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性觀念為何從開放轉為封閉?

關於作者

高羅佩,職業身份是20世紀中期的一位荷蘭外交官。同時,他又是當時全世界最著名的漢學傢。他通曉15種語言,對東方各國文化造詣極深,出版瞭大量的東方文化學術專著,被稱為“對中國文化影響最大的西方人”之一。同時,他還是章回小說《大唐狄公案》的作者。

關於本書

本書是高羅佩最重要的學術成果,被稱為“開辟瞭全新領域的豐碑式成就”,是全世界最權威的中國古代性文化名著。本書對中國兩千多年的性傳統進行瞭全面回顧分析,形成瞭許多學術創見,從根本上清理瞭過去對中國古代性問題的種種錯誤認知。

核心內容

中國古人實際上多數時期都對性持肯定態度,儒傢文化和道傢文化一直在對古人的性生活施加著影響。直到明代以後,由於大一統皇權下的理學盛行,性觀念才逐漸轉向封閉。後世的諸多誤解,來自於清朝時期形成的性話題禁忌。相對古代中國社會現實而言,古人的性文化是基本合理的,性生活也是健康的。

《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性觀念為何從開放轉為封閉?

前言

在很多人的印象裡,中國的性傳統是封閉壓抑的,談論性話題,一直屬於社會禁忌。其實,這個印象是錯的。聽完本期講述你就會知道,中國古代的性文化遠遠比很多人想象中的開放,在多數歷史時期,中國人對性是持肯定態度的,性行為也是健康的。這本《中國古代房內考》是世界最權威的中國古代性文化專著,它從根本上清理瞭西方人,也包括許多中國人,那種“中國古人性觀念閉塞、性習俗病態墮落”的錯誤認知,被世界漢學界稱為“開辟瞭全新領域的豐碑式成就”。

由於題材的特殊,這本書自然也被蒙上瞭一層神秘色彩。不過,最傳奇的還不是它的內容,而是作者不是中國人,是一位荷蘭外交官,他的中文名叫高羅佩。一聽這個名字,你可能就有點兒耳熟瞭,沒錯,他就是章回小說《大唐狄公案》的作者,這部小說被改編成過許多關於狄仁傑探案的影視劇。高羅佩1910年生於荷蘭,曾經在日本、中國擔任外交使節。他是一位奇人,自幼就迷戀東方文化,通曉十五種語言,對中國的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無所不通,愛收藏東方古籍和文物,能寫流暢的文言文,還是張之洞的外孫女婿。

高羅佩是當時世界最著名的漢學傢之一,被稱為“對中國文化影響最大的西方人”。這個人既天資過人,又不受任何學科限制,曾經出版過十六本專著和三十多篇論文,涉及印度、日本、中國文化的方方面面,可以說是什麼都研究,一直在玩跨界,他的學術就是跟著他的個人興趣玩兒出來的。這種自由學風,經常能實現最有創造性的成果。

《中國古代房內考》出版於1960年,這並不是外國人心血來潮的獵奇之作,而是一部大氣磅礴的中華文明通論。在時間上,它跨越瞭上下幾千年,詳細推求瞭從西周直到明代的性文化發展歷程——為什麼不包括清代?我後面馬上就會說到。在內容上,它展現瞭高羅佩對中國文化百科全書式的瞭解,書中對古籍涉獵之廣、挖掘之深,不但讓西方學院派漢學傢汗顏,而且也在許多中國學者之上。全書一共50萬字,對這樣一個大話題來說,還是比較簡潔的。

當然,高羅佩是在獨自對一種外國文化做開創性研究,講的又是中國人自己都不熟悉的性話題,在材料運用上必然有不足之處,這就要說到本書譯者的重要貢獻瞭。本書的主要譯者,是北大中文系教授李零。李零是著名的古文字、古文獻學傢。在翻譯過程中,他核對瞭相關的古代文獻,補充瞭馬王堆等考古發現,對原書的脫漏進行瞭勘誤補正。

《中國古代房內考》的學術性很強,內容相當嚴肅。它所講述的不是生理學上的性,而是歷史、社會、文化中的性,我也會從這三個方面為你介紹最有代表性的問題:

  • 首先,我們會從歷史維度,來看看中國古代性觀念是怎樣從開放走向封閉的;
  • 然後,再來從社會學角度解釋一下,為什麼高羅佩認為中國古代的性傳統是健康合理的;
  • 最後我們再來說說,儒傢文化和道傢文化對中國性傳統的影響。

第一部分

下面,咱們就來說第一個問題,中國人的性觀念是怎麼從開放變得封閉,甚至成為禁忌的呢?

