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公元前5年,陳留郡濟陽宮裡出生瞭一位嬰孩,父親劉欽以茁壯的小米為名,給孩子起名“劉秀”。他絕對不會想到,這個孩子將在30多年後成為一統天下的皇帝。

公元36年,當劉秀坐在洛陽皇宮接受朝拜的時候,他更不會想到,九死一生重建大漢帝國,他的一生卻被人概括為幸運。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01 劉氏兄弟和綠林軍的聯合創業

劉秀的奮鬥史,要從地皇三年(公元22年)的農民大起義說起。

那一年,王莽的新帝國升起瞭滅亡的火種,華夏大地上的民眾在天災人禍的壓迫下,開啟瞭武力反抗模式。起義軍中有兩支勢力較強,被稱為綠林軍和赤眉軍。劉秀此時,在綠林軍中的舂陵軍一支,他大哥劉演(劉縯,下同)的麾下。

本來劉秀和劉演均是正宗的西漢皇室後裔,但由於西漢推恩令的實施,劉演和劉秀兄弟已經與平民沒有多大區別。劉演像一個流氓頭子;而劉秀則以種田為業。

雖然表面上看,他們已與平民無異,但劉秀在天鳳年間曾受教於帝國最高學府-太學,頗有儒學風范;而劉演則以養士聞名,是當地舂陵劉氏宗族的英雄人物。

(劉秀)性勤於稼穡,而兄伯升好俠養士···(劉秀)王莽天鳳中,乃之長安,受《尚書》,略通大義。-《後漢書·光武紀》

地皇三年,見新莽帝國已經遍地烽火,兄弟倆同時起兵,稱舂陵軍。但此時王莽的統治根基還未摧毀,兄弟倆勢單力薄,便與附近的平林、下江、新市三支較強的綠林軍聯合,融入瞭綠林軍體系之中。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聯合起來的綠林軍在創業初期表現出瞭強勢的戰鬥力,數戰之後,綠林軍擁有瞭很多地盤,開始向宛城進軍。

然而,聯合創業的弊端也在此時顯現出來。

因一次戰利品分配不均,綠林軍對舂陵軍的矛盾開始表面化。劉秀及時讓瞭步,才避免瞭矛盾的擴大。

但隨著綠林軍勢力越來越大,綠林軍擔心劉演坐大。部分綠林軍將領便聯合起來,強行推舉毫無根基的劉玄登基稱帝,改元更始。

本來與綠林軍的聯合是權宜之計,此時舂陵軍的實力不如三支綠林軍,而王莽的勢力仍在。因此劉氏兄弟不得不處處退讓,一次次接受瞭這樣的事實。

更始帝劉玄登基之後,以劉演為大司徒,劉秀為太常偏將軍。隨後,更始漢軍開啟瞭進一步的擴張模式。劉演率主力進攻宛城,而劉秀在王鳳麾下在昆陽、定陵、郾城一代掠地。

此時的形勢,王莽已難以兼顧,隻能是誰冒頭就打誰。恰恰綠林軍稱帝的消息傳來,王莽征集大軍42萬,號稱百萬,想要扼殺更始漢軍,這便是昆陽之戰。

雖然受瞭委屈,但並不影響劉氏兄弟的功業。劉秀以3000援軍和昆陽數千殘兵的配合下在昆陽城外大敗新莽軍,王莽的軍事力量瓦解。而同時,劉演也攻破宛城,成為更始帝的新都。一時間,兄弟倆聲名大振,特別是劉秀。

昆陽之戰和宛城之戰是劉氏兄弟與綠林軍聯合創業中的功業巔峰。但與此同時,綠林軍對於舂陵劉氏的嫉恨也公開化瞭。不久,劉演被殺。

這是劉秀一生中第一次艱難時刻。悲痛欲絕的劉秀從父城趕回宛城,卻不敢表露絲毫。在宛期間,劉秀極盡韜晦,不表昆陽之功,不與劉演舊部接觸。終於打消瞭一部分劉玄的猜疑,受封破虜大將軍,武信侯。

