡招討使,負責這次削藩戰爭。

戰爭的第一階段,互相僵持

這一套下來,吳元濟已經放棄被承認的幻想瞭,開始不斷派軍隊侵犯唐朝屬地,兵鋒直抵洛陽。憲宗朝廷借機剝奪吳元濟一切職務,並集結十六道軍隊進攻淮西,唐軍的兵力大約為九萬,近三倍於叛軍。可以看出,唐憲宗是想以雷霆之勢快速擊敗叛軍。不過,戰爭的走向並不像憲宗皇帝想的那麼美好。

戰爭的一開始,朝廷就陷入被動。起初,嚴綬率軍取得小勝,但是此時不知兵的特點就顯現出來瞭。元和十年二月,嚴綬被叛軍擊敗,並率軍直接後退五十裡,進入唐州。壽州團練使令狐通被叛軍擊敗,後退到瞭保州。朝廷的大軍可以說一開始就陷入不利的局面。

如果照著這個節奏發展,朝廷的軍隊將一瀉千裡。幸虧此時,忠武軍節度使突厥阿跌族李光顏挺身而出,率軍在時曲擊破叛軍,斬敵數千人,算是穩住瞭戰局。

戰爭得第二階段,中途易帥,鐵城慘敗

平叛總司令嚴綬其實並不是一個帶兵打仗的料,之前可以取得如此驕人的成績的原因主要還是他所平叛的地區人心思唐,且嚴綬善待士卒,且手下將領勇猛,這才獲取瞭功勛。嚴綬吃到瞭善待士卒甜頭。平叛淮西時,對待士卒相當大方(反正也不是自己的錢),使得府庫空虛,且未徒勞無功。此外,嚴綬還大肆賄賂宦官替自己說話。如果說賞賜士卒是為瞭軍心的話,尚可理解,但是賄賂宦官聲援自己真是敗人品。

(嚴)綬無他才能,到軍之日,傾府庫,賚士卒,累年之積,一朝而盡。又賂宦官以結聲援,擁八州之眾萬餘人屯境上,閉壁經年,無尺寸功——《資治通鑒》

很快,避戰無能的嚴綬被罷免。朝廷改任宣武節度使韓弘為淮西諸軍都統,作為前線總指揮,筆者一直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韓弘這個人,能力很強,毋庸置疑。但是如果論他對朝廷的忠誠度,這裡面可能要打個問號。因為此時的韓弘已經在宣武鎮任節度使十幾年,且幾乎不入朝,一直處於半獨立的狀態。讓這種處於半獨立狀態的武將主導平叛工作實在是下策,原因很簡單,一個獨立的淮西對韓弘是完全有利,既可以增加自己在朝廷中的分量,也可以使自己這種半獨立的狀態更加合法化

弘樂於自擅,欲倚賊以自重,不願淮西速平——《資治通鑒》

不出意料,戰爭就這樣僵持著。元和十年十月,憲宗朝廷把山南東道一分為二,以右羽林高霞寓為唐、隨、鄧節度使。高霞寓有勇無謀,最終在元和十一年,高霞寓兵敗鐵城,全軍覆沒,僅以身免。接下來的戰場形勢可謂波瀾不驚,雙方雖你來我往,互有勝負,但又無法取得決定性勝利。

戰爭第三階段,加大壓力,奇襲蔡州

到瞭元和十二年,朝廷已經和淮西打瞭三四年的仗,各路人馬疲憊不堪。最終,時任宰相的裴度親自到前線督戰。裴度達到前線後,對前線的問題進行總結,很快向憲宗皇帝陳述前線的弊端並要求改正,且大部分都被批準。軍隊的作戰素質煥然一新。唐朝政府軍開始慢慢的掌握瞭戰場的主動。雖然朝廷占據主動,但是想要快速擊敗叛軍還是很難,叛軍首領吳元濟把所有的重兵都集結到瞭洄曲一帶,政府軍一時無法攻克,這樣拖下去憲宗朝廷的經濟一定會被拖垮,朝廷上下十分著急。

戰事的轉機源自一則任命狀,元和十一年末,憲宗朝廷派遣太子詹事李愬接替高霞寓為唐、隨、鄧節度使,實際上,這個職位,是李愬自薦獲得的。李愬的父親就是唐德宗時期大名鼎鼎的大將李晟,從後期的表現來看,李愬可謂是將門虎子。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李愬