《中國古代房內考》的結構,是根據中國歷史演進分成四編,分別是:先秦封建時期、秦漢到六朝的大一統帝國建立時期、隋唐到宋朝的帝國全盛時期和元明時期。從這個劃分裡我們就能看出來,高羅佩真是有俯瞰歷史的大視角,他是把性傳統的演變,放在瞭中國政治文化的根本框架裡來觀察的。在這樣的結構裡,我們能找出中國性文化變化的清晰脈絡。

在先秦時期,中國人的性觀念相當寬松。早期的中華文明,和其他人類文明一樣,相信人與自然界存在著密切、敏感的神秘聯系。比如,暴風雨就是天與地的性行為,而人類的性活動,是對這種自然現象的模擬。相應地,古代中國人發展出瞭對性的崇拜。比較特殊的一點是,這種崇拜是農耕文明下的崇拜,很早就把性活動和生育功能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瞭,特別有實用主義色彩。在古代詩歌裡,“雲雨”一直是兩性行為的代稱,就是因為雨水能保證收獲。由這種價值觀裡,也發展出來一套關於性的政治制度。比如,國君和配偶們不能正常結合,就會造成本國的自然災害,影響收成,所以,要對國君的性生活進行周密調節。《詩經》裡有很多關於男女情愛的篇章。當時的貴族結合叫“婚”,一般平民結合叫“奔”。平民實際上的結合形式也很自由,青年男子向姑娘求愛,姑娘可以自主選擇接受或拒絕,也可以再改主意。在這個過程裡,自主的性行為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由於政局動蕩,在東周時代,貴族階層的性道德也很松弛。貴婦人可以參加打獵、飲宴,有與人私通的機會,《左傳》裡就有很多相關記載,當時的社會輿論也不太苛責。有個著名的例子,陳國的國君陳靈公和兩個大臣,共同與一個叫夏姬的寡婦私通,因為太放肆,而被夏姬的兒子殺死瞭,這讓楚國正好借機入侵瞭陳國,而楚莊王和楚國的兩個大臣,也被夏姬的美色所吸引,爭著要娶她,隨後又引起楚國的一場大亂。按照後世的道德,或者今天網民對娛樂新聞的評價,夏姬這樣的放蕩女人是要人人得而誅之的,但當時的人看待她,有點兒像希臘人看海倫,並不覺得因為私生活放蕩就要為政治事件負責。

到瞭漢代,儒傢文化開始嘗試對性觀念進行規范瞭,具體內容我會在後面講到。由於當時儒傢思想沒有絕對優勢,許多設計還隻是紙上的理想。漢代劉姓王室一直喜歡的是道傢黃老學說,漢朝的王室不僅漠視儒傢禮法,私生活混亂,還有普遍的同性戀、雙性戀傾向。古代文化對這類行為並不認真禁止,在宗教信仰裡,這不算嚴重罪行,儒傢的禮法也對這類行為不感興趣。在民間,“男女授受不親”之類的說法,也沒有對平民生活形成實際影響。

唐代是中華文明繁榮的頂峰,經濟文化發達帶來瞭全面開放,也發展出豐富多彩的性文化。在唐代,已婚婦女還沒被裝進禮教的籠子,她們仍然可以自由外出,甚至自由離婚。在首都長安,妓院不是單純的色情場所,而是更像個社交平臺。唐代儒生學習儒傢經典隻是為通過科舉,並沒有多少人去身體力行那些道德規范,考生登科以後的社交慣例,是到皇城東南角的紅燈區擺酒請客。妓院裡的高級藝妓和妓女,最理想的前途是被有身份的客人贖身,而文人雅士對她們的評判標準,不隻是姿色,而且要有良好的修養,要多才多藝。流傳至今的唐詩裡,還有不少出自藝妓的詩作。在唐代的文學裡,還有大量完全以取悅讀者為目的的色情小說,這在當時是公開刊刻的讀物,但絕大部分都在幾百年後被銷毀瞭,直到敦煌被發現時才重新出土瞭一部分。

