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閃婚,30年拒認兒子,插足好友戀情,她的人生比小說精彩

“不喜歡延遲快樂,故新衣要立刻穿,禮物要馬上拆,脾氣要即時發作。”這就是亦舒的“人生信條”,她這一生,就如她筆下的女主角一般,活得恣意、自我,都說藝術源於生活,她的生活卻比經過加工的藝術創作還精彩幾分。

第一段婚姻:不畏將來

香港女作傢亦舒,1946年出生於上海,後隨傢人定居香港,多部作品被改編成電視劇或電影,近期最火的一部是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劇中人物個性鮮明強烈,其實是作者亦舒特立獨行的性格投射,她的一生極具傳奇色彩,真正詮釋瞭什麼是“不畏將來,不念過去”。

18歲閃婚,30年拒認兒子,插足好友戀情,她的人生比小說精彩

一個人的性格形成,和童年經歷有很大的關系。亦舒的童年過得不算幸福,傢裡7個孩子,父親是銀行職員,母親是傢庭主婦,因為孩子太多,父母精力有限,收入不多,孩子們不能分得平等的愛,亦舒從小就覺得母親不愛自己,對自己疏於關註,一直對母親心存怨恨,養成瞭叛逆的性格。

在學校裡,亦舒的表現也不好,她經常不聽課、不寫作業,因為背不出課文被罰站,這激起瞭她性格裡的反叛情緒,仿佛跟誰較勁似的,她把所有的課文都背瞭下來,也因此歪打正著地養成瞭閱讀的習慣,產生瞭對文學強烈的興趣,12歲她就開始讀魯迅的文學著作,對於文學一直葆有熱情。

亦舒十分聰明,加之在文學創作方面的天賦,中學時期她就開始發表文章,而且才華得到瞭認可,作品一問世,就受到瞭各路編輯的爭相追捧,她非常有主見。打算從此以寫作為生,不再上學,不顧傢裡的反對,初中畢業就輟學專心寫作瞭。

18歲閃婚,30年拒認兒子,插足好友戀情,她的人生比小說精彩

17歲,亦舒離開傢進瞭《明報》工作,從此開始做一名娛樂記者,采訪、寫稿 ,和很多明星打成一片,這也為她認識第一任“丈夫”提供瞭先決條件。

可能有才華的人對於亦舒這種同樣有才華的人有著天然的吸引力,亦舒認識瞭作傢蔡浩泉後,就喜歡上瞭他。

蔡浩泉當時是出版社的主編,自己本身是作傢,寫作的同時還會自己畫插畫,亦舒折服於他的文藝氣質,對他展開追求,剛開始蔡浩泉對亦舒沒有感覺,態度十分冷淡,也許他的冷淡更激起瞭亦舒的挑戰欲,這個性格強勢的姑娘沒有放棄,蔡浩泉和朋友租瞭一間房用來寫作,她就經常做“不速之客”,去工作室找他,時間久瞭,可能蔡浩泉也被她的堅持打動,答應和她在一起瞭。

18歲閃婚,30年拒認兒子,插足好友戀情,她的人生比小說精彩

那時候的亦舒還沒有成年,剛滿18周歲,她就向傢裡人宣佈:她要和蔡浩泉結婚!傢裡人不同意,她卻根本不想征求傢人的意見,傢人同意不同意,她這個婚都是要結的,她和蔡浩泉擺瞭幾桌酒席,邀請好友來吃瞭頓飯,就算是“結婚”瞭,兩個人馬上住在瞭一起,亦舒還為蔡浩泉生瞭個兒子蔡邊村。

這就是亦舒第一段婚姻的開始,看起來不可思議,可亦舒做到瞭,她極有主見,任何困難都不會讓她害怕,隻要是她認定的事,無論前面有多少攔路石,她都要一一地跨過去,即使是傢人的阻止,也不能成為她的阻礙。

亦舒不僅有主見,還愛憎分明,她曾做過雙眼皮,原因有二,一是嫌棄自己不夠好看,二是要讓自己多些和母親不一樣的特征,因為對母親的怨恨,她不想保留一點和母親相像的地方。可以說亦舒的性格是棱角分明的。

18歲閃婚,30年拒認兒子,插足好友戀情,她的人生比小說精彩

年輕時照片

和蔡浩泉結婚三年後,他們就離婚瞭,蔡浩泉帶著兒子離開瞭她,關於他們離婚的原因,有一種說法是因為蔡浩泉婚後不思進取,隻知道喝酒,但亦舒的親哥哥說,是因為亦舒的脾氣太差,蔡浩泉受不瞭才和她離婚的。

亦舒沒有爭奪兒子的撫養權,在她心裡,也沒有多重視這個兒子,剛開始她還會偶爾看看兒子,後來就再也沒露過面。蔡邊村說,最後一次見到母親是自己11歲的時候,30多年後,蔡邊村成為瞭一名導演,曾拍攝過一部紀錄片《母親節》,希望能與30多年未見的母親建立聯系,可亦舒沒有回應

18歲閃婚,30年拒認兒子,插足好友戀情,她的人生比小說精彩

蔡邊村

第二段婚姻:不念過去

那麼拋下兒子的這些年,亦舒在做什麼呢?她繼續追求著自己的幸福,還開始瞭第二段婚姻。

這時候亦舒還在做娛樂記者,認識瞭同期的很多明星,其中就有鄭佩佩和她當時的男朋友嶽華。要麼說亦舒這個人性格強勢,特立獨行呢,她看中瞭嶽華,就算他有女朋友也不能成為阻礙,亦舒主動地接近鄭佩佩,和鄭佩佩結為好友,再厚著臉皮參與人傢情侶間的約會,一來二去,和嶽華越來越熟,不僅當著鄭佩佩的面讓嶽華送她回傢,還說自己怕黑,要求嶽華送到樓上。

亦舒很快得逞瞭,鄭佩佩自己退出瞭這段感情,去瞭美國,亦舒和嶽華結婚後,十分敏感,隻要在報紙上看到鄭佩佩和嶽華之前的事,就會大發雷霆,把嶽華的衣服剪爛,嶽華脾氣很好,一直忍讓她,離婚的導火索是鄭佩佩寫來的一封信。

18歲閃婚,30年拒認兒子,插足好友戀情,她的人生比小說精彩

嶽華

鄭佩佩因為生活不如意,寫信向嶽華傾訴,信中隻是一些抱怨的話,亦舒看到卻大為光火,拿一把刀插進瞭嶽華睡覺的地方,位置正對心口,然後她把信公開在媒體上,這才激怒瞭嶽華,要和她離婚,她苦求未果,最後這段婚姻也以失敗告終。

第三段婚姻:歸於安穩

18歲閃婚,30年拒認兒子,插足好友戀情,她的人生比小說精彩

40歲的亦舒,終於被歲月磨平瞭些過於鋒利的棱角,開始向往安穩的生活,通過相親認識瞭第三任丈夫,這時她對生活的認知改變瞭:“生活還是要保持恒溫,七十度就好。吃普通食物,穿普通衣服,從此到老。”結婚後,她冒著生命危險生下一個女兒,從此在傢專心相夫教子,同時也沒有放棄寫作,直到70多歲,仍然保持著產出。

在最好的年紀要風便追風,要雨便求雨,風風火火地走瞭一遭,再於晚年說安穩就能安穩下來,亦舒的人生是精彩的,極端的生活方式她都嘗試個遍,最愛的寫作事業一直陪伴著她,“沒有人可以霸占全世界,討得一切便宜”誠然是這樣的,但是她的鋒芒畢露,讓她最大限度地討得瞭一切“便宜”。

文/枕貓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