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唐朝給我們的感覺一向是強大、自信、開放。強漢盛唐這個詞語在今天也是很流行。但是安史之亂過後整個唐朝已經完全不再是當初的那個樣子瞭。藩鎮割據、宦官之禍、牛李黨爭使得唐朝國力日下。不過,帝國在後期曾孕育出一位傑出的帝王——唐宣宗李忱。唐朝的子民在這位明君領導之下繼續走過瞭13年太平的時光。當唐宣宗緩緩登上帝王的寶座之時,唐朝這個百年老字號已經走過瞭228個春秋。37歲的唐宣宗看瞭看匍匐的百官,暗下決心,一定要像當年的太宗那樣澄清宇內,四夷賓服。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唐宣宗

歷經滄桑,承繼大統

元和五年(公元810年),大明宮中一個孩童呱呱落地。這孩子被起名為李忱(原名李怡)。李忱是憲宗的第十三子,生母是叛將的小妾。論年齡論身份都不可能繼大統。所以大多數人也並未對其給予太多重視。小時候的李忱沉默寡言,別人都認為這孩子有些癡呆(不慧)。憲宗皇帝駕崩之後,李忱經歷瞭兄長穆宗,侄子敬宗、文宗、武宗四朝。其中對李忱最不友善的當屬武宗皇帝(武宗氣豪,尤不為禮)。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唐武宗

李忱在武宗在位時期發生過多起意外事故。有些文獻記載李忱從此以後出傢為僧以避禍。隨著武宗服用丹藥的暴斃,左神策軍中尉馬元贄立李忱(時為光王)為皇帝。37歲的李忱也是唐朝唯一的一個以皇太叔繼位的皇帝。是為唐宣宗。

加強皇權

封建時期,為瞭維護國傢的穩定,君主繼承的原則一般說來就是父死子繼(父死子繼主要采取立嫡不立長,立長不立幼的規則。)和兄終弟及兩種繼承原則。而李忱是武宗的叔叔,叔叔繼承侄子的皇位,在歷史上極其罕見。不僅如此,宣宗繼位後,曾給仇士良樹碑立傳(《內侍省監楚國公仇士良神道碑》),而仇士良在武宗朝備受打壓,在加上武宗和宣宗的關系也很惡化,所以宣宗可以繼承大統不排除背後有仇氏宦官一黨的作用。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仇士良

基於以上兩點,李忱的繼位在外人的眼中多多少少有一些得位不正的感覺。名不正則言不順,唐宣宗李忱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歷經坎坷的他立志要作為一位明君,所以,他采取瞭一系列措施加強權力。具體來說一共有四點,我們逐條分析:

第一,在繼位之初,唐宣宗依次祭拜宗廟,當來到父親憲宗皇帝的牌位前,宣宗李忱跪在牌位前痛哭不已。

宣宗郊天前一日,謁太廟。至憲宗室…涕泗交下。左右觀者莫能仰視——《唐語林》

此舉並不僅僅是表達他對父親的哀思,更重要的是他想向所有人宣告他是憲宗的兒子。他繼承的憲宗的皇位,而不是唐穆宗系的皇位。這件事還得追溯到元和十五年,英明的唐憲宗死於宦官之手,雖然沒有定論,但是公認這事唐穆宗和其母親郭氏是知情的,或者就是他們在背後指使的…接下來帝國的皇帝都是出自穆宗系(唐敬宗、唐文宗、唐武宗)。那麼如果換個思路,強化憲宗,弱化穆宗,甚至拐彎抹角的證明穆宗繼位的不合法性,就可以最大限度的證明自己繼位的合法性。實際上唐宣宗就是這麼做的。上臺後,宣宗開始追查,凡是和當年憲宗之死有關的,全都受到應有的懲罰。這樣做在政治意義的很明顯,那就正己位。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開創瞭元和中興的唐憲宗

第二,宣宗對父親憲宗以及祖父順宗進號,並沒有對穆宗系得皇帝進號。這樣的背後的含義就更明顯瞭。不但如此,宣宗還為一幹憲宗朝的能臣配享憲宗宗廟,不但承認皇帝,還承認先皇手下的大臣的功績,總之就是一個意思,我唐宣宗李忱才應該是名正言順的憲宗系接班人。

十二月,追謚順宗曰至德大聖大安孝皇帝,憲宗曰昭文章武大聖孝皇帝。——《舊唐書》

第三,宣宗一朝啟用瞭很多憲宗朝名臣之子,如憲宗朝宰相杜黃裳及裴度之子杜勝次和裴捻。或者對待憲宗忠心的臣子如令狐楚之子令狐绹。希望以這種方式證明自己的正統性。

上見憲宗朝公卿子孫,多擢用之。刑部員外郎杜勝次對,上問其傢世,對曰:“臣父杜黃裳,首請憲宗監國。”即除給事中。翰林學士裴捻,度之子也,上幸翰林,面除承旨——《資治通鑒》

