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這兩天陸續看到各地疫情得到控制的情況。

安徽、福建、澳門和西部三省已經實現瞭零疫情的情況,而多地也都出現瞭疫情零增長的情況。

看來在全國人民的努力之下,新冠疫情已經緩解,我們已經可以預見這場“戰役”的勝利。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今日最新疫情情況

而我和傢人也終於在昨天可以帶好口罩,略微放松的在樓下和河邊公園散散步。

看到新抽的柳條和行道樹上的嫩葉,她打趣的說,看來你已經錯過瞭半個春天瞭。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上周就已經開始復工。今日晨起,習慣性打開新聞。

無意間看到鐘南山院士給小朋友們的一封回信《寄少年》:

恰同學少年,願風華正茂;期投身杏林,更以行證道。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我忽然覺得鼻子有些酸楚。

這讓我想起瞭多年前-那時候的醫患關系還不像現在這樣-的一個故事:

傢人圍著六歲的兒子,問他的理想;

兒子自豪的說,長大要當醫生!

外婆馬上接話說,醫生好啊,社會地位高!

奶奶接著說,醫生待遇也不錯;

爺爺說,醫生除瞭工資,其他收入也不錯呢!

外公說,更重要的是以後找對象方便;

爸爸聽後,滿意地問兒子為什麼想當醫生?

他弱弱的說:“不是說醫生可以治病救人嗎?”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雖然飽受詬病,但這個故事代表著當世的普世價值取向,也是一個可怕的取向。

因為有些職業,並不隻是一個職業,更是一份操守,一份擔當。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在那之後的兩年,全國陸續出現瞭許多醫患事件。

我有一個親戚、一個高中同學,一個朋友,都是醫生,

經常都可以看見他們轉的朋友圈。

客觀的說,絕大多數時候,醫生都是無辜的。

但是醫患關系還是越發的緊張起來瞭,蠻不講理又不懂科學的患者很多。

在那之後,我的醫生朋友跟我說,

他周圍的很多中學生和親戚傢的孩子,都表示不願意再學醫。

就這樣到瞭去年底,疫情爆發瞭。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臘月三十那天,微信群裡一如既往的在討論著,明天怎麼玩?

到瞭下午,大傢一致同意,正月初一就不去外面聚瞭,就在傢裡蹲算瞭。

而我們過後才知道的是,我的那位醫生同學,已經在當天下午,坐上瞭前往武漢的車上。

正月初二,無聊的我在各大微信群裡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隻聽一個不太熟的朋友說,

我們傢三代人有五個醫生,已經全部返回崗位,

現在傢裡很冷清,但想想叔伯兄弟們在為疫情做貢獻,

有時候在心裡真恨自己,我當初怎麼沒有去學醫呢?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疫情已經得到緩解,14億人中的絕大多數,都沒有受到新冠病毒的傷害;

然而,每天我們都能看到,那些白衣天使們以及其他工作人員

在如何努力地為更多人的生命健康努力著。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但即使穿著厚厚的防護服,

到今天為止,有超過3000多醫護人員感染上瞭新冠病毒,

有200多位工作人員殉職;

他們之中,有的還很年輕,有的還有父母等待供養,幼子等待哺育;

或許某些人看來,這個數字也並沒有那麼驚人,

但是如果對比一下,8萬/14億,我們可以想見,醫護人員和工作人員做出的犧牲。

在這之前,他們也並不是比我們多享受瞭多少這個世界的美好;

去掉職業,他們也是別人的兒子、女兒、丈夫、妻子、父親、母親;

他們並不是天生的戰士,

他們跟我們其實也一樣。

但是

當疫情來臨時,他們前赴後繼趕往疫區;

當人們紛紛想方設法逃離武漢時,他們卻勇敢的進入武漢;

當我們埋怨宅在傢裡多麼無聊時,他們正在夜以繼日的忙碌著;

當我們在到處搶口罩時,他們穿著厚厚的防護服仍舊心有餘悸;

當我們開始上班的時候,他們已經連續工作瞭40多天。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而不久的將來,疫情結束後,

當我們漫步在春光裡的時候,他們當中的很多人,

或許正在接受治療;

而有些人,已經再沒有機會,感受這春回人間的喜悅。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我曾有個朋友來自江南,在他們那裡,幾乎個個都是遊泳健將;

在他們那裡有個習俗,父母會在孩子很小的時候,

就教他遊泳。據說這源自一個故事,

曾經有一個孩子,想要學習遊泳,

藝多不壓身嘛,他的父親表示同意;

善泳者死於水,他的母親卻堅決反對。

他隻好悄悄的去學習遊泳,

雖然他的母親每次發現瞭都會一頓打,但他卻成瞭孩子堆裡數一數二的遊泳健將。

兩年後,當地發生瞭一場特大洪災,將他們的房屋全都淹沒瞭。

而那個孩子,勇敢的沖入水中,前前後後救起瞭18個村民;

而他自己,卻因為精疲力竭再也沒能遊回岸上。

那次洪災過後,當地的遊泳風氣一下子彌漫開來,

他們那還流傳著一句話,

善泳者死於水,但是在救活瞭18個人以後。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這次疫情,讓我們看到一群天使般的人們,

雖然我們錯過瞭一半的春天,

但是有些人已經失去瞭整個春天,還有夏天和冬天;

而有些人,失去瞭他們的天。

我希望未來,有人這樣教育他們,期投身杏林,更以行證道!

而不是,有更多的人,好瞭傷疤忘瞭疼!

願天堂沒有痛苦!

願春回人間,一切依然安好!

新冠疫情已經緩解,但是他們卻已看不到這春天|子彧說

這是我的真實感觸,希望你們也懂。

本文由子彧原創,歡迎抄襲,歡迎轉發!也歡迎關註我!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