到五代時期,出現瞭一個標志性的現象,就是開始流行女性纏足。根據傳說,這是南唐末代君主、也就是最著名的大詞人李煜的發明。考古證明,這個習俗確實是在這個時期突然出現的,從此一直保持瞭將近900年,到20世紀初才消失。高羅佩對中國文化的熱愛超過瞭很多中國人,有時候可能是太熱愛瞭,在纏足問題上,他隻停留在一般的描述上。他覺得,人們常常誇大瞭纏足對婦女健康的不利影響。相對而言,纏足使女性很難再從事擊劍等體育活動,也中斷瞭古老的舞蹈藝術,他認為這個結果反倒更嚴重。他還舉例說,婦女總是願意為追求時尚而承受痛苦,清代的滿族婦女甚至渴望能像漢族婦女一樣裹腳,當時,在歐洲也流行過危害心肺功能的束腰和束胸。

《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性觀念為何從開放轉為封閉?

裹腳的老人造成的腳嚴重變形

《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性觀念為何從開放轉為封閉?

歐洲束腰的女性

我們用今天的視角來看,會得出和高羅佩不同的結論:參與者的自願,並不等同纏足就不病態,它的惡性後果也不僅限於體育和藝術范疇。從五代起,小腳就被視作女性身體最有性魅力的一部分,然而,不包裹腳佈的赤足又是絕對禁忌,連最大膽的春宮畫傢都不敢去畫。這是為什麼呢?因為赤足的樣子很可怕。裹腳要在女孩兒年幼時開始,最後把腳趾擠成一個尖,把腳部的主要部分擠到腳踝上去,很難想象這個過程多麼痛苦。另外,在童年經歷過這些,又會留下怎樣的心理創傷?作傢馮驥才寫過一部小說叫《三寸金蓮》,描寫清末民初的男人對小腳的病態迷戀,同時,女人們為瞭獲得最出眾的小腳而不惜自殘和害人。何況,最現實的一點是,裹瞭小腳,女人就不能再出門,更不可能工作,要完全依附於傢庭和男性。纏足流行的時期,也正是從觀念上禁錮女性的理學最興盛的時期,這也許不是巧合。

到瞭明代,理學成瞭官方唯一認可的教義,明晚期時,官方倫理對思想和倫理的控制已經非常令人壓抑瞭。嘉靖年間,一名葡萄牙教士到達廣州時發現,街上隻能見到妓女和最底層的婦女,中等以上人傢的女眷出門,都坐在裹得嚴嚴實實的轎子裡。這時候,今天所說的“封建傢庭禮教”已經完全建立起來瞭,女人們都深藏閨閣,全社會都崇拜貞潔烈女,寡婦再嫁、女性離婚都成瞭道德上的恥辱,隻有在民間文學等少數領域,性文化還保存著最後的活力。雖然明代取得瞭許多文化成就,但明晚期的政治為清代播下瞭閉塞和停滯的種子。也可以說,清代繼承瞭明代最糟糕的東西。

《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性觀念為何從開放轉為封閉?

明朝小說《水滸傳》劇照

現在,我們可以來回答一下,為什麼高羅佩不把清代列入他的中國性文化史。其實道理很簡單,因為清代的文稿檔案雖然汗牛充棟,但唯獨沒有任何關於性的材料,所以他無從寫起。清代的文字獄、禁毀書籍的規模都是空前的,色情淫穢內容更是查抄重點。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清代人隻能把思想和私生活搞得壁壘森嚴,遮遮掩掩,表面上一本正經,就好像性不是人類本能,而是一種負擔。這種情景被當時的西方人看到,當然覺得中國人太假正經瞭,所以才懷疑中國的性文化裡藏著不可告人的污穢,逐漸謠言四起、越傳越奇。

第二部分

在這段對中國性傳統的回顧中,我們能感受到,在歷史上,政治文化的開明程度,基本與社會對性自由的容忍水平同步。高羅佩寫《中國古代房內考》的主要目的,既是讓西方人瞭解中國文化的真相,也是為瞭駁斥所謂“禁錮性自由在中國文化裡古已有之”的說法。他認為中國古代性文化是健康合理的,這個結論也和我們的認知不同。比如你會問,那些奇奇怪怪的什麼房中術,真的健康嗎?古代妓院的合法化,真的正常嗎?下面,我們就來說本期的第二個話題,高羅佩這個中國古代性傳統基本正常的判斷,究竟是什麼意思。