會伯升為更始所害,光武自父城馳詣宛謝。司徒官屬迎吊光武,光武難交私語,深引過而已。未嘗自伐昆陽之功,又不敢為伯升服喪,飲食言笑如平常。更始以是慚,拜光武為破虜大將軍,封武信侯。-《後漢書·光武紀》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劉氏兄弟用瞭兩年時間證明瞭,與綠林軍的聯合創業的失敗。而劉秀,除瞭失去瞭許多死去的親人,幾乎再次回到瞭當初的樣子。

王莽不久被赤眉軍殺死,劉秀被任命為司隸校尉,整修洛陽宮殿以備更始帝入駐。劉秀明白,劉玄始終不可能完全信任自己。,但洛陽的地位非常,於是劉秀趁此機會收攬人心,贏得瞭廣泛贊譽,並在不久後爭取到瞭撫慰河北的任命。

劉玄的確不信任劉秀,雖有任命,卻無軍隊。劉秀幾乎是單槍匹馬開啟瞭河北的征程。

二、從單槍匹馬到東漢帝國

雖然是單槍匹馬,但好歹是不用聯合創業瞭。劉秀來到河北,再次在贏得聲譽方面做出瞭努力並收獲瞭人心。

此時河北的局勢並不容樂觀。河北宗室劉林在劉秀入河北不久,奉王郎為帝,詐稱漢成帝之子劉子輿。一時間,河北竟然風雲變色,代表更始漢廷的劉秀成為喪傢之犬。

這是劉秀一生中第二次艱難時刻,也是最危險的一次。雖然還是看起來一無所有,但面對王郎的邯鄲政權的劉秀,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劉秀瞭。

在面臨南向回洛陽還是繼續北向的選擇中,劉秀選擇瞭繼續向北。在這期間,劉秀在昆陽之戰、洛陽整修、鎮撫河北期間積累的聲望起到瞭很大作用。信都太守任光接納瞭劉秀,首先讓劉秀站穩瞭腳跟,接下來漁陽和上谷兩郡的突騎的投靠,讓劉秀完成瞭單獨創業的第一步。此後,因劉秀的聲望,河北豪傑多有歸附。

在劉秀的出色指揮下,劉玄派遣的謝躬等人的配合下,邯鄲政權數月之間就已窮途末路。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然而,更始政權對劉秀的戒心仍然沒有放下。更始二年(公元24年),劉玄以劉秀為蕭王,明升暗降,欲奪其兵權。劉秀以河北多事為由,拒絕聽命,正式與更始政權決裂。

更始遣侍禦史持節立光武為蕭王,悉令罷兵詣行在所。光武辭以河北未平,不就征。自是始貳於更始。-《後漢書·光武紀》

然而,劉玄此時的日子並不好過,已無力顧及劉秀。更始政權麾下綠林軍本就山頭林立,劉玄的嫡系勢力並不強大。而從長安西去的赤眉軍開始向東移動,威脅著長安的更始政權。山東各地又是割據林立,並沒有臣服於更始政權。劉玄勢力越來越局限,甚是窘迫。

同時,度過瞭最難時刻的劉秀,依靠著河北豪傑吳漢、耿弇和南陽舊部鄧禹、朱祐等人,開始穩步擴張著自己的勢力。當時河北遍地都是農民軍,劉秀東征西討,將他們紛紛收歸麾下,既壯大瞭實力,又擴張的地盤。在此過程中,劉秀還授意手下悍將吳漢擊殺瞭劉玄認命的幽州牧苗曾、尚書謝躬等人,徹底清除瞭劉玄在河北的勢力。