李愬上任以後,對外大放迷魂陣,處處示弱,對外宣稱減少作戰。這樣不僅讓剛剛經歷大敗的士卒安心,而且也麻痹瞭對手,吳元濟也對李愬心生輕視。

李愬利用著吳元濟的輕視,不斷的進行小偷小摸式的作戰,對俘獲或者投降的士兵很好,用來瞭解叛軍的兵力部署以及虛實。最終李愬率領數千大軍在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奇襲吳元濟所在的蔡州城,並生擒吳元濟。自此,歷時四年,費錢無數的淮西之戰宣告結束。唐憲宗在斬殺吳元濟的同時,也把一直以來桀驁不馴的淮西鎮肢解。

李愬可以取得如此輝煌的勝利,除自身的能力之外,政府軍對叛軍不斷造成的壓力也很關鍵,如果沒有朝廷持續的壓力李愬很難有空間進行這次奇襲。這裡,宰相裴度功不可沒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裴度

淮西之戰的啟示

現在,我們再來分析一下文章開始時的疑問。淮西之戰,憲宗朝派出數倍於敵軍的兵力,優厚的條件,但在正面戰場可以說並未取得過什麼決定性勝利的戰鬥,直到吳元濟被擒獲,叛軍在洄曲地區還部署著數萬大軍。也就是說,這是一場慘勝。為什麼這場戰爭進行的如此艱難呢?筆者認為主要有五點原因。

1、人心不化、地理位置優越且民風彪悍。淮西地區幾十年來割據一方,雖然周圍都是唐朝的勢力,但是當地群眾卻隻知有藩鎮,不知有中央。淮西地理位置優越,靠近東都洛陽,隨時可以威脅東都。淮西的軍民作戰能力更是極強,其風俗獷戾,過於夷貊

2、河北藩鎮王承宗、李師道的暗中幫助。朝廷在淮西平叛時,憲宗朝廷同時與承德鎮大打出手。雙線作戰,自然是困難可想而知。況且此時平盧鎮的李師道更是到處煽風點火,派人暗殺瞭主戰派宰相武元衡,並不斷騷擾東都,此皆為外援。

3、平叛大軍各自為戰,朝廷內部人心微妙。朝廷各路兵團很難組合成有機的整體,比如高霞寓的鐵城之敗,與援軍遲遲不到有很大的關系。宣武節度使韓弘更是處處阻撓中央的攻勢。主將尚且如此,戰事的進展可想而知。朝廷內部,主和派大臣更是多如牛毛,這裡面很難講沒有利益糾葛。

故蔡州一空城,元濟一獨夫,李愬一夕而縛之如雞鶩。其易也如此,而環攻四年,其難也如彼,唐安得有將相哉?皆元濟豢飼之鷹犬而已。——《讀通鑒論》

王夫之先生在《讀通鑒論》裡說的比較明白,朝中的大臣很多都收瞭藩鎮的”黑錢”,他們一直靠著藩鎮而肥己。

4、監軍宦官影響戰鬥力。宦官問題一直是唐朝的一大頑疾,且宦官們在唐憲宗一朝裡可謂是快速發育。宦官擔任的樞密使就是在唐憲宗時期設立的,宦官至此滲透到中央。到瞭前線,監軍宦官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各地監軍宦官每次作戰,都是把最精銳的部隊留下保護自己,且宦官永遠都是帶著自己的精銳部隊遠遠的躲在後面。軍隊打贏瞭,監軍宦官則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軍隊打輸瞭,宦官就把責任推卸給將領及士兵,這樣做的後果直接導致瞭軍隊意志薄弱。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唐代宦官

5、主將選擇失誤。唐朝中央選擇的將領大多數都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要麼碌碌無為,如嚴綬;要麼貪功冒進,如高霞寓;要麼養寇自重,如韓弘。好不容易有個猛將李光顏,還處處收到韓弘的壓制。這裡不得不說,憲宗皇帝在這場戰爭中任人不明。好在後期充分信任裴度及李愬,從而挽救瞭敗局。後來平叛平盧的李師道,李愬連戰連捷,最終很快消滅叛亂,由此可見,一個優秀將領的重要性。

淮西之戰——唐憲宗取得元和中興的重要拼圖

唐憲宗去世後國傢藩鎮示意圖

總結

淮西之戰的勝利,是元和中興路上重要的一塊拼圖。我們不可否認憲宗皇帝的成功。但是也要看到,這場戰爭實際上打的異常辛苦,使得唐朝的百姓承受沉重的負擔。這裡面有一定的外在的客觀原因,但是最主要的還是自身的主觀原因。歸根結底,還是唐憲宗朝廷的用人失誤。好在,唐憲宗終歸是一位明君,後期他及時調整瞭策略,用人得當,才取得瞭淮西之戰的最終勝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