先來說說,所謂房中術是什麼,瞭解中國的性文化,這是個不得不談的問題。本書的英文名直譯過來是“中國古代的性生活”,而《中國古代房內考》的中文書名,是高羅佩自己取的,這是很正宗的傳統學術書籍命名法。房內和房中,意思都是關起門來,是古代對兩性關系的代稱,術呢,就是指技術。在中國古代,這是一種實用類文化,相當於西方的性學。它屬於古代方技之一,內容有點兒類似醫學和養生保健,但概念更廣,還包括道傢的修煉方法。在古代文化裡,房中術就是門技術,沒有道德含義,也沒有娛樂或教唆功能。在清代之前,它可以公開討論、公開發表。記述房中術的書籍就叫房中書,像出名的《素女經》《彭祖經》,都被冠以黃帝、神仙這樣很崇高很權威的名義,標準格式是問答語錄體。根據馬王堆古墓出土的西漢古籍來看,這類圖書在當時很受推崇,影響非常大,被認為是關系到上層社會飲食起居、促進貴族健康養生的“天下至道”。按照李零的推測,最早的房中書文本出現在戰國時期。

中國房中書的特點,是很早就形成瞭一套系統技術,非常術語化和公式化。不過,說起具體的內容,你可能會覺得可笑,以今天的生理學知識看,它是很荒誕的。古人對物質世界的觀察,有一個重要的概念叫“氣”。他們弄不清人類的生殖原理和人體構造,而是把與女性生殖系統相關的一切都籠統地稱為陰氣,認為這是取之不盡的;而代表男性的陽氣,則因為精子分泌的規律,被理解成非常有限也非常寶貴的。在古人看來,性行為的功能,除瞭生育後代,還有讓男性獲取陰氣、補充陽氣,這個過程有利於男性健康,也無損於女性。我們常聽到的“壯陽”“采陰補陽”之類的話,就是從這種理論裡來的。所以呢,房中術的目標,就是教男子如何采集最多的陰氣,同時控制自己不射精。古人認為,這樣就能讓精子順著脊柱上升到腦部,實現陽氣充沛、安神補腦的作用。沒錯,安神補腦這個詞兒也是這麼來的,下回你在廣告裡看到它,可能就有點兒不淡定瞭。

古籍中記載的這套技術非常復雜,我們沒必要介紹得太細,因為肯定沒人打算實踐它,誰都知道,精子流動被阻斷瞭也不流向大腦,而是會進入膀胱,但古人對自然和自身的探究與推測,也不應該被嘲笑。

高羅佩認為,這套觀念和技術是有利於中國古代社會傢庭的。房中術的服務對象,首先是帝王,其次是擁有很多妻妾的上層人士和修道者,也就是說,主要服務於妻妾制,和一夫一妻的平民關系不大。古人認為,天子擁有龐大後宮,當然得修習房中術才能應對。而且,房中術也為宮廷政治穩定提供瞭一套理論。比如,後宮女子陪王伴駕和生理周期,都要被詳細地記載,而皇帝與皇後同房的排期,要根據皇帝采集陰氣的水平來計算,這樣能確保皇後生下最健康的皇位繼承人。相信這種說法,維護瞭後宮的穩定。

需要強調的是,我們這裡說的正常,是相對古代社會現實而言。高羅佩討論中國古代性傳統的大前提,是長期存在的一夫多妻妾制。在千百年的時間裡,從王公到中等階層男子,妻妾多的可以有三十多名,少的也有三四名。照房中術理論,傢庭的男主人有義務讓妻妾們的生理需求都得到滿足,房中術的內容,就是教他如何履行這個義務的。所以,這套技術對保證傢庭和諧穩定是有必要的。高羅佩從古代社會傢庭現實出發,說清瞭房中術的前後因果,比起單純斥責它“腐朽糜爛”“滿足獸欲”來,要深刻合理得多。

另外,高羅佩還認為,從社會功能來說,古人的性文化也是大體健康的。在古代,妓女是合法職業。比如,曾國藩在平定太平天國後,首先就是恢復以妓院為主的娛樂業,這被輿論認為是高明之舉。我們前面說過,高級妓院的主要功能是社交,能夠出入其間的士大夫,傢中都妻妾成群,他們來這裡不僅不是為瞭泄欲,而且很多人是逃避傢裡的性生活義務。在古代社會,傢庭婦女無權接受良好的文化教育,隻有高級藝妓是受過良好文藝訓練的,文人、士大夫想找一個異性做 Soulmate,隻能到這裡來。他們的之間的性關系,既不是必須,也不是強迫。所以,當我們讀到韓愈、蘇東坡也出入這些場所,和藝妓舞女們來往時,就用不著大驚小怪瞭。自然,中下層妓院是完全不同的世界,那裡對女性的摧殘和罪惡是非常直接的。

《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性觀念為何從開放轉為封閉?