公元25年,劉玄已經困於長安洛陽兩座孤城,而河北盡在劉秀掌握之中。當年6月,劉秀在鄗稱帝建國,建元建武。

(建武元年)六月己未,即皇帝位。···於是建元為建武,大赦天下,改鄗為高邑。-《後漢書·光武紀》

從單槍匹馬,到如今的東漢帝國皇帝,劉秀隻花瞭兩年時間。即使從舂陵起兵開始,也不過過去瞭不到四年的時間。這也是很多人以幸運來形容劉秀的原因。

然而,對於劉秀來說,這才僅僅是個開始。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三、萬世開頭難,接下來更難

俗話說,萬事開頭難。但對於劉秀來說,建元稱帝的開頭雖難,但稱帝後也並不輕松。

雖然已經稱帝,但劉秀能夠控制的僅僅隻有河北之地,還因為存在著許多農民軍的殘餘力量而並不安寧。

此時的華夏大地,廣大的關東地區存在著梁王劉永等多個割據政權;關中更始政權雖然式微,勢力依舊強大;赤眉軍30餘萬裹挾向東,對長安洛陽虎視眈眈;隴西隗囂、河西竇融都有割據之勢;蜀中公孫述已經稱帝,建號成傢;廣大的黃河流域還流竄著眾多的流民軍勢力。

從當時的局勢看,鹿死誰手,劉秀並不是唯一的希望。

建武元年,劉秀馬不停蹄的開啟瞭他逐鹿中原的戰爭。

劉秀首先爭取到瞭洛陽朱鮪的投降,占據瞭洛陽。後以馮異經略關中,在崤底打敗向東流竄的赤眉軍,然後劉秀親率大軍,在宜陽逼降瞭走投無路的赤眉軍。

在進行這些的同時,劉秀派遣蓋延等人率軍向東進攻劉永以及張步等割據勢力。眼看著局勢大好,建武二年到建武三年,劉秀卻接連遭受瞭真定王劉揚、漁陽太守彭寵、淯陽鄧奉等人的反叛,延岑、董訢、五校流民軍等也在劉秀的地盤燃起烽火。

這應該是劉秀一生中第三次艱難的時刻。一時間,劉秀手忙腳亂,捉襟見肘。此時的劉秀表現出瞭他卓越的軍事指揮能力。隨著劉揚、鄧奉的平定、張步覆滅、劉永的步步退縮。勝利的天平已經向著建武漢廷傾斜。

到建武六年,劉秀已經平定除公孫述和隗囂以外的割據勢力,天下一統隻是時間問題。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建武七年,在經歷瞭與劉秀的多次拉鋸戰後,隗囂死,其子隗純立。第二年八月,隗純投降,隴右平定。

建武11-12年,在犧牲瞭岑彭、來歙兩位大將之後,吳漢、劉尚率軍合力大敗公孫述,公孫述傷重而死,成都守將延岑投降。

至此,劉秀的東漢帝國才完成瞭,除西域以外的,漢帝國故地的統一。

雖然經過瞭三起三落,長達15年的征戰,劉秀才統一瞭漢地,然而許多人還是喜歡將劉秀成功重建漢帝國的成功歸結於幸運。

所以,到底是實力,還是運氣?

四、到底是幸運,還是實力?

1 昆陽之戰:劉秀的指揮能力不亞於任何名將

在舂陵軍與綠林軍爭奪戰利品時,劉秀首先站出來,勸說舂陵軍放棄眼前之利,維系內部團結。

王莽大軍即將到來,眾將心中都無信心。又是劉秀說服眾將,一旦分散,勢必會被意各個擊破,隻有堅持固守昆陽才能贏得一線生機。而後劉秀出城求援,再次勸說援軍將領放棄眼前財寶,一心回援昆陽。

昆陽之戰,劉秀首先憑借勇氣打掉莽軍士氣,其次利用心理戰(詐稱宛城大軍回援)再次瓦解莽軍鬥志,而後借大雨和洪水直沖中軍,盡量減少力量對比懸殊。

劉秀的努力,為不利的更始軍爭取到瞭人和和地利兩個有利因素。昆陽之戰看似意外,但實際上卻是劉秀精心指揮出來的勝利。

合圍赤眉軍、5線平叛、平定公孫述等戰役中,劉秀的精彩指揮也說明瞭劉秀的指揮能力不亞於歷史上任何一個優秀的將帥。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2 如果你是劉秀,劉演死後該怎麼辦?

