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宗的無奈——當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唐朝的皇帝,有名的很多,例如如雷貫耳的唐太宗李世民,唐玄宗李隆基等等;就連稍稍弱勢些的唐高宗也因為其妻子是武則天而被後人念念不忘。而提到唐朝的第九位皇帝唐德宗李適(讀kuo)的存在感就低的多瞭,以至於很多朋友並沒有聽過此人的名字。熟悉唐朝的朋友們對此人應該比較熟悉,這是一位爭議很大的皇帝。批評的人認為此人堪稱是魏惠王似的人物,志大才疏,一副敗傢子的模樣。手中雖擁有一副好牌,卻被自己打的稀爛。又使宦官掌禁軍成為制度,導致後期皇帝們受制於傢奴。同時又有一些人同情他,認為他接手安史之亂後的爛攤子,實在不應該過分指責。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唐德宗的爭議如此之大呢?

唐德宗的無奈——當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唐德宗李適

履歷豐富

唐德宗李適生於742年,那年正是天寶元年,當時,唐朝正處於極盛時期,天下富饒。少年李適就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換句話說,這是一位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可不曾想十餘年後,安祿山就發動瞭對古代中國影響深遠的安史之亂。叛軍很快就占據瞭天下糧倉洛

陽,好似對長安進行瞭釜底抽薪,緊接著因為潼關的失陷徹底打破瞭唐玄宗的幻想,老皇帝隻好帶著和自己最親近的皇子皇孫倉皇出逃。值得一提的是,在玄宗皇帝逃亡的途中,這些皇子皇孫們的處境非常慘,這些龍子龍孫們自己動手找食物那也是時有發生得事兒。災難使人成熟,少年的李適慢慢的成熟瞭起來。

唐德宗的無奈——當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唐玄宗

很快,肅宗皇帝在靈武即位,作為肅宗長孫的李適位置顯得越來越重要。肅宗駕崩後,李適的父親代宗李豫登基,李適被任命為天下兵馬大元帥、關內元帥等職位。安史之亂時期,皇帝們經常任命自己心目中的接班人擔任天下兵馬大元帥,李適的父親代宗李豫就曾擔任過這個職位。實際上,這個職位其實就是一個虛職,軍中真正的靈魂還是是其副手。例如吐蕃侵犯長安時,李適曾被任命為關內元帥,名義上的一把手,而關內副元帥則是名將郭子儀。最終郭子儀幾乎是憑借著一己之力使唐朝轉危為安。

唐德宗的無奈——當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郭子儀

安史之亂平定後,李適被任命為尚書令,這個職位可不是誰都可以當的,當年秦王李世民做過這個位置,此後尚書令再也沒有授予過大臣,李適的當選,也就是代宗向外界發送的信號——這個人可以像當年的尚書令李世民一樣建立不朽的功勛。

唐德宗的無奈——當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唐代宗李豫

鋒芒畢露

在很多歷史學傢眼中,李適繼位時期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期,年富力強。後來李適在削藩的戰爭中卻操之過急,實在不應該。筆者認為,其實李適繼位的時候真的已經不年輕瞭,李適登基時,已經37周歲瞭,而古人一般習慣計算虛歲,而這一年李適的虛歲已經時38歲瞭,年輕嗎?對於現代人來說也許年輕,但是對於唐朝的皇帝來說完全是另外一碼事,比如,赫赫威名的唐太宗享年51周歲,其子唐高宗享年55周歲,李適的父親代宗李豫享年52周歲,李適的祖父唐肅宗享年51周歲。李適現在37周歲,年輕嗎?更何廣他現在接手的又是一個剛剛遭到嚴重破壞的帝國。按照現代人的說法,李適可以說是已經步入到瞭中年危機中。

唐德宗的無奈——當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唐肅宗

當時李適的危機主要有三點,第一,宰相擅權;第二,財務危機;第三,藩鎮割據。事實證明李適對帝國的三大頑疾已經做好瞭充足的準備。針對宰相擅權,李適采用的辦法很簡單,跳梁者,雖強必戮。繼位之初,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貶謫有黨爭之嫌的宰相常袞,使朝廷避免遭受到黨爭消耗的風險。就憑這一手,就可以證明其政治警覺性極高。