在高羅佩的學術生涯裡,《中國古代房內考》和它的姊妹篇《秘戲圖考》是最重要的成就。《秘戲圖考》含有大量古代春宮畫,高羅佩認為並不適宜公開,隻印瞭50本供大學和博物館保存。他曾對收集到的三百多幅古代春宮圖進行統計,結論是,春宮畫是為煽情而創作的色情畫,肯定會在畫面上誇張,但即便如此,其中出現的變態行為,按照現代性學統計,也低於西方社會的比例。這說明,中國古人在性生活上也是很健康的。

第三部分

我們要註意一點,古人的兩性活動,和古代文化一致,始終都以男性和男權為中心。房中術是隻服務於男人的,古代沒有針對女性生理健康以及避孕措施進行過認真研究,古代的性道德也向來都是男女雙重標準,這都是事實,我們探討中國的性傳統,隻能回到古人的情景,回到文化形成的背景裡去。所以,我們要說到的第三個話題是:中國的儒傢、道傢文化對性傳統有什麼影響?

中國人的生活觀,是按照“天人合一”的理念,尋找與自然和諧統一的方式。由於這個基礎觀念,中國文化才能不斷適應來自上層建築、外族文化的劇烈改變,保持著長期綿延。高羅佩認為,精心調節的性傳統,也是中國文化基礎的重要部分。這其中,道傢思想和儒傢思想對性傳統的影響是最大的。

性是伴隨人類文明始終的,當然要比儒傢、道傢古老。在歷史初期,對於性文化,特別是以房中術為代表的具體技術問題,儒道雙方是都能接受的。道傢的興趣不在社會功能,而是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一種能長生不老的修煉方式。道傢追求的不朽,和其他宗教有很大不同。多數宗教強調精神得救、靈魂脫離現世,不註重肉身,而道傢則註重現世,承認形神合同,也就是肉體可以和精神一起飛升成仙,將修煉肉體作為一門重要功課。晉朝時的葛洪,是一位非常重要的道教人物,他在古代哲學史、科學史上地位也很高。葛洪在《抱樸子》裡記載瞭很多因為掌握房中術而延年益壽的案例,比如漢代丞相張蒼、傳說中的彭祖。

從房中術裡,道教發展出瞭內丹術,內丹術有很多神秘內容,包括房中術、呼吸吐納等等方法。和它相對的,是道教的外丹術,外丹就是支起爐子來煉的那種仙丹瞭。我們都知道,火藥就是這麼煉出來的。這種重金屬嚴重超標的口服制劑,在唐代吃死瞭一大批皇帝。所以,類似體操的導引法、吐納法等等內丹術開始流行瞭。內丹術中的房中術,主要流行於道教內部和宮廷,對民間影響不大。

《中國古代房內考》——中國性觀念為何從開放轉為封閉?

影視劇中的煉丹形象

英國科學傢、《中國科技史》的作者李約瑟認為,道教思想是有益於兩性關系和婦女地位的,他們的方法雖然未必真對男人有利,但也不會傷害到女性身體,而且還強調要保護女性的性權利。

儒傢思想也追求不朽,但這是一種近似於生物學意義上的不朽,也就是要維護傢族、種族的延續。儒傢對性的興趣,主要在生育功能上。至於個人不朽,是所謂的“立德立功立言”,就完全和性沒關系瞭。