劉秀不僅有著卓越軍事指揮藝術,更能在逆境中保持冷靜和縝密的思維。

劉演死後,劉秀能夠迅速意識到劉玄的態度,不表功、不接觸,種種韜晦保全瞭自己。

王郎邯鄲政權期間,劉秀勇敢向北,在絕境中仍然保持著堅韌,多次渡過危險時刻,終於等來瞭信都的投靠和漁陽上谷的突騎。

正如電視劇《瑯琊榜》中言皇後對靜妃的評價一樣,劉秀在逆境中遊刃有餘,隱忍堅韌,與他的冷靜和縝密離不開。這些在傑出的人身上才有的優點,在劉秀身上得以充分體現出來。

如果說這兩個優點與其他歷史上的傑出人物類似的話,但接下來的兩個特點,卻是許多人傑都不具有的。

3 漢末軍閥難保忠誠,為何劉秀屬下少有叛亂?

更始二年,劉秀經過多場戰役擊敗銅馬農民軍。投降之後,農民軍餘部內心隱隱不安。劉秀單騎入降軍,神色自若,贏得瞭銅馬餘部的信任。

秋,光武擊銅馬於鄡,···悉破降之···降者猶不自安,光武知其意,敕令各歸營勒兵,乃自乘輕騎按行部陳。降者更相語曰:“蕭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乎!”由是皆服。悉將降人分配諸將,眾遂數十萬,故關西號光武為“銅馬帝”。-《後漢書·光武紀》

在這份記載中,我們還註意到,在贏得瞭銅馬軍餘部的信任之後,劉秀將投降的農民軍分散配給眾將,以方便控制和掌握銅馬軍勢力。

從這一事件中,我們不僅看到瞭一個氣度恢弘、善於維系部下忠誠的劉秀,更看到瞭精於權謀、不一味寬容大度的劉秀。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更始帝劉玄

建武元年,在更始即將敗亡之時,劉秀下詔說

“更始破敗,棄城逃走,妻子裸袒,流冗道路。朕甚愍之。今封更始為淮陽王。吏人敢有賊害者,罪同大逆。”-《後漢書·光武紀》

劉秀的這份詔書意圖保護這個猜忌他至深的更始帝的性命,但劉玄後來還是死瞭。所以,劉秀是不是真的想要劉玄呢?

劉玄死後,劉秀給劉玄的兒子們劉求、劉鯉等人封爵,由政府供養。同時東漢政府治下,還有許多投降的漢室王公,包括曾經稱王稱帝的,比如赤眉軍曾擁立的皇帝劉盆子和他的兄長劉恭。

這些事件說明劉秀是真心要保劉玄的性命,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威脅。

劉秀的氣度由此可見一斑。但有人說,這些氣度有什麼用呢?

有,有大用,比如維系部下的忠誠。

在東漢末年,稱王稱帝者數不勝數,並不缺乏梟雄,但都沒能統一天下,並不是因為他們的能力不夠,而是因為亂世的忠誠實在太難維系。

劉玄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綠林軍勢力強大,但劉玄自始至終也沒能整合麾下勢力,坐困長安;河北宗室劉林、劉接等見風使舵,毫無忠誠度可言;劉永、張步等屢屢叛和;隗囂、竇融都曾八面玲瓏。

而天下諸雄中,唯獨劉秀勢力越滾越大,除瞭彭寵、鄧奉等,劉秀統治的地區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叛亂,部下的凝聚力也非常強。

