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對大多數國人來說,“阮玲玉”這個名字,並不陌生。

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阮玲玉憑借紮實精湛的演技驚艷影壇,成為名副其實的默片女王、“中國的嘉寶”。

然而,1935年3月8日——全國婦女解放日這一天,她突然自殺,驚動整個上海,各種輿論甚囂塵上,對阮玲玉的自殺展開瞭一場大討論。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阮玲玉

無可否認,導致阮玲玉自殺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新聞記者的誇張報道卻難逃幹系。 各色小報雜志不斷“爆料”阮玲玉生活隱私,並對她和張達民、唐季珊三人之間的關系進行過度渲染,做瞭很多不負責任的報道。

甚至一些報紙對她主演的《血淚碑》《白雲塔》《故都春夢》等影片進行臆想捏造,將阮玲玉的生活,與她在屏幕上扮演的風塵女角色混為一談。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乃至於《申報》也用“通奸”等字眼描寫阮玲玉,一時間,阮玲玉成為吃瓜群眾口中的“放蕩女”。敏感且愛惜名譽的阮玲玉,就這樣被逼上絕路。

可見阮玲玉遺書可能是假,但那句“人言可畏”卻是千真萬確的。即便是阮玲玉死後,一些新聞記者仍然沒有消停,指責阮玲玉的愛慕虛榮,禁不住金錢誘惑,才會被男人玩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阮玲玉自殺後不久,魯迅寫下《論“人言可畏”》一文,痛斥當時新聞界的醜惡現象和惡劣風氣。最終,阮玲玉的死上升為嚴肅的社會問題。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也是社會發展進程的一面鏡子。

文章轉載自:魯迅《論人言可畏》

“人言可畏”是電影明星阮玲玉自殺之後,發見於她的遺書中的話。這哄動一時的事件,經過瞭一通空論,已經漸漸冷落瞭,隻要《玲玉香消記》一停演,就如去年的艾霞自殺事件一樣,完全煙消火滅。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她們的死,不過象在無邊的人海裡添瞭幾粒鹽,雖然使扯淡的嘴巴們覺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還是淡,淡,淡。

這句話,開初是也曾惹起一點小風波的。有評論者,說是使她自殺之咎,可見也在日報記事對於她的訴訟事件的張揚;不久就有一位記者公開的反駁,以為現在的報紙的地位,輿論的威信,可憐極瞭,那裡還有絲毫主宰誰的運命的力量,況且那些記載,大抵采自經官的事實,絕非捏造的謠言,舊報具在,可以復按。所以阮玲玉的死,和新聞記者是毫無關系的。

這都可以算是真實話。然而也不盡然。

現在的報章之不能像個報章,是真的;評論的不能逞心而談,失瞭威力,也是真的,明眼人決不會過分的責備新聞記者。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但是,新聞的威力其實是並未全盤墜地的,它對甲無損,對乙卻會有傷;對強者它是弱者,但對更弱者它卻還是強者,所以有時雖然吞聲忍氣,有時仍可以耀武揚威。

於是阮玲玉之流,就成瞭發揚餘威的好材料瞭,因為她頗有名,卻無力。小市民總愛聽人們的醜聞,尤其是有些熟識的人的醜聞。

阮玲玉正在現身銀幕,是一個大傢認識的人,因此她更是給報章湊熱鬧的好材料,至少也可以增加一點銷場。

讀者看瞭這些,有的想:“我雖然沒有阮玲玉那麼漂亮,卻比她正經”;有的想:“我雖然不及阮玉玲的有本領,卻比她出身高”;連自殺瞭之後,也還可以給人想:“我雖然沒有阮玲玉的技藝,卻比她有勇氣,因為我沒有自殺”。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化幾個銅元就發見瞭自己的優勝,那當然是很上算的。但靠演藝為生的人,一遇到公眾發生瞭上述的前兩種的感想,她就夠走到末路瞭。

所以我們且不要高談什麼連自己也並不瞭然的社會組織或意志強弱的濫調,先來設身處地的想一想罷,那麼,大概就會知道阮玲玉的以為“人言可畏”,是真的,或人的以為她的自殺,和新聞記事有關,也是真的。

但有一點壞習氣,是偏要加上些描寫,對於女性,尤喜歡加上些描寫;這種案件,是不會有名公巨卿在內的,因此也更不妨加上些描寫。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案中的男人的年紀和相貌,是大抵寫得老實的,一遇到女人,可就要發揮才藻瞭,不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就是“豆蔻年華,玲瓏可愛”。

一個女孩兒跑掉瞭,自奔或被誘還不可知,才子就斷定道,“小姑獨宿,不慣無郎”,你怎麼知道?

一個村婦再醮瞭兩回,原是窮鄉僻壤的常事,一到才子的筆下,就又賜以大字的題目道,“奇淫不減武則天”,這程度你又怎麼知道?

這些輕薄句子,加之村姑,大約是並無什麼影響的,她不識字,她的關系人也未必看報。但對於一個智識者,尤其是對於一個出到社會上瞭的女性,卻足夠使她受傷,更不必說故意張揚,特別渲染的文字瞭。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然而中國的習慣,這些句子是搖筆即來,不假思索的,這時不但不會想到這也是玩弄著女性,並且也不會想到自己乃是人民的喉舌。

但是,無論你怎麼描寫,在強者是毫不要緊的,隻消一封信,就會有正誤或道歉接著登出來,不過無拳無勇如阮玲玉,可就正做瞭吃苦的材料瞭,她被額外的畫上一臉花,沒法洗刷。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然而,先前已經說過,現在的報章的失瞭力量,卻也是真的,不過我以為還沒有到達如記者先生所自謙,竟至一錢不值,毫無責任的時候。

至於阮玲玉的自殺,我並不想為她辯護。我是不贊成自殺,自己也不豫備自殺的。但我的不豫備自殺,不是不屑,卻因為不能。凡有誰自殺瞭,現在是總要受一通強毅的評論傢的呵斥,阮玲玉當然也不在例外。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然而我想,自殺其實是不很容易,決沒有我們不豫備自殺的人們所渺視的那麼輕而易舉的。倘有誰以為容易麼,那麼,你倒試試看!

自然,能試的勇者恐怕也多得很,不過他不屑,因為他有對於社會的偉大的任務。那不消說,更加是好極瞭,但我希望大傢都有一本筆記簿,寫下所盡的偉大的任務來,到得有瞭曾孫的時候,拿出來算一算,看看怎麼樣。

民國時期,人們積極擁抱新思想,崇尚自由平等的愛情觀,但是在情感上,統禦幾千年的傳統倫理道德依然是支配他們的行為準則。

對於阮玲玉來說,愛情是她一生的跋涉。阮玲玉自認是新女性,卻也始終受制於“舊傳統”,無法逾越男女兩性的“道德鴻溝”。

在阮玲玉悲劇中,可以發現社會輿論對於男女兩性的關系,存在著雙重的道德標準,一方面,人們對男性的道德要求寬松,嫖娼、納妾、重婚等不道德行為,可以得到包容,最多隻是加以無關痛癢的譴責;而另一方面,人們對女性的道德要求卻嚴厲至極,女性群體在舊社會處處遭受著壓迫和歧視。這種“雙標”註定瞭阮玲玉的悲劇。

風雨上海灘,是誰殺瞭阮玲玉?連重病在身的魯迅都親筆寫文抨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