第四,打擊武宗朝受寵的李德裕及李黨成員,如李回、鄭亞等。李德裕在武宗朝權勢極重,可以說是首屈一指。打擊李德裕,打倒強大的敵人,才可以使自己乾綱獨斷,對權力的掌握更有說服力。雖然李德裕有大才,但是為瞭大局,唐宣宗還是迫不得已為之。收到的效果明顯,當李德裕被貶黜時,滿朝俱驚。唐宣宗隨即掌握瞭天子大權。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武宗朝宰相李德裕

任人唯賢

加強皇權後的唐宣宗李忱很快展示出瞭聖天子的手段,唐宣宗把《貞觀政要》寫在屏風上,以便於經常觀看。還命臣下把五品以上官員的名單寫成《具員禦覽》,以便對所有中高級官員深入瞭解。

唐宣宗經常以打獵的名義到下面視察,一次,宣宗皇帝到苑北打獵。遇到瞭一個樵夫,問他當地的縣令如何?樵夫說,“這個縣令哪都好,就是太執拗,前些日子抓瞭幾個強盜,軍隊和這些強盜有交情,派人找縣令要,結果縣令不但沒有放人,而且把他們都殺瞭,您說,這不是執拗嗎?”宣宗聽後回宮立刻把這位知縣的名字貼到寢殿的柱子上。後來這個知縣做大做到瞭州刺史,皇帝獎勵給他紫衣金魚袋以示恩寵,並把這件事告訴瞭他。以上的事情在宣宗一朝數不勝數,歸根結底,都是因為宣宗一直遵行兩句話,“治亂未嘗不任不肖,為治未嘗不任忠賢”。歸結起來,就是任人唯賢。

上嘗以太宗所撰寫《金鏡》授绹,使讀之,“治亂未嘗不任不肖,為治未嘗不任忠賢,”上止之曰:“凡求致太平,當以此言為首。”又書《貞觀政要》於屏風,每正色拱手而讀之……上命宰相作《具員禦覽》五卷,上許,常置於案上。——《資治通鑒》

權力制衡

一天,宣宗上朝時看到瞭宰相馬植的腰上系著一條玉帶,而這條玉帶是自己賜給宦官馬元贄的,謹慎的宣宗趕緊問馬植玉帶的來源,馬植不敢慢待,趕緊把事情的經過告訴皇帝,宣宗立刻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外廷與內廷聯系過密,一向都是取亂的根源,晚唐著名的牛李黨爭幾十年的背後就充滿瞭宰相與宦官為瞭利益互相聯系,最後破壞的還是皇權和國傢法度的尊嚴。再加上宦官罷黜武宗的子嗣而推選宣宗上臺這件事本來就是想控制宣宗的皇權,宦官和宰相的聯合很可能架空皇權,這正是宣宗所不能接受的。所以宣宗毫不猶豫,很快就把馬植的宰相的身份革除。目標就是告訴所有外廷大臣,不要與宦官所串聯以獲取自身的富貴。通過宣宗的精心處理,宣宗朝以後外廷與內廷勢不兩立,很少串聯。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馬植

強調法制

宣宗歷來強調王子犯法黨與庶民同罪,他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一次,宣宗手下有一個樂工名叫羅程,非常擅長彈奏琵琶,宣宗非常欣賞他的才華。羅程恃寵而驕,有一次殺瞭人被有司抓住準備殺頭。其他的樂工在為皇帝演奏的時候特意把羅程的位置流出來放上羅程的琵琶,然後紛紛向皇帝求情,希望打動宣宗。宣宗看到這種場景後說道,“你們在乎的事一個羅程,我卻在乎高祖、太宗留下的法度啊!”

“汝曹所惜羅藝,朕所惜者高祖、太宗法。”——《資治通鑒》

此時的晚唐因為宣宗的治理很快天下粗安,並收復河湟,人皆詠之。細細品味下,唐宣宗的治國思路與唐太宗貞觀時期非常相似,因此人們稱呼唐宣宗為“小太宗”。

宣宗性明察沉斷,用法無私,從諫如流,重惜官賞,恭謹節儉,惠愛民物……人思詠之,謂之小太宗——《資治通鑒》

王朝末路的無奈

在英明的唐宣宗的治理下,天下粗安,動亂相對較少,但還是發生瞭幾起事件。大中九年,浙東軍亂,士卒驅逐瞭觀察使李訥。大中十一年,容州軍亂,部下驅逐經略使王球。大中十二年五月,湖南軍亂,都將驅逐觀察使。六月,江西軍亂,都將毛鶴驅逐觀察使鄭憲。七月,宣州都將驅逐觀察使鄭薰。大中十三年,武寧軍士卒驅逐節度使康季榮。這幾起事件都是在宣宗朝末期發生的,雖然規模不大,但是卻意義深遠。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憲宗去世後藩鎮示意圖