按照儒傢先齊傢後治國平天下的理論,當然非常重視傢庭和婚姻制度,而且也非常重視兩性關系,認為這是一切人倫的基礎;但同時,儒傢又很輕視妻子的個人價值,將女性活動嚴格限制在傢庭內部。儒傢學者意識到,放蕩的性行為會破壞傢庭穩定,對宗嗣和血統構成嚴重威脅,於是開始推行兩性隔離法則。不過,你需要註意一點,這也是很多人對傳統儒傢文化的誤解:儒傢思想從來都不認為性行為是不潔或罪惡的,相反,在儒傢倫理中,男女間的性行為既是傢庭中的私事,更是一種有儀式感的神聖職責,是件非常重大的事。不公開談論它,恰恰是因為這是傢庭內部的嚴肅禮儀。儒傢所要規范的,其實是男女之間的交往和相處原則。很有代表性的一條,就是夫妻間的性關系隻限定在婚床上,日常應該避免直接接觸。儒傢還試圖規范夫妻生活的頻率和守則,強調丈夫對妻子有性義務,這種義務隻有在年滿七十歲以後或居喪期間才能免除。

等到儒傢取得文化優勢地位以後,就開始抵制房中術瞭,對於歷史典籍中關於早期性開放的記載,也采取修改和掩飾態度。儒生們發現,《詩經》記載的婚姻習俗太自由瞭,就說這些內容是王莽捏造的。宋代理學傢朱熹,則幹脆把《詩經》中的愛情詩都解釋成政治寓言。宋明理學的兩性關系原則,簡單地說,就是女性的地位是低下的,男女間要實行性別隔離,禁止婚姻外的一切異性情愛。“餓死事小,失節事大”這種反人性的話,也是到這時候才有的。

至於通俗的儒傢觀念,可以觀察一種叫“功過格”的東西。功過格一開始是修道用的,後來盛行於明代民間,是種道德積分制,自己按照表格上規定的道德標準給自己打分,隻要積累夠一定分數,就可以在現實中得到福報。其中,和性有關的打分標準有:娶瞭太多小妾的,記五十次過;談論婦女容貌的,記一次過;傢裡藏有春宮畫的,每張記十次過;贊嘆別人癡情行為的,記十次過;在路上遇到婦女不回避,記一次過;看到美女流連忘返,記一次過。這意味著,這個時候的主流倫理認為,凡是享受性樂趣的行為就是下流的。

總結

關於這本《中國古代房內考》的主要內容,我們就說到這兒瞭。研究和傳播正確的性知識不是錯誤,固守愚昧和性別歧視才是,所以我來說你來聽,都不用擔心會被記過。

我們再來回顧一下剛才的要點。《中國古代房內考》是最權威的中國性文化史,作者是荷蘭外交官、漢學傢高羅佩。

  • 第一,中國的傳統性觀念,長期以來是中立和開放的。雖然一直以男性為中心,但在唐宋以前,女性都有相對寬松的性權利。隨著宋明理學的興盛,尤其進入明清後,性文化開始變得封閉,形成瞭許多病態的現象。
  • 第二,無論是房中術還是古代的妓院合法化,放在當時的政治社會現實中觀察,都有存在的理由,也發揮瞭維持社會傢庭平穩的作用。高羅佩通過統計發現,中國古人的性生活也是基本健康的。
  • 第三,儒傢、道傢思想一直在影響著中國性傳統。道傢的影響主要在技術層面,在歷史後期則轉向道教內部,而儒傢則在不斷強化對全社會性觀念的管控。

在我們的認知過程裡,最大的障礙之一,就是不願意正視自己的本來面目,不能承認生理和心理本能。古羅馬有句名言說,“我是人,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這樣直白坦率的態度,卻需要最大的勇氣和最深入的思考。性行為本來是人類最根本的行為,但在不同的歷史、不同的文化裡卻形成瞭許多復雜禁忌,這絕不是中國所獨有的。到近現代,西方性學傢在開展性科學研究時,還要一再向公眾宣稱“凡是上帝不恥於創造的,我們就不恥於言說”——你看,這類漂亮警句,都是為向公眾辯解才想出來的。

法國思想傢福柯說,西方隻有性科學,而東方則擁有性藝術,因為中國、印度等古老東方文明,對性權利給予瞭比西方更多的寬容。這種誇獎,僅僅指向中國性傳統的一個側面,我們也用不著太當回事兒。不過,今天我們能用更理性的觀點看待性、談論性,確實是既來自時代進步,也在向傳統文化回歸。比起古代的中國人來說,我們有更好的社會基礎、更多的知識儲備,在處理性問題上可以更加理智、更加科學,不做盲目的道德判斷,而是實在地解決問題,這是可以做到的,也是有利於每一個人的。

撰稿:賈行傢

腦圖:摩西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