劉秀手下都是庸才,沒有野心嗎?並不是。看看喜歡殺人的吳漢、用兵如神的耿弇,還有寇恂等人的列傳就會知道,東漢初的驕兵悍將並不是誰都能夠駕馭的。

但吳漢等人對劉秀就是忠心不二,這便是劉秀的魅力瞭,而這些魅力中,劉秀的寬宏氣度、超高情商是他們願意效忠的重要原因。

這是劉秀能夠成功的重要原因,也是很多梟雄都做不到的。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4 為何偉人也常常在順境之時忘乎所以?

如果說在逆境之時能夠保持冷靜是很多優秀品質的人才能做到的話,那麼順境之下,很多傑出的人也往往失之毫厘。

劉邦在56萬大軍進駐彭城之後,麻痹大意,最終被項羽三萬精騎打的丟盔棄甲;曹操在第一次征張繡勝利之後,胡作非為導致瞭張繡的再次反水,為曹操留下瞭巨大的遺憾。

順境之時,就連偉人也往往忘乎所以,然而在順境之時,劉秀也往往能夠收斂行為,抑制過分的舉動,保證局勢的穩定,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不說我的糗事行不行?

昆陽之戰,劉秀的功績足以令一個名將吹噓一生。但接下來劉演死後,劉秀馬上收起鋒芒,低調韜晦,不留把柄於人。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從順境急轉逆境,但劉秀做的滴水不漏。

這還不算,劉秀對河北系和南陽系的平衡處理更顯水平。

(建武元年)秋七月辛未,拜前將軍鄧禹為大司徒。丁醜,以野王令王梁為大司空。壬午,以大將軍吳漢為大司馬,偏將軍景丹為驃騎大將軍,大將軍耿弇為建威大將軍,偏將軍蓋延為虎牙大將軍,偏將軍朱祐為建義大將軍,中堅將軍杜茂為大將軍。

(建武二年)六月戊戌,立貴人郭氏為皇後,子彊為皇太子。-《後漢書·光武紀》

這份名單是劉秀登基時的主要冊封的官職和皇後太子。我們知道,劉秀出身南陽,深愛第二任皇後陰麗華。

然而,這份名單中,除鄧禹、朱祐、杜茂以外,清一色的河北出身,這可以看出河北的分量。南陽嫡系占據的位置極少,至於馮異、王霸等幹將根本都不值一提。這說明瞭劉秀建國之初對河北的倚重,但也說明瞭劉秀心中的不得已。

但之後,皇後的舅舅劉揚謀反被殺、漁陽太守彭寵反叛而死。建武六年,天下基本平定。這是劉秀打壓河北,提拔嫡系的好機會。

但面對優勢,劉秀沒有馬上動已經失勢力的皇後郭聖通、太子劉強和河北眾將。劉秀冷靜的保持著朝堂的平衡。直到十多年後,地位十分穩固,劉秀才開始抑制河北眾將,而且仍然做的很溫和。

這說明,劉秀是一個成熟冷靜的政治傢,而且在占據優勢的時候也沒有胡作非為。這種品質保證瞭混亂已久的帝國盡可能的保持穩定,為劉秀的成功奠定瞭良好的基調。


看到這裡,你還認為劉秀的成功是因為幸運嗎?

這當中的任何一件事,都可能導致東漢帝國前功盡棄、土崩瓦解。然而正是因為劉秀的處理手法高超,我們才看到瞭一個遊刃有餘的光武皇帝,也才有機會在這裡說,劉秀是“位面之子”,如果不是這樣,或許我們連東漢帝國的影子都看不到。(完)

劉秀和他的東漢帝國:你們隻知羨慕我的幸運,卻看不到我的實力

本文由子彧原創,已簽約維權騎士,侵權必究。圖片來自網絡,侵刪。參考資料:《後漢書·光武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