首先,共同點都是下屬驅逐長官,這意味著中央權力的下移,且中央對地方的控制力極巨下降,如果我們仔細的看這些軍亂就不難找到瞭為什麼五代軍閥取代唐朝的答案。其次,發生軍變已經從開始時的河北、中原轉移到南方地區。而唐朝的賦稅重要來源主要在廣大的淮南以南的地區。可見,在大中末期,王朝的亂象已經時有發生。研究唐宣宗的得失就不免要談到宣宗的繼承人唐懿宗,唐懿宗繼位之初,裘甫叛亂、南詔兩次攻破安南首府交州、龐勛軍變相繼發生。這些事件影響深遠,幾乎攪的唐帝國財稅區以及安南邊疆天翻地覆。而現在很多人認為主要的原因唐宣宗傳位發生失誤,帝國的滅亡唐懿宗占主要原因。那麼退一萬步來講就算唐懿宗是個昏君,如果宣宗真的留下那麼好的底何至於唐懿宗在繼位之初的那幾年就落到如此尷尬的境地,況且唐懿宗早期在史學界評價還是相對可以的。因此有一些專傢學者認為唐朝的滅亡實際上亡於唐宣宗李忱。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唐懿宗——唐宣宗的繼承人

深層次原因

要想弄清唐朝滅亡到底是不是唐宣宗的鍋我們還得看一起農民起義。裘甫起義,這可以說是唐朝第一次規模較大的農民起義。這場起義發生的時間是唐宣宗末期唐懿宗初期的大中十三年,主要地區就是帝國的財稅重鎮富裕的浙東。起義軍很快壯大,這是唐政府始料未及的,後來趕緊調安南都護王式帶領大軍鎮壓下去。這場起義能有如此規模主要有三個原因,第一,唐帝國已經走到瞭崩潰的邊緣,唐朝自安史之亂後,人口銳減,但是軍費卻是增加迅猛。唐朝政府為瞭應付此起彼伏的軍亂隻能征稅,唐德宗時期開始施行瞭兩稅法,隨後又增加瞭一幹賦稅,如榷鹽、稅茶,除陌錢等等。河朔及中原因為種種原因不需要交稅太多甚至不交稅(如河朔三鎮)。這樣江南的人民自然稅務就加重瞭。唐宣宗後期的軍亂主要都發生在南方就是這個道理。第二,唐朝末期因為宦官專權、黨爭嚴重,藩鎮割據致使朝政腐敗,後期土地兼並嚴重,賦稅減少,到瞭唐宣宗大中時期,國傢收入隻有925萬緡錢,隻有憲宗元和時的約四分之一,更不用提安史之亂前。地主豪強有沃野千頃,而唐政府又不敢收稅,隻能向貧農收稅。

時豪民侵噬產業不移戶,州縣不敢徭役,而征稅皆出下貧。至於依富室為奴客,役罰峻於州縣。長吏歲輒遣吏巡覆田稅,民苦其擾。——《新唐書》

第三,“官”的不作為以及“吏”的求利。唐朝後期,科舉取士成為常態,而進士科的士子更擅長浮華的文章,在政務上水平一般。

唐宣宗李忱——當明君行走在王朝的末路

唐代科舉取士

很多時候隻能靠署衙中的吏完成。所謂的吏就是政府負責具體事項的辦事人員。他們和官員本質是不同的,官員可以登臺拜相,而吏的一生隻能做吏。升遷無望的吏唯一的理想隻剩下瞭利益,因此他們對於傢國的責任明顯不夠,更多的是為瞭自身的利益出發。這點,在裘甫準備攻打越州表現得淋漓盡致。當越州越州得軍吏得知裘甫準備攻擊越州時,很多吏直接為裘甫提供情報,避免自己傢遭殃,至於國傢,他們從不考慮此事。唐朝末年吏與軍人架空朝廷下派的官員比比皆是,驅逐使節的事也是比比皆是。

總結:作為晚唐的君主,唐宣宗無疑是出色的,他可以在如此紛亂的局面下把一切事務控制到極限無疑是一項很難的工作,說唐亡於唐宣宗這個看法實在是經不起推敲。同時,唐宣宗又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困擾帝國的問題。導致當繼任者昏聵之時帝國很快坍塌。在整個時代面前,個人有時是微不足道的,在這方面而言,唐宣宗是可悲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