對於財務危機,德宗更是有其辦法。當時唐朝采用租庸調制度,所謂的租庸調制度,說的簡單些就是國傢為百姓提供土地,作為回報,百姓為國傢提供稅收及勞役(史書記載這種制度是在南北朝時期就存在,但實際上在早在戰國時期這種制度就已經變相的存在瞭)。租庸調制度實現的前提是均田制的運行。而到瞭唐德宗時,均田制早已在唐朝實行不下去瞭,所以租庸調制度隻會使帝國稅收嚴重不合理,富者越富,窮者愈窮,逃戶大量發生。唐德宗隨即啟用楊炎,實行兩稅法,重新分配國傢稅收,使國傢財稅迅速提升。可以說,德宗李適剛上任采取的這兩手實在使漂亮,很是有些聖天子的味道。德宗李適也被全天下人給予厚望。所有人都認為此人將是李世民第二。但是最終這個“李世民第二”還是在藩鎮面前栽瞭跟頭。

一敗塗地

當時對李適最危險的當屬反藩鎮割據,這裡的藩鎮主要是指安史降將所占據的河朔地區。主要有幽州、承德、平盧以及魏博鎮。因為歷史原因,這些地區雖然奉行一個唐朝政策,但是內部卻是財稅自理,高度自治。心高氣傲的唐德宗當然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一場大戰在所難免。其實藩鎮也已經意識到這個德宗皇帝不好對付,因此這些藩鎮對德宗一開始還是卑躬屈膝甚至送錢送物。但德宗李適顯然不要錢,隻要權。這些節度使們當然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因為此時的節度使其實並不是代表一個人,而是代表一個團體。可以說,隻有戰爭才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最終辦法,別無其它。

唐德宗的無奈——當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唐德宗在位後期的藩鎮

德宗李適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因此在成德節度使去世後拒絕任命其子李惟嶽父死子繼。最終爆發戰爭。本來一開始戰爭是順利的,唐軍在戰場上節節勝利,最終迫使李惟嶽被殺,唐軍以勝利告終。但是因為分配不均使得部分大將反水,戰爭繼續進行。而唐德宗在此時犯下瞭致命失誤。德宗不顧局勢被動,天氣不利的因素,繼續調集大軍進行平叛。最終導致疲憊的涇原軍隊造反,攻破長安。德宗被迫逃亡奉天。

德宗削藩的失敗的原因,主要有兩點;第一,德宗在初期削藩成功後,急於求成,沒有考慮到其他藩鎮的利益,強加自己的意志,導致藩鎮反水,而中央禁軍神策軍又沒有一戰定乾坤的能力。第二,藩鎮反水後,沒有及時根據客觀情況進行調整,而是被動的投入部隊進行消極的抵抗。

唐德宗作為曾經的天下兵馬大元帥,師從李泌,又在名將郭子儀背後學習多年,為何會接二連三的犯下如此錯誤?

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說到底,李適還是敗在瞭“急”字上。李適為什麼這麼急呢?這還是要從他的經歷說起。童年時的唐德宗李適,見識過萬國來朝的恢弘場面。少年時期的李適,不得不四處輾轉求生存。青年時期的李適,見識瞭各種戰場上,軍事上的鬥爭。到瞭登基時,李適已不再年輕。為瞭使自己可以恢復天寶盛世的時光,為瞭自己的子孫不再遭遇以前自己遭遇那樣的顛沛流離的生活,李適太想畢其功於一役瞭。因此當承德的李惟嶽自殺後德宗皇帝采取瞭較極端的肢解反正方案,手下部將反水後德宗皇帝不但沒有吸取教訓,反而像在賭博失敗後給予撈本的賭徒。

這次失敗使得唐德宗心灰意懶,他開始任由藩鎮發展,隻要做的不太出格,德宗都是可以接受的。同時,由於德宗發現瞭宦官忠心的特點,開始大量啟用宦官進入軍隊的高層。經歷瞭奉天之圍的德宗開始對錢財有著守財奴般的執著,甚至厚著臉皮要求地方向他進貢。曾經百姓眼中的“李世民第二”也變成瞭人見人恨的“周扒皮”。

唐德宗本來有著安史之亂後最好的牌,文臣如李泌,陸贄。武將有李晟、馬燧、渾堿等。可以說謀士如雲,猛將如雨。但是對於心灰意懶的李適來講,這些都已經無所謂瞭。可見,唐德宗李適並沒有處理好中年危機。

唐德宗的無奈——當雄心壯志遇到中年危機

名將李晟

總結

皇帝尚且有中年危機,更別提我們顯示中普通的人。有些人年近不惑,發現自己一事無成,與自己的理想相差甚遠,於是就開始瘋狂的強迫自己快速成功。殊不知,成功並不是一時的運氣或者一時的勤奮可以就可以獲得的,而是需要常年累月在某一個領域不斷的正向積累。沒有常年累月的積累,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何談成功?弄不好還會因為自己的一時急躁而掉進萬丈深淵。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